[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暴力拆迁疯狂伤人害命没人管二例(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4年11月12日)
    
北京暴力拆迁疯狂伤人害命没人管二例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 当得知北京的李经淳先生强制拆迁被打伤的消息后,记者给李大爷挂了个电话,没承想李大爷告诉记者,他正在北京同仁医院的急诊室115病房治疗呢。他急切的告诉记者,您赶紧来我这里一趟,我要跟您讲话,您得给我报导报导,给我照个象什么的。我好几处都伤了。我都76了,我招谁了呀,受这样大罪!

    在电话中他告诉记者事情的经过:

    我家住北京崇文区花市上二条13号,11月5号一大早家里来一帮打手,我还睡着觉呢,就被来强制拆迁的打手从被窝里给拖出家门,光者身子,啥也没穿呢,他们把我按在水泥地上一顿“臭揍”,当时我老伴也没在家,他们打完我就把我扔到一辆车上,开到郊区路边我被丢下车,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就问人家,人家说,老大爷这里是五环以外了,离你家很远很远呀,当时我连衣服都没穿!我都76多岁了。我后来招手搭车,直接到了中南海,我示威,给政府看看我的伤,后来府右街派出所的警察直接把我拉到同仁医院急诊室。医生给我的诊断是:我胳膊被打折了,肾都打坏了,脑子也有毛病了。有照的片子为证。

    当时我家房子被铲时,没有家人在现场,什么东西都没拿出来。街坊说是推土机给铲的。我老伴也被拆迁办的人请上了车。我孩子后来听说在拆房,就赶回来,他举着国旗抗议,拆房的人把他也给按在地上暴打,给带走了,房子推平后给他放了。我弟弟上访,那里的人说我们这一条□□都要拆。可事先都没跟我们商量,现在街坊们都害怕的很,听说这片地区将来要盖商品楼。听开发伤上说拆房的人来自崇文区法制办的。

    我的一切家产都没了,都给铲平了,事先没人跟我谈过具体的事情,什么条件什么补偿的,什么都没讲过。70多平方米。我们现在没地方住。有跟我在医院跟我挤着住的,孩子有住到过街桥下的。这可真是“飞来横祸”。

    18间大平方240平米院落补偿4.70万元北京宣武区广安门外达官营一带,从街道的名称看,您也会猜到,这里大概曾经是老北京达官贵人们的住宅区,这一带的老房子多以四合院居多。都是私人名下的房地产、宅基地。然而这些能级反映古旧北京风貌和历史变迁的“遗产”,非但不能保存,反倒遭到了即将被彻底“摧毁”的命运。

    家住此地的已经退休的华静慈女士告诉记者:2001年当时北京市宣武区房地产管理局下发的一个19号文件,关于拆迁的,被告知她所居住的房子将属于拆迁范围,但是文件中对于拆迁的补偿金太低,我们不能接受。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抗争了三年。

    今年11月8号有人来贴布告,说是8、9、10三天要来强制拆迁。11月10号政府开始动作,来人将她的邻居住在一巷的9号院、17号院等已经给铲了,她家是15号,在中间地带,目前她正在惊恐中度日,灾难很快将降临到她家,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关于她家的老四合院华女士诉说着它的历史故事和现在的凄惨命运:

    这房子是祖上留下来的,也是我父亲的遗产,我大哥哥80岁了,他就是在这里出生的,18间平房,240平米的院落,院子里有三棵参天大树,是我爷爷奶奶那时种下的。这房子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我们很舍不得。

    “文革”中,我父亲已经被迫害致死了,他是张学良先生的学生,1922年毕业于讲武堂第四期,是骑兵科的学生。我的名字就是父亲的老师何筑国(音)将军给起的,他当时是张学良先生的得意门生。

    我们家在“文革”时期已经损失数百万了,我现在是个被“统战”人士。我怕父亲的命运再落到我头上。我现在都是“斗胆”跟您讲话。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心情非常的沉重,我不知道该向谁呼救,我也为此上访过,但我没有看出什么希望来。

    我去过统战部、宣武区的统战处,也给他们打过电话,他们回答我们不管拆迁问题。因为拆迁是个很敏感的问题,多个部门他们不愿意介入,那些人有权有势,我们是弱势,不知道如何去办。没人为我们讲话。我们没有办法就得接受,你不接受就强拆,你折腾,就是拘留。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华女士无奈的说:也许政府的政策是好的,当下面具体执行的就出了偏差。我现在期待着有好的转机的。

    华女士说:这么大的院子政府才给我们补偿4.70万。我们认为补偿金太少,现在他们答应要给我们一个三居室和一个一居室,说是“购房回迁”,但是我们必须交42万元,我们的经济状况哪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没钱就搬不回去。所以现在就形成了一种弱势与强势对峙的状态。

    记者问:政府只补偿4.70万,政府是根据什么标准评估的、作价的?

    华:2001年9月评估报告上说:我们家属于三类地区,我们在二环边与三环交接处。

    记者:我知道北京现在都有五环了呀,你家是在中心位置的呀、宣武区广安门外在市区。

    华:是呀。政府说我们这里是三类地区,就是这个价。

    我现在不敢跟您说,我跟您说话我有顾虑,我怕公安局监听再给我打电话,不敢告诉您什么。我们会受到干扰的。

    华女士告诉记者:他们以危改的名义把我们这里拆迁将盖起来一坐酒楼,是区政府跟开发商合盖的,很大,他们的图纸也在不断的修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