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藏女作家唯色的作品赞美达赖喇嘛,导致她失业丢房不准出国流落北京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2004年10月28日)
    中国人权27日发布新闻稿称,西藏女作家唯色的作品赞美达赖喇嘛,导致她失业丢房不准出国流落北京。

     新闻稿称,西藏的藏族女作家唯色因宗教和思想而遭受严重迫害。由于中国统战部和中国出版总署认定,唯色的作品中有赞美达赖喇嘛的政治错误,因而她目前丢失了工作也没有了收入。唯色所在单位西藏文联没收了她的住房,中止了她的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等全部社会保障,并且不批准她办理出国护照的申请。唯色为了逃避每日骚扰式的检讨“错误”、抨击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政治压力,只得离开西藏拉萨而流落北京,住在友人家中生活境遇相当艰困。 (博讯 boxun.com)

     唯色被中国官方认定有“政治错误”的书,是名为《西藏笔记》的一本有关西藏历史、人物和现实生活的散文集。此书在2003年由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并再版。但中共中央统战部却发现《西藏笔记》有“严重的政治错误”,有关部门随即对该书进行审查,同时禁止在西藏销售该书,随后通过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全面查禁此书。

     在中国官方发行的《图书出版通讯》总第22期上,刊登了由中共宣传部、中国新闻出版总署联合召开的会议内容,其中记录的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石峰对《西藏笔记》所谓错误的指责是:“存在赞美十四世达赖喇嘛、十七世葛玛巴,崇信和宣扬宗教等严重的政治立场、观点错误。有些篇什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进入某种政治误区。例如,《尼玛次仁》《丹增和他的儿子》等篇什,前者描写著名宗教人士尼玛次仁在国际会议上与达赖喇嘛支持者相遇的那种困惑,反映作者对达赖喇嘛分裂祖国、鼓吹西藏独立的本质认识模糊观念;后者则流露出对当年平叛斗争有某种误解。”

     《西藏笔记》给出版社和作者都带来了灾难。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人权,花城出版社的主要负责人和该书责任编辑被责令检讨,据说有关人员共交了六次书面检讨才“过关”。唯色的主管单位西藏文联,成立了对她进行“思想教育”的专门小组,责令唯色进行检讨。中共有关当局还每天派各种角色的人,轮番找唯色和她的家属谈话,还指派她去青藏铁路工地写歌颂文章,“立功赎罪”,逼她放弃自己的信仰和宗教。

     唯色不愿作出违心检讨,也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和宗教。她不堪每日的思想“洗脑”压力,只得选择躲到北京友人家中,行前在她写给西藏文联党组的信中说:“对《西藏笔记》的指责,主要集中在对宗教以及对西藏现实的看法。要我‘过关’,则是要我承认信仰佛教是错误,承认我以自己眼光观察西藏现实不应该,必须在未来的写作中放弃宗教,以及对西藏现实的描述必须遵照官方口径,等等。对此我只能表示,这个‘关’我过不了,也不愿过。而且在我看,这种‘过关’有悖作家的天职和良心”。

     唯色是中国少有的用汉语写作的藏族女作家。唯色在1966年出生,生活在在四川省的藏族居住区。唯色1988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汉语系,曾经做过《甘孜州报》的记者。从1990年开始,唯色担任《西藏文学》杂志编辑。唯色撰写的《西藏笔记》被查封前,她被领导派往北京鲁迅文学院,参加期刊主编高级研讨班的学习,并被西藏文联确定结业后担任《西藏文学》的副主编。就在唯色北京学习之中,《西藏笔记》事件发生,唯色被立即召回西藏拉萨,西藏文联开始了对她的批判和迫使认错等“洗脑”。唯色的已经发表的作品还有《西藏在上》、《绛红色的地图》等。

     唯色是一个虔诚的藏传佛教信徒,也是一个西藏文化的热诚保护者,她曾经发起一些签名活动,以保护西藏的文化传统和民族精神的尊严。中国汉族著名游泳家张健,一向以征服人类未曾横渡的江河湖海而成为媒体焦点。张健曾经横渡中国青海省的青海湖,而青海湖是藏人心目中的圣湖,征服性的横渡对藏人而言是对神山圣湖的亵渎。在张健筹备征服另一个藏人圣湖纳木措湖时,唯色起草了一封呼吁张健放弃横渡纳木措湖的签名书,藏人的汉语网站“藏人文化网”同时发表了给有关部门的公开信,终于促使张健取消了横渡纳木措湖的计划。长期生活在汉人居住区的藏族著名歌手韩红,原来也计划了“空降布达拉宫”的演唱会,由于唯色起草的签名信指出了同样亵渎藏人文化的问题,韩红放弃了这次已经筹办的演唱会。由于同样的文化理由,唯色一向反对修建通往拉萨的青藏铁路,坚决拒绝指派她写歌颂青藏铁路文章的任务。

     中国人权对唯色的处境极为担心,谴责中国政府对唯色坚持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而采取的打压做法,严正要求中国政府放弃对唯色的惩罚措施。中国有关当局对藏族作家唯色的迫害,不仅是对国际人权宪章的公然违背,是对中国宪法有关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保护少数民族平等权利的践踏,也是对西藏文化侵略性的破坏行为。中国人权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尊重藏人的文化愿望。藏汉关系总是一个处理不好的中国政治问题,其中中国政府对藏人文化缺乏理解和尊重,无疑是一个常常引发不满和冲突的重要因素。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