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工头卷走20余万 七民工困苦绝望集体自杀
(博讯2004年10月26日)
    10月23日晚,沈阳市苏家屯区信盟花园北三期工地里,7名来沈打工的农民工因得不到工钱,吞食安眠药,所幸被及时救下。被救后的谢国柱流著泪说。“我不想这么窝囊地死去,俺老婆和女儿还等著我呢!可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

     据华商晨报报导,10月24日早晨,刚刚从铁岭回沈打听工钱一事的小刘第一个发现了7名服药自杀的工友。据小刘回忆,“今天早晨,我一推开工棚的门就看到地上躺著一个工友,另有6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们被子也没盖,我感到一定出事了!” (博讯 boxun.com)

    突然,小刘在一名工友的枕头旁发现一片药,他拿起枕头,又发现一个药瓶,定睛一看———安眠药!小刘迅速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农民工吐露悲惨遭遇

    被抢救过来的35岁农民工谢国柱拽著记者哽咽地说,他家住山东单县,今年3月22日,他揣著400元钱来到沈阳。经过努力终于找到了在沈阳市苏家屯区信盟花园北三期工地做建筑工人的工作。

    刚开始,谢国柱很庆幸能得到这份工作。可一个月后,他的心凉了,该发的工资迟迟不发。包工头告诉他下个月一定发,谢国柱忍了。

    到了第二个月,等来的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当时,他手里已经没有钱了,吃饭都成问题。他想离开,可是回想自己在工地付出了两个月的辛苦,还是决定咬牙坚持下来。

    随后的日子,谢国柱开始赊东西吃。“我一天就吃一顿饭,实在没有就啃白菜帮子,大多数工友都和我一样!”谢国柱无奈地说道。

    10月23日,谢国柱和6名工友已经赊不来食物,当晚9时,无路可走的7名农民工围坐在一起,大家拿出一瓶瓶安眠药……

    “我不想这么窝囊地死去,俺老婆和女儿还等著我回家呢!可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谢国柱含著泪说道。

    安眠药是分批买的

    “我女人在一场车祸中掉进了4米深的桥下,至今没能起来床,21岁的儿子刚刚走出校门没有工作。100块钱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个小数目,3个人1个月也能过。”今年52岁的机械工袁忠双鼻孔插著吸氧管,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说。

    “包工头欠你们多少钱?”记者问道。

    “当初‘二包’魏兴华答应每天支付我35元钱,现在总共欠我3600块钱,工地里还有20多人也没有拿到工钱,加起来20多万。‘二包’跑了一个多月了,我们上哪找血汗钱哪!”袁忠双的语速加快。

    袁忠双说,饿了好几天了,因为工地的大米没有了,他们兜里的钱也清空了。就这样,他们七人用剩下的钱在一起吃了一顿饭,然后服下了安眠药。

    袁忠双说,“安眠药一次不能买太多,几个人分批分次买的。”他自己服了五六十粒。

    “你要是真走了,你不牵挂你的妻子和儿子吗?”

    “人在困难到这种地步的时候,也就想不到那么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女人也可以外嫁……”谈到自己70多岁的老父亲,袁忠双的声音哽咽,“没尽到当儿子的责任……”

    但是据沈阳信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凤云说:她们早就把款项支付给了负责施工的富城公司。而富城的负责人佟太合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他表示他已经把累计27万元左右的工钱分批支付给了魏兴华(二包),如今找不到魏兴华的影子了。

    据报导,目前7人均已脱离生命危险,但等待他们的又将是怎样的结果呢?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