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访民连续被警察打死 郑明芳被逮捕定罪
(博讯2004年10月24日)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从9月份开始,北京纠集全国各地的警察,对在北京上访的访民们进行了连续一个多月的截访、抓捕、劳教、判刑……。访民数量极大的减少,加以严密警力的控制,北京度过了四中全会和十一。十一以后,从全国各地,访民们又不断向北京聚集,访民的人数在回升。但是,政府的截访也步步紧跟,访民们的遭遇甚至比以往更加悲苦,近日,还接二连三的传来警察打死上访人的消息。


1.截访对策政府随时跟进 上访村再添几多冤魂

    鉴于过去对上访村搜捕不断有从各处逃掉的,北京南站上访村被政府在南北两处圈上了两处大门后,周围都是比一人还高的铁栅栏,访民们都必须经过这两处出入。各地的截访警车每天在里面逛来晃去,截访抓人如同瓮中捉鳖,多是扶老携幼的访民们难以逃遁。花园广场夜间的路灯亦被撤掉,据说到了晚间,到处是漆黑一片,纵使对面来人也难识面孔。

    上访人士反映,10月21日,在警察的追捕下,又一名来自东北的上访老太太在上访村被警察打死,警察将尸体抬到警车上拉走。于此日前后,还有一名上访的老太太病死在上访村。

    自从新疆人大代表在南站上访村花园广场夜宿时被用刀子捅死以后,广场上又发生了几起凶杀案件,已经没有访民们敢在广场夜宿了。

    目前,上访村的访民们大都是新面孔。据说23日,从上海上来了大批的访民,他们表示后面还有更多的人也要跟进上访。


2.北京各处信访部门实况录

    上访人士通报:10月21日,警察在「中纪委」接待站门前,又抓走了3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民众,被抓捕的「访民」装满了整整一辆大型链接式公共汽车,他们被送往「丰台区马家楼」收容中心。

    10月20日,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召集全市各区县,基层法院、政委法、检察院负责人开会研究应对「上访」洪流的办法。

    20日当天,在北京市委有一百多名北京市访民被四辆大型公交车抓走。

    22日,高法法警在接待室里打死了一名男性访民,目击者听到从房间里传来打人的声音和喊叫,尸体的口鼻处有血迹。

    22日,二百多北京各地访民,聚集在「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门前(前门东侧路南),高呼「冤枉!打倒贪官!惩治腐败!」。抗议活动引来一些穿使装的「采访人」,据说他们是「最高人民法院」派驻北京司法部门的「监督检查团」的成员,这些人只听不说。许多访民向他们递交「申诉状」,但受到现场警察的阻拦。抗议人随后高唱「国际歌」,现场上访民众情绪激动,访民张守刚(联系电话:67956157)被接待站工作人员请进「接待室」座谈,无果而终。抗议活动持续到下千5点多钟。

    22日下午,又有20多北京访民在高法抗议,上访人士倪玉兰被高法两名警察的暴力再度致伤。


3.北京开发商仍旧强势 崇文区五十拆迁户联手抵抗

    据北京上访民众反映:国务院新修订的《拆迁管理条例》已经颂布,文件已经下发到市政府,但北京市现政府领导人不敢向下传达,不敢对外公布,目前继续沿用旧有的《条例》进行拆迁。

    崇文区花市地区的被拆迁户说:目前该地区「开发商」提出的拆迁补偿款已经提高到每平方米三万元,但人们普遍关心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补偿」问题,仍得不到「开发商」的认可(不给补偿)。该地区现还有五十多户不肯就范的私房主拒绝搬迁。

    他们还说:七月份,「花市」地区抗议违法拆迁的市民,结队来到该地区「拆迁办」办公室,找「拆迁办」工作人员论理,当时「拆迁办」工作人员正在开会,负责拆迁的一位主任,拒绝回答问题,并动手驱赶上访民众,激起抗议人群的义愤,当场围打这位「主任」,随后又把把这位「主任」押送到当地派出所。这位「主任」以「受伤、生命无保障」为藉口,至今不敢上班。

    熟悉内幕的人透露:崇文区政府目前面临资金无法保证(开发商威胁如完不成拆迁任务就将退出北京房地产开发市场,撤走资金);借贷银行的贷款无力偿还(据传:拆迁改造工程每托延一天崇文区政府就必须向银行支付一辆轿车的利息);既已迁走的当地居民「回迁」无期,所签回迁「合同」无法兑现,政府面临支付「违约金」的风险;区政府官员无力使百姓屈服,自身「血染」乌纱难保,难逃被罢官的结局……且看新政府如何收拾残局?!

    崇文区花市地区上访民众还表示:以往的拆迁活动都是以政府名义下发「强制拆迁令」的,如今区政府变换手法,指使「区法院」下达「拆迁」令,以避免「官商勾结」的嫌疑;推卸法律责任;而崇文区政府下达的「强制拆迁令」也改字为「强制执行令」,两字之差将政府应负的法律责任推得乾乾净净。

    北京市政府「信访接待站」门前每天都聚集大批上访民众,有反映违法强拆公民住房的;有反映恶法──「劳动教养法」毁人一生的;有反映强占农民耕地,不给赔偿,农民生活无著落的;有反映「设会主义改造运动」强掠公民财产,至今不肯归还的;有反映司法部门枉法判决制造冤、假、错案的;还有访民反映公安部门草菅人命、致人死亡、致人伤残的;………上访的冤民有的已经坚持了几年,至今问题仍没有解决的迹象。


4.上访群体化引发动荡 中共恐慌加紧对号召者逮捕治罪

    最近,国内上访人士的上访案件内容从过去的多以个人遭遇为主,慢慢的转向农民失地,强拆、揭露贪污腐败的集体访趋向,上访人士的维权范围也多从过去的个人范围向群体范围转化。访民们也多从过去的期待变成访民的联合,这是中国政府最为担心害怕的趋向。

    有分析认为:中国之所以逮捕了叶国柱,就是因为惧怕他对上访人士的巨大号召力所致,而不是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天津蓟县的维权女士郑明芳从9月17日起被公安带走宣布拘留了一个月,于10月20日被蓟县公安正式逮捕,逮捕理由虽然仍是「涉嫌违法经营」,但是,从抓人时,20人之多的浩浩荡荡搜查大队中的便衣警察的口音却多是北京和天津来看,显然命令高于蓟县公安,而来源于北京。而且,记者得知在十一以后,国保还在密查和郑明芳有过联系的一些上访人士。北京的一位维权人士听到郑明芳因为「涉嫌违法经营」被逮捕的消息后叹:愈加之罪,何患无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