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亚洲周刊:深圳三千民工悲情抗争
(博讯2004年10月17日)
    深圳港资工厂三千多民工,不满每月基本工资只有二百三十元,而合法沟通的管道也被当局堵塞了,于是走上街头抗争,以堵塞交通要道的方式,打通堵塞的沟通管道。

     中国「十一」国庆黄金周的最后一天(十月六日),成千上万外出渡假的家庭都带着假日的余兴,鱼贯而归。但几家欢乐几家愁,不少人却在这时为他们第二天的生计烦恼。深圳港资的美芝海燕电子厂的三千多名工人,就选择在这天集体上街堵路,争取权益,他们要用这种方法,表达对所受到不公待遇的不满,要让当政者和全社会也体会一下「通道」被堵塞的滋味。 (博讯 boxun.com)

    三千多名深圳民工的举动,在中国大陆引起了震动,成了一起重大的社会事件,暴露了在经济繁荣的表象下,中国社会蕴藏着的严重社会危机。被堵塞的公路,实际上也象徵着中国各地各领域被严重堵塞的民意通道。被工人堵塞的路段,可以在警察强力驱离之后,几小时之后得到疏通,但是,被严重堵塞的民意通道,却不是公权力可以在短期内,用强力疏通得了的。

    深圳美芝海燕电子厂的三千多名工人,是因不满长期被资方压榨,每个月底薪只有人民币二百三十元(折合约二十八美元),远远低于当局规定的六百一十元标准,不但每天要工作十二小时,时薪只有二元一角。工人多次向厂方和政府部门反映,但一直未得到回应的情况下,才走上街头。一位参与行动的工人告诉亚洲周刊,他们此举也是无奈,「也不想这样做,但不这样做,不会引起政府的重视」。

    工人是在当天早上八时左右,开始陆陆续续集中到深圳下梅林的梅华路与梅秀路交汇口,这里也是美芝海燕电子厂的所在地。至八点半左右,越来越多人已经将街口堵满。他们都身穿蓝灰色的工厂制服,没人喊口号,没人指挥,却秩序井然地从梅华路上涌向北环大道,不久就将这条深圳北部、东西走向的交通大动脉完全堵塞。

    深圳的交警部门多名警察是在十时左右来到堵路现场,同工厂有关负责人一起与堵路的工人进行谈判沟通,希望员工「以大局为重」离开现场。至十一点半,被事件惊动的深圳市政府和福田区政府的有关领导到现场,据称与工人进行了长达三十分钟的对话。福田区区长张礼铜与员工对话时承诺,区政府将尽最大的力量,与员工共同解决工厂所存在的问题,保证员工最基本的权益。

    行政不作为违法

    赶到现场处理这起「劳工纠纷」的福田区劳动局负责人却警告工人:「你们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应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不能做出违法的事情,你们上路阻塞交通已严重违法。」深圳市政府有关负责人也在最后表示:「现在员工的行为已违法,希望员工能自觉离开,否则,将清理现场。」

    但工人对当局的威胁不以为然,认为是政府「行政不作为」违法在先,却反过来指责工人堵路违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人表示,如果政府重视并及时处理工人的合理要求,就不会有今天这样事情发生,就是因为合法沟通管道被当局堵塞了,不起作用,工人才想到用「堵塞反堵塞」的以毒攻毒做法。

    当局和官方有关媒体证实,工人确实向深圳市劳动局、福田区劳动局、官方的市和区「工会」等有关部门多次反映诸如超低工资与超时加班等问题,但都没有得到任何答覆。工人说,合法渠道用尽都没有任何效果,才不得不出此下策,「难道是工人愿意顶着热日,到北环大道散步凉快?政府也不先检讨自己,反过来先指责工人违法,这是典型的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政府当局和当事厂方管理层,都承认目前发给工人的月基本工资二百三十元,确实远远低于深圳最低工资标准规定,工人的要求并非无理取闹。美芝海燕电子厂厂长严海琼承认,二百三十元的月基本工资确实还是按十多年前的标准,「我们十多年前与港方签订协议时,是以当时的生活标准确定的,但自那时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更改过」。她并承认「工厂的活挺多,每天确实都有加班」,而发给工人每小时二元一角的加班费「确实太低」,保证「以后不会再发如此低的加班费了,以后完全遵照劳动法执行」。

    资方在压力下让步

    美芝海燕电子厂资方是在政府压力下,经过与工人代表半天多的谈判之后,作出上述让步的。显然,资方承认在过去的好多年,给工人的工资违反了国家《劳动法》有关规定。他们承偌,从九月份开始将工人的月基本工资调高至六百一十元,加班费也调高到五元四角六分,提高将近三倍。这是工人这次抗争的实际成果。但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而发起这次抗争行动的工人却可能要为此付出代价。目前,无论是厂方和政府当局,都认为这起事件背后「可能是被人指使或鼓动才去的」,当局更扬言要「对于那些恶意滋事者,公安机关将予以查处」。

    事实上,就在当天政府官员在现场与工人沟通的同时,当局已经做好了强力镇压清场的准备。当时,福田区公安分局、福田交警大队、福田区劳动局、福田保安公司先后到现场「维护秩序」。上午十一时左右,深圳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李锋也赶到现场协调处理,劝解工人「通过正常途径」解决超低工资问题,同时也对民工「公然堵路的违法行为提出严厉批评」。

    李峰的现场办公「教育疏导」证明有效,从中午十一时五十二分开始,堵路的工人开始陆续离开北环大道,但仍然有两千多名工人继续站在北环的双向道上,虽经李峰等深圳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再三劝说,员工都无动于衷。于是,当局下令开始清场,新增援的近千名保安和防暴武警到了现场,与原在现场的公安和保安员一起,将站在道路上的工人半强制「清理出道路」。至中午十二时二十左右,北环大道才开始恢复通行。

    亚洲周刊调查发现,此次发生工人罢工堵路事件的深圳美芝海燕电子厂,是香港金宝通公司与广东两家大中型企业合资的工厂。主要接来自美国、欧洲和日本企业的订单,生产加工各种电子元器件,目前主要以生产温度时间控制器、时间控制器和遥控器等。香港金宝通公司创建于一九七四年,总部在九龙的观塘,八十年代中期就已经到深圳设立工厂。讽刺的是,在该公司的网页上,处处可以看到「客户的价值」和「客户至上」这样的口号,而工人的利益却长期被忽略,久久没能摆上老板们的议事日程。一位曾在深圳美芝海燕电子厂担任过管理层的人士向亚洲周刊透露,该厂其实在此之前就已经发生过工潮。当时,工人因为不满资方突然单方面取消夜班工人的夜宵补助费,从而停工一天,迫使资方不得不恢复夜宵补贴。而此次罢工堵路,也是由于中国农产品最近涨价,使物价渐趋高涨,民工在忍无可忍状况下不满情绪的总爆发。

    深圳美芝海燕电子厂的三千多工人长期在没有工会保护,没有政府支持的状态下,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资方除了长期压低工人工资,迫使他们超长时间工作之外,还曾经不给工人购买保险,为此也引起过纠纷,而政府是在有人「私下告状」的情况下,才出面干预。这位曾对民工表示同情的前管理层人士认为,对资方此类「不规范的事」,政府长期以来实际上没有主动干预,「但主动干预是一回事,等工人告状之后再干预,则是另一回事」。这回,深圳的这三千多工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要用「堵路」的方式,唤醒政府的麻木不仁,唤回社会对他们受到不公待遇的关注。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