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无辜村民被警方超期羁押 上访50次无人答复
(博讯2004年10月14日)
     西部时报 记者 武宏斌 王兴海

       稀里糊涂进了看守所 (博讯 boxun.com)

      “我稀里糊涂就被抓进去了。”2004年9月4日上午,记者专程来到河北省故城县郑口镇贾方连租住的房内采访。面对记者的询问,贾方连刚一张口便泪如雨下。他刚38岁,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就这两年工夫,我的身子和精神全垮了。”他语无伦次地向记者讲述了两年前的事。

      2002年6月24日下午,贾方连在郑口中学催要别人欠他的猪肉款时,被突然赶到的故城县巡警大队巡警以“招摇撞骗”为由抓走。他被带到巡警大队后,巡警带了一名年约50多岁的人前来指认,来人一见到贾方连,就极其肯定地说: “就是他。”但此时贾方连却感到莫名其妙。随后巡警将贾方连带进审讯室,据贾方连讲述,当时他双手被吊铐了48小时,连续两个晚上不允许睡觉,只吃了一个馒头,喝了一杯水。巡警不停地问他:“你还不招?”贾方连一直称自己没干什么违法之事。直到2002年6月26日下午,参加审讯的巡警冯海亮提醒贾方连:“你和贾正来6月22日晚上9时55分干什么去了?”贾方连和贾正来同村,但贾方连回忆自己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见到贾正来了,他更不清楚贾正来6月22日晚上干了什么,又怎会牵连到他。2个小时后,贾方连被关押进故城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贾方连先后被提审了3次,最后一次提审是在2002年7月2日,一位姓姜的巡警说:“贾方连你快清白了,这案子有眉目了。”直到此时,贾方连一直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案子,又怎么会牵连到他。在他被羁押了45天后,即2002年8月7日,他被取保候审,走出了看守所,但这并不是他盼望的“清清白白地出来”。

      “我被抓进去的时候稀里糊涂,我被放出来的时候还是稀里糊涂。”贾方连一连声地说。

      不明不白被取保候审

      让贾方连没有想到也难以承受的是,在他被羁押的45天里,他原本平静的家遭遇了太多不幸。贾方连是全家的经济和精神支柱。贾方连的母亲患有脑梗塞多年,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贾方连突然被抓后,贾方连的父亲每日里骑着自行车四处打探消息,在路过一座桥时不慎摔伤,造成右腿骨折。为了尽快凑足贾方连“取保候审”的担保金,贾方连的儿子借了一辆摩托车找亲友借钱,路上不小心撞倒了一个老太太,自己急需的钱没凑足,反为受伤的老太太治伤和赔偿花去了2000多元。“ 那天,我和儿子抱在一起哭了大半夜。”贾方连的妻子哭着说,她本人还患有乳腺癌。仿佛各种困苦与不幸一齐袭来,让这个家庭视为改变未来命运的惟一希望的贾方连的女儿,也被迫辍学。

      贾方连回到家以后,才从家人的口里得知自己是花钱“买”了个“取保候审”。在他被关押期间,贾方连的亲戚贾方针几经周折,找到故城县公安局副局长司庆军。司庆军称需5000元担保金,贾方针又找到故城县巡警大队巡警王立泉。王立泉说晚上要请巡警大队队长吃饭,直接向贾方针索取现金300元。第二天,也就是2002年8月7日,贾方连果然被“ 取保候审”,放了出来。

      贾方连回家后,王立泉立即赶到贾方连的家中,告诉贾方连:“这是巡警大队三个队长管的事,给每个队长500元钱作为答谢。”当时就从贾方连家中索要了1500元。

      贾方连越想越冤屈。自己无罪,被无端羁押了45天不说,为什么还要再花1800元冤枉钱?两天后,贾方连找到故城县公安局,向司庆军副局长申诉:“我没犯罪,为什么让我拿1800元钱?”司副局长当即表示,县公安局会认真调查。

      2002年10月29日,故城县公安局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证实了贾方连的申诉。县公安局纪检委书记王书军和纪检委工作人员刘玉秀一起,把1800元钱退还给了贾方连。巡警王立泉被以诈骗罪刑拘两个月。

      防暴大队的“私了协议”

      贾方连被取保候审回到家后,才知道了自己被抓的真正原因:2002年6月22日晚上10时左右,在故城县城北环城公路上,发生了一起拦路抢劫案。作案者2至3人,抢走受害人手机一部、现金50元。在巡警大队指认贾方连的人就是受害人平学民,故城县郑口镇张庄村村民。贾方连就是被当成这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抓的。

      贾方连不明白,巡警为什么会怀疑到他?平日里与平学民并不熟悉,平学民为什么又一直指认他?为给自己讨个清白,贾方连荒弃了自己承包的10多亩土地,停止了自己经营了多年的生意,专门买了微型录音机以收集能够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巡警审讯他时几次提醒他:“2002年6月22日晚上9时55分,你和贾正来去干什么去了?”这说明巡警怀疑贾方连和贾正来一同作案。贾方连找不到贾正来,就找到贾正来的母亲,贾正来的母亲说:“那天晚上,贾正来是和一个姓谢的人一起出去的。”邻居们也能证实:“很长一段时间了,贾正来和那个姓谢的经常在一起。”贾方连把这些录音拿到故城县巡警大队,但无人理会。贾方连不灰心,他千方百计打听贾正来的消息。他认定只有找到贾正来本人,才能还他一个清白。200 3年1月9日,外出很长时间的贾正来回到村里,贾方连匆忙赶到巡警大队提供信息。令他不解的是,此时仍没人理睬他。

      此后,贾方连踏上了漫长的上访路。公安部、河北省公安厅、衡水市公安局等等,他先后去了10多次;故城县委、人大、政府、政法委等,更是不下四五十次。他专门准备了一个笔记本,记录下了他每天上访的部门、见到的领导和领导的答复等。公安部两次批转给河北省公安厅,河北省公安厅4次批转给衡水市公安局,衡水市公安局5次批转给故城县公安局,但他反映的问题却一直得不到正式答复。

      2003年8月7日,故城县公安局以取保候审期限届满为由,决定解除对贾方连的取保候审时,办案民警再一次叮嘱他:“案子(即2002年6月22日的抢劫案)还没破,你还是有嫌疑。”

      公安机关为何婉拒采访?

      然而时隔不久,故城县巡警大队托一位和贾方连熟识的、名叫李坊芳的,作中间人,商议和贾方连私了。并在这份内容可笑的“私了协议”上加盖了“故城县公安巡警防暴大队”的公章,醒目地注明:“贾方连不再对超期羁押一事提起行政诉讼和上访”。贾方连说:“赔偿给我的这1万元,我至今一分钱都没动。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还我清白呀!”

      两年里,故城县长、县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已更换,2004年原饶阳县公安局政委姚士慧调任故城县公安局局长。贾方连随即将希望寄托在这位新任公安局长的身上。

      2004年6月17日,贾方连找到局长办公室,姚士慧认为:“这是以前的事,不是我(任期内)的事。”

      2004年9月3日下午,记者专程赶到故城县巡警大队采访,大队长姜瑞华得知记者的来意后,要求记者去县公安局采访,并反对记者对采访录音。当记者表示希望录音时,姜大队长生气地说:“那我不跟你们说了。你们去局里找政委吧。 ”无奈,记者只好驱车到故城县公安局,主管信访工作的副政委鲍石山接待了记者。记者要求直接采访姚士慧局长,鲍副政委让记者在办公室等候,先由他一人去请示。几分钟后,鲍副政委回来告诉记者:“这个事情控申室主任最清楚,领导的意见是等控申室主任回来,由控申室主任跟你们谈。”他还告诉记者,控申室主任去北京出差了,10多天以后才能回来,让记者1 0多天以后再来。

      为了准确了解事情的全过程,记者要求采访一下当时的具体办案人员。鲍副政委用电话与姜瑞华大队长联系,姜大队长说:“办案的几个人都出去了。”鲍副政委看看记者,重新复述一遍姜大队长的话。记者再三恳求,希望鲍副政委能设法找到这几位具体办案人员,以便了解事情经过。鲍政委答应下来,当着记者的面对办公室工作人员王志勇说:“给姜瑞华打电话,告诉他我说的,不管想什么办法,找到这几个人,马上到局里来。”然后告诉记者,他要去参加一个会,并让记者到楼上的小会议室等候。

      记者等了足有20分钟,王志勇到小会议室告诉记者:“姜队长说那几个人办案子出门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记者问:“一时半会儿是什么意思?”王志勇答:“得好几天。”整整一个下午,记者在故城县公安局想见的人一个都没有见到,而且全部都是“出差了,不在当地”。

      由于种种原因,记者的采访没有顺利地进行下去。但贾方连最后究竟能得到怎样的答复,本报将继续关注下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要求中国说明羁押赵岩的原因
  • 美抗议中国羁押美籍教授王飞凌
  • 华裔美籍教授王飞凌遭中国羁押两周后获释
  • 高中生未予定罪被警方超期羁押 已提出国家赔偿
  • 农民羁押6天后死亡
  • 江西农民被超期羁押9个月后申请国家赔偿遭报复
  • 法院10措施 防逾期羁押
  • 中国法院已清理超期羁押案件1967件 涉及4060人
  • 中国网路不锈钢老鼠刘荻遭羁押一年后获释(图)
  • 一男子长得像劫匪惹来九年刑 被错误羁押357天 (图)
  • 最高检出台八项规定预防和纠正超期羁押
  • 高法高检公安部:超期羁押 责任人最高判7年
  • 疑犯被超期羁押2年3个月 屡遭刑讯死在看守所
  • “超期羁押问题严重”:公检法在行动
  • 前湖北证券掌门陈浩武再被羁押
  • 刑诉法专家洪道德称:超期羁押存在时限缺陷
  • 中国实现办案阶段无超期羁押?
  • 检察机关首次对超期羁押案件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
  • 错押错判羁押662天 “死刑犯”获国家赔偿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