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个村虚报了300多万救灾款 记者遭死亡威胁
(博讯2004年10月05日)
    中央政府下拨的行蓄洪受灾地区移民建房补助资金被称为灾民的救命钱,是国家明令禁止虚报和挪用的。然而,记者在沿淮采访时却发现,仅一个凤台县山口村就虚报骗取移民建房补助资金300万元。而按国务院和省市文件规定“确保在2004年3月底全部完成搬迁任务”的130多户灾民,至今还在被洪水浸泡过的阴暗潮湿的危旧房子里度日,半年前就该兑现的每户1.5万元建房补助款,成了镜子里的烧饼

       8月22日凌晨一点多,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刘集乡山口村许郢孜自然庄沉浸在风雨里。一家一家的灯亮着,屋子里的主人不是在观看精彩的奥运会比赛,而是用缸、用盆、用锅、用碗在接着从屋顶上漏下的雨水。68岁的赵连才老汉端着个塑料盆坐在床上,止不住眼泪滚落下来。 (博讯 boxun.com)

      不止是赵连才,一连几天的连阴雨让许郢孜自然庄的100多户村民都把心吊着。去年,他们的家就被洪水浸泡了整整两个月,许多人家大雨过后变得一无所有。村民们担心再次被洪水撵出村,他们实在经受不起这样的折腾。

      一个村虚报了300多万救灾款

      2003年,淮河流域发生了1954年以来的最大洪水。降雨量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洪水水位之高都是罕见的。淮河干流中游水位普遍超过保证水位,下游部分河段超过历史最高水位,干流中下游和大部分支流最大洪水流量均超过1991年,部分支流实测洪水流量超过历史最大值。

      灾害损失主要分布在行蓄洪区、沿淮滩区、圩区和低洼易涝区。

      淮河大水后的10月14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了发展改革委、水利部和财政部联合向国务院报送的《关于抓紧淮河流域灾后重建和加快治淮工程建设有关问题的请示》,要求抓紧做好行蓄洪区灾民迁建和行蓄洪区运用补偿工作,补偿资金争取在年底前发放到受灾群众手中。

      然而,连日来,记者在列入国务院《国家蓄滞洪区名录》的东风湖行蓄洪区采访时发现,位于行蓄洪区内的淮南市凤台县刘集乡山口村,用多报移民迁建户数等手法,套取灾区群众建房补助资金300多万元,而去年水灾时在大水里泡了两个来月的许郢孜自然庄的136户村民的补贴款至今被上面扣着。

      据调查,山口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詹军组织村组干部把没有受灾的204户村民的户口簿、身份证统一收上来,把国务院明令禁止谎报、虚报的蓄滞洪区运用补偿资金套来了306万元。

      7月29日到8月5日记者走访了76户村民,也拿到了76份签名。这76户村民向记者证实,他们不在搬迁之列,但村干部冒用他们的名字,私刻个人名章,按每户1.5万元把钱领了回来。

      冒名受灾户起码还有房子住,而那些真正的受灾户可就惨了。

      68岁的赵连才老两口一直住在被洪水浸泡了几个月的危房里,房墙上到处是醒目的裂痕。每逢刮风下雨,外面刮大风,屋里刮小风,室外下大雨,桌子、床上下小雨。赵连才说,他听说国家下拨有1.5万元的补助后,多次找詹军要,但人家是书记兼主任,不给也没办法,村里谁也惹不起。

      53岁的甫玉好在去年的洪水中所有的家什泡了个精光,去年的收成就300斤绿豆。“没钱上学,大孩子上到初一就回家了。”甫玉好叹了口气,“我们的建房款也不知道被倒腾到哪里去了?”

      乡干部直言:再到村里采访让你出不来

      8月5日上午,记者来到刘集乡政府,乡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陈维举告诉记者,去年洪水过后,山口村经移民农户申请,村调查核实,村、乡、县三级公示上报居住在淮河滩地需安置的居民363户。按凤台县移民办的操作,山口村的移民建房补助款分为两块,204户(虚报冒领的农户)分散安置,136户(许郢孜自然庄)集中安置。分散安置是迁一户扒一户,由村里把204户村民的户口簿、身份证和私章统一拿到县移民办,把建房款统一领回来,建一户新房,扒一处老宅,补助一户1.5万元。

      记者:补助到农户手里了吗?

      陈维举:没有,村里把这300多万资金统一拿出来,用于打庄台了。

      记者:按上级要求灾民的建房资金不是要发放到户吗?

      陈维举 :我们把这些钱集中起来使用是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同意的,村民们都没有意见。

      记者:可我知道村民们意见很大,他们认为村里没权力扣上级拨给农户个人的救灾款。

      乡长高顺说:你得到的情况不真实,我们是广泛征求过群众意见的,他们都同意这个(把建房款集中使用的)办法,而且这个办法还得到了上级的肯定。

      记者:我手里有一份名单,证明群众不同意集中使用的做法。

      高乡长:他们(群众)给你提供的好多名字都是假的!

      记者:这些名字都是我一家一家跑着让他们签字的,我在村子里已经一个星期了。

      高乡长:你来一星期了为什么不经过乡党委,为什么不经过县委宣传部,为什么要私自进村调查?你们是在鼓动群众闹事!

      记者:按照温总理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建房补贴款发放的范围在山口村仅界定在许郢孜自然庄的136户,没受灾的204户的补贴款已经被村里统一使用,真正受灾的136户的补贴款可发放下去了?

      高乡长(拿出手机边拨边往外走):你到县里问可好?

      陈维举 :136户的补贴款因为要集中安置(建房),钱还在县移民办。

      记者:可省市要求今年3月底就该全部完成搬迁任务的?

      高乡长(又从外面回来):工作的事不说了,我们吃饭。

      记者:乡里可以陪我们下村拍几张照片吗?

      高乡长:我们党委不同意下去拍,你们要是自己去出了事我们可不管。我给县里打电话啦,他们不知道你们来采访,你们到县里去吧!

      记者:到村里采访能出什么事呢?

      乡党委委员兼武装部长王力昌说:你再到村里试试,保证让你进得去就出不来!

      谁给了村干部包天胆子?

      山口村虚报骗取国家的306万元移民建房补助资金哪里去了?

      记者手头有一份刘集乡党委提供的《关于举报詹军任村长期间的经济违法及涉嫌犯罪问题的初查报告》称,去年11月5日,村里的庄台下水涵工程经县招标办进行招投标,县一家建筑工程处中标,履行了多种法定手续,签定了工程合同。“由于该工程多次变更”,工程经费当初合同签定为77.3296万元,按工程进度拨款为133万元。

      骗来的钱用着不心痛,一个工程下来,就花超了近56万元。

      山口村1800米长的淮河大堤上原来长满了碗口粗的护堤柳,詹军上任后把绿堤砍成了秃堤,还违反国家规定把大堤承包给个人搞种植。

      由于7月29日、30日记者连续两天到山口村采访,惊动了詹军,31日早上6点多,他亲自通过村里的大喇叭喊话,说村里(给记者)签名的人是坏的,许郢孜庄的两个村民组都签字了,这样对山口的建设是最大的影响,劝村民“把几百万都退回去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詹军承诺、:“许郢孜的每户1.5万元搬迁费你们都签了字,就是不要我以后也会发给你们的!”

      8月11日上午,高顺代表乡党委和乡政府到山口村参加村两委民主生活会,明确表示:移民款是县、乡、村共同决定的,不是詹军一个人的事,詹军没责任。只要搞来的钱你没贪污,是为了村集体,搞村里建设了,就不要怕。“现在上面已经摆平了,下面也摆平了,班子要团结,千万不能乱!”

      有了乡领导的口谕,詹军还有什么怕的?8月18日,村里挨家挨户要求村民签字,以造成“村民联名保詹军”的事实,上级检查时也好有个“詹军(虚报移民建房补助)是为了山口村建设”的交代。

      在乡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乡干部塞给记者一份凤台县法院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证实詹军1991年底因犯故意伤害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两年。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詹军的缓刑考验期到1993年11月26日一结束,年底就被乡里宣布为村长助理。1997年7月18日,乡党委宣布詹军任村委会主任,并作为入党积极分子进行培养,第二年就入了党,转正两年就成了有着上百名党员的党支部副书记。去年,詹军又把村里的党政大权握于一人之手。

      “人不可能不犯错,他詹军当上村干部后,要是能一心一意为大伙办实事,老百姓肯定会拥护他!”村里一位老党员说。

      事实怎样呢?“村里人家里有什么事哪敢找詹军?他随时都会发脾气,打骂群民是常有的事”这是记者在山口村采访时听到最多的。

      59岁的村民詹可永老人为分庄台的事到村委找詹军,正准备开村干部会的詹军当众让他滚出去。詹可永质问了一句“当支书的怎么能骂人?”“骂人小事,我还要打你呢!”詹军挥手就是一巴掌,随后用双手卡住老人的脖子,把詹可永卡坐在了地上。

      48岁的老党员许家乾因为家庭困难,今年春天找到詹军央求他安排自己到村办企业干个零活,詹军讲他年龄大了不能安排,许家乾咕哝了一句“不给安排就算了,也饿不死”,詹军二话不说劈脸就是一耳光。

      安徽省纪委一位机关干部告诉记者,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因故意犯罪被依法判处《刑法》规定的主刑(含宣告缓刑)的,应开除党籍。詹军缓刑考验期结束后不久就被作为发展对象,显然不符合申请加入党组织的应该是各阶层的先进分子这一要件,其所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