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市顺义区腐败分子嚣张辛庄村非法抓上访村民
(博讯2004年9月17日)
    博闻社北京消息:就在中央十六大四中全会召开前两天,即 2004年9月14日中午,北京市顺义区龙湾屯乡山里辛庄村村民委员会副主任王小国打来电话,称顺义区公安派出所的人又在村里抓人了。根据王小国介绍,问题是在“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前发生的,至今他们已经是第四次向市级领导反映该村的问题了。下面就是该村的主要问题。

     一、 事因:2004年2月4日去镇政府反映,徐国庆非法租卖土地、村务、财务不公开,违政、违法事实以及其它经济问题,镇政府进行包庇,没能重视我村村民所提出的问题,村民才分别三次到市政府上访,得到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区政府4月19日派来了调查组,可至今仍没有令群众得到满意的结果。 (博讯 boxun.com)

    二、问题:

     (1)、 卖地:2003年春季征用该村最好的基本农田269.37亩(此地是区财政扶贫款平整的土地属确权地)至今一年多时间,即没有报国家有关部门的审批,又没有与该村签订租卖合同,此地属于确权地,此土地的征用,是镇政府和村支部书记一手操办,未征求村民讨论通过,属违法征用。每亩15000兀的土地补偿金,永久征用是否合乎国家规定,土地款分26年付给村民是否合理合法。此款己被挪用,其责任应该由谁宋负责。村民至今来能得到应得政策补偿款。村民强烈要求市、国家及有关土地部门的领导给以答复并给予解决。

     (2)、借款:2001年1月份,徐国庆私自将村委会4万元(5日1万元、15日3万元),借给镇蔬菜公司经理韩风波,至今未还。

     (3)、私分:在2004年6月初,村委会换届前,徐国庆擅自动用土地补偿金85660元,私分给他的手下人员(大约每人私得5000多兀)。

     (4)、砖厂:山里辛庄砖厂从2000年签订不合理合同,还非法挖掘取土,毁坏基本农田60余亩, 自2003年底因政策砖厂拆除,在没有任何立项的情况下,于2004年1月8日,村党支部和经济合作社,在未召开村民代表会和村民大会前提下,又与砖厂承包者徐国仁(徐国庆的堂兄)签订了26年的土地使用合同,强占土地100亩(合同书上为81.9亩),群众强烈反对,此合同应属无效合同,在村民的呼声下,于2004年1月18日在村民代表民主日公布合同签定,违反了土地承包法。

    (5)、打击报复:在2004年4月份村民上访的日子里,徐国庆之子徐爱兵(杨镇二中教师,曾雇用十人,将上访人佟海强打成“鼻骨线性骨折”,又将其母亲陈国芝打伤(他为什么有如此行动,不言而逾),派出所民警在现场,未予以制止。次日夜8点15分,徐爱兵夫妇又带十余人,到上访人王永功家,将夫妻二人打倒在地。在离开王永功家的途中,又将赶来的王晓国,打倒在郑连启家的粪池内,其行为多么嚣张,之后热心群众拨打110报警,终因警方未能及时出警,致使案犯逃离现场,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下,于26日下午将徐爱兵行政拘留15臼,拘留期间徐爱兵曾与家人团聚,这足以证明徐国庆的关系网之庞大,至今未对被打人员做出经济赔偿。

    三、上访、山里辛庄村民多次到区政府、镇政府上访,反映变卖土地、砖厂及其他经济问题,区政府于午月17日派来调查组查帐,其结果徐国庆没有经济问题,并没有查明村里的收入和支出情况,那我们要问,村里的几十上百万元到哪去了,此后又多次到市、国家有关部门,询问国务院有关土地征用规定及程序。

    四、镇压、施工方在没有国家正式批文的情况下,强行施工,导致百姓自发到施工现场,进行断路停工,工程被迫停止,造成2004年7月30日,八人被顺义区防暴队、刑警队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拘留,其中有二人被打伤,现已有三人放回,五人被扣押在泥河看守所,五人都是上访人员,其中一人是村委会主任,其余四人是新当选的村民代表,村民对区公安机关这种镇压百姓的草率行为非常气愤,因为他们的行为不是为了自己,他们的行为代表的是山里辛庄百姓的利益,因此强烈要求公安机关放人,并希望政府机关尽快解决该村所存在的经济问题。 消息人士称,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出的依宪治国、依法治国依然在中南海身边受到藐视,法律依然受到随意践踏。发生这样的悲剧是什么原因,因何这样呢?是因为村、乡勾结腐败,民众为此上访,就这样进村乱抓人。完全有理由这样说,造成这种混乱局面,使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与镇政府某些领导违纪枉法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王小国气愤地说:村民为了维护自身权益,强烈呼吁有关部门领导,亲临现场,对地方政府的违法行为,直接调查,依法处理,山里辛庄村百姓定予以积极配合,他期望现代法治的威严早日降临山里辛庄。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