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郭国汀
(博讯2004年9月16日)
    郭国汀更多文章请看郭国汀专栏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博讯 boxun.com)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特别授权诉讼代理人,今天依法到庭.经认真研究全案事实,相关证据及有关法律,我们认为被告与第三人恶意串通,伪造证据,弄虚作假,非法作出 “苏相建拆许字(2003)第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严重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合法正当权益,理应予以撤消.兹根据本案基本事实,相关证据及有关法律提出如下代理意见,敬请合议庭慎重考虑并予以采纳:
    
    为便于合议庭客观公正地审理案件,兹归纳本案基本事实如下:
    
    一 本案基本事实:
    
    2000年2月1日丽人厂与吴县国土管理局签订吴土让合(2000)第9号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该合同受我国法律保护,任何人无权任意侵犯..
    
    2001年1月11日丽人厂取得吴房权证陆慕字第17001853号房屋所有权证,合法取得该宗地上建筑物所有权.
    
    2001年5月丽人厂取得吴县市国用(2001)字第1338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正式取得该综地土地使用权五十年.
    
    2002年9月22日第727号苏州市相城区发展计划局文“关于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绿化景观工程项目的批复。相城城市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为改善相城区生态环境,美化苏州市北大门,根据区政府工作安排,经研究:同意由你公司负责在205省道北接线西侧建设绿化景观工程项目。项目主要建设内容:绿化种植、景观小品、雕等,占地32亩。总投资450万元.该批复实际上是2002年底早已完工的另一绿化工程项目批复.
    
    2002年9月23日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颁发相建规(2002)地字343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根据城市规划法第31条规定,经审核,本用地项目符合城市规划要求,准予办理征用划拨土地手续。用地位置;阳澄湖中路205省道路口;用地面积:21.55亩。批准文件:(相计投[2002]第727号);用地定点申请书;用地范围红线图;总平面设计图。该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同属早已完工的另一绿化工程项目的许可证.
    
    2003年3月26日苏州市相城区国土资源局致汕头市泰峰实业有限公司函(证据1):证实被告和第三人在涉案综地拟 “开发建造高层写字楼”.
    
    2003年4月3日,原告与第三人法定代表人金局长,元和镇场镇长,和朱部长就拆迁事谈话录音证实被告及第三人拆迁涉案综地的真正用途是商业拆迁,引进外资盖高层写字楼,并非其所称之绿化工程.(证据2)对于此份证据,我们认为尊敬的审判长当庭口头决定不予采纳,过于急迫,于法有悖.查<最高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7条第2款: “以偷录…等手段获取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正确的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只有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的偷录的材料, 才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并非凡是偷录的录音材料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况且,判断证据应当综合全部证据进行分析;该证据并非孤证.与证据1和证据3相互印证足资认定该录音资料所证内容的真实性,客观性.因此再次敬请合议庭重新考虑采纳此份证据,以免留下不应有的遗憾!
    
    2003年5月19日苏州相城区国土资源局出具相地国拨[2003]4号“关于苏州市相城城市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划拨土地的批复”:同意实施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绿化景观工程项目,占用205省道西侧国有土地21.5亩。该用地所涉的图幅号为H-51-14-(59),图斑号为36/111。具体用地位置及范围详见所报附图。综合比较分析上述和下述各项证据,该文件属伪证无疑.
    
    2003年7月31日相城区国土资源局,相城区元和镇人民政府“关于对泰峰实业有限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处理意见(证据3)”:"待该土地上建设商住房后,区政府承诺以优惠价格提供相对于599万元的建筑面积”。再次证实涉案综地的真正用途是建高层写字楼而非所谓绿化工程.
    
    工商调查材料证实:苏州市相城城市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是:相城区交通局和相城区建设局。后者占46%;其中汪兴发既为建设局局长又兼任城建公司副董事长和公司经理。而该公司用房由相城区建设局无偿提供(证据4)。表明实际上被告与第三人性质上属同一实体,表明被告实质上利用手中职权给自己非法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
    
    二、被告与第三人恶意串通,打着“绿化景观工程”的旗号,实际将在该处进行高层写字楼开发,以欺诈手段违法骗取、核发拆迁许可证
    
    1、2003年4月3日,原告方王根元接通知如约与第三人、元和镇政府三方商谈有关拆迁事宜时,第三人(金全元)坦陈:要在该处开发建造高层写字楼,搞商业运作,当时就原告提出的方案进行了协商,但未达成协议[见证据2]。此后,第三人与被告串通,采用欺诈手段、以“绿化景观工程”的名义,非法强行收回原告的土地使用权,并由被告核发了拆迁许可证。
    
    2、苏州市相城区国土资源局在2003年3月26日给案外人泰峰实业的《函》(证据1)及2003年7月31日的《关于对汕头市泰峰实业有限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处理意见》中(证据3),明确表示“我区拟在贵公司14.99亩的地块上[土地证号为:吴县国用(2000)字第0013号,与原告地块相邻]开发建造高层写字楼”。经原告在区规划局查明,该处(包括原告和案外人泰峰实业两家的地块)的规划确是开发建造高层楼房[见证据11区规划馆中区整体规划大型模型的照片]。区发展计划局投资工贸科的刘义科长在原告的调查中证实该处实际不一定用于绿化景观建设。
    
    上述证据充分证实第三人与被告相互串通,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以“绿化景观工程”的名义,强行非法收回原告的土地使用权,实际将在该处进行高层写字楼开发,以欺诈手段违法骗取、核发拆迁许可证的违法事实。
    
     根据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七条第二款、《苏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六条第三款的规定“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应当自收到申请人提交的全部文件、资料之日起三十日内,对申请事项进行审查;经审查,对符合条件的颁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对不符合条件的应当书面答复申请人”。《<苏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实施办法关于“拆迁许可证、停办通知等审批程序”的规定:“申请人提供全部文件资料后,拆迁管理部门应当在《条例》规定的审查期限内完成审查工作,审查工作应当围绕批文的合法性、拆迁资金的落实情况和拆迁计划方案的可行性来进行。”对于前述违法事实,被告不仅明知,而且部分违法行为正是在被告的直接参与下实施的,被告不仅未对第三人的申请事项进行审查、也未履行对相计投(2002)第727号、相建规(2002)第343号及相地国拨(2003)4号等项目审批文件进行合法性审查的义务。
    
    三、“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绿化景观工程项目”有关批文内容明显不一致、前后审批文件相互矛盾、工程四至范围不清,被告未经核实便将原与该绿化工程毫无关联的新苏虞公路99号地块列入拆迁范围,并违法颁发了拆迁许可证
      
    1、相计投(2002)第727号工程项目批复内容“工程项目占地32亩,总投资额450万”。而相建规(2002)第343号文、相地国拨(2003)4号文中的占地均为“21.55亩”,该工程仅对原告及案外人汕头泰峰公司的土地使用权的补偿就远远超过450万数倍。32亩如何变成21.55亩,450万如何变成(至少)千万以上?是工程项目内容变更(需要变更审批手续),还是第三人恶意篡改工程项目内容,或者727号所批复的工程项目与第三人实际实施的项目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工程?被告迄今未能提供任何关于相计投(2002)第727号文所批复的工程项目依法变更的证据,而被告对与工程立项用地面积、投资额均不相符的拆迁申请,未经核实便予以核准,其行为明显违法。
    
    此外,相建规(2002)第343号文所确定的工程用地的准确位置为“阳澄湖中路205省道路口”,原告拥有使用权的地块在新苏虞公路99号,并非阳澄湖中路205省道路口,所处位置与该路口案外人汕头泰峰公司的一块土地相隔;且该路口(阳澄湖中路南北两侧)的绿化工程早已于2002年下半年完工[见现场]。被告及第三人系采取移花接木的手段,将原与该绿化工程无任何关联的新苏虞公路99号地块强行列入拆迁范围的,实质属于采取欺诈手段强取豪夺.
    
    2、被告所提供的批文,包括相计投(2002)第727号批复、相建规(2002)第343号文及相地国拨(2003)4号文均未列出工程项目的四至范围,被告没有提供任何能够表明工程具体四至范围的附件材料(原告在举证期间内已向相城区法院提出调取上述三个文件全部原始附件材料的申请,相城区法院以上述证据属被告举证范畴为由未准许调取)。被告提供证据中,用于表明原告的地块属拆迁范围的证据只有第14、15页的“红线图”,但这张红线图根本不是“绿化景观工程”的红线图,红线图范围与第三人申请及被告核准的拆迁许可范围相矛盾:
    
    (1)原告新苏虞公路99号土地面积10.368亩,北邻的案外人泰峰实业的土地面积14.99亩(两地块之间还有数米的共用通道)。而工程占地面积21.55亩,并非占用两家全部土地面积,该红线东侧距205省道北接线西侧现有绿化间隔近10米,这种绿化工程符合常理吗?这种规划红线只能是弄虚作假的结果。
    
    (2)红线范围只占用了原告部分土地面积,该地块东侧部分土地并不在红线范围内,第三人的申请及苏相建拆许字(2003)第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也将拆迁范围表述为“以规划红线范围为准”-这表明拆迁范围仅限于规划红线内的土地;但是,在第三人及苏相建拆许字(2003)第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中所明确的拆迁面积却为“建筑面积2439.54平方米,占地面积为6912.10平方米”。也就是说,第三人的实际申请及被告核准的拆迁范围是包括原告全部的土地面积,已超过规划红线范围。
    
    3、相城区国土资源局在原告《国有土地使用证》(吴县市国用[2001]字第13380号)尚未注销、原告对该地块拥有合法使用权的情况下,用相地国拨(2003)4号批复将该地块划拨给第三人,该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该行为的违法性至为明显。
    
    四、被告及第三人的主体资格不合法,被告没有履行报批手续,所颁发的拆迁许可证无效
    
    1、本案第三人区城建公司的股东为本案被告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和苏州市相城区交通局;第三人区城建公司的副董事长兼公司经理,是被告的分管领导(原为江兴发副主任、现为金全元副局长 两人均为国家公务员);第三人的办公用房由被告无偿提供(见证据4)。
    
    2、根据中共中央《关于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决定》(中发[1984]27号)及《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清理和整顿公司的通知》等有关文件精神,要求“对于党政机关和党政机关干部办的公司,要按照中发[1984]27号文件规定,实行政企分开,并使公司在经济上与党政机关脱钩;党政机关干部担任公司职务的,要辞去一头,即辞去兼任的公司职务或辞去党政机关的职务。”早在1984年起党中央、国务院便明令禁止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而成立于2001年9月的第三人由本案被告与另一行政机关相城区交通局投资兴办,被告主管动拆迁业务负责人江兴发、金全元更是在第三人公司任副董事长兼公司经理(实际负责第三人经营运作)。第三人的设立经营及其负责人的任职,均明显违反党中央、国务院的上述禁止性规定。
    
    3、2001年5月30日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坚持政企分开,政事分开。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一律不得兴办房地产开发公司等企业”。被告作为一级政府的职能部门,负责城市建设、建筑市场等的管理工作,并受委托负责区内房屋拆迁管理工作。被告不仅违反规定投资设立房地产开发公司并自行经营,而且为谋取巨额不当利益,被告与所投资公司(第三人)串通,以“绿地景观”工程的名义,由被告向自已占一半股份的第三人核发房屋拆迁许可证,对原告进行强制拆迁,将该地块交给该第三人进行高层写字楼开发。被告为了部门利益,烂用职权,实质上“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这种行为显然违法。
    
    因此,无论是作为拆迁人的第三人,还是作为向第三人核发拆迁许可证的被告,其主体均不合法。
    
    4、根据《<苏州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实施办法“关于委托管理的分工和审批程序”的规定:“(1)、苏州市人民政府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市拆迁办)受市建设局委托对全市城市房屋拆迁工作实施监督管理;吴中区、相城区建设局受市建设局委托对本区城市房屋拆迁工作实施监督管理。受委托的单位,不得再委托其他单位行使拆迁管理职能。(2)、受委托单位在报批许可证、公告、裁决书、行政处罚决定书时,应当同报批的文件资料一起送市拆迁办审查。市拆迁办审查后报市建设局批准。”
    
    被告没有履行法定的报批手续,其颁发的拆迁许可证依法无效。
    
    五 本案不存在时效障碍
    
    1、被告颁发苏相建拆许字(2003)第4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时,未告知原告诉权及起诉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原告的起诉期限应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而非从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许可行为之日起算。事实上,原告直到起诉时才知道该项诉权,及起诉期限。
    
    2、被告答辩称:“于2003年7月19日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并明确告知其对颁发拆迁许可证不服的,可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被告并提供了2003年7月19日的《调查笔录》等证据来证明“于7月19日告诉了原告诉权”。而被告的陈述及证据恰恰证明了原告的起诉并未超过法定的期限:首先,被告承认至少2003年7月19日前未告知原告诉权及起诉期限;其次,如果被告于7月19日告知原告诉权的说法属实,那么,即使以该日起开始计算起诉期限,原告于2003年10月20日(星期一)向相城区法院提起诉讼,也没有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第三,被告提供的《调查笔录》该部分内容有明显涂改、笔录也没有任何人签字,这份笔录为无效证据,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被告缺乏有效证据证明已告知原告诉权。
    
    因此,本案不存在时效障碍. 被告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之辩不能成立。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本案的审理已近尾声,通过今天的法庭调查质证,事实业已查明,证据已经核实,真相也已大白;本案的实质是被告利用职权与第三人恶意串通,伪造证据,移花接木,编造绿化工程名义,实则开发建造高层写字楼以谋取利益;被告实际上是持有第三人46%股份的大股东,被告与第三人均违反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 “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禁止性规定.被告在明知作为拆迁人的第三人征地真实用途的情况下, 采取欺诈手法骗取,核发拆迁许可证.其手段之恶劣,影响之坏,破坏之大可谓前无古人;不仅公然破坏法治,摧毁人民群众对法律,政府的信任,使诚信荡然无存;而且严重侵害了原告受法律保护的合法权益.鉴此,我们请求贵合议庭根据本案事实,相关证据和有关法律,及时做出客观公正的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也对得起法官良知的判决.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法官肩负着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的重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司法审判工作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来自各方的干扰,一次不公正的判决,其危害性远甚于一百次不公正的日常事件;因为当人民失去对该最后一道防线的信心时,其社会危害性将成百上千倍扩张,这决非危言耸听;我们相信诸位法官定能凭借精深的法学功底,丰富的审判工作经验,理智的判断,深扎于心底的良知正义感,运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作出为之骄傲和自豪的判决.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
    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
    
    
    郭国汀/佟文忠律师
    2003年11月19日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 郭国汀:狱中会见清水君手记
  • 郭国汀: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大纲
  •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 清水君案让我们共同呼唤;中国需要千万个郭国汀!(二)/周育田
  • 周育田:郭国汀大律师已正式受理清水君的刑事辩护委托(一)
  • 郭国汀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