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反腐败纪实
(博讯2004年9月04日)

一、为什么县委书记需要九个保镖

     书桌上摆放的是一幅由连江县几百位社会底层民众自发签字、摁手印以及“正气浩然”四个庄严大字组成的巨幅褒扬匾的缩影照片,我的心不免感叹,从资料中了解到,这幅匾是褒扬连江县现任县委书记黄金高的。 (博讯 boxun.com)

     或许冥冥中清官也有基因,这基因来自历史和本性双重的遗传,在中国清官太少,所以清官就显得珍贵,尤其在民间,只要你本着良心,为人民办点实事,就被人民感激,被人民歌功颂德。

     我开始了解本文中的主人翁,缘于一张碟片。

     这张碟片记载的正是1998年发生在福州的恶性案件11.27案,市财委保卫科科长郑依清奉命去调查仓山区螺洲私宰生猪黑窝点时,遭暴力抗法被殴打致死案,由于黑恶势力与地方权力勾结,这起看起来本不复杂的刑事案件变得极为复杂起来。这就是后来经中央焦点访谈两次报道、震动全国的“猪案”。当时黄金高就任福州市财政贸易委员会主任,案发当天,是他下达并布置了端掉该私宰窝点的任务,而郑依清自告奋勇,前去踩点。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方面,1999年4月23日受害人郑依清被授予“执法卫士”称号;另一方面,情节本不复杂的案件一拖一年零九个月,主谋和凶手都无法定论下来,直到法庭开庭还怪事不断。当大家从电视上看到本案的幕后主使人刘用莺不穿囚衣不带手铐摇头晃脑地阔步走进审判庭,当对刘用莺的判决竟然跟11.27案毫无瓜葛的时候,全场惊诧、全福州惊诧、直至全国惊诧,是什么力量能如此地暧昧人的良心,到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地步?

     先来看看本案的主犯之一刘用莺的“光荣”档案:

     生猪屠宰场的法人代表; 仓山区首富; 仓山区人大代表; 有亲戚在市里做官; 村委会主任与村支书都是他的亲兄弟和堂兄弟。

     事后调查,刘家兄弟在村里占用的宅基地相当于国家规定的325户标准,连手续也用不着办,刘家兄弟在村里横行霸道,但村里没有一户人敢举报。在郑依清死后三天,刘家兄弟放出风声,拿三百万就可以摆平此案,没什么了不起。恶势力之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在刘氏兄弟和家族钱权双重重击之下,本案中出现了许多怪事:

     案发当天,福州公安局仓山分局没按规定进行现场勘察,原分局长郑于国说是工作疏忽。

     “执法卫士”郑依清死后三天(郑被打后昏迷了一百天,终因医治无效而死亡)要进焚化炉了,法医还没来做鉴定,原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陈仲钊说是工作疏忽。

     案发后迟迟不停止刘用莺人大代表资格,仓山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沈惠秋也说疏忽了。

     仓山区检察院迟迟找不到主要犯罪嫌疑人,批捕科长宋凤鸣隐瞒证据枉法追诉。

     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陈祥兴故意漏罪和重罪轻判,一审结果刘用莺与本案毫无瓜葛。

     执法腐败让人瞠目结舌。案件审理结果引发社会强烈不满。英雄九泉之下,哪能瞑目?!

     感谢中央焦点访谈曝光,此案引起了中纪委的重视。此后,中央和省多位领导做出批示,要求查清此案。2000年7月15日新到任不久的市委书记何立峰亲自过问案件,第二次批捕刘用莺。宋德福、卢展工履新福建省委后,又专设特别专案组追查此案。经过省、市两级专案组近200人历时一年多的调查,2001年10月,揪出了一系列的幕后人物和幕后交易,案情的审理才有了比较满意结果,刘家兄弟这股黑恶势力和幕后人物得到基本铲除。

     从1998年11月案发到2001年10月,时间坐标跨越四年,贯穿此案件背后的腐败和反腐败,正义和邪恶之间的较量,惊心动魄可想而知。作为本文的主人翁黄金高,时任福州市财政贸易委员会主任,对于战友的倒下,他心痛不已。但是,更让他心痛的是潜存于政府机构里的腐败和不作为行为,同时也埋下了他日后的一贯工作作风,对领导层内部存在的腐败和不作为行为尤其痛恨。怀着对战友的负责态度和对正义事业的本质认同,黄金高在这起正义和邪恶较量中,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作为战斗在第一线上的基层干部,黄金高不愿意多谈他在“猪案”中的经历,但福州人民清楚,黄金高和他的家人前后26次受到恐吓。从福州警方最高峰时为他配备九个保镖,我们可以想象到他每时每刻所面临的生命危险。

     2002年1月,他被调离福州,赴任连江县县委书记时,上级又安排他住在部队第十一旅里。 从财贸委调到地方当县委书记,这是上级领导对他工作的肯定。上级领导对他的保护和关怀,让他在同黑恶势力斗争中有了依靠。几年来,为办好“猪案”,他工作紧张,操劳过度,积累下许多病根,让他渐觉身体虚空。在他的抽屉里、公文包里随时少不了的是药瓶和药包。在九个保镖中,有他的妻子和孩子的身影,他们为他所付出的爱,让他惭愧。按理说,这回调到地方住在部队,环境好又安全,应当借此机会休息一下,让身体恢复起来,让心境平静下来。然而,就如我开头提过那样,清官也有基因,冥冥中这基因让你的生活无法平静下来,你刚从一场反腐败斗争的旋涡中出来,一头又扎进了另一个更大的旋涡!


二、敢问醉鬼何时醒

     一口饮尽三家酒, 敢问醉鬼何时醒? ——还我酒钱来!

     这是退休老职工石使松为连江县原县委书记俞风云作的讽刺画中配的打油诗。其中还有一份由他签名的举报信《给福建省委的一封公开信》,信中反映了俞风云四个问题:

     一、在连江县江滨路改造工程中,指鹿为马,把郊区玉山村菜地定位为城关一级地段,反而把城关金星大楼、农贸市场、乔隆市场定为二级地段,强迫拆迁户搬到玉山村。

     二、与非法开发商勾结,贪污腐化,造成国土流失严重。

     三、用暴力和欺骗手段强迫拆迁户搬家。

     四、非法采用软禁和监视等措施,打击举报人。

     作为举报人之一,石使松就是这样一位不百折不挠的花甲老人,也是遭受多次监视和软禁仍不妥协的老人,为了自己合法的利益和群众的合法利益,他没有停止过呐喊的声音,上下求索,经年不改。为了对抗俞风云的迫害他在派出所里绝食过。他一次又一次失败,一次又一次爬起来,他失望过,但他有自己的简朴信念:听党的话,跟党走,没有错!他说,自己跟党走了一辈子,发现党并不坏,坏的是贪官污吏,所以,他不相信坏人能一手遮天,不相信俞风云能横行到底。

     正是有了像石松使这样一批耿直的老人坚持,省、市两级领导渐渐感受到了埋伏其中的委屈和猫腻,在会上不止一次地提到,连江县江滨路工程是一个政治代价很大的工程。

     2002年初,原连江县委书记俞风云调离,我们无从考察当时他离开的心情,但他选择了悄然无声的走法。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是徐志摩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告别康桥时流下的脍炙人口的抒情诗,抒写了作者再别康桥时的依恋之情。我们无从知道俞书记离开连江时是否也有那么一种眷恋和轻松?还是会在时间和良心的拷问下忏悔自己的过往历史?

     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只有自己,遗憾的是很多时刻,人们会忘记自己,做了许多情不自禁的错事、坏事。

     据说,他走之前,只跟一个朋友相约在乡下喝了一晚上的酒。


三、给人民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

     返回主题,黄金高书记2002年1月26日上任入住驻连部队第十一旅,28日就有一百二十多位上访群众闻讯赶到十一旅门口,要求面见这位刚直不阿的黄书记。或许连江人民对黄金高的事迹早有所闻,或许背后另有高人指点,“猪案”英雄、大清官黄金高来连江就职住在十一旅的消息不胫而走。拖着疲惫的身躯黄书记热情的接待完一拨又一拨上访群众,在了解情况的同时,并一一安慰他们,要相信党和政府有能力,会给人民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

     但示威和上访的民众并没有减少,一百人、两百人、三百人……2002年3月15日,也是黄书记上任后第一个信访接待日,有将近五百人打着标语和横幅、呼喊着口号,要求新县委做出表态,查处江滨路改建工程中的腐败,还百姓合法利益。

     对于群众反映的问题,一般人只要凭直觉就可以感受到其中猫腻。但对于组织来说,却不得不谨慎处理。初来乍到的黄书记一方面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一方面召集会议,向县委五套班子领导了解情况,得到证实在整个江滨路建设中的确存在坑害群众合法利益的事实,但他们同时又委婉地向新书记表达了这起事件幕后的背景太沉重!

     又是一个背景太沉重!每当他听到这样的声音的时候,他的内心除了愤怒就是悲哀,同时升腾而起的是信念和决心。这个不信邪、不怕丢官、甚至掉脑袋的书记立即做出决定,一查到底。别人不敢查的,他查;别人不敢牵头的,他自己牵头。他用几天时间将收集到的材料整理后,上福州向市委领导做了汇报,市委领导支持他尽快澄清真相,保护群众利益。

     有了市委领导的支持,黄书记吃了颗定心丸,经过“猪案”的历练之后,他觉得自己不再像从前一样孤立,有人民的支持、有党的支持、还有市委里实实在在的好干部、好领导的支持,他感觉这次查清事实真相应该比较容易些,怎么说心理压力也没有“猪案”那么大。

     按市委意见,县委成立了连江县江滨路开发建设遗留问题协调小组,目的还在于发现问题,解决矛盾,维护和保护好群众合法利益不受侵害。但随着调查的深入,不但证实了原县委个别领导和开发商之间存在侵害拆迁户利益的问题,还牵扯出了权钱交易,国土资源和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问题。整个案件涉及金额高达6443万元。与原先“猪案”查出的刘用莺私宰案值360万比较,心情沉重的黄书记又拍又摸起自己可怜的秃顶上剩下的可怜的毛发。


四、暗杀黄金高

     查出的问题相当严重,引起省、市两级领导的高度重视,随后连江县委成立江滨路工程涉嫌腐败案件专案组,正式立案调查,包括:1)群众在拆迁中所蒙受的损失;2)官商勾结,非法倒卖土地,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案值;3)涉案人员及其犯罪事实。

     查出的结果如下:

     ① 原计划江滨路改造工程总投资3000万元,政府以土地捆绑的形式换取开发商的垫资建设,实际情况是江滨路改造建设指挥部违反了该工程由开发商垫资的约定,四次划转工程款1606万元给开发商,后经审计,江滨路实际完成的工程造价仅为1196万元。而政府划给开发商的四块土地未经土地部门评估,仅凭领导一口说了算,作价2676万元。而实际评估价为4176万元,两个结果相差1500万元。故此项目总出入=4176-1196=2980万元。

     ② 开发商非法侵占江滨路附近三块国有土地共计42.15亩,价值1700万元。

     ③ 在评估标准、面积和补偿单价中做文章,巧取豪夺县饮服公司、凤城卫生院等四家企事业单位国有资产1047万元。

     ④ 原县委领导无视国家法规,私自减免中央颁布应收取的人防易地建设费311.7万元。

     ⑤ 为了开发商利益,原县委背理出台2000年(262)号文件,该文件专事拆迁补偿标准计算,比1995年同类文件对拆迁户的补偿单价每平方米降低了60元,这种“倒施逆行”的政策在全国2600个县中实属首创。造成拆迁户征地补偿费损失近300万元。由此引发拆迁户频繁上访、造成很坏的政治影响。

     ⑥ 开发商非法倒卖土地,偷漏税100万元。

     上述六项累计涉案金额=2980+1700+1047+311.7+300+100=6443万元。

    根据已经查清的事实,县五套班子开会做出决定,先收回被开发商非法侵占42.15亩国有土地(见②)。决定实施后,开发商暴跳如雷,传出风声,要雇佣杀手干掉黄金高。市委当机立断,派出两名公安干警,24小时保护黄书记。


四、发财要麻利嘛

     一位资深的领导曾对我讲过以下一番话:趁共产党实施改革中的政策漏洞,给部分当权的贪官污吏创造了三次发横财的机会。第一次是改革之初,利用市场平价和牌价的差额赚取投机差价,这是小黑;第二次是九十年代,利用对外开放搞活政策,大肆走私,这是中黑;最后一次就是目前正面临的机会,怎样利用国企改制和经济体制转换之机,巧取国有资产为自己所有,这是大黑!就像小偷、强盗到窃国贼一样,窃国冠以的名目最为善良和动听,个人收益也最大化。

     回过头来看这个案例,就是很好的警示。

    连江县新邮电大厦北侧共有60.01亩土地,被作为江滨路捆绑用地(真正的廉价!)之一,批给开发商源盛公司使用的,而2001年10月间,源盛公司以与永得利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为名,向县政府打报告要求由永得利公司向有关部门申请立项开发审批手续。2001年12月25日,县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研究同意,并由原副县长林某于2002年1月9日在报告上审批同意将该地块使用权直接出让给永得利公司。2002年1月10日,源盛公司与永得利公司签订《协议书》,源盛公司按协议书收取永得利公司土地管理费和补偿费合计402万元。到案发为止,县土地局已经分三期共审批42.29亩给永得利公司开发和使用,源盛公司同时收到了所谓的土地管理费和补偿费300万元。

     在江滨路改造工程实施土地捆绑时,原连江县土地局局长曾提出异议,认为若将四块捆绑土地进行公开拍卖,除可以全额支付江滨路改建工程3000万的预算外,还可以增加财政收入1000多万元,但当时县委领导置若罔闻,仍违规操作,将捆绑土地以2676万元一口价批给源盛公司。而源盛公司在未取得使用权的情况下,又以联合开发的名义私自“出让”使用权给永得利公司。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源盛公司与连江县政府签订的《备忘录》规定,邮电北侧地块使用权应先批给源盛公司,只有当源盛公司获得该土地使用权并投入25%建设资金后,才能再转让。但实际情况是,源盛公司在未签订出让合同、未上缴土地出让金、未办理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已经将土地转让成功,并且已经获得300万收入。

     各位看官,这种赚钱手段,比起前两者倒腾差价、走私运货,哪种更麻利更简捷?

     记得三、四十年代当红女作家张爱玲劝说年轻人:出名要趁年轻喔!而现代派的俞风云、林华之流贪官污吏则教唆出了另一套:发财要麻利嘛!


五、农民是怎么变成外商的

     似乎事情到此已经水落石出,但是正义和邪恶的斗争才刚刚拉开序幕。 就在连江县成立专案组对江滨路工程建设中存在的腐败问题深入调查的时候,福州市几乎同时有两个专案组、620专案组和829专案组,也在开展调查。

     620专案组调查源盛公司的来龙去脉和法人资格。调查的结果是:打着澳大利亚开发商招牌的雄宝公司纯属乌有,与其合作的源盛公司更是荒唐,其股东实际上是几个福清农民,他们利用各种关系开具假证明,虚假注册资金1000多万,成立假公司,通过权钱交易,暗箱操作,承包江滨路工程,并以此为幡攫取廉价土地进行投机买卖,以谋取暴利为目的到连江大发横财。

     620专案组一经成立,消息就泄露,所谓的外商一时间做鸟兽般散,结果只逮住一个副总经理周龙盛。刑拘期间他供出了向连江县党政干部和职能部门行贿的事实,涉案干部达39人,现已判决3人,刑拘4人,“两规”2人。

     有趣的是,这当儿,829专案组30余人也开赴连江调查,其结论是:连江没有案件,只有300万元说不清楚、讲不明白的糊涂帐,属于政策不明朗造成的灰色地带。

     面对这样结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在市委高层会议上,当面拍案怒斥829专案组:你们的屁股坐歪了!在掩盖!

     同时,在市个别领导的左右下,市检察院、市法院对连江县检察院和法院正常办案施加消极影响,并下令冻结了连江县专案组对该案件的继续调查和处理。

     随后一纸通知让黄金高到中央党校学习。而此时,黄书记还忙于应酬两件大事:一是连江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和安置2.3万人就业的青禄鞋厂建设事宜;二是进一步追回流失的国有资产和补偿群众拆迁损失,平息群众不满情绪。但组织的通知就是命令,此去要半年,那会发生什么样情况呢?他无法估量,怀着失落的心情,他踏上了去北京的路途。

     而这半年中,福州市个别领导通过市法院和检察院阻挠连江县法院和检察院办案,把被刑拘的人员陆续放走,再次在连江人民面前表演了可恨可悲的一幕,那就是权大于法,腐败的臭气依旧可以熏天!新县委书记闻讯流泪了,连江人民也流泪了。顶头上司公开跳到前台,为无良奸商利益撑腰,这种暧昧良心、以邪压正的做法,让有良知的人再次瞠目结舌。就像人们景仰朱总理但怀疑他的能量一样,连江人民相信黄金高的为人,但却开始怀疑起他的能量。又比如群众相信党和政府,但这样的信仰在腐败份子不断的玷污之下,已经脆弱。“办过‘猪案’的书记斗不过奸商,可见奸商背景大啊。”“市里有人啊!”“俞风云很有背景啊!”“官官相护,百姓遭殃。”一时间,群众的思想开始混乱,流言和不信任的舆论巨增。

     就这样,这个案子在福州市政府个别领导和市检察院、法院主要领导的恶意干预下搁浅了一年零三个月。直到福州市陈凯案件爆发(黑势力勾结官员,走私贩毒,被美国缉毒刑警追捕),保护伞被揪出来,某些领导才胆战心惊起来。案件最终在何立峰书记的英明察觉下得以解放。连江人民欢欣鼓舞,重新看到了希望。但是,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六、庐山真面目

     阻力依旧不小,个别领导勾结政法职能部门并没有放松对整个案件的颠覆,致使被奸商非法侵占的国有资产至今仍无法收全部回来。

     比如连江县法院判决源盛公司应交纳人防易地建设费311.7万元,被执行的对象是源盛公司,代表国家收回资产的是连江县人防办,但是市法院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一种很严肃的法律执行回收,演变成了温情的商量和推让。某些领导不但替开发商担保,甚至要挟县法院,于是就出现了人防办的这件复函(见附件)。

     摘录部分内容如下: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范院长:

     福州源盛房地产有限公司拒交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一案,经一系列法律程序进入强制执行阶段,贵院尤其范院长你亲自过问并提出“暂缓执行”,造成连江法院处于“被动”。春节临近,又在你的亲自过问下,承诺春节前负责汇出壹佰万元人民币交纳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待2月底前全部交清。虽然壹佰万拖延到春节的2月3日到位,但是,昨天(2月24日)由连江法院告知:“余下的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211.7万元)从连江县政府欠福州源盛房地产有限公司500万中扣除。”

     范院长,你凭什么相信连江县政府欠源盛公司500万元,能提供证据么?再说欠交人防易地建设费的是福州源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不是连江县政府啊……

     再比如,前面提到的三幅42.15亩案值1700万元的国土,本来连江县法院就可以判决的,但市中院故意将案件审判权收归中院,陈凯案发后,这成了市中院的烫手山芋,进不得、退无颜,迟迟不判,受冤枉的是连江县,不知何时才能收回土地?

     2002年4月底,连江县委五套班子做出决定收回被开发商非法侵占的那42.15亩时(当时评估价为1700万,若按目前估价值3000万),开发商不服气,找福州市政府复议。福州市政府个别领导公然违反行政复议程序,不召开市政府常务会议,也没有对双方进行调查,仅凭主观意志,就做出了正式复议决定:认定连江县政府收回42.15亩土地的决定是错误的。造成连江县政府工作相当被动。更离谱的是,市政府先将复议决定单方提早一周交给开发商,让开发商拿着这份复议书召集五家新闻媒体向连江县政府施压,并以此复议书为通行证几番进京告黑状,企图通过混淆视听的办法给省委和市委制造压力。这样做法不禁让人质问,你抛弃组织原则,图的是什么?是还国家公道?人民公道?还是利欲熏心完全背弃了党性?!

     正与邪的斗争还在继续。有句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对于某些人来说,恐怕是身陷庐山迷了路了?

     现在来看看这些人物脸谱:

     陈宝财,源盛房地产开发商,陈隆基姐夫。

     陈隆基,福州隆基房地产老板,陈宝财大舅子。

     俞风云,原连江县委书记,赠与土地、压制群众、强制搬迁等的一系列巧取豪夺的一线指挥长。一个丧失了党性、对群众没有丝毫同情心的污吏。

     练知轩:福州市市长,福清人,其弟弟、儿子时任福州隆基房地产副总,收入不匪。也是本案的关键领导之一。


后 记

     也许我们没必要将社会看成全是黑色,但英雄的出现却总能招引人们向往,怀着特别的心情经过朋友的介绍,我想正式接触并了解一下真实的他,现任中共连江县县委书记黄金高。

     第一次相约在他的办公室见面。

     我们开谈的第一句,他告诉我,有很多记者采访过他,可是他们回去后都不敢写。

     第二句话还是他告诉我,我要实事求是,但福州市个别领导不敢兴趣。

     接着,我倾听他谈了许多的事,与我从民间调查了解到的情况基本相符。我也去看了俞风云对连江所做的“千秋伟业工程”,不谈政治,光从江滨路的布局,就可以感受到他那急功近利的特点。那是一种缺乏人文精神和科学态度的决策,所造成的遗憾太深远了。江滨路上半段按当地人的说法是“软肉”,几个福清农民包工头把它狼吞虎咽下去了,剩下江南大桥以东的硬骨头,至今仍散落着风雨飘摇的旧式屋舍。所谓“上下一线贯通、朝阳面江、林立迎风楼宇”的桥东改造,要看现任县委了。

     我怀着一点坏心思问黄书记,从历史经验看,当清官的生活都比较累,你是否感觉到自己有点傻?

     他说:想过,通了,也就不觉得自己傻了。

     选择了就不后悔?

     主要是后悔也没用。

     你不怕死?比如象郑依清那样结局。

     曾经有过恐惧,现在不会了;臭皮囊一个,早死早见马克思。

     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还是对生命认识的升华?

     我看主要是执政的信念支持,我赞赏胡锦淘总书记的教导:“执政为民,立党为公!”如果没有这样的信念,就没有抗拒邪恶的决心,就会浑浑噩噩过日子,甚至堕落到与为民执政的对立面,那岂非背弃我党的宗旨,最终个人也是要遭人民唾骂、历史唾弃的。

     可我听有部分人说,加强反腐败力度会打击经济建设,你怎么认为的?

     这观点我不敢苟同。一个腐败而没有公信力的政府所造成的资源、人力和时间上的浪费是惊人的;更关键的是它会形成整个社会道德的退化,让人民精神受重压,最终酝酿成恐怖危机,会危害整个民族的长远利益。

     佩服!我感叹之余说:其实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接受灌输,当官是件很荣耀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我还觉得当官是一种荣誉,不过,又懂得了一个道理,当官还有责任。虽然,我见过很多坏官,但从来没有动摇对一些人的尊敬。当官是一种责任,这种责任包括让人民生活幸福、让社会道德真善美,这讲的仅仅是基本责任;而一个更高级的官,他还要考虑整个民族的长远利益、甚至于人类走向。所以说,当官是一种荣誉。今天见到你,是我的光荣。

     我们的谈话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他告诉我,做清官最大的遗憾就是孤独。是的,或许人生的本质就是孤独,不然何来的《百年孤独》。我怀着感慨的心情跟他告别,回家的路上想起朋友说,他很穷。我想,做一个县委书记不收礼、靠一两千元工资能不穷么?

     望着灯火辉煌的街市、络绎不绝的人流。蓦然想起焦裕禄、孔繁森等等党的好干部,心下惊叹,为什么真理总要用好人的生命去祭祀?这是命运的舛误,还是上帝的机巧?我不知道,紧接着有些惊慌,默默祝福:但愿好人一路平安!

     今以笔记之,祈求让正义不再孤单。(秦 锋)

     (转载自博客中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金高仍被监控,高层卷入
  • 反腐書記黄金高再次向外界求救
  • 大胆揭露腐败的黄金高情况不乐观
  • 黄金高被软禁 每天接受市委领导「成人教育」
  • 黄金高事件 地方和中央较量?
  • 卜算子:中共最高层如何解读“黄金高现象”?
  • 黄金高案:吴官正已抵福州
  • 北风文章:黄金高,就这样被镇压
  • 黄金高案:贾庆林秘书孔学文秘密抵达福州
  • 黄金高案:福州市委要导演一部政治斗争的“超级恐怖大片”?
  • 福州当局回应黄金高事件
  •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
  • “反腐书记”极可能成为“反腐烈士” 福州市委已向福建省委请求将黄金高调离连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