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卜算子:中共最高层如何解读“黄金高现象”?
(博讯2004年8月21日)
     老卜素来不喜热闹,在全世界华人似乎都在关注从共产党阵营中杀出的“反腐黑马”时,倒是老老实实在一旁观望着。这两天,这一热门话题却突然沉寂了下去,老卜反而心动了。“黄金高现象”的出现是中共全面走向腐败的过程中,“极少数极少数”良心未泯的共产党人,无法承受现实的煎熬和内心的争战,通过媒体向中共最高层“进谏”的独特方式。中共最高层最终如何解读,相信华人世界都非常关心,在他们做出最终裁决之前,老卜不揣简陋,先行胡乱解读一番。 中央媒体噤声,地方媒体发难

17日,吴官正、贾春旺带着大小官僚返京了,同一天,福州市委主办的一份报纸刊发了《实话实说》的记者调查文章。这篇调查文章的采写动机很怪:“自8月11日起,福州坊间流传着某某网刊载的一篇文章。职业的敏感,促使我们几个记者就文章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解调查,发现该文中有许多与事实不符。昨天,在收看了某法制栏目之后,我们发现这种与事实相去甚远的不幸还在重复着。 ”矛头直指人民网和中央电视台。兴许是老卜孤陋寡闻,在印象中,地方媒体敢对中央媒体的批评叫阵的好象还没有过,难道是中央对“黄金高事件”要盖棺定论了?然而还没有。有趣的是调查文章的正文,从防弹衣、保镖、猪案、地案的调查入手,说明黄金高投书人民网的内容是完全虚假的,中央电视台“某法制栏目”也错了,“至于栏目中点到的其他违法违规问题,比如人防异地建设费等,据我们了解法院正在依法审理中。未审结的案子一般不做公开报道,以免影响公正判决,这是新闻工作的常识,也是新闻纪律,相信作为法制栏目的同行不会不知道”。老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可是一份公开发行的地方报纸啊!

在老卜的记忆中,大陆的中央媒体是代表中央行使舆论监督的,即使批评有误也只能通过宣传部门层层上报,哪有敢直接叫阵的?!看来不是中共最高层有人在为福州市委暗中撑腰,就是福州市委胆大妄为!更妙的是文章的结尾:“看了昨天的法制栏目,我们总觉得有点困惑。甚至连“党网”这个从未听说过的新名词也出现在报道中,这能让人相信所播出内容的客观性吗?一个个很容易被揭破的谎言,为何不去揭破?一个个必须调查清楚的事情,为何不去认真核实?我们宁愿相信这仅仅是技术问题。虽然,我们知道真实是新闻的第一生命。”不禁让人哑然失笑:这两个地方小报的记者真是可爱至及,在满纸胡言之后,竟然教训起中央媒体记者:“真实是新闻的第一生命”! (博讯 boxun.com)

但不管怎么说,福州市委还是开了大陆舆论监督的先河:地方党委用自己掌握的媒体和“御用记者”向中央媒体叫阵,向比自己更低一级的“不听话”的县委书记兴师问罪!这应该是中共最高层解读“黄金高现象”的关键点之一。惩处个人还是惩处集体?

     老卜是搞经济学研究的,又是从大陆那种制度下出来的,平时也接触过不少地方政府官员,按目前大陆地方政府官员的道德水准而言,能坐到黄金高这种县委书记位子上的,大多已是乖巧得不行。毕竟是一方“土皇帝”了,利益丰厚得很,哪还有犯上作乱的念头,做出断了前程和“钱程”的事?所谓“古来芳饵下,谁人不吞钩”,就是这个道理。和国内的朋友们聊天,他们也说黄金高这人不可理解,大概是属于毛泽东说的“纯粹的人”,是共产党县委书记中的唐吉诃德。他投书人民网的行为尽管荒唐、离经叛道,但动机不外是他仍然相信共产党会严惩腐败。但偏偏出了个更“生猛”的福州市委,动用了宣传机器,生生把事情闹得“地球人都知道”,把一个蛮横无比,不讲法、不讲理的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形象活画在全世界面前,也把一个极难解的包袱甩给了中共最高层。吴官正走后舆论一时沉寂,估计也是中央最高领导层觉得问题难办,包袱难解,甚至出现很大的意见分歧。

那么福州市委为什么要这么做,凭什么能这么做呢?据几位在京的故旧分析,估计与福建省委、福州市委主要领导近期可能升迁有关。福建省委书记宋德福身体不佳,一直由省长卢展工主持福建政局,今年中央已让卢代理省委书记,即将召开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大概就会正式任命他当省委书记了。而福州市委书记何立锋现在已经是福建省委常委,和他的两个前任习近平、赵学敏一样,他也是到了提拔的时候了,要是老卜没猜错,大概也是福建省委副书记兼福州市委书记。在这种“官头”,何立锋哪怕是风格高,不为自己,就是为卢也要把胆敢揭丑的“防腐书记”黄金高拿下,向卢邀功。但这样一来,何立锋没有想到,黄金高给福州的天捅了个窟窿,他却给中国的天捅了个更大的窟窿!但据此就以维护主要领导的个人利益打击报复“反腐书记”的罪名惩处一个省会城市的领导集体?好象中共历史上还没有先例。考量双方的动机,也是中共最高层解读“黄金高现象”必然考虑的关键点。一个还是两千多个?

老卜相信,这一周多的时间,中共最高层肯定也在关注黄金高事件,老卜更相信,原先网络上披露的福州市委向福建省委请求炒掉黄金高“鱿鱼”的报告,估计已摆在最高层的桌案上。相信中共最高层不是不明白福建省、福州市的官场已是烂透,从远华案、陈凯案、陈健案烂出那么多高官,就知道中共最高层也是对福建省、福州市恨铁不成钢。兼之从“社教书记”陈光毅以来,福建省就在中国大陆树立了最左的形象,严重影响了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如今在中国最早开放的省份中,就数福建省最落后了,虽然今年福建省提出要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但明眼人一看就穿:这个提法的政治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无非是想在经济上缩短福建与台湾的距离。如今福州市委主动把自己吏治的烂形象端给世人看,这距离可就大了。看看世界各地的华文媒体吧,被福州市委这么一闹后,企业家们对福建省的投资环境可是更敬而远之了。福州市的领导们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那么中共最高层能对黄金高事件闭眼不看,充耳不闻吗?他们又将如何处理这件事呢?老卜仍一介学人,缺乏从政经历,也缺政治智慧。然翻遍今年刚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来看,似乎很难治黄金高的罪。试想,如果说黄违背了共产党的组织原则,没有一层层上报“地案”,似乎说不过去,这个案子已过去两年,相信福建省、福州市领导没有一个不知道,还要上报吗?以这一点指责黄无异于暴露自己失职渎职;如果以“投书”人民网的行为来治黄的目无组织的罪,似也不妥,第一个理由老卜在这一节开头已经说了,要从黄“投书”的动机来分析。第二个理由是众所周知的,大陆的言路向来狭窄,人民日报会刊登黄金高的投书吗?新华社会刊登黄金高的投书吗?不会,肯定不会!(补充一点,要是中共能意识到,通过这个事件畅通哪怕仅是党内的言路,医治一下日益暴露的党内监督机制失效的硬伤,不要让连做了县委书记的黄金高向自己说话还要寻求互联网,那就是这个有着六千多万党员的泱泱大党之福了。)再说了,即便黄在这一点上犯了错,也摊不上是“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的份儿。福州市委给黄金高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无非是指点上级,封杀国内言论,逼“反腐书记”向海外求援,趁机扣上事先准备的高帽,收拾掉他。但这个手法过于下三滥,只有福州市的领导想得出,最高层却做不出。

中共最高层要考虑的问题远比你福州市要复杂得多。黄金高的“反腐书记”称号是老百姓给的,是华人世界的读者和网民给的。民心不可违啊!要是遂了福州市委的愿,处置了黄金高,别说寒了中国百姓的心,也寒了中国大陆两千多位县委书记的心,从此后大家顺上欺下搞腐败,闷声闷气发横财,这应该是中共最高层最不愿意看到的。在一个福州市委和两千多个县委之间,中共最高层会怎么选择?真敢冒天下之大不违,扶一个无法无天、开了中国地方党委动用自己的宣传机器报复和惩治举报腐败的县委书记先河的福州市委,诛一个敢于说真话、道实情的县委书记?诛正护邪,这是封建时代的皇帝老儿都忌讳的!考虑处置后果,无疑是中共最高层解读“黄金高现象”时会注意的关键之关键。(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4/8/2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金高案:吴官正已抵福州
  • 北风文章:黄金高,就这样被镇压
  • 黄金高案:贾庆林秘书孔学文秘密抵达福州
  • 黄金高案:福州市委要导演一部政治斗争的“超级恐怖大片”?
  • 福州当局回应黄金高事件
  • 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致信人民网: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
  • “反腐书记”极可能成为“反腐烈士” 福州市委已向福建省委请求将黄金高调离连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