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抨击引来律师函 学者郎咸平回应企业家顾雏军
(博讯2004年8月20日)
      “事实上,与顾雏军的交锋并不重要,我现在最关注的还是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在今天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向数十家媒体记者表示,他希望透过研究格林柯尔掌门人顾雏军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引发公众关注国企改制进程中暴露出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郎咸平任教香港中文大学,同时兼任长江商学院首席教授。在中国财经界,郎以敢言著称,被中小股民称为“郎监管”。 (博讯 boxun.com)

      8月9日,朗咸平在复旦大学以《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为题发表演讲。《东方早报》和《香港商报》次日刊出发言摘要后,立即为新浪等网站转载。

      据报道,郎咸平在演讲中指责顾雏军在国企改制过程中席卷国家财富。他同时强烈建议,停止以民营化为导向的产权改革。

      演讲中,郎咸平援引他和他的学生经过3个月调研作出的一份研究报告表示,顾雏军先后收购科龙、美菱、亚星客车以及ST襄轴等4家公司,号称投资41亿元,但实际只投入3亿多元。郎咸平认为,其间顾雏军采取的手法主要有“七大板斧”———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以及借鸡生蛋。

      郎咸平指出,顾雏军收购4家公司时,均以公司大幅度亏损为由,压低收购价格。实际上,这些公司的大幅亏损都是顾雏军一手制造的。顾雏军在完成收购前,一般会提前进驻被收购企业、担任董事长,公司的大幅亏损报告都是在他任董事长时出台的。比如,2002年5月,顾雏军完成对科龙的收购,但早在2001年11月左右,顾雏军就担任了科龙的董事长。郎咸平同时发现,顾雏军在收购美菱、亚星、ST襄轴时,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郎咸平指出,顾雏军制造亏损的手法就是大幅提高企业运营费用。他以顾雏军收购科龙为例。科龙此前的运营费用为其营业额的10%左右,顾雏军当上董事长后就将其提高到20%。这些企业的利润率一般不过5%,大幅提高费用必然导致巨幅亏损。

      郎咸平指出,在完成收购后,顾雏军又将科龙的运营费用比例降到零,制造接手后即大幅扭亏的假相,强化了外界的“民企神话”。

      郎咸平认为,这一事实再次表明,现在进行的产权制度改革不能保证国企走上正路,而可能是民企瓜分国资的一场“盛宴”。

      8月13日,郎咸平接到由顾雏军委托的香港齐伯礼律师行的律师函,指出经《东方早报》、《香港商报》刊出的郎咸平演讲摘要文章对顾雏军造成了毁谤。而且有些评论攻击了顾雏军个人的品格、名誉和性格。

      郎咸平告诉记者,顾雏军通过律师函向他提出,第一,郎咸平需要详细书面汇报,有关媒体的报道是否正确地记录了自己的演讲。第二,如果媒体没有正确地记录演讲内容,那么郎咸平需要:要求《东方早报》、《香港商报》和有关网站拿掉该文,并发表更正以及道歉,还要提供这些行动的证据给顾雏军。第三,给顾雏军一份他的演讲稿件。

      律师函同时要求,郎咸平在8月16日以前完成第一和第三项要求,在8月17日以前完成第二项要求。否则,顾雏军将会采取包括法律程序等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声誉。

      针对这封律师函,郎咸平今天表示,其演讲根源于自己的学术研究,而研究完全根基于格林柯尔以及顾雏军所拥有的公司所公开披露的资料,并经过严谨的学术推论形成结果。他认为,学术论文的最大特点在于根据实际数据说话,因此根本不存在攻击个人问题。

      郎咸平表示,如果顾雏军认为其披露的数据不正确的话,欢迎来函指正。但他又强调,“我个人及学术界绝不容许企业家以威胁口吻发律师函来践踏以研究为本的学术自由风气。”

      与顾雏军通过律师提出的3点要求针锋相对,郎咸平回应:

      第一,会充分尊重媒体的知情权与报道权,媒体只要对任何人的演讲有着最大程度的理解并公正的报道,就是负责任的报道。因此,不会要求媒体向顾雏军作任何形式的道歉。

      第二,不会向顾雏军披露演讲稿件,请顾雏军有空的时候自己去找。

      第三,本人不接受这份律师函所表达顾雏军的那种“践踏学术尊严与自由”的口吻。

      记者今天试图联系顾雏军接受采访,未果。

      在复旦大学“炮轰”顾雏军之前,郎咸平刚刚发表长文抨击海尔集团秘密实施MBO(管理层收购),侵吞国有资产。他在演讲中指出,现在许多国企经理人一心想把企业变成自己的,但从来不提经理人应尽的责任。这种情况就像家里乱七八糟,请了个保姆打扫,最后保姆变成了主人一样荒谬。

      在国内,经济学家直接站出来对知名企业和企业家发表意见的情形极为少见。郎咸平今天表示,自己的理论研究绝不会因收到顾雏军的律师函而停止。郎咸平称自己下一阶段研究的,又是一批国内知名企业。

      “但是这些案例都没有海尔和格林柯尔这么激动人心。”郎咸平说。

      此前,有舆论质疑郎咸平抨击知名企业背后可能有利益驱使。就此,郎咸平表示,以保护国有资产和股民利益为前提的学术尊严和自由是自己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不惜任何代价,我绝对会坚持到底。”他说。 (程刚)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陈云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