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失学民工子女故事:13岁女孩卖长发交学费
(博讯2004年8月16日)
       王红方说自己不能每天读书就浪费了学费,她的哥哥考上大学却没钱上

       助学档案 (博讯 boxun.com)

       姓名:王红方

      性别:女

      年龄:13岁

      籍贯:河南省周口

      家庭收入:每月一千元

      面临困难:交不起下学期学费

      上学地点:海淀行知实验学校

      年级:即将上六年级

      家庭住址:五棵松金沟河阳光假日酒店地下室

      家庭情况:父母在酒店打扫卫生,即将面临失业。大哥一个人在河南读了三年高中,今年考上了大学,但没钱交学费。二姐辍学打工,为哥哥和她赚学费。

      愿望:再也不要生病,别再浪费爸妈交的学费。

      哥哥今年考上大学了,我真替他高兴。不过他好像只高兴了一会儿。后来我才知道,哥哥的学费每年要一万块,家里没钱,他想自己贷款,但不知道银行给不给。为了考大学,哥哥一个人在老家读书,3年了,每天要自己做饭、洗衣服,要是不能去上大学,他一定非常伤心。

      那天我听隔壁的阿姨说,爸爸妈妈上班的酒店要关门了,大家都会没工作。可是我和哥哥9月份都要交学费,怎么办啊。要是交不起下学期的学费,但愿老师不会赶我走,我会好好读书的。

      恨自己生病浪费学费

      5岁的时候,我刚上学前班,有一次感冒了,爸爸给我买了点药,可没想到吃完药我就浑身起红斑,脸也肿了,一病就病了5年。我一直特别羡慕哥哥每天能背着书包,可是我才刚刚上学不到两个礼拜,就不能去了。唉,怎么会这样呢?

      大概有5年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和药罐子打交道,手上脚上都扎满了针孔。只要天气有一点变化,我就会感冒,一感冒老毛病(浑身起红斑)就会犯。不过每次生病,只要我还能坐起来,我就会让妈妈用车推着我去上学。其实我那时候身体特别难受,但我知道如果我老不上学,课落得再多一些,我这辈子都不能上学了。我想上学啊!

      生病那几年,家里花了好几万块钱,我知道那是家里所有的积蓄。爸爸每次都走着去9公里外的乡医院给我买药,不管大雨大雪,他都不舍得坐车。他把辛辛苦苦省下的钱都给我交了学费,可我的身体老是不好,一学期也读不了几个礼拜的书,我真是恨死我自己了。

      卖了1米长发交学费

      在老家的时候,看到我的人都说我的头发又黑又亮,就跟电视里明星的头发一样漂亮。可是有一次,我在床上一躺就是大半个月,头发都结到了一块,又脏又乱。大人们都说只能一刀铰了,我不肯,那头发我从小就留着,好多年了。后来是我哥哥救了我的头发,他一根一根地把我的头发抽出来,整整抽了一个下午,然后用湿毛巾替我擦干净。后来隔几个礼拜,他就会帮我把头发擦一遍(不能多洗头,害怕着凉感冒)。后来,我的头发留到了一米多长。

      来北京前一年(2000年),家里真的是没钱了,学费差了几十块钱。有一次我听邻居说,长头发可以卖钱,说像我这么长的头发怎么都能卖个几十块钱。我犹豫了好几天,可是看看家里都快没钱吃饭了,才拉着哥哥带我去卖头发。

      我记得,当时那收头发的人把我的头发拉得很紧,头皮疼得要命。他剪完后,给了我15块钱。我哭了,哥哥也哭了,因为15块钱根本不够交学费……

      每天上学要走10公里

      2001年7月,我跟着爸爸妈妈来到北京,身体已好了很多,我也从三年级继续开始读书。不过为了省钱,我每天中午回家吃饭,来回走着上学(在学校吃饭一个月60元,校车一月30元)。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要4个小时(大概10公里),不过只要能读书,这些都不要紧。

      刚开始上学的时候,每天4趟走下来,我非常累,腿上像有热钉扎,很疼。第一个礼拜的周六周日,我一觉睡了整整两天,什么都不知道。慢慢的,我也就习惯了。

      在学校,老师和同学对我都非常好,我还当了班长呢。记得有一次,劳动课上老师教我们做纸花篮,那天正好是爸爸的生日。我长这么大,每年都是爸爸给我过生日、送我小礼物,所以那天我就想自己给爸爸叠个花篮送给爸爸。可能是第一次叠,我叠了好久都没叠好,下一节课上课了我也不知道。

      我低着头正叠着呢,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我一下,我抬头一看是老师。我是班长,上课要喊起立,可我叠花篮给忘了。下课后老师狠狠地批评了我,这是我到北京上学第一次挨骂。我没有解释,因为我知道是我错了,就算是给爸爸做礼物也不能耽误上课。(记者 周奇)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