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奉节圈地乱局:移民无处住 统建房空置 (图)
(博讯2004年8月02日)
    

      
(博讯 boxun.com)

      奉节县原县委办公大楼寄住着近百户无房的移民,这些移民现在最低限度的希望就是能住进一处政府安排的廉租房。摄影袁凌

      新京报 核心提示

      奉节县原县委大楼被称为难民大本营,大楼内栖身着近百户无房可住的移民。

      在新县城的后山,整幢的统建房空着,院坝里长出了荒草。奉节县新县城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说,这些房子在等待出售,只是一直卖不动。

      放眼县城中心,难得看到黄颜色的移民统建房,县国土局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了真正原因:由政府各部门统一修建用于安置水淹或占地移民的“统建房”,都在偏、远、高、险地段。

      经记者查证,奉节县多家政府部门都存在着出卖地皮、门面或房产的行为。重庆市移民局城迁处工作人员表示:“奉节县地块倒卖现象肯定有。”

      一些退休老干部和奉节建筑业内人士反映,具有开县背景的建筑企业或开发商承揽了奉节县新县城建设的主要项目。

      奉节县国土局有官员称,新城的用地规划,国土部门只是参加,不知道划拨地块的大小。“新城用地,其他县都是国土部门管,只有我们县没管到。”

      7月1日,重庆奉节县老城原县委办公大楼里,李朝玺站在一张简易钢丝床旁边,看着出生刚刚10天的女儿。

      两个多月以来,这里一直是李朝玺夫妻的栖身之所,女儿就是在这张钢丝床上出生的。

      3月29日,李朝玺夫妻从打工5年的福建回到奉节老城,迎接他的是老屋的废墟。“那一刻,我手中的钥匙掉在了地上”。

      此后3个月,李朝玺一直试图为妻子分娩争取到一处合适的房子。由于与房管所的产权纠纷,李朝玺没有得到补偿的移民统建房(库区各县市政府统一修建用于安置移民的房子)。

      无房可住的留守者

      李朝玺把他寄住的原县委大楼称为难民大本营。大楼各层住着近百户移民,炎热的夏日把大楼烫得滚热,一些老年人不分男女,赤裸着上身在楼道里行动。大楼附近的旧城废墟上,一些拆了一半的楼房里也住着大量无房的移民。

      这些人都是无房可住的过渡户,他们或和李朝玺类似,因各种原因老屋产权存在争议,或原来租住的是房管所公房,还有一大部分人是各类破产企业职工,由于单位未搞房改而无房。县食品公司职工左红霞就是其中之一,她现在更多的时候是坐在过渡房前的废墟上打毛衣。在她住进过渡房时,房子两道门、四扇窗已被原住户的拆走了,左红霞自己做了门窗。一段时间内,又被小偷光顾了4次。

      “这些无房户的情况还需盘底。”奉节县移民局副局长冉绍之介绍,在(三峡)三期蓄水时(原定2007年,现可能提前至2006年),这些人现在住的过渡房将被淹没,房子问题应该能得到解决,除了有经济能力的自行租房或购房外,应该由统建房公司留出一部分房子,作为廉租房提供给这些无房户。

      李朝玺现在最低限度的希望就是能住进一处政府安排的廉租房。

      到目前为止,奉节政府只是在离城数公里的宝塔坪建有一批供老年人租用的廉租房,租用条件是持低保证。

      82岁的马泮秀孤身居住在3楼一套两居室里,每月交纳80多元租金。她说,在老城还可以拣纸壳卖,自从到了这里,离城太远无事可干,只能全靠115元的低保了。

      空置的统建房

      廉租房奇缺,在新县城的后山,却有整幢的统建房空着,院坝里都长出了荒草。

      奉节县新县城建设指挥部就驻扎在这里,一位工作人员说,这些房子在等待出售,只是一直卖不动。

      指挥部所在的是33号楼,在其周围,25-34号统建楼房完全空着,场坝里没有一个人。附近其他几十号统建房也多未住满,有些房子的窗玻璃已破裂了。

      县委一位退休老干部估计,奉节县城迁建中多建而空置的统建房达上万套,后山即达2000多套。

      移民局副局长冉绍之承认,统建房起多了,卖不动,买主的出价还不够成本造价(480元每平方米),“伤了心了”。

      在奉节县新城外围的宝塔坪、王家坪、黑寒包,也有大量空置的统建房。记者多方求证,但未能得到多余统建房的准确数字。

      从相关部门了解到,奉节县得到的国家移民资金是近40亿元,以后又陆续得到了5个多亿的库岸专项治理资金,但眼下缺口接近5个亿。原因除了地质条件导致建房成本上升外,多修统建房也占用了一部分资金。

      冉绍之回忆,建统建房的单位很多,“统建房公司在建,永安镇、指挥部、移民局也在建。”而查阅奉节县统建房建设办法,新县城统建房原则上由永安镇政府组织建设,不足部分由新县城建设指挥部统建。

      各部门齐上马修建统建房的原因,市县移民部门解释为当初迁城时二期蓄水临近,所以仓促上马,先保证移民有房子住再说。而民间传言,县里各部门都想多修商品房出售,没想到会窝在手里。

      一个事实是,新县城后山的商品房价格曾一度炒到每平方米500元,只是现在又回落到380元左右。

      “拈阄儿”中的不满

      已入住统建房的移民也有着怨言。7月6日,新城后山较场一幢统建房门口,唐文周、张兴军、舒秉诚几位岁数大的移民坐着小凳纳凉,他们屋里都支着麻将桌。这里离商业区太远,要进城还得花两块钱车费。

      唐文周在老城的住房处于繁华地带,迁建中他拈阄儿拈到了这里的房子。“手气不好”并不能使他服气,原因是没有门面房的住户拈阄儿时不分地段打乱了拈,而在居委会组织之下,“根本没有好地段的房子可拈,正街上的房子没有人抓得到”。

      县移民局副局长冉绍之承认,组织拈阄儿时确实出现过类似情况:有些好地段的房子没有纳入拈阄儿,被人凭关系调换了,“永安镇政府操作的(拈阄儿分房)这事,移民局只是派人参与。”

      站在县委、县府所在的刘家包上,放眼县城中心,难得看到黄颜色的移民统建房,这些房子凑拥在县城后山、宝塔坪、王家坪、黑寒包等偏远地段。

      县国土局财会科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了真正原因:由政府各部门统一修建用于安置水淹或占地移民的“统建房”,都在偏、远、高、险地段。

      奉节县新城到现在还没有一个通过国家批准的规划。冉绍之说,虽然县里自己搞了一个规划,但只是个大体轮廓,“后来是镶边接角拼凑的,灵活性很大。”原经委副主任冯章华形容奉节县新城的规划布局是“小孩屙屎,一坨一坨的”。

      “奉节县确实有中心区统建房规划过少的问题。”重庆市移民局迁建科杨桦承认。

      那么,县城中心区的地皮都用在了什么地方呢?

      县城中心的地皮转让

      2004年7月初,奉节县新城商业大道施家梁转盘附近一幢新建的6层大楼正在装修,底层售房部里陈列着一块很大的广告牌,内容是“奉节县宣传文化中心位于繁华地带,是宣传部同富帮房地产公司联合开发的集商贸、住宿、文化娱乐活动于一体的大型场所,面积9870平方米,面临无限升值空间,诚邀各界人士加盟。”知情人称,广告牌以前悬挂在大楼外的显要位置。

      售房部里坐着几名问价的客户。富帮公司的售房小姐称,大楼“是宣传部的房子”,楼上房间可用来开宾馆、娱乐城等。

      奉节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明办主任粟云奎介绍,“宣传文化中心”是县文明办向市里争取的一个项目,地皮批下来后,中央和重庆市文明办拨有配套资金94万,而县财政应该配套的60余万元并未到位,项目因此搁下。此后施家梁转盘的地皮经宣传部领导决定,“转让或出让给了富帮,价格是120万”。

      “这个项目是由前任宣传部副部长倪良学一手操作的”。何时转让给富帮、得款用做什么,身为县宣传部副部长的粟云奎说他都不清楚,连卖多少钱也只是偶尔才听说。

      土地出卖之后,富帮房地产公司在电视上打宣传部的牌子,粟说他曾为此向宣传部长罗承勇反映,罗也明确表示要制止。

      今年4月,重庆市委宣传部派督查组到奉节检查文化中心项目情况,事后发文警告:如在8月份以前文化中心项目还不启动,今年年底市文明办将收回项目。

      为此,粟云奎颇有情绪,“如果被收回去,我们可丢人了。”但是,到目前为止,宣传部并没有可用于修建文化中心的新地皮。

      是联建还是卖房地产

      类似宣传部这样出让地皮的事情,在奉节新城迁建中并非个例。重庆市移民局城迁处工作人员表示:“奉节县地块倒卖现象肯定有。”

      奉节县移民局副局长冉绍之称,单位卖地皮所得资金主要用于改善办公设施、增加建设资金或者给职工谋福利。

      但如前文所述,宣传部出卖地皮的钱如何使用并不透明。对此冉绍之说,“此类资金的监管是单位自己的事”。

      奉节县电力公司职工宿舍地段毗连县委组织部综合楼,其中三个单元48套的电力职工宿舍是向组织部购买的,价格为每平方米680元,总价200万元左右。

      经手该处房屋买卖的奉节县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杨学斌称,这块地皮是划拨给组织部作为职工宿舍的,面积大约2000平方米。“由于我们资金困难,建好后又有多的住房,而电力公司地皮不够,因此和电力公司签订联建协议”。

      奇怪的是,联建协议规定电力公司不参与工程建设的管理,只需在房屋建好后出钱购买。而680元每平方米的卖价相当于附近地段商品房价格,据电力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组织部人员的购房价则为每平方米300余元。

      杨还介绍,在老城时,组织部房屋产权在县委办公室,没有单独的地盘。迁到新城后,县办在统一划拨的地盘中划出一部分给组织部,由组织部自建。

      除组织部之外,宣传部、统战部也曾有意划出来,但宣传部因人员太少而作罢。“县政府那边,也有几个委划出来”。

      少陵路46———60号的商住楼地段原是划拨给纪委的,现在却是地产商莫友义的房产。莫友义介绍,纪委的地块一共为400余平方米,倒了几道手,“我还不是直接从纪委手里买的”。

      莫友义又说,他和纪委合作得很好。至于纪委卖地到底得到了多少钱,莫没有透露,并解释纪委在这块地上并没赚到钱,“亏了”,因为纪委从他手里买回了一层的门面,再以成本价交移民局统一收购,偿还了老城有门面的移民。“他从我这里买是2000余元,卖给移民局是1000元。”

      但一楼的餐饮店老板反映,他们都是租的莫友义的房子,只有一间门面房是用做移民补偿的。这间门面房面积不大,眼下还锁着卷帘门。

      纪委工作人员解释,该处本是纪委培训中心项目地块,“要了块地皮,上面没拨钱,只好找开发商联建。”但是楼修好之后,“有人把楼拿出去,一番折腾”,培训中心也就落空而成为私人开发商的楼盘。

      一手操办这幢楼的是原县纪委副书记、后任县移民局党组书记的石明星。据县国土局工作人员介绍,石明星不久前被重庆市检察院立案侦查,不过原因是“涉嫌染指地质灾害治理资金”。

      经记者查证,奉节县人大、县委办公室、县政府办公室、移民局也存在着出卖地皮、门面或房产的行为。

      政府部门多要的地皮

      奉节县纪委工作人员说,地块倒手或联合开发的现象很普遍,但如果某单位对超出补偿面积以外的部分交纳了土地出让金,就有权决定这块地的用途。他们目前没有接到过这方面的举报。

      县国土局办公室主任童建军回忆,新城迁建之初由于资金缺乏,也鼓励搞联合建设,“如果修综合楼,还是可以的”。但该局耕地保护科科长曾敏则称,即使交纳了土地出让金的部分土地,也要按规划使用,不能随意开发。

      查阅重庆市移民条例,规划的移民迁建用地,用途不得随意改变。非移民项目不得占用移民迁建用地,严禁转卖移民迁建用地和在移民迁建区内炒房产。

      县财政局党组书记樊成章透露,2002———2003年,重庆市财政局到奉节检查,发现有部分土地出让金没有按时交纳和纳入财政专户,事后进行了整顿。

      此外,根据移民条例规定,多占面积还应交纳基础设施建设费和征地拆迁成本费,而相关部门无人提到这一点。

      冉绍之承认,原则上单位地块是按在老城的面积和地段同面积、同地段偿还,但由于新城面积比老城扩大了10多倍,一般单位在新城的地盘都稍稍超出了老城。

      一个事实是,奉节县办学质量最高的重点中学奉节中学划拨的地块离新城有7、8公里,该校几千名学生仍在将被淹没的老城上课,许多教师要求调走。该学校在老城地处中心位置。一位教委退休领导说,奉节县城市规划中没有考虑到教育,几个小学没有一个安排在中心地段。

      奉节县国土局耕保科科长曾敏称,新城的用地规划,国土部门只是参加,不知道划拨地块的大小。“新城用地,其他县都是国土部门管,只有我们县没管到。”

      个别单位炒卖门面房

      在奉节县新城商业大道上,还排列着各行政单位的综合楼,这些综合楼全部建有门面,县移民局大楼一至三楼是餐馆、洗脚城,七至八层则是鸿泰移民宾馆。

      原在老城拥有门面房的居民,和统建房住户一样参加了居委会组织的拈阄儿,原则上按照一、二、三级地段分组,在老城是什么级别地段,到新城在同样级别的地段偿还。

      即便如此,并没有多少门面户抽得到商业大道或其他好地段的门面。仍住在老城过渡房的王忠玉今年65岁,她和75岁的老伴都有残疾,原来的房子在老城繁华地带,是一楼和二楼,有门面可摆摊。现在补偿的房子在离新县城10公里的宝塔坪,还是六楼,“我们爬不了楼,也无法维持生活,只好不去”。

      补偿到夔州路中段门面房的掌勺师傅“幺老汉”算是个幸运者,但他这个门面并非拈阄儿拈来,而是通过老母亲到处恳求和“闹事”,费劲周折得来的。即使如此,他的小餐馆也远比在老城时候冷落。

      单位多占门面房现象曾引起重庆市委市政府的注意。2001年,重庆市委、市府办公厅联合下文,指出“我市三峡库区区县一些党政机关以及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在城集镇迁建区超划土地或占据黄金地段修建门面房,个别单位甚至借机炒卖门面房,为单位小团体或个人牟利,与民争利”。为此,市委市府发起“清退门面房”整顿,要求有关部门把多占的门面房退出,由移民局以成本价统一购买,用于补偿原有门面房的移民。

      奉节县委县府的清退通知规定商业大道临街单位门面清收60%,非商业大道的临街门面清收50%。

      从重庆市移民局城迁处得知,清退门面的工作难度相当大,一部分购买了门面的单位人员不愿退出,市移民局为此一直在督促这项工作。

      建筑开发商的背景

      唐爱群,奉节县现任建委主任。他的父亲唐秀西是西江集团的董事长。

      西江集团是奉节县比较出名的一家建筑公司,它承建的项目包括新县城土方开挖、建造大量统建房、农业局综合楼、广电局514台,以及尚未竣工的移民纪念塔等。

      在县城好几个地方,都有西江集团正在施工的项目。

      1995年退休前,唐秀西曾任县建筑总公司总经理以及二轻局局长。

      “1997年开始,协助有关单位搞移民迁建,半年后借助建筑总公司一部分闲置的施工队伍组织了公司,承包了新县城土石方开挖工程,业务才逐渐扩大。”唐秀西介绍,“不过,西江公司成立时我儿子还不是建委主任,他也没利用职权为西江谋取项目。”(记者核实,唐爱群1998年获任建委副主任,2001年任主任)。该公司总经理李劲松称,唐爱群当上主任后,有一段时间任移民统建房公司法人,“连标都不让我们投”。

      唐秀西说:“我们的名气主要是来自守信。”

      记者数次到建委都未见到唐爱群。奉节县纪委案件审理室两位工作人员介绍,副处级以上干部的家属按规定不能在其亲属的权力范围内办企业,唐秀西的情况“可能有点特殊”,但他们也承认西江集团“可能有点方便条件。”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奉节县原县委书记刘本荣是于1998年由重庆开县调任奉节的。原开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熊慎中与刘一同来奉节,升任副县长,接替副县长李应南分管移民,并任新县城建设指挥部指挥长。2003年底,奉节县二期移民结束,刘本荣调任重庆市大渡口区区长,熊慎中也调回开县任该县分管移民的副县长,奉节人称“移民县长”。熊走后,分管了几年商业的李应南重新分管移民。

      一些退休老干部和奉节建筑业内人士反映,刘、熊任职奉节期间,开县背景的建筑商和开发商承揽了奉节县新县城建设的主要项目。

      县移民局副局长冉绍之介绍,奉节新县城迁建中,来自开县的建筑企业或开发商确实承担了新城大量的迁建项目,其中有刘本荣的亲戚。

      新城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本人不愿透露姓名)也说,开县的施工队和开发商到奉节承揽迁建工程的确实较多。

      熊朝科在奉节县也是一个出名人物,奉节县外贸公司(本报以前报道该公司总会计师史光瑜被杀案时曾提及)A幢综合楼的施工就由熊朝科任项目经理。一位建筑商称,熊自己没有公司,但他担任三峡集团(万县一建筑公司)等建筑商的项目经理,承揽了很多项目。据了解,熊承揽的项目最出名的是五金公司综合楼,这幢楼房包括一个四层的综合市场,营业面积数千平方米,被称为“夔府第一市”。

      新城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证实,熊朝科是原主管移民的奉节副县长熊慎中的侄子。包括冉绍之在内的其他多位政府官员也提到了这一点。

      熊慎中调走后不久,熊朝科也离开了奉节。

      今年6月,奉节县移民局党组书记石明星和国土局党组书记黄万岭被重庆市检察院拘押。重庆市移民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郎诚介绍,石、黄落马的原因是他们身兼奉节县地质灾害防治办公室正副主任,牵涉到重庆市地质灾害治理资金贪污案。这起案件是近期重庆的一件大案,涉案者包括重庆市国土局两位副局长、一名纪委书记、万州区一位副区长和其他数十名官员。

      奉节有关部门说明,石、黄二人的落马与当地移民迁建工作没有直接关系。

      奉节廉租房奇缺,但在新县城的后山,却有整幢的统建房空着,院坝里长出了荒草。奉节县新县城建设指挥部就驻扎在这里,一位工作人员说,这些房子在等待出售,只是一直卖不动。记者袁凌重庆奉节报道 摄影袁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西扶风县违规圈地上千亩 耗资2亿建“空城”
  • 四川自贡征地事件调查:“新圈地运动” 后遗症
  • 江苏村镇县干部违法圈地 贪污挪用征地款 触目惊心(图)
  • 大学城变成圈地缺口 陈至立被指始作俑者
  • 杭州圈地黑洞
  • 中央督察组揭中国圈地惊天黑幕
  • 高尔夫球场: 圈地狂潮的“绿色鸦片”
  • 浙江义乌为填补巨大用地缺口 掀起圈地狂潮(图)
  • 中国查处十六万八千件违法圈地案件
  • 大陆再掀圈地风潮
  • 南京江宁政府圈地拆迁 民营企业利益受损严重
  • 【杭州】:圈地黑幕还能掩盖多久?
  • 反圈地风暴震动中南海
  • 中国的新“圈地运动”
  • 世界日报社论:中国「新圈地运动」加剧管治危机
  • "圈地运动"在中国重演
  • 中国大陆各地滥徵耕地形成圈地风
  • 中国官方建设小城镇带动圈地风潮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