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这处违法建筑何以逍遥法外(图)
(博讯2004年7月16日)
    

     在照片红圈内的建筑就是一处逍遥法外长达三年之久的违法建筑。 (博讯 boxun.com)

    该建筑搭建在上海南京西路591弄129号的四楼,搭建人张某。

    早在2001年,就有邻居向上海静安区房管局举报,该处的违法建筑应该依法拆除。静安房管局得到举报后去该处进行了核实,并确认其为百分之百的违法建筑。

    静安房管局责令户住张某在期限内拆除。但期限到达后张某依然我行我素,非但违法建筑没有拆除,反而将违法建筑内修葺一新。

    嗣后,静安房管局向静安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采取强制措施依法拆除这间违法建筑。

    静安法院受理了该案件之后,进行了调查,也确认了该建筑属于违法建筑,法院召集了原告静安区房管局和被告张某,要求他们之间达成一个拆除时间的协议,张某当即向法院表示在二个月内自行拆除,有案可稽。

    这一天是2001年的某月某天。

    但时间到了2004年的7月,那幢违法建筑依然存在、依然逍遥法外、依然在挑战着法治健全的上海、依然在蔑视着威严的执法机构: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如此结局,原委何在?

    张某自诩他已经用红包铺好了路,摆平了所有的有关人员。事情就是如此的简单,红包能让案情的发展急转直下,红包能让违法建筑逍遥法外,红包能让执法机关有法不依,红包能让国家干部陶醉在纸醉金迷之中,红包能让国家利益遭受严重的侵犯!

    在这三年间,举报人并没有失去对依法治国的信心,也没有怀疑法律一定能战胜红包的信念。

    举报人在不断地向上海市政府、房管局的上级单位、上海市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包括静安法院在内的领导单位和执法机构进行反映。

    但是,除了静安法院之外的回答都快速而且简洁明了:你的举报材料收到,我们已经将该材料转给有关部门处理!

    几乎所有的上级机关回答都是一个口径。让违法建筑继续逍遥法外,就是有关部门的“处理结果”!唯有静安法院的回答有别其他领导机构。静安法院在给举报人的回函中称:由于原告静安房管局和被告人张某已经达成和解协议,根据不告不理的原则,本院不能采取任何行动。

    举报人再询问静安房管局是否真的和被告人张某达成和解协议?静安房管局又是另外一个说法:我们从来没有和被告达成任何形式的和解协议。违法建筑,违法行为只能依法惩处,岂能和解!?但静安法院不采取强制措施,我们没有办法!!!

    房管局的回答,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让任何人找不到半点的瑕疵。于是,违法建筑可以继续违法,但责任又不在我静安房管局。接着举报人再继续询问静安法院,法院回答:要原告再来法院再办理一次请求强制执行的申请,我们再可以依法执行。

    举报人再把话语传给静安房管局,房管局回答:我们从来没有撤消过请求强制拆除的文件,所以不存在再办一次手续的可能,这是法院的责任。于是,举报人就像皮球,被公务机关和执法机关踢来踢去。

    于是,关心祖国是否依法治国的仅仅是举报人一个,草民一群。而非是国家的公务机关、执法机构。于是,违法搭建人可以笑傲法律,笑蔑法院,惟有红包是权威,是尊严。于是,违法建筑依然昂首仰天:谁敢拆我!时而又鸟瞰着制服之人,坐公务车之士:你们都是红包的奴才!

    作者:王方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