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警电击7小时 法轮功女学员被毁容(图)
(博讯2004年7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高蓉蓉遭警电击近7小时,脸部被毁容。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明慧网)
    
    
    (大纪元记者李元、张小敏报导)辽宁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在渖阳龙山劳动教养院,遭受狱警唐玉宝、姜兆华电击近7小时,面部被严重毁容,目前被监禁在位于渖阳市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部五楼骨二科0533病房。
    
    高蓉蓉的家属已经向检察院递交了控诉材料,起诉龙山教养院和施暴狱警,材料包括遭警用电棍电击后被严重毁容的照片,据悉检察机关受理了此案。
    
    在此之前,两名女法轮功学员王秀媛和王红在龙山劳教院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在释放后几天内死亡。几年来,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和主要的打手。
    
    
    *警连续电击6-7小时 严重毁容
      
    据明慧网消息来源,36岁的高蓉蓉,原在辽宁省渖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 。
    
    


    
    迫害前的高蓉蓉。(明慧网)
    
    2004年5月7日,高蓉蓉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摧残折磨。唐玉宝、姜兆华连续电击高蓉蓉6-7小时,从下午 3点至晚上9点多钟。
      
    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面目皆非,肿大变形,满是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
    
    高蓉蓉5月7日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后,被迫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造成骨盆、股骨头、腿部等多处骨折。
    
    据悉在5月7日当天被唐玉宝、姜兆华、王吉昌等狱警电击面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金科桂、孙燕、刘金枝、梁淑杰等。
      
    金科桂被唐玉宝电击面部,脸上皮肤大面积严重灼伤、肿大,眼周围青紫,皮肤破处流出脓液,走路一瘸一瘸的。其女儿来探望,被狱警拒之门外。女儿声嘶力竭的喊著:「妈妈,妈妈,我要见妈妈!」孙燕被姜兆华、王吉昌电击脸、嘴、手脚、脖子等处,脸上多处破裂,嘴肿大,手脚处被灼伤。
      
    高蓉蓉受迫害致伤残已近两个月,身体状况未见好转。因身体太虚弱,医生无法进行手术。
      
    记者打电话到龙山教养院一大队(电话:024-2476-0033转8212),听到问及高蓉蓉的事,接电话的男警张嘴骂人后立即挂机。再打过去,一女警接听。记者:请让刚刚骂人的你的那位同事接电话。 女:你有病啊!(挂机)。
      
    记者打电话到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电话:024-2476175),一位自称姓赵的女警察接电话。
    
    记:我是报社记者,向你了解一下高荣荣的情况,从网上看到她被电伤毁容。
    赵:她是擦伤不是电伤。
    记:你能否告诉我是怎样擦伤的?从网上的照片上可清楚看到她脸上的小斑点是电灼伤。
    赵:我没看到过本人和照片,我是听说的。
    记:请问你贵姓?
    赵:我姓赵。我不在这工作,我是机关的。
    
    *遭唐玉宝打耳光 耳朵失聪
      
    高蓉蓉被劫持龙山劳教院以来,身体被迫害得损伤很严重,肝痛,腹痛,乾呕,吃不下饭,断断续续发烧,她的一只耳朵曾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打耳光失聪。
      
    一大队大队长岳军让劳教人员对高蓉蓉进行人格侮辱,将她的头顶部位的头发剪成短到挨头皮。图三显示的是头发已经长出一些的状态。
    
    
    
    高蓉蓉遭受人格侮辱,头顶头发被强行剪短。
    
    
      
    2004 年3月22日,高蓉蓉拒不参加诬蔑法轮功的大会,被唐玉宝从二层铺上拖下来,掐著脖子把她扭出去毒打,有几个队长把高蓉蓉按在椅子上。唐玉宝还不肯罢手,让两名队长把高蓉蓉架到管理科铐在暖气管上,拳脚相加,并用电棍电她的头,脸,脖子,手脚等处,多次反覆电,长达半个小时。
      
    后来院长李凤石进来了,对手下警察执法犯法不但不管,反而对高蓉蓉说:「这是专制机关,手铐、电棍是干啥的?不信治不了小小的高蓉蓉。」
    *美术学院:司法部门的事, 我们不过问
      
    纤小瘦弱的高蓉蓉,原在辽宁省渖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她为人热情善良,镇压之前是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辅导员,每天早晨和美院的功友一起炼功。99年7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初,高蓉蓉就成为重点迫害的对象,因拒绝「转化」,被迫失去了工作。记者打电话到鲁迅美术学院610办公室, 一男接电话。
    
    记: 请问你知道高蓉蓉被龙山劳教院的警察电击毁容的事吗?
    男: 这是司法部门处理的事, 我们不过问。
    记:司法人员执法犯法你也无动于衷? 高蓉蓉是你们的职工。
    男: 她的案子已经交给司法部门处理了。我比你了解高蓉蓉, 我们同事5、6年了。
    记: 那你更应该关心她了。你们同事多年, 你觉得她人怎么样?
    男: 人好坏我不去评价, 但从个人来说, 我们是好朋友。
    记: 做为朋友更应该帮助了?
    男: 我无能为力。
    记: 如果今天受到伤害的不是高蓉蓉, 是你的姐妹, 你会怎么样?
    对方不语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