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央视记者采访沈阳强行拆迁被阻事件始末(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4年5月26日)
    

     未迁走的家庭的“创伤” (博讯 boxun.com)

      央视记者沈阳采访拆迁事件被当地警方强行扣留

      央视《时空连线》播出了节目《野蛮拆迁拆倒了什么》,以下是节目实录:

      这里是沈阳市和平区南四马路的一个拆迁现场,与其他拆迁现场不同的是,这个被拆迁的楼里还住着人,门口四周还有保安看守,一个名叫董国明的被拆迁户已经在这里驻守 26天了,这些天里这座房子已经被停水、停电、停气。人们很难想象董国明是如何在这座房子里坚守的,而守卫在一座已经完全不具备生活条件的危房里,目的又是什么呢?

      实际上这座房子的停水停电是从去年10月24日开始的,至今已经有半年多了。去年7月25日,这座楼里的几十户居民被召集到一起开了一次会,会上他们被通知,他们的居民楼将要被拆掉。每平方米补偿拆迁款3033元,装修、朝向一概不管,居民们马上提出了意见,这个价格是沈阳市一级地段的最低拆迁价。一名拆迁户告诉我们,这个区域的二手房也要4000多元,按这个价格居民们没法再搬回来了。

    

    用推土机强拆

    

    被强迫搬迁的拆迁户

      从那时候开始,这个楼里的居民就开始不断地找开发商和拆迁公司交涉。但是,事情从来没有向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在被拆迁户和开发商交涉的过程中,这座大楼就已经开始被强行拆迁。而这时候,大部分拆迁户还没有和开发商达成拆迁协议。一些居民不愿意搬出,开发商又急着要拆楼,一些奇怪的事情就产生了。先是居民楼被停水停电停气,接下来是各家的玻璃窗经常被莫名其妙飞来的砖头打碎,再后来,一些晚上回家的居民被人在门口痛打一顿。这些被拆迁户充满了恐惧,只好先后搬了出来。

      按国家拆迁规定:拆迁公司不许对拆迁户实行停水停电,可是这座居民楼就偏偏被停水停电了,按国家规定:未达成拆迁协议,不许实行强拆,可是这座居民楼里的一些住户偏偏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另外一个拆迁户说,我人一出来,楼就被拆了。

      就这样,楼里的几十户居民先后搬出了住了二十年的房子,但是也有人不信邪,董国明就是这么一位。据董国明自己说,从四月三十号,施工队进入这座楼后,他就被封在了这里,到现在的二十六天里,他不但要在房子里经受没水没电的感觉,而且还要忍受身边的施工挖掘机工作时造成的整座楼房的震撼。这种震撼随时有可能引起这座楼房的倒塌。董国明就认一个理,开发商没和自己达成协议,就进行野蛮拆迁,肯定说不过去。现在的情况是,董国明出不来,外边人也进不去。我们只能从已经搬出这座楼的董国明的邻居来看看董国明的想法。

      董国明的邻居:董国明认死理儿,总觉得可以靠法律解决问题。事实上这根本不可能。

      事实上,董国明的处境确实越来越难了,4月25日,董国明的爱人给他送饭,就被保安拦在了外边。董国明的外援已经断了。

      4月25日,法院在楼房的门口贴上了强行拆迁的通告,有关人员正在想方设法进入被拆迁公司钉死的大门。记者希望采访董国明,却没法进入现场,董国明在窗户喊了几句,算是对记者的回答。

      董国明喊:昨天晨报采访了我,他们砸了我的玻璃,你们来了,他们今天晚上又要砸我的玻璃了。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就来连线被困在被拆迁房屋当中的拆迁户董国明。董先生,您关在房间当中已经多长时间了?

      董:从4月30号到现在,已经整整26天了。5月1号,开发商采取了一个突然的办法,用射钉枪把我的门钉死了,我曾经用撬棍去撬也没有撬动。

      主持人:这么长时间了,你在房间里吃什么呢?

      董:因为毕竟这是我的家,所以平时剩了一些土豆,还有萝卜,还有一些方便面等等这些,没有火,都是啃生的。

      主持人:你在里面喝水怎么办呢?

      董:平时我用两个水桶,两个水桶平时都是满的,我一直在用这些水。

      主持人:你那儿现在是停水停电了吗?

      董:我的楼房从去年的4月25日已经停水停电了,电话线被开发商早就砸断了。我是通过手机的方式跟您通的话。

      主持人:您26天停水停电,手机的电怎么能保持一直都有呢?

      董:我现在准备了四个手机,另外我有五块电池,他们悄悄给我扔上来的。

      主持人:在房屋的周围,开发商还有其它地什么动作吗?

      董:周围有保安,夜里也是八个人,最多的时候白天是十几个人。每天晚上隔十分钟就砸我的楼板,砸我的铁门,现在你通过镜头看到的这个玻璃是昨天晚上砸的。我的屋里还有砖头,都在这儿,他们打起来铁板的帷帐整个把我圈起来的,外人是很难靠近的。防止有外人能给我从外边往上面扔点水或者扔什么东西。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说昨天晚上还有人往里扔石头,这些有相应的证据吗?

      董:有。我在屋里有一个傻瓜照相机,我拍了几个照片。另外,我这儿还有砖头,这就是昨天打我这个窗户打进来的,我这儿还有玻璃渣,你看,这都是昨天砸烂了。你现在打开来就可以看到我目前的生活状况和我家里,我的生存状态了。

      主持人:您在这个过程当中提出要求吗,跟开发商,说我想出去这样的要求。

      董:我提出过,我有朋友也向他们谈过这个问题,但是没有回答,没有回音。我想和他们对话。对不上话。

      主持人:在这26天被困在房间当中,当地的政府部门,当地的司法部门有人来解决这个问题吗?主动找您。

      董:没有。这是我所盼望的,但是确实没有人来找过我,也没有人去制止他们的这种非法的对我个人的人身自由的限制。

      主持人:在被困这么长时间当中,您个人,包括您在外面的家属和当地的政府部门,包括司法部门有过联系吗,来沟通这个事情,希望他们能够出面解决?

      董:我们打过电话,向有关部门打过电话。

      主持人:结果呢?

      董:结果都是不了了之。

      主持人:从现在来看,如果您想出去的话,是取决于您还是取决于开发商?

      董:我想出去的话,首要是取决于开发商。

      主持人:为什么取决于开发商呢?

      董:我要是不跟他谈条件的话那我是出不去的。

      主持人:为什么不和开发商签这个协议呢?

      董:我认为新世纪开发商应该通过民事的庭审主体的关系和我进行对话,互相协商,来达成这个协议。

      主持人:董先生,可能有人会说你是不是为了要达到自己不合理的要求,而赖在这里不走呢?

      董:这个问题不是赖的问题。如果是他们有相应的合法的政府有关部门或者是通过法律宣判的强制拆迁手续的话,我现在什么话也不说,即便判错了,我也得按照法律判决的结果去执行,我以后可以再继续申诉。现在连起码的硬性的有关的规定的法律,通过法律进行强制拆迁的手续都没有的话,我不认为我是赖,这是我的家,我理所当然地应该在这里主,并且我应该有出入的自由。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董先生。您多保重。

      5月25日,时空连线记者一到沈阳,就找到了拆迁所在地和平区南四马路,记者希望进入董国明家里了解情况,没想到在门口就遭到了阻拦,

      记者无奈,只好打电话求助警察,希望他们能帮助记者说服保安,让记者进入现场采访,10几分钟后警察来了,和保安商量起来。结果也没能进入现场。

      记者觉得很奇怪:拆迁公司自己的保安封住了现场,应该服从当地警察的安排,可是为什么警察也没法让记者进入现场

      主持人:现在在现场的情况如何,接下来连线在前方进行采访的记者李娟。先介绍一下现场周围目前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李:我们看到保安24小时在这儿值班,守候这栋楼,不让外人进出,也不让我们进,他们说这是危房,我们进去有危险。但是我们说董国明他有危险吗,他说他不管。从我们这个地方可以看到董国明,左处二层楼的这个窗口,我们跟他联系也是通过一点窗口跟他联系。能够看出来他已经26天在这里面,面无血色,状态非常不好。

      主持人:据你了解的情况,现在进行拆迁是什么部门,是什么单位呢?

      李:我们了解到是沈阳市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项目的拆迁,一个叫沈阳福福拆迁公司具体承办。我们具体到沈阳市工商局进行了调查,发现芜湖拆迁有限公司实际在2003年10月13号开始注册,才拿到营业许可证。而据我们调查的情况来说,它在10月13号之前已经开始进行拆迁工作,这栋楼已经被拆的千疮百孔。而且他们在拆迁的过程中,基本上靠威胁、逼迫的手段让你搬出这栋大楼。

      主持人:据你了解,在拆迁过程当中,包括到目前为止,相关的执法部门都做了哪些工作?

      李:在拆迁过程中,因为很多住户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他们从去年7月份到目前为止,已经拨打了不少于一百次的110,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主持人:好,感谢李娟的报道。

      面对着如此拆迁,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无论从现实的角度还是从感情的角度,应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这次发生在沈阳的拆迁究竟问题何在呢?接下来连线长期受理房地产纠纷案的高级律师王才亮。王律师您好。

      主持人:王律师,针对这起案件,记者在前面采访的时候,一个被拆迁户提到“这是一个野蛮的拆迁”,您觉得这是野蛮拆迁吗?

      王:完全是一种野蛮拆迁。

      主持人:为什么?

      王:野蛮拆迁是非法的一种表现,本质是不尊重人的基本权利,以损害被拆迁人的基本身份条件,侵犯被拆迁人的人身权和财产权为标志的拆迁活动。作为公民来讲,被拆迁人哪怕就有千般错,万般错,人权、基本生存权利应该得到地方政府的保护,应该得到法律的维护。前面看到的带子,被拆迁人被困在楼里26天,基本的生存条件受到了威胁。所以我认为这种情况就是一种野蛮拆迁。

      主持人:从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片子当中,在整个拆迁的过程当中,有哪些具体的违反了相关的法律法规呢?

      王:它的违法方面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实施这种野蛮拆迁行为的人,他没有这种主体资格。按照法律的规定,对被拆迁的实施强拆,应当从法定机关来实施,而作为拆迁人也好,拆迁办也好,他都没有权利把现场围起来,限制被拆迁人的出入,断电、断水等等措施。第二个方面,即使是当地有关政府机关行使这种行为,必须事先做好比如我做出强制拆迁的规定,要告诉被拆迁人你有法律救济的权利,你有寻求各种帮助的权利,同时一直到强制拆除这一刹那前他的身份条件仍然受保护,在片中我看到没有。第三,公民的人身自由,依法不能被剥夺。我看到片子当中是以危楼的名义禁止人家出入。这个危楼是谁造成的?谁把好好的一栋楼搞成危楼的?

      主持人:不停水,不停电,又不采取其它方法,怎么进行强制拆迁呢?

      王:对,建设部实施的规章,比较明确的规定这种程序,如果当事人不搬,裁决主管部门,裁决机关应当去做他的工作,做不通工作,申请政府有关部门或者法院进行强拆。按照国务院办公厅通知的有关精神,也得留下15天以上的时间让人家选择地方。从刚才的情况看,他到现在为止没有接到强制拆除的通知。就算法院判了一个人的死刑,也有上诉期限,也有最高人民法院审核的期限。

      主持人:感谢王律师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面对着拆迁,很多被拆迁人都感叹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这里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明确规定了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可侵犯。这里还有国务院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同时还有建设部的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都对于拆迁和强行拆迁有着明确的规定。可是在沈阳却发生了这样一起强行拆迁的事件。我们说野蛮拆迁、野蛮拆迁,现在的拆迁都已经威胁到了人家的生存,这是何等的野蛮。如此野蛮的拆迁为什么会存在,如此野蛮的拆迁为什么会持续这么长时间?当地的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当地的公安部门,当地政府的其它部门都在干什么呢?时空连线继续关注。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