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蒙古退休职工练法轮功被虐死 公安局声称是“屠宰场”(图)
(博讯2004年5月17日)
    (大纪元记者黎路兮、周建、张小敏报导)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公安怀疑退休职工王恒友进京上访,将其抓到拘留所。该市海雁公安分局警察董杰、于和把王恒友打得死去活来,后送劳教继续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才被释放,由于内伤过重,王恒友于2004年4月4日死亡。王恒友生前对家人说,曾被警察暴打。记者打电话到海雁公安分局核实情况,警方却破口大骂。王恒友遗孀家境贫寒。
     (博讯 boxun.com)

    

    
    *王恒友“被警察打得死去活来”
    
    据明慧网消息来源,王恒友生前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大雁矿区煤业公司机电厂退休职工。2002年4月19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大雁区警察怀疑王恒友进京上访,把他抓到大雁北河拘留所。大雁海雁公安分局警察董杰、于和对他大打出手。他们拿起笤帚疙瘩猛打王恒友的头部,直到笤帚疙瘩飞成碎片,又抓住他的头发往水泥墙壁上撞,还用穿著皮鞋的脚往王恒友的小便处猛踢,王恒友被打得死去活来,昏厥在地,小便处肿得象馒头似的。两人一看怕出人命,便从王恒友身上搜出钱买回一个暖水袋,捂在王恒友肿大的小便处。
    
    消息说,2002年9月2日,王恒友被转押到内蒙古兴安盟图木吉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警察不让他睡觉,强迫他放弃信仰。王恒友被折磨得极度的虚弱,常常头痛、腹胀、呼吸微弱,不久便卧床不起,生命垂危。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就与家属联系办理“保外就医”,可是大雁海雁公安分局局长魏洪贵不同意接收。直到2003年11月5日王恒友才被接回家中,但是人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警察仍经常来家里骚扰。由于内伤过重,又错过了治疗的时机,王恒友于2004年4月4日去世。
    
    
    *记者采访 警察破口大骂
    
    4月28日王恒友的遭遇在明慧网披露后,记者打电话给海雁公安分局当事人董杰(0470-8643472),对方破口大骂,态度极其恶劣。
    
    记:请问是海雁公安分局?
    对方不作声
    记:我是海外中文媒体记者,想了解……
    对方打断
    男: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就是为法轮功嘛!你有本事过来,打什么电话!
    记:我是来了解情况,互联网上有图片……
    对方挂断电话。
    
    再拨通
    记:海雁公安分局?
    男:屠宰场。
    挂断电话。记者再拨通
    男:怎么又是你?你们去死吧!
    
    记者打电话到海雁公安分局局长魏洪贵( 0470-8643807),对方回答打错了,马上挂断电话。
    
    海雁公安分局值班室一男子向记者证实了王恒友已去世的消息。
    
    图木吉劳教所男队接电话的一男性人士证实王恒友曾被关押在这里。
    记者:请问你们那里是不是关过一个叫王恒友的人?
    答:王恒友早回家了。
    记者:他什么时候回家的?
    答:我不太清楚,反正我知道这人早走了。
    记者:他走时身体怎么样?
    答:我不能跟你说这事。(挂断)
    
    *可怜遗孀泪
    
    据王恒友的一位朋友介绍,王恒友家境贫寒,为人本份、善良。他透露,有一次王恒友在路边雪地上捡到一个金戒指,想尽很多办法寻找失主。记者打电话到王恒友家里,他的妻子接了电话:
    
    记者:请问是王恒友家吗?
    对方:是。
    记者:我想了解王恒友的情况。
    对方: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去世了。
    记者:请您谈谈他生前的情况。
    对方:从哪说起呢?他因修炼法轮功被劳教。警察打他,他也一直坚持。自从他被劳教后,我们一直见不到他。
    记者:您现在的家庭情况是什么样?
    对方:现在他死了,退休金也没了,我在申请低保,还没批下来。孩子还在上学。
    记者:孩子上几年级?
    对方:孩子在齐齐哈尔上中专。
    记者:那么王恒友是在家里还是在劳教所去世的。
    答:劳教所看著不行了,叫我给接回来了。后来在家里去世了。劳教所说诊断是肺结核还是腹膜性结核,说是自己得病的。他抓去前身体一直都很好,他自来身体都很好。劳教所还说:“那别人都劳教了,咋都不怎么著?”我说:你们要不打的话,不会这样。
    记者:是不是伤得很重?
    对方:他回到家说:刚被抓时,被打得头发全没有了。他对法轮功挺信的,一直坚持,到他去世那天还一直坚持。(低声抽泣)
    记者:是否找劳教所或请律师吗?
    对方:找他们,谁替你说话呀?没人替你说话。都是有理说不清的。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