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嘉禾拆迁调查:拆迁能够株连九族?(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4年5月14日)
     央视《时空连线》

     拆迁现场 (博讯 boxun.com)

      “谁不顾嘉禾的面子谁就被摘帽子”;“谁工作通不开面子,谁就要换位子”;“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 这是前不久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在当地的珠泉商贸城开工仪式上打出的大标语,那么标语中所说的“嘉禾的面子”究竟指的是什么,谁又要如此气势汹汹的影响别人“一辈子”呢?

    

    拆迁现场

    

    工作任务通知书


  李静:(哭)我的一辈子都受到影响了/

      李静:原本是嘉禾县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去年9月29号,她收到了嘉禾县人事局下发的珠泉商贸城拆迁户“四包”责任工作通知书,10月份,她被停薪停职,第一次尝到了“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这句口号的厉害。不久,李静的丈夫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收到了同样由嘉禾县人事局下发的急难重工作任务通知书,和限期完成任务督办卡。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如此频繁的收到政府下达的措辞严厉的通知书,这是李静,以及嘉禾县所有工职人员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李静:当时就要离婚,但是离婚政府也不给办手续。

      那么嘉禾县政府如此高度重视的急难重任务到底是什么呢?什么样的事情因为完不成就会一辈子受到影响呢?这件事其实是和一家开发商承办的商业项目有关。2003年一家名为嘉禾珠泉商贸城开发公司的企业承包下了当地商贸城的建设项目,说起来,这一项目属于商业性建设,应该由开发商独自完成,但事实上,嘉禾县政府却积极出手相助,为了让工程范围内的1100户居民迅速按照开发商给出的条件搬迁,嘉禾县不仅喊出了:“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的口号,还创造性的推出了“四包”“两停”政策。李静,因为自己的母亲就住在开发商划定的拆迁范围内,所以夫妇俩都收到了限期劝说母亲同意拆迁的通知书,而事实上,不仅是李静,嘉禾县所有的工职人员,只要家里有亲属属于拆迁户的,都无一例外的收到了这样的通知书。

      嘉禾县政法委书记周贤勇:我们觉得他们做工作亲属会听,有效果。

      其实为了劝说成功,嘉禾县政府还针对家里有亲属属于拆迁户的工职人员出台了严厉的惩罚性政策,记者在嘉禾县委、县政府办联合下发的136号文件中看到,所谓“四包”“两停”政策就是,工职人员必须保证他们的亲属,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拆迁补偿评估工作、签订好补偿协议、腾房并交付各种证件、甚至还要保证他们的亲属对拆迁及补偿不满意时,不集体上访和联名告状。而不能完成这一任务的将被暂停工作、停发工资,甚至是被开除或下放到边远地区工作。

      嘉禾县政法委书记周贤勇:他们应该听党的话,帮助做拆迁的工作,第一期的拆迁大概涉及工职人员160人。

      当“四包”“两停”的政策公布后,嘉禾的工职人员曾一度认为,这样的政策具有株连九族的性质,不会真正实施,谁想到,李静,在母亲明确表示对拆迁不满后不久,就收到了一份调动通知书,从原来的县人民医院被调到了乡下的一个卫生所,看到调动通知书李静脑海中出现的就是那幅刺眼的表语:“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


  李静:我还是优秀工作者,调动就是对我的惩罚。

      那么,李静的这次调动真的如她所说,是由于母亲不同意拆迁所致吗?记者找到李静原来的工作单位嘉禾县人民医院了解情况。

      嘉禾县人民医院 党委副书记:她工作还可以,调动是为了支持乡下的工作。

      李静:当时全县开大会宣布因为我的母亲不愿意拆迁,所以把我调到乡下。

      夏社民:是督促拆迁的大会,宣布把李静调到乡下去。

      夏社民,嘉禾县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李静所说的那个大会上,他也在现场。

      据了解,嘉禾县珠泉商贸城开发建设工程第一批拆迁工作,涉及到当地居民300多户,这其中相当一部分对拆迁,特别是开发商提供的拆迁补偿款不满意,而全县的工职人员中粗略统计就有160多属于这些拆迁户的的家属,在拆迁的这段时间里,这160多名工职人员几乎全部受到牵连,其中至少有 6——7名工职人员因为其家属对拆迁提出质疑,或拒绝在拆迁同意书上签字而被调离原工作岗位。


  嘉禾县居民:我爱人是老师,我妈妈家不同意搬迁,她就被调到乡下的学校了,后来,我妈妈家同意拆迁了,她才被调回来。

      “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现在,虽然在嘉禾县已经看不到这样的标语了,但是记者在几天的采访中,依旧可以强烈的感受到这“一阵子”和“一辈子”对嘉禾百姓的影响。记者在嘉禾县委县政府发布的这一暂行规定中看到,对于被嘉禾人称为株连九族的“四包”“两停”政策,当地政府明确表示,他们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的精神,那么湖南省嘉禾县的这一系列做法真的符合国家规定吗?时空连线湖南省嘉禾县报道。

      记者:嘉禾县委县政府采取对公职人员”两停四包”这样的方法来强行推行拆迁工作,这一做法在当地的百姓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议,那么怎么来看待这一做法呢,接下来我们来连线一直在前方进行采访的记者屠志娟,小屠您好。

      屠:跃军您好。

      记者:另一位嘉宾是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张国庆,欢迎您张教授。

      张:您好。

      记者:首先想问一下小屠,你在前边进行了很长时间的采访,像嘉禾县政府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就是对党员干部所谓的一个四包的这样的工作必须做好,最终的结果真像他在这个文件当中所下发的那样,给人家停薪停职了吗?

      屠:目前我们在文件中看到是停薪停职是在劝说的过程当中,给你一段时间,停薪停职这一个月进行劝说的工作,根据我们实际的接触来看,在一部分现在还没有签订售房协议的用户当中有一部分公职人员已经被开除,还有一些人被调离,比如从以前的县里的工作调到乡里,这样的情况。

      记者:张教授,您看刚才听了我们记者在前方所了解到的情况之后,您对像嘉禾县这样的一个做法您怎么看?

      张:这个问题我首先有一个强烈的疑问,就是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一个房地产开发或者是这样一个商贸城这样一个开发项目,为什么嘉禾县的县委县政府会采取如此强烈的这样一个方式,来推进这件事情,我们注意到在这个过程当中,嘉禾县的县委和县政府采取的是非常的超出常规的,甚至可以说是高压的这样一个政策,对这样一个项目来讲采取如此的这样一个态度,我个人认为,觉得有一点是非常不可理解。

      记者:您不可理解的地方在哪儿?

      张:你看在这个前前后后的过程当中,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室数次为这样一个项目发专文,刚才提到的比如讲四包两停等等做法,甚至县委书记、县长的指令都出现在督办卡上,为什么从头到尾是政府在做这件事情。而我们都知道它的商贸城的承办主体是一个具体的开发商,这样一个过程开发商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个县的政法委的书记来做指挥长呢?这些都是我们不可以解释的东西。

      记者:张教授,像类似嘉禾这样的做法,比如说两停四包,像这样的做法违背了哪些方面的具体规定?

      张:从我们看到的有关文件来讲,他们曾经是引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察法,引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暂行条例,引用了党的纪律处分的条例,他们说是按照有关的精神来制定以下的政策,我有一个强烈的质疑,我现在一个初步的判断,可能在他们而言,有比较严重的滥用政治权力和行政权力的嫌疑。我们举例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察法,其基本的指向是指对国家公职人员的不当的行为,或者是违法行为,那么增加公务员的义务,因为不能完成单方面给他们增加责任进行惩处,这是区别监察法责任的问题。我们再举例来说,在公务员的条例里面,在公务员的规定里面明确提出公务员应该对国家领导人员提出批评建议,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说,嘉禾县有关方面发的有关以县委和县政府办公室的民意发的有关的红头文件里头,明确提出来,这些人不能够参加联名上访,不能做这样的一些事情。

      记者:小屠,你在前面一直进行采访,像嘉禾县委县政府提出这样的规定,当地的党员干部公务员他们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屠:公职人员没有办法,感觉到很无奈,我们采访中有些人回家闹、哭,也都有跟父母闹得不愉快。他所在单位的党政一把手,也会因为他工作做得好不好而受到牵连,他上面面临着领导,下面面临着亲属这种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记者:小屠在你采访的过程当中,你看除了当地的公职人员有一些意见有一些看法之外,当地的老百姓怎么反映这件事情?

      屠:当地老百姓对这种做法有一种形象的称呼叫株连九族。

      记者:张教授,我们现在做一个假设,比如嘉禾县这次的开发项目真正是为了嘉禾老百姓带来福利的,政府会面临很困难的选择,如果要进行拆迁的话,可能会困难重重,但是如果是我牺牲部分公务员的利益的话,可能这个事情就容易办到了,这样做难道不好吗?

      张:这样做不但是不好而且是违法的,不能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来获取某种特定的发展目标。我们可以观察到类似的现象,在这个事情当中由于有一些客观存在的亲属关系,请注意了,他们只是因为客观上存在着这样一个血缘关系,或者是这样一个亲属关系,所以因此他们要承担这个特殊的责任。那么在这样一个责任或者是义务的背景下我们可以注意没有任何的法律,没有任何的国家宏观政策对此会有一个具体的一个界定。你要采取这种强制的方法,像前方记者所提到的株连九族虽然到不了这种程度,但是确实会造成共和国历史上非常不好的事情就是文化大革命,由于客观上存在这种亲缘关系,人们受到牵连,

      记者:但是从嘉禾的这个角度来讲,如果说我们不去探讨项目本身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的话,如果说前面都成立的话,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觉得用这种方法更具有操作性,对这种操作性您怎么看?

      张:我们知道在中国政治权利和行政权利是最具有权威的权利,当你举起这两杆大旗,使用这两种公共权利的话,基本上可以叫做所向披靡,你拆到了90%,我还怀疑,如果继续这两种权利的时候,使用这两种权利的话,早就应该拆得干干净净才对。我们现在要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十六大以至于十六届三中全会以后,其实大家应该注意到一个问题,作为地方政府应该关注中央政府的公共政策价值基点的变化,我们由过去追求GDP的这样一个发展,追求经济利益的这样一个发展,已经转向了均衡发展。我们需要同时照顾到其它方面的一些或者是指标,或者是一些利益,而不能只以效益作为衡量我们政策是否有效的这样一个标准。

      记者:小屠实际上在朱泉商贸城开标的仪式上,有很多标语,其中一条是谁影响嘉禾镇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你采访中有没有注意到影响我一辈子这个我指的是谁?

      屠:我们不知道我是指的是谁,但是感觉老百姓自然会把这个“我”指乡政府。为什么?我在采访拆迁户的过程中,很多拆迁户对开发商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因为政府在这个过程当中起了很多协调作用,比如跟他们谈、劝说,除了亲属以外很多都是政府的工作人员,所以老百姓很自然把这个认为政府是在做,而且拆迁的过程中曾经出现过有些人因为强制拆除他家房子的时候,跟执法人员发生冲突被行政拘留这样的情况,所以加深了老百姓的这种印象,他们觉得如果我反对这件事情的话,我就会得到一个什么样不好的结果。

      记者:张教授像我们刚才记者所提到的,大家可能把很多的想法都会弄到政府的头上。像嘉禾县委县政府的这种做法,带来的危害性表现在哪儿?

      张:第一我个人的理解,根据现在初步的判断,我前面已经用了一个概念叫滥用政府权利,滥用行政权利,对国家的法制建设造成了极其负面的影响。第二,在这个过程当中使政府的公信力,使政府得到人民拥护的程度,至少在我理解,在嘉禾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那么政府公信力的丧失,对我们社会来讲,我个人的看法,是灾难性的错误。

      记者:小屠你在整个采访过程当中,当地的政府部门整个配合采访情况如何呢?

      屠:可以说政府的配合这方面态度确实是发生了一定的转变,我们刚开始来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政府是从什么样的渠道得知我们到来的消息,一直在当地的县里的宾馆等我们,一直到很晚。但是这种态度到了,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到今天有一定的转变,比如昨天晚上的时候,跟我们的解释是有一些文件,比如红头文件或者是相关的关于商贸城的一些资料,就跟我们说有别人要用,就很急着拿走了。今天我们本来约好了一个主管领导的采访,但是现在已经被拒绝了,本来我们是约好了到郴州市,一个小时的路程可以到郴州市,把拍摄的素材可以传输到北京进行编辑,但是郴州市的有关部门已经通知,中央台关于嘉禾商贸城的采访一律不许传送。

      记者:非常感谢二位。一个商业项目的开发县委县政府采取了类似株连这样的方法,这个目的究竟何在呢?珠泉商贸城本身的立项合法吗?有关政策的出台符合相关的规定吗?相信这些都是嘉禾老百姓想知道的。明天的节目我们继续关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嘉禾一煤矿发生瓦斯突出事故 四矿工遇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