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平民生存记事之五:开网吧难,难于登蜀道(外一篇)
(博讯2004年5月11日)
    佚名
     (博讯 boxun.com)

    2000年7月1日,辞职,经过半个多月紧张的筹备,本区第一家,全市第二家网吧开业了。十五台机器。(CPU:K6-2 266 硬盘:10.2G 内存:64M 显示器:15寸时价:3200元/台)
    
    那时的人们对网络熟悉又陌生,充满了好奇,我们为顾客热情服务着,还开办了免费培训班,似乎一切都很顺利,日进斗金。但好景不长,8月份,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国性的整治娱乐场所的斗争开始了。网吧也不幸列入其中,于是一夜之间,机器全被拉走,求爷爷告奶奶后,还是被罚了10000块大洋,等到机器拿回来,已经是9月份了。但又能奈其何?
      
    把机器装好,把网线牵好,我们重新开业了,继续充满了斗志!
      
    转眼过了年,本以为好好干干,把本钱收回,再扩大规模,不想又一场全国性的网吧专项整治斗争开始了:
    
    公安:瑞星+过滤王+订书 =4600 元
    文化:办证+培训+订报 =500元
    工商:办证+订报+全年管理费 =1000 元
    消防:办证+订报+灭火器+应急灯 =1200 元
    电信:办证+培训 =400 元
    
    呜呼,咬咬牙,也得交呀!
    
    好不容易把证办齐,本以为这下可以松口气,好好考虑经营的事了,但此时不知怎地,周围的网吧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于是价格狂跌,从5元跌到4元、3元再到2元,甚至还出现了全国最低价――0.5元/小时,更有甚者说:你们随便上,上完了随便拿点就是! [email protected]#$$^@~
    
    我的网吧机器少,配置低,客人来了问:
    
      “有传奇吗?”
      “没有。”
      “有石器吗?”
      “没有。”
      “有CS吗?”
      “没有。”
      “那你有什么?”
      “QQ”
      “......
      
    不过我这虽然机器差,但地点好,服务佳,还是留住了不少只聊天和玩联众的老顾客,于是到年底,也艰难地收回了成本,此时机器已是老牛拉破车,今天硬盘出现坏道,明天显示器不亮,简直惨不忍睹,有好友建议我将机器处理了,购一批新的来,我苦笑:“这又将是一个漫长的回收成本过程,等你好不容易收回了,机器又得换了,这个回收过程永远比不上电脑更新换代快的!更重要的是,网吧是块大肥肉,谁都想从中榨点油!”
    
    今年,本打算继续做下去,再顺带办个电脑基础培训班,教教打字,排个版什么的,好歹也能混口饭吃,但不想,又一场全国性的整治斗争开始了,要查上网登记手续、查未成年人、查历史纪录、查反黄软件、安装网络实名软件......呜呼!我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思前想后,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计!
    
    走了走了,一了百了!他们再搞什么整顿什么斗争,都与我无干了!
      
    静静地想一想,这一年多来,为网吧付出了这么多,却不知收获在哪里,从没睡过一个好觉,从没吃过一顿好饭,从没有过放松的好心情,从没好好的陪过女友,有的只是胃炎及十二指肠溃疡,还有健忘、焦虑、抑郁症,有的只是六神无主、四体不勤、双目无神、面如死灰,象个瘾君子,呜呼!!!
    
    千言万语,积在心头,却难以一一道来,这一年多来的感受,比我之前二十多年来的人生经历更要丰富,为此我要感谢网吧,是你让我对人生,对社会,对国家都有了个更深刻的了解,谢谢!
    
    全国开网吧的朋友,希望你们一路走好!而我,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
    
    --------------------------------------------------------------------
    
    救孩子,也要救网吧。
    
    佚名
    
    一句“珍惜年华,告别网吧”,一句“压减一批、处理一批、关闭一批”,这几句话让网吧老板的心头发慌,也让我们的心头发慌。远离网吧,就象要远离毒蛇猛兽一样远离网吧;干掉网吧,就象要端掉黑暗的堡垒一样端掉网吧。然而就在这样打击网吧的时候,我们看到国家正将电子游戏列入863计划,准备大力扶持游戏产业;而国内首次由政府发起主办的数字娱乐竞技大赛网游争霸赛的十个举办城市中,重庆也赫然名列其中。现在监管部门却不明白或者假装不明白,所谓的网吧问题,所谓的未成年人网吧问题,绝大多数的原因都是因为游戏,因为网络游戏而引发的。
    
    救孩子,也要救网吧。别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网吧身上。别相信一位甚至是一群孩子所说,别相信一位甚至是一群家长所说,别相信一个甚至是一群学校所说。从这三个喷火的枪口,我们不难发现:孩子需要一个理由交差。所有的中国孩子,都不会承认自己的自制能力差,不会承认自己不爱学习,不会承认自己不聪明,不会承认自己不是好学生;家长需要一个遮羞的借口。所有的中国家长,都不会承认自己的孩子存在问题,不会承认自己的教育存在问题,不会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家长;学校需要一个推卸责任的理由。所有的中国学校,都不会承认自己的教育出现了问题,不会承认自己教育无方教育质量差,不会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学校。
    
    孩子,你得睁着你明亮清澈的眼睛对我说话:你真的对网吧这么怨恨吗?你真的觉得网吧有这么坏吗?媒体,你得用良心和责任对着世界说话:你真的不是为了谋取某种成绩的需要?你真的不是跟风炒作?你真的周全地、实事求是地进行过调查和考虑吗?我们不能只听孩子、家长、学校的一面之辞,在这件事情里,孩子、家长、学校的确是受害者,但是网吧并不是真正的行凶者。网吧只是一个场所,顶多只是一个行凶的场所。至于究竟谁是杀害孩子、家长、学校的凶手,也许是网络、也许是游戏,也许更是人自己本身。因为同样有很多的孩子在网吧上网,一样健康成长。网吧现在扮演的这个角色,比曾经电视机、游戏机扮演的角色还要尴尬和痛苦。因为究其原因,网吧并没有网络传播者的责任重大,却要处在风口浪尖担当起所有的责任。曾经看电视是垮掉的一代,曾经玩游戏机是垮掉的一代。现在轮到网吧了,上网吧就是垮掉的一代。而事实证明了看电视的那一代没有垮,玩游戏机的那一代没有垮,既看电视又玩游戏机的那一代也没有垮。也将会有事实证明:上网吧的这一代不会垮。孩子、家长、学校、媒体之所以如此看待网吧,为的都只是一个自身的面子和利益。
    
    而我们看到在《重庆晚报》招募网吧义务监督员活动中,老年人报名尤其踊跃,这一现象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最不能接受网吧的还是那些最不能接受新兴事物的人群。看着数百名老年人煞有其事地戴着个红袖章徘徊出没于网吧,感觉很搞笑,至于让我们想起了什么,我想大家都知道。救孩子,也要救网吧。网吧成了炮火攻击的中心,网吧需要挺住。从网吧在中国普及的一天起,未成年人上网、黑网吧、网聊犯罪事件、网吧火灾、网吧游戏者荒废学业和影响身心健康等等,在逐渐丑化网吧的形象。网吧现在在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已经被可怜的孩子、家长、学校、媒体恶化成了低级趣味的场所,恶化成了一个罪恶和堕落的象征。你的孩子上网吧,就如同说明了你的孩子是没出息的坏孩子。网吧已经无辜地成了一些人所谓的借口和理由。说黑网吧,抓黑网吧,杀黑网吧,如果如媒体所说,黑网吧之所以多,不外乎黑网吧暴利。网吧暴利吗?区区几十台电脑,区区几十位学生上两块钱的网,偶尔有几位自制力差点的学生多上了几个小时,能赚多少钱?黑网吧网吧到底赚了多少钱,到底能够赚多少钱?因为孩子上不健康的网站而多赚多少钱?
    
    今天如此兴师动众声势浩大地打击黑网吧,究竟是工商管理行为?还是公安行为?还是文化管理行为?劳动的人都是辛苦的,网吧老板一样辛苦;劳动的人都是光荣的,网吧老板也一样光荣。在对一些网吧的采访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网吧老板劳动的辛苦和光荣。没有人真的会乐意去赚一个跑进来的孩子手里举着的那两块钱。网吧是一种商业行为,如果一种商业行为里刻意地、过多地去加入了政治,加入了道德,这一种商业行为将会变得不伦不类。商人在努力做生意的同时,却又要限制自己的客户限制生意,这是一种非常滑稽的管理观念和行为。
    
    不是每一位中国孩子和每一位中国孩子的家长,都是那么热切地期盼着自己的孩子成为网络神童吗?如果你们从此远离了网络,你们知道将会从此远离了什么?社会需要网吧,人民需要网吧,网吧不能倒,网吧不能任凭攻击,网吧不能受不白之冤。网络的普及,信息的加速交流,以至于娱乐,我们还无法离开网吧。PC的价格,还无法让所有的用户接受。没有网吧,人民的娱乐将回到更简单的方式;没有网吧,网络游戏的前景一片迷茫。所有的人,都不应该如此幼稚地意气用事。不能因为死了几个人,废了几群人,就否定了网吧。我在BBS上看到,一些激动的家长,已经失去了理智地呼吁关闭所有网吧。对他们的激动,我们能够理解;但是我们从各种媒体上看到似乎为了谋取某种成绩的炒作甚至是恶意的损伤,我们就无法沉默了。我甚至可以毫不怀疑地对媒体说,只要你是中国规模比较大的媒体,没有哪位在各地跑的记者会没有借助过网吧。你们传播的信息与文明,很有可能就是哪一个在酒店上不了网的夜晚,跑到网吧里赶出来的。
    
    相比几年前,在竞争和打击之下,今天的网吧业已经萧条了许多。以前一条街道上都是网吧。因为利润,因为各种限制打击,这些曾经抛弃了游戏厅、迪厅、歌舞厅以至美容院的网吧老板,又回到了老路上。现在你再看一条街道,最多的还是游戏厅、迪厅、歌舞厅、美容院。我们已经无法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进步,这一条街道又是不是在进步。我曾经看过扫荡游戏厅的壮观场景,一台一台的游戏机被抬出去砸了,一群孩子围观着嬉闹,游戏厅老板跪在空荡荡废墟般的游戏厅门口,双眼饱含着迷茫、绝望和愤怒;我怕哪一天我也会看到一台台的电脑被抬出去砸了,一群孩子依旧围观着嬉闹,网吧老板跪在又一座废墟的门口,双眼再次饱含着迷茫、绝望和愤怒。
    
    网吧就这样逐渐死去。网吧只是一个获得信息和娱乐的场所,一个商业的营业场所。这个场所只能够保证你在场所内的人身安全,至于说因为客户自己对服务的理解和使用出现了问题,那就不再全是网吧的责任。而中国互联网业、娱乐业还需要网吧去担当重任,停止形象谋杀,甚至是给网吧一些政策是急需,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给网吧。否则,网吧之死指日可待;网络游戏之死指日可待;互联网之死同样指日可待。
    
    孩子沉溺于上网和游戏,没人会去找陈天桥的麻烦,却不停地有人去找一位网吧老板的麻烦。这样说我们不是要孩子、家长、媒体甚至是监管部门去找陈天桥找网络游戏的麻烦,不是要你们去找丁磊找同城约会的麻烦,不是要你们去找马化腾找QQ的麻烦。问题从什么人身上出,就从什么人身上抓,这样才是切实可行的办法。网吧问题需要监管,但是不需要如此轰轰烈烈,谁也没有权利再去恶化网吧的形象。要不你就杀吧,杀了网吧吧。杀了网吧,你就杀了中国互联网最热闹繁荣的局面;杀了网吧,你就杀了网络游戏无法估量的未来。网吧问题就不能单纯地归给于网吧,没有网吧这些问题同样会存在。如何对学生进行教育和对社会无业青年的管理,已经不再属于网吧管理的范畴。所有的监管者和执法者,以及爱吵闹的媒体,都应该明白,在这个时刻:
    
    救孩子,也要救网吧。
    
    
    【编后话】
    
    关于网吧我可以列举三起个案以证明网络并非洪水猛兽。
    
    第一、中央电视台十频道去年曾作过一个调查节目,该节目访问了一些北京大学附属中学和清华大学附中的学生,这些学生的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但是他们每天都上网一到两小时。一位女高中生还说,她上网之后,学习的效率还会提高。
    
    第二、几天前新华网报道,一个中学的校长联合数百位学生的父母向政府控告学校周围的网吧,说它们耽误了学生的学业。结果这些网吧全被查封。这位校长也承认,经常上网的只是少数的学生。
    
    第三、我儿子从《传奇》刚一问世就开始玩网络游戏,还交了许多四川的网友,其时间也有两年多了,我并未发现他的学业受到什么影响。
    
    望子成龙的教师和孩子的父母都成了偏执狂,他们恨不能让小孩子一天学习二十五个小时,所以小孩一离开书桌他们就气急败坏,于是网吧就成了牺牲品。
    
    再看看我们的周围,既没有博物馆,又没有可以提供给小孩娱乐的少年宫(现在的少年宫都成了商业场所),他们不去网吧又去哪?
    
    最重要的是学校的教育和家庭教育有问题,教育方式太死板,不能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所以学生厌学。
    
    据说中国正在搞IPv6,网吧都没有了,还要那么多IP地址干嘛?
    
    (原载《民主通讯》 田晓明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平民生存记事之四:少女之伤(外一篇)
  • 平民生存记事之三:致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公开信(外一篇)
  • 平民生存记事之二:宁夏银川市政府顶风作案,万名百姓怨声载道!(二则)
  • 平民生存记事之一:徐州交警打司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