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平民生存记事之四:少女之伤(外一篇)
(博讯2004年5月09日)
    少女之伤jing

     在四川成都天府早报2004年4月6日的A11版上曾经登载过一条名为“饭店门前女孩满口血”的新闻,但令人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是文中那个“纤瘦的”、“被人拳打脚踢”以致“浑身是伤”的女孩,竟是我的好友。 (博讯 boxun.com)

    请允许我以一个纵观全事真相的旁观者身份来陈述整个事件的真相:2003年8月中旬我的朋友张燕(即文中被打女孩)在家乐福找了一分芝芝月饼的短期促销工作,虽然为短期促销工作,但工作量却超出了一般人的负荷能力,每天加班加点,甚至多次出现半夜三点才回家的现象。9月中旬,终于结束了这份历时一个月的工作,按照芝芝公司当初的承诺,工作者的报酬应为底薪700元+所卖出货品金额按1.5%的提成算,因为超额完成任务,按预期的估算,所得工资大概应为近2000元,但时止9月底,张燕的工资却只拿到700元,芝芝公司以家乐福未为其划账为由,将剩余部分的工资一拖再拖,张燕多次以致电、亲临询问其事,但对方都以极其冷淡及含糊的态度拖延下去了,后来几次态度还十分恶劣。

    事至今年4月5日,张燕再次来到位于成都岷山饭店的芝芝食品有限公司,在苦苦等候了两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一位有关方面的负责人,刚刚提及此事,该负责人相当不了然,几句话之后,该负责人则一句“老子今天心情不爽”将其怒火烧在张燕身上,以莫名的“骚扰”罪名,一拳头就打在了一个年轻女孩的脸上,没想到罪恶的行为才刚开始,张的头发被使劲拽起,这样被一个男人拖出了几十米远的地方,而后又围上来四个1.80米左右身形魁梧的岷山饭店保安人员,一顿拳打脚踢、你推我攘,其中还有一人更是有意想将张的头朝汽车上撞去,幸好在其努力的挣扎中挽回了自己差点被结束掉的生命。不知道被打了多久,直到有位陌生的群众喊了一声,对方怕是事情败露才罢手了,随后110赶到,张燕被带到派出所。事后便是一句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此事,便再无后续。

    昨天,我去看望这位在家休养的的朋友,从事情发生到半月后,除了她的知己好友和街坊邻居外没有人来探访个她,特别是肇事方,似乎并不打算对这事负责。看着我的朋友,遍身上的淤伤还清晰可见,还有头上那看不见却阵阵作痛的伤,让身为朋友的每个人看了都不禁心痛,曾经多么活跃开朗的少女,竟被一群丧失人性的“走狗”伤害至此地步,但这时候早已是心痛大于身体所受的创伤之上了,她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语了。

    书桌上有一个黄色的记事本,里面详细的记录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包括进派出所以后至今发生的每件事和一些令人费解的细节。

    当我再一次重温整个事情以后,我感到莫大的悲哀:一个在成都市还算家喻户晓品牌名气盛旺的岷山芝芝食品有限公司,竟如此不讲承诺,拖欠工资达7个月之久,在当事人多次催促之下还无偿还之意,且态度恶劣,无正当理由;作为芝芝食品有限公司内部管理人员无素质、无修养,说出那样的狂言,欺凌这样一个未满20岁的女生,而且还是拳打脚踢毫无手下留情的意思。以暴力解决问题、排除碍眼的人这向来只有在电视剧中常见的场面没想到却在“力求发展”的中国真实的上演了,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上演了,放映次数不止一次,政府部门却对这样的情况熟视无睹,在冥冥之中助长其更加嚣张的气焰,以致在此事发生后有关单位还敢强词夺理的说“我们的保安不可能主动打人”。在张燕的备忘录中记录着这样一件,当记者感到现场问及目击证人时,尽没有几个人敢站出来作证,张燕曾哭着求助于附近商铺的一位阿姨,但不料刚才还振振有辞的阿姨如今只是一句“我不晓得,我刚才没看见。”真是令人心寒的一句话啊,是趋于权势、还是怕被报复或者是…我不得而知,也不想过多的思考,说是社会风气提高了,这到底是唬别人还是骗自己,人情冷落的如此地步。

    我的悲哀之二,作为人民父母官的派出所民警,在对受害人作笔录时,居然可以不耐烦的说“我不想管了…你们有本事就上法院…”诸如此类的话。(当然这名警官最后被投诉了),其实,关于进派出所后发生的种种,在那本黄色的备忘录上我看到了很多,站在一个读者的角度我看了都心酸,我只想说用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伤害已经造成,不要以为500远钱就能买走人的自尊与人格。我看着那一天的《天府早报》,愣住了,这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无话可说,若大的一张版面却只用了还比上巴掌大小在一块地方来登载一个妙龄少女被打的事实,而同样在本版头条却用特大号的字体登载一只鹩哥在喜文趣事,还有话可说吗!人还比不了一只畜生。

    这样的事情我有同身边在人说过,但令人没有想到他们的反映却如此麻木,大多数人认为“这种事情彼彼皆是,已经不是什么好希奇的事情了!”是啊!这样的事情在这样的社会到处都有,但是有几个人去真正的理会呢?就如我的朋友这样,公安局虽然已经介入此事的调查,但是,结局呢?半个月已经悄然过去,不要说什么结果,就连过程我也是没有看见什么啊!我是应该对公安机关的办事效益提出质疑,还是…这样的事情不说相信大家心里也已经有谱了?

    正如鲁迅先生当初所言,我现在也已经无话可说了,这样的社会没有权势、地位、金钱的支撑,就算是被别人打了、杀了,也只会被别人当小狗小猫一样的处理――没人理会,没人重视,人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想今天如果我这位朋友如果是哪位权势的亲戚、哪位贵人的后生,或许结果不一样。今天仅以此文表达我的悲哀,也希望能换得一点点社会道义的维护,能唤醒一点点的人格道德观,想想吧!一个19岁满怀憧憬与抱负,带着满腔热情初入社会的女孩竟遭遇这样的耻辱,那你还想她以后还能怎样倾尽毕生的热情贡献于这样的社会。

    ------------------------------------------------------------------------------

    我的地飞了

    大营盘村民

    我们是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宋三镇大营盘的村民。我们强烈反映我们村现任村主任马燕菊无视国家土地法,公然毁掉我们村700亩水稻口粮田的违法行径。事情的经过如下:紧靠我们村的鞍山钢铁集团公司抓住中央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辽宁的有利决策,决定实施“改、扩、建”的改造项目。在征地建厂过程中,征用了我们村1600亩口粮田中的900亩土地做为新厂址。我们村民感到能为国有企业改造出力,为国家作贡献是非常光荣的事情,表示坚决拥护和支持。

    可是在2004年2月25日,村主任马燕菊突然在村里用广播器向全体村民宣布,鞍钢公司征地建厂后剩余的700亩口粮田不许习苗、插秧和种植其他农作物,我们村民不知村主任做出此种决定的原因。

    而在十多天后,我们村民却发现许多的车辆昼夜赶班的将装载的废物、残土倾倒、铺垫到在这块700亩的水稻田上。我们村民起初以为是鞍钢征地建厂过程中的施工行为,可后来发现不对,垫地的这些人都是原来这里私营厂点的业主(包括马燕菊在内)。而在鞍钢公司征地建厂过程中,这些业主原来的厂点场地已被鞍钢公司征用并认定在赔偿之内。需要声明的是,这些厂点业主占用我们村的土地都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和转让证,这些厂点业主除了马燕菊以外都不是本村村民,更不是我们村的村办集体企业。可村主任马燕菊再和鞍钢协调赔偿时,却硬说他们都是我们村的村办企业,其目的就是想借国家给我们村民进行合理补偿的时候,大捞一把,大发不义之财,更恶劣的算盘是把剩余的700亩地垫上,以获得鞍钢的第二次赔偿。

    我们村民立即到镇、区、市政府反映毁地的事件,而镇区政府答复根本不知此事。市政府委托的经济协作办公室说事情还在协调中,没有明确态度和答复。

    这种含糊不清的答复,引起了村民的强烈不满,3月30日村民60余人到辽宁省信访办反映和举报。省信访办感到事态严重,立即将镇区市的有关领导调到省里,最后责成鞍山市千山区成立调查组到村里核实调查,并作出严肃出力责任人的决定。而区监察大队到村里调查核实后,仅做出限期清除,恢复土地功能的决定,以确保今年村民种地不误农时。

    但是在清理过程中,只有一户垫地最少的业主有所动作,其余的业主拒不清出,而且还变本加厉继续进行垫地的违法行为,使确保不误农时的承诺已成为泡影。而这些继续垫地的业主中就有村主任马燕菊在内。这七家业主,只有马燕菊使本村人。

    目前这种情况,使我们村两千村民面临无地可种、无业可就、无饭可吃的局面,成了三不管的无业游民。2004年吃饭的问题已没有着落,更可怕的是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为此,我们强烈要求惩办毁地的第一责任人马燕菊。

    (原载《民主通讯》 田晓明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