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平民生存记事之三:致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公开信(外一篇)
(博讯2004年5月02日)
    尊敬的罗干书记您好:
     (博讯 boxun.com)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普通的一位公民,今天通过互联网采用“告御状”这一方式,实在是迫于无奈。这件事可能会对您了解下情或许有些帮助。现将简要案情陈诉如下:
    
    【提要】我儿子被张晓龙(乌盟宣传部党教科长)、程文(乌盟党校组织科长)夫妇在2000年10月15日打伤致残,左眼盲目三级重伤。
    
    2001年10月15日早7时许,我们与邻居张晓龙因为琐碎小事,争执直至动手,我子在熟睡中听到父母与别人争执从床上起来仅穿裤衩出来拉架,谁知恶运降临在他的头上,张晓龙的妻子程文用她家的铁腿园木面凳子分两次砸向了拉架的受害者,至使受害者左眼球结构损伤,导致左眼盲(盲目三级)的重伤(已经乌盟中级人民法院鉴定)。行凶者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乌盟党校组织科副科长,中共党员),其行为如此野蛮,她的思想觉悟在哪里?无人性与党性,其行为是一个党员,教师所应当做为的吗?出事后,身为国家公务员的丈夫张晓龙(系乌盟盟委宣传部党教科科长、中共党员)对受害者的伤害不仅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反而面对手无寸铁血流满面的受害者,他却举起自家的一把菜刀架在受害者的头上狂吼者:“我杀了你,看我敢不敢”。并且一再纵容和包庇自已的妻子。
    
    2002年10月16日晚7时左右,在公安局传讯过程中,行凶者程文企图坠金自杀。张晓龙本人还利用各种关系给案件设置重重障碍,公然以党员干部身份向道德叫板,向法律挑战,使得如此简单的刑事案件,变得份繁复杂,这是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政干部应有的觉悟吗?他这是在给我党抹黑,这种行为降低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使人民群众失去了对司法机关的信任,使人民群众对我党提畅的依法治国和建立社会主义法制社会产生怀疑。
    
    受害者被重伤害一案,盟、市公安局竟然得出没有取到直接证据的结论,问题的关键并非公安局无能,而是人情作怪,是渎职,是犯罪。行凶者夫妻二人使出所有能力,托关系,走人情,企图达到逃避法律制裁之目的,而在乌盟地区就有某些司法机关和行政领导充当了行凶者的保护伞,包庇和纵容犯罪,置党纪,国法于不顾,生硬将一个无辜少年置于死地。这是对善良人性的否定,是对党性无耻的亵渎 ,理应受到党纪,法律的严惩。
    
    受害者被伤害时是一个年仅17岁的高二学生,社会、特别是执法机关的不公平对待,在同学们中间引起很大反响,他们的未成熟的心灵会对社会上的腐败现象、特别是政府不能实事求是地为平民百姓主持公道做出怎样的反应?这对社会,对学校,对家庭,对本人将会造成沉重的负面影响。同时,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国家司法机关的威望,法律的尊严将丧失在少数几个与行凶者有关的玩忽职守、严重渎职、或有经济利益逐使左右的行政领导和公安干警身上。
    
    纵揽全案,令人触目惊心,一场劝架竟引来了一个无辜少年左眼残疾的惨剧,更令人惊奇的却是执法机关竟然熟视无睹,案件发生了三年多了,却没有一个结果,凶手至今逍 法外,令人费解。这样的事竟发生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希望有关部门的领导给予关注。 有关法律问题如下:
    
    法律问题之一:案发当时,我是电话报警,集宁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受理的案件。当时派“110”出警,该“110”干警40分钟左右来到现场,仅把疑犯丈夫张晓龙和我带回派出所,而派出所也没作任何询问笔录,更没有出警对疑犯程文和受害人作任何记录,也没有封存致害人程文的凶器。“110”干警和派出所未采取任何手段保护现场,更没有做现场勘查、询问笔录、绘图和拍照,并默许张晓龙雇佣私人(他姐夫、北站派出所所长)进行现场照像直接丧失第一现场。根据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之相关规定,集宁市公安局对我子伤害一案没有取到直接证据负有不可推的责任。
    
    法律问题之二:2000年10月25日,集宁市公安局新体路派出所委托乌盟中级人民法院法医鉴定中心对我子进行活体损伤鉴定,当月26日,鉴定结论为重伤。据此鉴定 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4条致害人程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派出所应立即呈报市公安局,由治安案件转为刑事案件 ,对犯罪嫌疑人程文给以刑事拘留,并报请集宁市人民检察院批捕,等待提起公诉,最后由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但令人费解的是,集宁市公安局置法定程序不顾,至今没有开启打击犯罪的程序,致使疑犯程文逍遥法外,使受害人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是一种严重的执法违纪渎职行为。
    
    法律问题之三:2001年6月26日,集宁市公安局给乌盟盟委、行政公署、集宁市委派出一份《关于受害者伤害一案的情况报告》,该报告称“……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就受害者的医疗费及赔偿问题,经过两次正式调解均末调解成”。而该报告的结论却是“我子左眼外伤,不能确认是碰伤,还是打伤,证实不了有犯罪事实”。且不说公安机关在办理刑事案件时,在侦察过程中的“正式调解”是否合法。但就调解本身来说民事赔偿是以侵权损害事实为前提的,即没有侵权损害事实,就没有民事赔偿责任。市公安局在该报告中即然称证实不了有犯罪事实,那么为什么还要进行民事赔偿调解,用这样前后矛盾的报告撤销案件,于情、于理、于法都实难令人信服。
    
    法律问题之四:2002年6月6日,盟、市俩级公安局强制受害人在20个月之后做二次鉴定(5月30日以我“扰乱正常工作秩序”为由将我关进拘留所,并以此来威协我妻儿)带受害人我子到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重新作活体损伤鉴定,这是一起严重违反程序的越权行为,因为公安机关并不负有给犯罪嫌疑人开脱罪责的义务,法律赋于其侦查的手段,是为了查明犯罪的事实,是否有罪或重罪、轻罪。应由人民法院通过审理来确定。任何机关或个人都无定罪量刑的权力。盟、市公安局此举不仅毫无法律依据,而且大有放渡和袒护疑犯之嫌。盟、市公安机关不是秉公办案 ,严格执法,而是徇私枉法,包庇凶手造成凶手逍遥法外三年多和案件久拖不决严重后果。  
    
    更为可气的是,2002年5月23日乌盟盟委指示盟公安局从北京请来国家公安部二位专家就我子被打一案是“打”是“碰”进行测谎鉴定,测谎结论证实了凶手夫妻俩人说了谎。可是盟公安局以测谎鉴定不算为由不做处理。2002年10月16日晚7时左右凶手程文,在市局刑警队畏罪?行吞金自杀(金佛)未遂。张晓龙公然大肆扬言说:“谁来捉他妻子,他妻就跳楼自杀,他就杀谁。这种党内的败类、社会的罪人,理应受到党纪、政纪、国法严厉的制裁。可是当地行政领导视而不见、公安机关以怕出人命为由让受害人自诉。可想而知,什么样的领导为他妇夫做保护伞,权力如此之大,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可以疏通各级行政执法机关坑害受害人,包庇凶手,置党纪、政纪、法律于不顾。
    
    综上所述,我子被伤害一案从案发到公安机关不立案、又到立案侦查、又到撤销案件,至今历时三年多,各种原因奈人寻味,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刑事案件,却被人为的复杂化了,盟、市执法机关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是导致该案启今毫无结果的直接原因。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上述法律问题的出现和存在是对国家法度的最大嘲弄,是个别执法机关和个人滥用权力的恶性结果,是对故意犯罪的肆意放纵。
    
    希望罗干书记在阅示该信时,能够理解一位眼睛被打残而得不到公正合理解决的中学生的心情,理解一位为儿子呼唤正义的父亲,同情一位因此事而揪心裂肺的母亲。指示有关部门过问一下此案,我们全家热切企盼赵斌被重伤害一案能够得到及时、公正合法的解决。
    
    求救人:内蒙古集宁市乌盟旅游局职工 赵梦征 ,内蒙古集宁市新市区小学教师 王风兰
    
    家庭地址:内蒙古集宁市 恩和路147号 住宅电话; 0474-8232870 办公室电话: 0474-8320244
    
    2004年4月26日
    
    党的喉舌怎能给党抹黑?
    
    tyds
    
    我们想向你们反映一个黑幕,那就是山西省省会城市主要媒体之一的太原电视台在招聘一线采编人员时,不履行"劳动法"在长达近10年的用工期间,有近160名采编人员(现在人数,不包括已经离职的人员)没有签订用工合同,这期间的养老保险 医疗保险 失业保险等也没有给职工上缴.
    
    这一大批采编人员领到一份“离职登记表”,,这张只有一页纸的登记表大概就是局领导想和这批采编人员终止用工关系的一份“合约”吧!离职的意思是职工主动提出来的,而这份登记表是的发放是单位强行做出,那么还叫什么离职呢?更为过分的是单位要求这批人员在指定的日期交纳登记表,如有违者,本应发放的三月份工资也将扣除,按照<劳动法>的有关规定,单位单方面终止合同,是应该另外付三个月职工工资的,同时每工作一年还将给职工一个月的工资.那么这个单位在长达三 四年甚至七 八年的用工期间履行“劳动法”了吗?这和那些黑包工头的嘴脸有何不同。真是太原市的一件大丑闻!
    
    作为党和政府的宣传机构他们这些领导让每天对为民伸张正义、弘扬正气的一线采编人员的自身利益都不予保障。这哪有共产党员、宣传单位领导的风范?实则是在给咱的党抹黑,给咱的政府抹黑。
    
    (原载《民主通讯》 田晓明编)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平民生存记事之二:宁夏银川市政府顶风作案,万名百姓怨声载道!(二则)
  • 平民生存记事之一:徐州交警打司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