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藏流亡政府覆阎明复函(1987年)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2004年4月30日)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於印度达兰莎拉

     (原为藏文) (博讯 boxun.com)

     阎明复先生经嘉乐敦珠转交之五点备忘录收悉。我们也被知会嘉乐敦珠在北京的对话内容。

     我们展读阁下备忘录,大感遗憾和意外。这份备忘录并未说明西藏问题的历史复杂性。人权问题、暗中破坏这个古老的世界文明、还有西藏和平而稳定的关系。相反的,备忘录以强烈的文字来伤人并且设立结论。强烈的文字、订定规矩和强硬手段是破坏性的,不会产生进展。

     虽然是流亡难民,但我们住在自由的国家,而且享受著言论的自由。我们现在要运用这项自由来据实澄清一些事。邓小平说要用实践来检验真理。不过如果错误的「真理」被呈现,就很难找到事实。如果事实被扭曲,从此「事实」中所得到的「真理」就成为虚构。

     粗略地看起来,这份文件的内容似乎是少数流亡人士的意见。你可能会得到在西藏的人民不会有这种意见的印象。然则在压迫下生活的人民是被迫有双重人格的。他们没有管道表达他们的心意。不要说西藏人,很明显地连汉人自己也失去互信而且彼此互相防范。

     一、你的说法:达赖喇嘛访问美国时公开於九月廿一日倡言「西藏独立」,在国会人权委员会提「五点和平方案」。少数分裂份子在拉萨声援达赖喇嘛的分裂活动,於九月廿七日和十月一日制造动乱。

     澄清:达赖喇嘛的五点和平方案指明获致长期双方利益以及藏人与汉人间良好关系的道路。

     西藏从历史上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独立国家,有独特的人民、语言、土地、宗教、文化和风俗习惯,这点没有人可以否认。今天,西藏的问题已成为一个国际问题。

     这个问题是因为人民的自由被剥夺所引起的。我们希望你跟我们一样,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意愿。

     邓小平於一九七九年对嘉乐敦珠说,除开西藏独立问题之外,中国愿意与我们谈任何问题。李先念也说,除开「分裂祖国」外,谈什麽问题都可以。

     达赖喇嘛再三指出,西藏人民所要的,就是快乐和满足。

     从一九七九年迄今,我们曾派出很多考察团和特使。我们一九八二年时曾透过特使明确地转达达赖喇嘛的话:「历史的环境在变,世界各国都在致力於政治、经济和军事的结盟,与十亿人民一起生活也许比六百万人独自生活较好,假设这种安排是对双方都有利的话。」

     基於这些事,我们希望你能摆脱你极端的观点、畏惧和怀疑,再仔细想一想。 二、你的说法:由少数分裂主义份子所进行的拉萨动乱是由达赖集团所计画并策动的严重政治事件。

     澄清:我们既未计画,也未策动拉萨抗议事件。事实上也不需要任何人策动。那些示威是西藏人民抗议所受的苦。真正的导火线却是你试图扭曲五点和平方案并污蔑达赖喇嘛。

     三、你的说法:达赖集团把西藏独立变成外国的主要议题。在外国的支持之下,他们幻想著在西藏搞分裂活动。

     澄清:中国和西藏的历史条约都记载著西藏的独立地位。西藏独立的现实会浮现於每一个客观观察家的脑海,已愈来愈明显。所以即使在占领卅年之後,你们还是得不时重申「西藏是中国的一部份」,这点丝毫不足为奇。很显然的是你们不必对那些真正是你们的领土说这些话。还有,与处理其他地区不同的,是人民解放军在侵略西藏时,你们逼迫编出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条协议」。这些事实明白地显示出来中国和西藏是不同的实体,各有各的历史。

     四、你的说法:利用我们让藏胞回到西藏访问的政策,他们派人回到西藏策动并组成地下组织。

     澄清:返回西藏家乡探视亲友是基本的人权,中共和我们双方都必须珍视这项人权。我们当然有利用这个机会把我们的经验和意见告诉亲友,但绝对没有成立地下组织或是发动破坏活动。

     五、你的说法:拉萨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责任全在达赖集团和少数分裂主义份子身上。

     澄清:诚如上述,我们既然没有策动任何事件,怎麽可能负责?我们希望你实地调查清楚,看拉萨抗议事件是仅少数还是很多人参与。如果是少数人,似乎你不需要驱逐当时在拉萨的外国记者。反而你应该很有自信地抓住机会让他们看实际发生的情况。而且也不必派部队增援。

     六、你的说法:达赖故意不理会中央政府的诚意和友善姿态,丝毫没有纠正他错误的行为。

     澄清:自一九七九年与中国恢复接触以来,达赖曾派遗四个考察团和两个特使团前往北京。他决心找出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和平解决方案。

     我们曾明白地表示,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西藏人民的苦难,与达赖个人的地位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曾就此点做过无数的说明。可是没有得到你们合理的答覆。相反的,是你们一味使用强硬手段。以下是几个例子:

     a.我们要求你们考虑邦联的可行性,西藏的三个省加在一起成为一个自治实体。

     b.针对你们对台湾所提出的叶九条,我们表示「中国应该对西藏开出更好的条件才是」。结果是叶剑英对我们说西藏已经被「解放」了,那当然不能享?芟裉ㄍ逡谎拇觥U馑坪跏窃谒滴鞑丶热灰丫恢泄鞣耍渥杂珊推降鹊娜Χ几帽惑橹啤?

     c.达赖谦卑而有远见地写信给邓小平,试图建立解决西藏问题的接触。可是邓小平连回信都不回。

     d.为使双方更容易连系,我们建议在拉萨或北京设立连络办事处。这项提议?环窬觥?

     e.有鉴於教育年轻一代西藏同胞的重要性,我们建议派出一些年轻的西藏教师前往西藏。这也被拒绝。

     f.阴法唐於一九八三年时在拉萨电台指控达赖喇嘛对不起西藏人。我们要中共政府澄清这是否其官方立场,结果没有下文。

     g.一九八二年,我们的代表团要求中共,在众多被中共拘禁的人之中释放洛桑旺恰,让他回到印度,因为他不但年事已高,而且在藏传佛教和文学上有相当的造诣。当时叶剑英说他曾到西藏去问,但没有这麽一个囚犯。我们随後透过中共驻新德里大使馆查询,新德里大使馆的答覆是洛桑旺恰因为犯法而在服刑之中。不幸的是後来洛桑旺恰竟然死在狱中。

     七、你的说法:达赖喇嘛没看到西藏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澄清:我们承认也了解,与一九八○年代之前相比,很多事情已有进步。达赖喇嘛在一九七九年三月十日说:

     「邓小平再三说要『从实践中检验真理』,『中国人民有权透过示威和大字报发泄他们长期的怨愤』,『有缺点有落後,装也没用』,『我们要承认我们的缺点和落後』等。与中国其他领袖不同的是现在有了诚实、进步和开放的迹象,而这些都值得大声嘉奖。」

     胡耀邦於一九八一年出任中共总书记,达赖喇嘛驰电祝贺。然後,达赖喇嘛在一九八四年三月十日说:「关於西藏内部情况,大部份曾被无故监禁约廿年的藏人在过去四或五年都已获释。西藏和外界之间也有了相当程度的行动自由。这使得那些浩劫余生的人可以见到失散很久的亲友。在农业和游牧部门,家庭都已得到完全的管理责任,可以自由从事副业或是做一点小生意。因此拉萨和一些城乡人民的生计都有了一些小小的改善。被中共忽视、打压和破坏的藏语也得到恢复。以藏文印行的新刊物又开始出现。由於劳动减少,藏人现在有喘息的空间。」

     这些话应该很明确地证明达赖喇嘛一直在密切注意西藏的变化。

     八、你的说法:(达赖喇嘛不断)随意捏造谎言,暗示「西藏目前在军事管制之下,而且在实施种族歧视政策」。

     澄清:西藏的军事和民事当局都掌握在汉人手中。在人口聚集的地方部署上万的部队当然就是实施军事管制。另外,我们声称中共在西藏设置核子设施,是有强力的根据的。

     藏人在各种领域都比汉人受到歧视,无论是住屋和学校分配、医疗照顾、或是就业都一样。据说在中国讲到人权时,「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每一个民族都应该是平等的。不过在事实上少数民族是被以落後或二等民族对待的。

     中共使用语文,将生活中每一部份都予以汉化。我们有无数的例子显示在学校的考试,在学生和技术人员的选取中都充满了歧视。可以想见的,藏人和汉人之间因此而互相怨憎。

     九、你的说法:我们怀疑达喇嘛是否真正关心西藏人民的福祉,还是在为他「个人的地位」和他党羽的隐藏利益坚持他分裂祖国的保守立场。

     澄清:这是令人震惊的扭曲,完全为西藏人民所不能想像。事实上,这只是你多年来错误的而且还在认为是有效的想法。达赖喇嘛一向表示他只是西藏人民的发言人,而西藏问题要由西藏人民为他们自己的幸福来决定。

     西藏人民深深了解达赖喇嘛在努力推动他们的利益。我们从来就没有讨论过达赖喇嘛的个人利益,将来也没有理由会这麽做。

     一九八二年时,我们的特使想跟你讨论西藏和中国的问题,你提出五点提议,想要藉将问题降低到讨论对达赖喇嘛和他的「团体」政策以使讨论胎死腹中。我们所要讨论的是西藏人民的苦难,而不是达赖喇嘛或是所谓他的团体的个人事务。当然讨论陷入僵局,无疾而终。

     还有,当我们表示达赖喇嘛有意访问西藏,亲自看看实际情况时,你从最根本就拒绝了他的访问。

     你说,由於「西藏自治区」内各种建设计画都在进行,因此无法安排接待。再三拒绝我们的直言建议,你等於是将我们推向「分裂主义」。

     十、你的说法:达赖为他隐藏的利益策动了拉萨示威。他筹画暴动并鼓励藏人和汉人的两极化。他因此破坏了拉萨所有族裔人民的安定、和平和快乐。这种行为是不合佛教教义的。

     澄清:谋杀和流血是由有武器的中国军队所执行,并非无武装的西藏人。 十一、你的说法:在十月七日的美国记者会中,达赖喇嘛被迫承认他的访问是「当然是拉萨暴乱的原因之一」。

     澄清:达赖说这句话是有其他背景的。这件事的事实是这样的:中国政府想动员西藏人民反对达赖喇嘛的五点和平方案,加强了人民的反感,并触发了拉萨示威。

     一般而言,藏人的反感历史悠久。拉萨的示威并不是因为新情绪的发泄,而是一种长期压抑情绪的痛苦状态的爆发。

     当时在场记者问达赖喇嘛,拉萨的示威是否是西藏斗争的一个转捩点。达赖喇嘛说不是的,转捩点是一九五九年的三月。问题的根源在於西藏人民在中国统治下的受苦受难。

     十二、你的说法:?锢导乓龆ㄏ乱徊揭貅嶙摺H绻锢导绦邮路至鸦疃颐墙黄炔扇「侠鞯氖侄巍? 澄清:我们在以上说过我们自一九七九年起就在不断地与中国接触。说到你所谓的「分裂主义」,达赖喇嘛曾再三的说,如果中国不要西藏分裂,就要以行为来表现。他说,如果如此,西藏的身份必?胛郑嗣癖匦胗衅降鹊娜ɡK担鞑匾凶诮獭⒔逃⒕煤驼蔚姆⒄埂K顾担鞑厝嗣癫荒茉谒亲约旱耐恋厣媳槐涑缮偈褡澹冶匦胗腥ㄗ约壕龆ㄋ堑那巴尽?

     达赖喇嘛最近在五点和平方案中,呼吁就西藏地位和西藏人民与中国人民间关系进行诚恳的谈判。

     对於我们这些善意,强大而人口众多的中国只报以恫吓。北京过去对我们藏人的残暴还记忆犹新。从一九五九年起整个西藏就变成一个大监狱。数以千计的人因政治迫害死於狱中。更多的人自杀或是饿死。这些暴行使西藏人民憎恨汉人。

     十三、你的说法:如果分裂主义份子制造「西藏已经独立」的喧嚣,掀起暴乱、阴谋、 动,则西藏的人民和所有的中国人民都会把他们揪出来,打他们的头,让他们头痛。

     澄清:我们从未掀起暴乱、阴谋和 动。如果西藏人民有表达意见的自由,包括西藏官员在内,人民都会同意达赖喇嘛的藏汉关系、西藏人民受苦受难、和他所提出的五点和平方案等主张。同样的,如果其他少数民族有表达自由的话,也会有一些有趣的结果。

     关於中国人民,虽他们多年受到中国政府的文宣影响,但相当多的老百姓、学生、华侨和官员都表示同情西藏的遭遇,并认为北京政府处理西藏问题不公平。 兹举一例说明。北京一名学生听到一名官员说:「虽然日中亲善,但即使到今天,中国人还是无法克服他们对日军暴行的痛恨。基於这一事实,西藏人恨中国人也是很自然的,因为他们两种民族的文化背景完全不同。」

     如果汉人多了解西藏,如果他们可以无所畏惧的自由表达,对西藏人民受到这麽多的痛苦和汉人这麽难堪的对待,可能会有很多不同的意见。相同的,五十、六十岁的汉人如果请他们口述解放前、解放到「百花齐放」期间、百花齐放到文革期间,和文革到现在的亲身经历,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如果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又好又没有错误,如果他们能满足人民的需求,就不需要有新的「解放」政策。解放只有在控制太严造成问题时才有需要。不管你跟我唱什麽高调,这是我们了解的事实。

     十四、你常说分裂主义份子的目标是搞封建主义旧社会复辟。如果你连自己国家的事实都要扭曲,让人如何信任你在藏汉关系上的诚实?

     你曾经说西藏已经被解放,因为本来的西藏是一个极端黑暗、落後、压榨而野蛮的社会。然後最近你把「极端」这个形容词取消,而现在你又说西藏的文化是有利於「祖国」的。你们拍了一些电影极尽曲解传统西藏社会为能事,像是「农奴强巴的故事」和「不准出生的人」等。但你现在发现观众不相信这些电影之後,又禁止这些电影的放映。

     我们无意恢复旧的社会秩序。一九六三年时达赖喇嘛颁布了为西藏人所订定的民主宪法。一九六九年时,他说:「西藏人治理西藏的时候,要有什麽样的政府要由人民去决定。达赖喇嘛一脉相传的政体也许可以延续,但西藏的前途最後要由西藏人决定。」

     国际社会看得很清楚,流亡的西藏团体是实行民主的。

    结 论

     我们欢迎你们「从实践中检验真理」的原则。在这个政策鼓励之下,我们藉此机会表达几个基本事实。

     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改善西藏与中国的关系,并谋求西藏人的幸福。这是为了与中国这个历史悠久、文化丰富的国家维持良好的关系而做的。这绝不是因为我们对中国的不满或是仇恨,到时候这就会很明显。

     我们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决心是很明确的。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达赖喇嘛提出了五点和平方案。这个五点和平方案是很合理的谈判基础,我们希望从此开始谈判以解决西藏和中国之间的歧见。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研究达赖喇嘛的和平方案并且给我们一个正面回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