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采访北京丰台上访人员(1)
(博讯2004年4月22日)
    美国之音/江河/中国首都北京的丰台区有个上访村,上访村里住着中国的上访族。上访族的人来自全国各地,每个人都有令人触目惊心的悲惨经历。他们成年累月地在这里申诉哭嚎,希望北京城里的“达官显贵”能够为他们昭雪冤屈,主持公道。可是他们能够如愿以偿吗?

     *上访族经历各有不同* (博讯 boxun.com)

    岳永进说:“我反映的问题到国家很多部门了。全国人大、中办、国办,公安部、农业部、民政部、交通部,国土资源部也去过。”候环苗说:“他们说,你能不能保证不上访?我说我不会保证的。我有冤我要伸,我要弄明白人是怎么死的。”刘杰说:“受害人当了被告。我就这一起冤案走上了上访路。”这是几位经常去北京上访的农民向记者讲述他们的上访经历。虽然他们的经历各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都属于当今中国上访族的一员。

    *北京上访旅店条件简陋*

    近年来,在北京南站附近出现了一个号称上访村的廉价旅店。由于此处离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站、中办、国办和全国人大信访接待站比较近,因此,有人把这里的一些平房租下之后供前来北京上访的人们住宿。

    上访村条件简陋,生活艰苦,但上访者迫于经济压力不得不选择在这里栖身。辽宁沈阳苏家屯区红菱堡镇张家堡村村委会主任岳永进和沈阳新城子区道义二村村民陈万一是这样形容上访村的居住条件的。岳永进说:“那个三米长的炕能睡六七个人吧。一个挤一个那样的、搭的通铺一个挨一个那样的睡。特别简陋。就是能有一块栖身之地,能比外面、比睡马路边能挡风遮雨吧。”陈万义说:“很多很多人挤在一起。这个床就是临时搭的木板,有的甚至一动就翻船, 就是床都翻了。晚上睡觉全是潮湿,一个小屋地下,一个小小黑暗的小屋。”

    *上访人多数是农民*

    岳永进对记者说,他和一些进京上访的人在经济最为困难的时候甚至要在立交桥的地下通道里过夜。岳永进说:“一开始的时候住过招待所。二十块钱左右、十五块钱左右的都住过一些。后来没有钱了,五块的,三块的。最艰难的时候是去年11月、12月北京雨加雪的时候,没有钱了,住立交桥地下通道。”

    进京上访的人中大多数都是农民,他们本身生活就很艰苦,因此,这些人在上访村居住期间不得不省吃俭用,节衣缩食。黑龙江农恳总局北安管区迅克农场农民刘杰说:“卖菜的早市到中午十一点就散市了。到散市的时候,我们就去拣人家扔掉的菜,拣能吃的菜叶。多数人都不买,都是拣。另外还要拣矿泉水瓶子。有的北京人在把不吃的东西扔掉的时候会把它们装在方便袋里,放在垃圾箱一边,不扔进垃圾箱。我们到那儿就能拣了吃了。 ”

    *候环苗进京为丈夫伸冤*

    由于许多上访者是经常来北京,并且一住就是很长时间,因此,他们自己的积蓄往往不能维持多久,很多时候都要向亲朋好友借钱来北京的,其中有些人还能得到一些捐助的资金。

    山西常治市马厂镇安昌村农民候环苗的丈夫王玉庆由于要求村委会公布卖地细节而遭报复致死,她就是得到了村里人的捐助才得以去北京为丈夫伸冤的。候环苗(哭诉)说:“王玉庆同志他为人特别好,再说他办这事也是为了我们安昌村的全体老百姓站出来说话,反腐败嘛。死了人以后,人家都看我们冤枉嘛,人家都给捐了一点钱。”

    辽宁的岳永进长年在北京上访,他现在是债台高筑,走投无路。岳永进说:“现在我搭了有很多钱了,经济损失十五、六万块钱,生活来源也没有了,都是靠借钱维持生活。”

    那么,这些上访人员究竟为什么要含辛茹苦、千里迢迢地去北京上访呢?他们要求解决的问题得到妥善处理了吗?我们将在今后几集报导中为您详细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三涵走访莆田上访户亲历
  • 北京一村民上访两年冤屈未申
  • 北京限制民众上访申冤权利
  • 不服强制拆迁惨遭劳教并打断双腿,马亚莲上网揭露上访再次被判处劳教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3~4)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1-2)
  • 工讯:吉林油田工人们上访被抓,数十名工人集体自杀
  • 北京警方在两会期间遣返上千名上访者
  • 俞梅荪在京城上访胜利大逃亡日记
  • 北京两会期间镇压拆迁、宗教等上访人员,华惠棋等多人更遭到毒打致伤
  • 军转政策落实情况与企业军转干部上访问题调查
  • 老战士向党说说心里话——就落实企业军转干部政策和军转干部上访问题给胡总书记的信
  • 上访群众躲藏京城 伺两会期间告状
  • 中国通知阻止拆迁户两会期间上访北京
  • 上海驻京办私设牢房,私刑折磨上访者
  • 西安六旬老汉上访期间屡受骗 汽油浇身欲自焚
  • 谁的眼泪在飞?——北京上访群众的悲惨生活
  • 中国下岗工人哀歌 辽宁公安逼死上访下岗工人
  • 四川达州市出租车车主的抗争:百名北京上访出租车主被强行遣返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