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林三涵走访莆田上访户亲历
(博讯2004年4月21日)

质询莆田市政府:上访人为何无端遭禁?

     2004年元月6日上午,我给莆田市的上访吴元斌(因别人合伙经济纠纷,他遭莆田城厢区法院多次枉判不服上访)挂好几回电话(小灵通)都没有人接,当天下午我继续打他电话还是一样,笔者心想他们可能有麻烦了,便和另一个上访人林金典联系,林金典家是他妻子接的电话,当她知道是笔者时便带着哭腔说:金典夜里零点被莆田公安抓走了。笔者安慰她:大嫂你别急你把昨夜间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给我听!她说:昨天早上林金典他们要去省城福州上访,还没出莆田就被莆田公安堵截,下午被公安强送回家。晚上大约10:00左右有几个公安警察来我家,当时我们还很客气的给他们端凳倒茶,他们提出要金典跟他们走。金典责问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你们要抓我也有抓捕手续,如果没有那干脆用手铐把我扣走算了。当时他们没有采取更强硬的手段,便走了。到夜间十二点,来了一大群人,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装的大约五十来人,把林金典带走了。 (博讯 boxun.com)

    笔者问:他们当时有没有出具拘捕手续?

    她说:金典当即就向他们要,他们拿不出来金典就和他们吵起来了。

    和她通话后.笔者再给莆田县黄石镇华东村的上访人陈雄京打电话。

    陈雄京家也是他妻子接电话,她说,陈雄京是昨晚十一点被“请”了,我当时责问他们,共产党要办事,也要光明正大的白天来,不要半夜来抓,我家里人没有违法犯罪,也没小偷小拿。我向他们要拘捕证,他们拿不出来,其中有人拿一本工作证在我面前晃晃,我说谁知道你那工作证是真还是假的?要不,你们把姓名单位写在我这本子上我明天找人也有地方找。他们不写。

    在和她们通话后,笔者的心头发冷,无所适从......后来了解到是因为福建省政协和人大会议召开了,各地都对上访人实行严控!

    元月7日下午十七点多的时候林金典妻子又打电话告诉笔者,今天她从镇派出所和区公安局都打听遍了,公安部门的人都说,不知道林金典的下落!笔者再次安慰她:大嫂别急,这天下是人民的天下!


我在莆田亲历

    2003年12月20日,受林金典之邀(因上访、控告村官违法,遭到打击报复,被以违反计生,不缴罚金为由,2001年4月9日被拘留关押15天并遭犯人毒殴,6月11日12时死亡的林金祥的弟弟)笔者来到莆田,并请网友黄土人一起前往东峤镇珠川村林金典家。让我所料不及地是已经有十来个莆田的老上访在林金典家等候我,他们中间大多数的和我都是老相识了。他们的控诉材料有的亲手交给我,有的托杨小花转交给我都有两年多了,我没有帮他们,面对他们我心里有种内疚感,然而,他们没有怪我还对我这么热诚,真的让我感动,但我能为他们做什么呢?丝忽间我的心便为郁闷和惶恐笼罩!长期以来他们的上告、上访,为何起不到作用呢?

    晚上,返回莆田市在我下榻的旎馆发生的事,让我对吴元斌他们中午跟我说,上访人中有部分人电话和行踪被监控。的话又信几分!当时在笔者住房里有“子光天化日之下在莆田闹市被黑帮人打死,夫讨公道又遭害”难得伸张的陈淑兰;有因丈夫在大街上被黑社会绑架致命而得不到公正处理的黄妹英;有对莆田市城厢区法院少数法官枉法徇私气愤难消的吴元斌等五人和我边吃饭边谈他们的境遇,前后,总共还不到还不到一个钟头,约二十时三十分来了一群人,有俩人着警服,其他的穿便装,其中一个穿便装的看来是个头,拿出证件在我们面前晃一晃说,便用莆田话问:你们在干什么?吴元斌回道,我们在吃饭。他又转而问笔者,并向要身份证,笔者一一回答并将身份证拿给他看,他转交给一位着警服的让他登记后,还提出要我告诉单位的电话,笔者拒绝并说:我没有告诉你们单位电话的义务!

    莆田警方的灵敏度和警惕性真的让我佩服,我问吴文斌,警方怎么那么快就知道我们在一起的地点?他说,我刚才有打个电话。现在你该相信我们不是乱怀疑了吧?!但我还是有很多的“?”他们是不是真“公安”?如是公安他们又以什么手段和什么理由来监控上访人的行踪?难道在莆田市百姓上访是违法行为?这诸多问题让我这原本不怎么灵光的头脑想不通,唉!

    而当陈淑兰、黄妹英离开我的住房,下楼的时候警方人员不让她俩走,并问她们,那个人(指笔者)是什人?黄妹英蒙他们说是她们请来的律师。那个为头的说,莆田有律师你们不请怎么跑到福州去请?黄妹英说,我们不相信莆田的律师!黄妹英还正告公安,我们刚才在这里没有违法的言行,你们要抓我最好来我家里抓。这是第二天早上我去黄妹英家里她告诉我的。

    [b]别把上访人当“敌特”[/b]

    大多数老百姓踏上上访路是无奈之举。但,这证明老百姓心里还有对人民政府的信赖和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戴!政府有关部门没有理由不支持?然而,福建省莆田市党政有关部门对信访人的态度和举措,真的让我好生失望和愤慨!我不知该如何评价其作为?我相信大家比我明白。

    但我更希望莆田市的有关部门能站出来理直气壮地指责我林三涵的文章是在污蔑,责骂林三涵是狺狺犬吠亦可,只求莆田市有关部门有则改正无则辩驳,乃至追究法律责任也行,只要能保护我们党和政府的明灯在老百姓心里长亮,我愿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