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阳黑社会头目血腥垄断狂敛两亿资产 “第二政府”的覆灭
(博讯2004年4月19日)
    

     曹杰原本只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当经济大潮涌起时,他先是依仗其兄权势欺行霸市,进而贿赂收买政府官员,当上了有“中国第一皮装市场”之称的辽宁省辽阳市佟二堡经济特区管委会副主任、特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并集四级人大代表、优秀青年民营企业家于一身。进而掌管了该特区的工商、税务等政治、经济大权,建成了全国罕见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第二政府”,并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血腥垄断,狂敛了两亿元资产,使一个驰名中外的皮装市场陷入绝境。 (博讯 boxun.com)

     多行不义必自毙。2003年12月20日,这个“第二政府”的首恶,被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10余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0年。

      从1998年到2002年,在北京有一群来自辽宁省辽阳市佟二堡镇的人,他们不是来北京经商而是专门告状的,告的是省人大代表、佟二堡经济特区管委会副主任、特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曹杰。2002年4月5日,中纪委、辽宁省纪委和省公安厅等有关部门组成“4·05”专案组,并调集抚顺警力,直捣曹杰的庄园。4月27日,曹杰被抚顺警方刑事拘留,同年6月5日,经抚顺市检察院批准,曹杰被依法逮捕。

     至此,这个集省、市、县、镇四级人大代表、优秀民营企业家于一身的特区管委会副主任、特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画皮被彻底剥开。

     仗权势控制市场

     位于辽宁省古城辽阳西北20公里的灯塔县佟二堡镇,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农民自发地在自家场院开设小皮装加工厂,并在镇政府门前的小马路摆摊销售。到1996年,佟二堡达到了空前鼎盛:号称“家家是工厂,户户是车间”,市场内每天直接参与交易的客商大约3万多人,年生产皮装达240万件,不仅销往全国,还远销到俄罗斯、丹麦、泰国、韩国及港、澳、台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号称“中国第一皮装市场”的佟二堡与浙江海宁、河北辛集,共同成为全国三大皮装基地。

     然而,正当这个市场茁壮成长的时候,一个癌细胞滋生出来,渐渐侵蚀了整个市场。

     这个癌细胞就是该镇曹家村的曹杰。1960年出身于世代农家的曹杰,中学毕业后回到辽阳市佟二堡镇曹家村务农,并娶了一个同乡的姑娘为妻。和镇上很多农民一样,曹杰80年代末开始经营皮装加工。当时,曹杰的大哥是佟二堡市场发展初期的镇党委书记,佟二堡经济特区成立时,又出任灯塔县委常委、佟二堡经济特区第一任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曹杰依靠大哥,承包了镇里皮夹克厂并很快形成规模。1994年先后成立了以家庭、血缘、亲缘为基础的佟兴集团、兴华集团,并自任总裁。

     随着各路财神来到佟二堡投资经商,佟二堡皮装市场进入空前鼎盛时期。但是由于政府财力与市场的发展速度不成比例,其管理和运行费用严重不足。首先修路就难倒了政府,这时候,曹杰“挺身而出”,先期垫资几十万元,把镇里通往皮装市场营业大厅的一条主干道路修好;市场管理要上微机,曹杰又拿钱赞助;随着客流量不断增加,治安形势日趋严峻,市场里需要增设机构、增加警力,又是曹杰主动出资提供办公和办案经费。财大气粗的曹杰还个人出资成立了一个联防队,十几名队员白天在市场里维持市场秩序,晚上在曹家大院里巡逻放哨,政府还配给他一把六四式手枪。甚至,镇里的消防队,也是曹杰出钱办、出钱养。

     这个时候,曹杰以其巨大的财力、谋略和魄力,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皮装市场,成了佟二堡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曹杰的野心并不止于此。正在这时,曹杰的哥哥调任它职,一个叫韩绍义的人接任了佟二堡经济特区第一任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

     建立起“第二政府”

     1996年2月,走马上任的韩绍义拜会了佟二堡的“老大”。两人很快以兄弟相称,曹对这位大哥出手大方:听说韩绍义为父母买房子,曹杰立刻送上6万元贺礼;韩绍义为大女儿找工作,曹杰又送上5万元;此后,曹杰又以韩为儿子找工作、韩出国考察之名,向韩行贿3万元人民币和5000元美金。

     韩绍义对兄弟送来的钱照单全收,自然也要满足兄弟的要求。1996年春天,曹杰要建一个曹家庄园,他采取欺骗的手段,以种树和搞高新农业为名,与村里签订了一份10余亩的土地租赁合同。当曹杰在这块地上大兴土木的时候,村里很多人将其违反土地法的行为告到区里,但韩绍义却对此装聋作哑,欺上瞒下,任由曹杰在农田上建起了豪华庄园。

     1997年春节,曹杰在和韩绍义喝酒时说,光赚钱没意思,要想真正地出人头地,就要弄个一官半职的。但是,曹杰只是个初中毕业的农民,韩绍义为此绞尽脑汁。最后,他以曹杰为佟二堡市场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为由,向上级组织部门推荐并呈报上录用曹杰为国家公务员的材料。

     韩绍义的四处活动再加上曹杰的钱,使曹杰在1997年11月20日如愿以偿地被录用为国家公务员。随后,在韩绍义的一手操纵下,1998年4月15日曹杰又被聘为佟二堡经济特区管委会副主任。从当上这个副主任那一天起,曹杰就成了独霸佟二堡的“太上皇”。有关市场经营管理的主要决策全由他一人拍板,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皮装市场的管理权彻底交给了曹杰,包括工商、税收、消防等方面全由曹杰实行管理职能,政府的工商和税务部门工作人员全部撤出市场,工商管理费由曹杰代收代缴,税收由曹杰与镇政府按年度实行承包,县里还给了曹杰一项优惠政策,可以在全部税收中提留一定比例的回扣。仅这一项政策,5年间他就向国家少交税款4870万元。

     利用这个职位,曹杰赶跑了许多竞争者,但是他感到自己依然不能独霸天下。没有多少文化的曹杰这时候想起了一句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于是,他向韩绍义提出,要在公安局里任个职务。这事让韩绍义犯了难:录用人民警察有很严格的标准,不说别的,仅年龄一项曹杰就不合格,还有学历等条件就更别说了。但是这难不倒财大气粗的曹杰,他拿出几十万元,重金行贿辽阳市公安局和灯塔市委的主要领导。在金钱的作用下,原灯塔市委书记罗思广和原灯塔市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王庆斌甘愿为曹杰效犬马之劳。于是他们出谋划策,由他们出面,让曹杰出钱买通原灯塔市教育局干部赵万钢等人为曹杰伪造学历,并伪造了录用公务员、提干等履历,材料经辽阳市公安局同意又上报到辽宁省公安厅,由于曹杰当时已经39岁,严重超龄,他们又索性直接任命曹杰为佟二堡公安分局副局长,以干部调入的方式,使曹杰不但轻松混入公安队伍,还堂而皇之地成了领导。

     1999年3月16日,身着二级警司肩章的曹杰出现在佟二堡镇的皮装大市场。从此,既是佟二堡经济特区管委会副主任,又是佟二堡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曹杰,建立起了一个被佟二堡人称作“第二政府”的政权。 靠血腥垄断敛财

     依靠这个具黑社会性质的“第二政府”,曹杰开始了骇人听闻的血腥垄断和疯狂敛财。

     鞍山市个体户王守成建起了3000平方米的佟二堡商业城。由于这个商业城地理位置优越,加上王守成资金雄厚,曹杰感到这严重威胁了他的利益。结果,从市场开张第一天,曹杰就指使手下人白天砸玻璃,晚上鸣枪、投石头、掷恐吓信。他们还在进入佟二堡市场的交叉路口将来上货的商人和顾客强行截到曹杰的交易大厅,同时,对来王守成的商业城上货的客户威胁恐吓,谁在这里买东西就砸谁的车。强龙斗不过地头蛇,最后王被迫将自己的市场出让给曹杰。

     紧接着,港商东联集团在佟二堡也投资建了两个市场,曹杰如法炮制,港商只得拱手把市场让给了曹杰。曹杰通过暴力争夺,垄断霸占了佟二堡全部七个皮装交易大厅。

     在争斗中,自然也有不肯屈服的。1996年秋,因为争夺市场,曹杰与一个叫顾英波的人发生了矛盾。于是,曹杰几次让自己的手下找人将顾英波除掉。1998年5月,曹杰第三次让手下雇了3个人来杀顾英波,并提供小口径手枪和长枪各一支。后由于警方查获了枪支并进一步追查,曹杰才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杀顾的计划。

     曹杰多年来利用他的权势,不断扩大自己的组织,在当地形成强大的黑社会势力,他的打手依仗曹杰的势力横行霸道。一次,走在街上的曹杰突然看见自己的手下被两个人殴打,曹杰不问青红皂白,和随从刘中良分别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射击,当场将其中一人的双腿打伤。 还有一次,因为灯塔市里仁信用社主任艾永锡拒绝给曹杰贷款,曹杰指使程云涛找人用枪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艾永锡左腿膝盖打成粉碎性骨折。

     曹杰为报复惩戒不服垄断的一个业户,指使手下乱刀砍其几十刀。曹杰的打手张英昌持砍刀大闹村委会,砍伤村支书,还举着砍刀在佟二堡派出所追杀民警。

     这些堪称阳光下的罪恶,为什么得不到法律的追究?佟二堡市场发展起来后,公安机关由过去一个小派出所变成公安分局,办公经费严重缺乏。公安分局无论是办案、吃饭、搞活动或是过年过节搞福利,都要向曹杰这样的大户化缘,甚至有时开支都得向曹杰借钱,谁还能碰他呢?而且曹杰还是四级人大代表,他还监督你公安机关呢!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从辽阳市到灯塔县的市委和公安机关,主要领导都被他用钱买通了,就是他犯了法,又有谁会去追究呢?

     打跑了所有的竞争者,终于实现了独霸佟二堡大市场梦想后,曹杰又开始利用他的“第二政府”进行更大范围的垄断。

     佟二堡加工皮装的所有原料都来自河北。1999年,曹杰又找到韩绍义,要承包经营从佟二堡镇至河北蠡县的皮货运输线路。韩对曹的要求自然言听计从。他亲自出马到河北商谈,结果名义上这边由佟二堡管委会经营,暗地里却委托给曹杰的兴华集团承包经营。

     皮子在加工成服装之前,有一道重要工序是喷浆,曹杰以经济特区管委会的名义,组建兴华集团,要求镇上几十家个体喷浆企业都得加入该集团,否则就砍掉。用种种恐吓、威胁等手段,曹杰迫使佟二堡镇15家喷浆厂并入了他的兴华集团。加入集团后,曹杰每年向这些企业收取管理费几十至十几万元不等,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曹杰就非法从15个分厂收取提留款二百多万元;又由于曹杰垄断货源,许多中小业户纷纷倒闭。

     曹杰垄断了市场。从此想在佟二堡经营皮装的,都得花高价从曹手里租用摊位,一个摊位一年的费用由过去两三万元涨到了六七万元。王守成市场开张时,有二十多名业户以40万元买下终身制柜台,王的市场被强占之后,曹杰把这二十多户视为“眼中钉”,想尽办法要把他们挤走拖垮。对拒不出让和迁移的业户,他采取给交易大厅停水断电,周围柜台歇业,甚至交易大厅大门上锁等手段,逼得这些业户不得不走,40万元投资白白扔在这里,还得再出高价租用曹杰别处的柜台。

     曹杰垄断市场三年就赚了1个亿。

     由于曹杰血腥垄断市场,大肆敛财,而且政府还打着便于管理、统一规划的旗号帮他垄断运输线和喷浆厂,使这个经营了十几年的、闻名中外的中国第一皮装市场,在短短几年间持续萎缩、下滑,濒临绝境。2002年4月,曹杰因涉嫌黑社会组织犯罪而被捕,辽阳市、灯塔县和佟二堡镇多名重量级领导干部因曹杰问题相继被“双规”、被逮捕,造成佟二堡市场恐慌,许多大户携款外逃,从此佟二堡市场一蹶不振。

     “佟二堡现象”的启示

     一个曾令世人瞩目的大市场、一个曾被许多经济学家称作经济奇迹的大市场,一个曾令辽宁人为之骄傲的火透全国的大市场,就这样断送在一个农民黑老大手里。这场悲剧令所有关注这个市场的人无不为之扼腕叹息。剖析其中的原因,许多人认为,在由单一的农村经济向色彩斑斓的市场经济过渡过程中,作为全国最大的皮装批发市场,佟二堡曾经创造过辉煌,为中国北方农村发展市场经济提供了鲜有的成功样本;然而,转瞬之间从经济奇迹的巅峰跌落谷底,佟二堡也为人们提供了一份沉重的教训,当地政府为了发展市场,片面讲究“放权”,放弃甚至退出“管理者”岗位,而让位于黑社会处心积虑经营起来的“第二政府”,在集官商于一身的黑社会“老大”垄断和把持下,当地经济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今天,“佟二堡现象”尤其值得人们认真剖析借鉴。

     辽阳市文圣区区长王忠学说,市场没有竞争必然是畸形的,只有竞争才能旺盛,才有生命力,曹杰作为个体业者,只想垄断以扩大自己的市场,作为政府应及时调整。佟二堡的问题在于,市场全到了曹杰手中,政府不仅是失控,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为曹杰独霸市场推波助澜。分析其中的原因,主要是我们的市场经济发育不完善,政府调控市场的手段不成熟,没有及时把握住市场内在规律,忘记了市场是需要规范和管理的。政府应为市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公平竞争环境,良好的治安环境,规范游戏规则。剖析佟二堡,或许可以说这是我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的一个怪胎,是市场经济畸形发展的结果。

      著名经济学家、原辽宁大学校长冯玉忠教授认为,佟二堡今天的衰落是行政垄断的恶果。他说,发展市场,政府行为要减少,官方色彩要减少,公权要减少,而要相应扩大民权、扩大私权,真正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现在的问题是,政府超经济垄断很厉害,曹杰表面上看是个人行为,其实很多事情他个人是办不到的,他借助的是政府的力量。曹杰现象已经不是官商勾结,而是直接介入政府,曹杰打着政府的旗号来垄断,这一点上,政府绝对是失职的。市场经济是竞争经济,垄断就要落后,就要腐败。在东北,计划经济的后遗症还远远没有消除,这么做或许一时是奏效的,是痛快了,但后果是负面作用非常大。

     来源:法制日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野蛮拆迁黑社会介入,深圳惊现假110
  • 黑社会猖獗:肚皮被捅破正待手术 抢救台上又连挨3枪(图)
  • 上海公安采用黑社会手段抓人并威胁杀人,意图逼迫被强制拆迁户代表沈婷停止申诉
  • 辽宁盘锦审理涉黑案 22名公安干警投靠黑社会
  • 辽宁盘锦黑社会团伙成员包括派出所长
  • 安徽一起编造的“全家黑社会”冤案
  • 新京报:权力“黑社会化”危害在哪里
  • 新华网惊天之作: 我在95年认识刘涌 更可怕的黑社会啊
  • 沈阳黑社会老大“刘涌案”周四将在锦州公审
  • 福建省8名官员充当黑社会头目保护伞被双规
  • 福州党政一把手涉嫌大规模贩毒和组织黑社会罪行
  • 安徽一副总经理上任即遭枪杀 疑与和黑社会有关
  • 黑色的深圳----中国黑社会的猖獗情况让人担忧
  • 杨支柱:从黑社会头子刘涌免死看中国社会的腐败
  • 辽宁黑社会老大刘涌由死刑改判死缓事件真相
  • 《商务周刊》:刑讯逼供救了黑社会老大刘涌?
  • 沈阳黑社会案轻判惹民愤
  • 沈阳终审有利于刘涌:黑社会众头目改判死缓(图)
  • 中国《新闻周刊》:内地黑社会“公司化”路径 (图)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