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一村民上访两年冤屈未申
(博讯2004年4月07日)
    (据自由亚洲电台林迪报导)北京郊区的一名村妇,几年前因为家人无故被人打伤致残,生活没有著落,她两年多来为讨回公道不断的上访,但到处求告无门,更受到愈来愈严重的封杀和打压,今年两会期间她更被以涉嫌所谓「爆炸案」而被关押多天,她要求有关部门听听她的冤屈,解决她们的因难。

     张书凤(音译)是北京郊区顺义县的农民,两年半前她六岁的女儿在学校被老师打伤,她丈夫想去评理却被人打伤致残,失去了工作能力,她一家的生活顿时没有了著落,就此张书凤(音译)在顺义和北京的各个部门上访投诉,但到处碰壁,究其原因,张书凤(音译)说:打我爱人这个老师的哥哥是副局长,这个我早就知道,而且打我女儿那个老师的直系亲属是我们教育局的头子,现在有人给他们撑腰,而且我已经见到那个副主任了,那个当时他的手底下就说,你去告吧,你就是走到天边,你还要回到你们顺义的。 (博讯 boxun.com)

    张书凤说,她后来又举著牌子到市教育部门求见那位副主任。

    张书凤(音译):那个老太太瞅见到我,我刚要跟她说,她说,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了,我说,那个李主任,我有一肚子的委屈,我在外头跪了整整一天啊,我等著你,我想求见你,我想跟你说我有一肚子委屈,为什么你一句都没有听,你就说知道了,我们顺义县保育科科长说了,市里的大头你见不到,小头我们官员早办了,钱早就到位了,我说要不是他这么说,原来不是你们在说话,而是我们顺义县叫一些钱在说话啊!

    张素凤说她在到处碰壁的絶望之中,曾在2002年四月份跳地铁自杀,后被救起,当时的北京青年报还做为社会新闻对此做了报导。

    张素凤曾向北京的各个媒体反应情况和投诉,但是几乎得不到任何回响,本台记者为此向北京的一位媒体工作者查询。

    记者:你们现在是不是很难报导这些东西呢?

    北京媒体工作者:不是很难报,是不能报。

    记者:肯定不能报,在北京来说肯定不能报?

    北京媒体工作者:因为她以前的一些行为吧,造成她现在的身份比较特殊,比如说到天安门啊。

    记者:到天安门去?

    北京媒体工作者:对啊。

    记者:她曾经在天安门那边也自杀过吗?

    北京媒体工作者:她曾经就把她的丈夫放在天安门嘛,主要是她经常上一些相关的部门去上访,告啊,申冤,举著牌子站在各部委门口申冤。

    记者:在这些行为当中有什么违法的吗?

    北京媒体工作者:这个我还不好说,这个东西,因为你是在香港,我是在内地,在意识上,双方对一些行为可能不能达成统一的认识吧。

    据了解有关部门对于张素凤的投诉不仅没有倾听,更没有解决,在刚刚过去的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张素凤更突然被抓进拘留所,关押了十天左右,直到两会结束才释放。

    记者:那他抓你的理由是什么?

    张书凤(音译):他说我是涉嫌爆炸案。

    记者:他说的是什么时候的爆炸?

    张书凤(音译):根本没有爆炸过,他说是三月六号下午,哪儿爆炸,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事啊,根本就没有爆炸,他就是给我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啊,然后他们就拉我去做笔录,三天两头天天上午去刑警队做笔录,下午也去做,而且他们逼我、掐我的脖子,在拘留所里他们骂我,打我,他们把我跟一帮妓女关在一起。

    记者:跟妓女啊?

    张书凤(音译):对,她们都是妓女,而且他说我从我家带了鞭炮来了,我们连饭都吃不上了,我们哪来的鞭炮啊。

    张书凤表示她是在走投无的情况下才跟海外媒体联系的,她希望他们做为社会最底层的声音最终能让有关领导了解,以便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

    (以上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限制民众上访申冤权利
  • 不服强制拆迁惨遭劳教并打断双腿,马亚莲上网揭露上访再次被判处劳教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3~4)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1-2)
  • 工讯:吉林油田工人们上访被抓,数十名工人集体自杀
  • 北京警方在两会期间遣返上千名上访者
  • 俞梅荪在京城上访胜利大逃亡日记
  • 北京两会期间镇压拆迁、宗教等上访人员,华惠棋等多人更遭到毒打致伤
  • 军转政策落实情况与企业军转干部上访问题调查
  • 老战士向党说说心里话——就落实企业军转干部政策和军转干部上访问题给胡总书记的信
  • 上访群众躲藏京城 伺两会期间告状
  • 中国通知阻止拆迁户两会期间上访北京
  • 上海驻京办私设牢房,私刑折磨上访者
  • 西安六旬老汉上访期间屡受骗 汽油浇身欲自焚
  • 谁的眼泪在飞?——北京上访群众的悲惨生活
  • 中国下岗工人哀歌 辽宁公安逼死上访下岗工人
  • 四川达州市出租车车主的抗争:百名北京上访出租车主被强行遣返
  • 打架被拘后"失踪" 家属上访7年未果
  • 《中国农民调查》第三章 漫漫上访路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