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柏桥:胡佳与温家宝
(博讯2004年4月04日)
    十二月一日是世界爱滋病日,全球各地都展开了宣传爱滋病知识的活动。

     2003年,中国政府首次加入了这一行列----虽然这一举动姗姗来迟,但毕竟有胜于无。在这一天的所有活动中,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前往北京地坛医院看望爱滋病人并与这些病人握手成了最重大的新闻。一时之间,海内外中文媒体争先恐后地撰写感人的报道,称温家宝之举是"中国爱滋病防治工作的一个里程碑","显示中国新领导人思想更为开放"。还有媒体据此称温家宝为"人民的好总理"。对于温家宝的这一举动,我相信没有人会表示异议。但是,是否与爱滋病人握一次手,就表示他思想开放,是人民的好总理了呢?这中间恐怕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如果说有,那么,在中共统治下的半个多世纪里,不仅任何一位总理是都可称为思想开放的人民的好总理,而且任何一位中共领导人包括暴君毛泽东也可说是思想开放的人民的好领袖了。我们都知道,中共领导人最善于做这种秀,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乡村干部,哪一个中共官员上任后的第一课不是去学做亲民秀?论做亲民秀,温家宝还远不及他的几位前任,尤其是第一任总理周恩来。过去五十多年,我们读过的中共各级干部视察灾民,老区,矿井,农村等的报道还嫌少吗?何以有人能几十年如一日,每次读到这类新闻都能被感动一番呢?是不是有人觉得自己天生就比他人低贱呢?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博讯 boxun.com)

    其实,真正能让人感动的事情在我们的身边每天都在发生。过去二十多年来,由于一胎化政策导致大量小女孩遭到父母遗弃,而来自世界各地的善良的人们每天都在中国各级衙门前排队领养这些被遗弃的孤儿,即便是在人人自危的萨斯病盛行期间,他们的也没有中断关爱之旅。据不完成统计,过去十多年来,至少五万名孤儿被领养,国家还因此赚取了不少外汇;由于各级政府的贪污腐败和苛捐杂税,导致广大农民负债累累苦不堪言,一些有良知的人为了主持社会公义,挺身而出为农民争权利,各地减负代表,农民代言人应运而生;由于政府过去长期来隐瞒爱滋病真相,使得爱滋病问题越来越严重,一批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不顾个人安危大胆揭露爱滋病真相,有的还因此遭到关押......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在中文媒体广泛报道中国政府领导人温家宝关心爱滋病问题的时候,我想特别提请各位注意,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有那么一群人,他们长期来不辞辛劳四处奔波,呼吁全社会重视爱滋病问题,对爱滋病患者给予人道关怀。可是他们曾被当局视为异己分子而遭到打压迫害。在这群人中,有一名叫胡佳的年青人曾多次深入河南各地的爱滋村,与那些卧病在床的爱滋病患者交朋友。记得一年多前,香港开放杂志上曾刊登过这位民间组织"爱知行动"的负责人双手抱著悲痛欲绝的爱滋病人的照片。如果说温家宝与爱滋病人握手值得如此大书特书,那么胡佳们的所做所为岂不应该写进中小学教科书了?

    当各地媒体争先恐后地歌颂政府的所谓爱民之举时,让我们来听听来自胡佳的不同的声音。他认为,中国高层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支持是非常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改变中国应对艾滋病的僵硬的政治体制。他批评当局长期以来一直企图掩盖当地艾滋病的严重程度,限制媒体就艾滋病问题进行报道而地方政府在艾滋病防治方面所表现出来的低效率和漠视直接导致了艾滋病在中国的迅速蔓延。他希望中国政府重视民间防治艾滋病的组织。事实上,正是以胡佳为代表的一群有良知的人们过去几年来的不停呼吁才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开始正视爱滋病问题。如今爱滋病问题开始受到全社会的重视,胡佳们当记首功。

    与胡佳们比较,中国政府又做了些什么呢?令人遗憾的是,政府对爱滋病问题的关心与重视至少目前还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最近读到一则这样的报道:河南省秩城县双庙村一位感染了艾滋病毒的村民朱进中,于今年二月创办了一个名叫" 关爱之家"的孤儿院,收养了50多个父母因艾滋病而去世或改嫁后无人照管的儿童。可是,这个孤儿院的资金全部由社会募捐,当地政府只拨给10袋面粉。由于资金不足,孩子们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民间在自发向爱滋病患者伸出关爱之手,而政府却仍然麻木不仁,这就是今日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

    在关心爱滋病问题上,胡佳与温家宝,或者说胡佳们与温家宝们谁更值得人们尊敬与称道?当然是长期为爱滋病问题奔走呼号的胡佳们而不是按照中共传统定期出来做一下亲民秀的温家宝们。值此温家宝访美之际,我奉劝他一句,应向胡佳们学习,多做实事,别象中共过去的领导人一样,只知道做秀。

    如果中国的媒体有一天能在世界爱滋病日大量报道胡佳们的事迹而非中共领导人的亲民秀时,则中国的新闻自由就基本实现了,中国社会的正气也就有望得到提升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