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强烈谴责中共拘捕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的声明
(博讯2004年3月30日)
    惊闻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年会正在召开之际,竟然将广受尊敬和同情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及 “六四“难属张先玲、黄金平等予以无理拘捕,并进行抄家。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对中共当局如此丧尽天良的无耻行径表示最强烈的谴责,并呼吁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等“六四”难属。

     十五年前,中共罪恶的子弹夺走了这群天安门母亲的亲生骨肉的年轻生命。如今,中共又妄想夺走她们的自由。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就在前不久,中国人大还进行了修宪,将“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然而,他们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不论他们说得如何冠冕堂皇,仍改不了其专政本色,对弱势群体、异议人士和所有敢于讲真话者的人的人权进行随意侵犯。拘捕始终坚持“独立、公开、合法”抗争的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不仅违反了“保障人权”的承诺,也是对宪法尊严的粗暴残踏! (博讯 boxun.com)

    非典英雄蒋彦永医生在今年两会期间,向中共高层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引起轰动。他在上书中说到,丁子霖等“六四”难属“从1995年开始,每年都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写公开信提出严正的要求。但遗憾的是,作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对这样一个严肃的请求,竟然置若罔闻,一字不答。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时交代不过去的。”如今,当局不仅不理会丁子霖等的正当要求,反而对她们进行疯狂的镇压,将这些年迈的母亲们关押起来。如此丧心病狂的暴行,天理不容!对此我们决不会坐视无睹!

    丁子霖教授是我们“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名誉召集人。筹委会发起了声援蒋彦永医生“为六四正名”的签名活动,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广泛支持。目前签名人数已超过五千,这充分说明了公道自在人心。

    据知,丁子霖教授等人被拘捕可能与她们向正在召开的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会议提交了“六四屠杀”证词有关。丁教授在证词中呼吁大家“说出真相,寻求正义,呼吁良知,拒绝遗忘”。若果如此,则中国政府的所谓人权已有所改善一说将在世人面前被彻底戳穿。这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再一次强烈谴责中共拘捕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要求中共立即将她们予以无罪释放,并向她们道歉!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都休想逃脱正义与法律的最终审判。

    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召集人:刘青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文独立作家笔会呼吁信:请关注被捕的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 多位六四难属被拘并搜家
  • 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 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 中共阻止李鹏出版「六四」回忆录
  • 李鵬撰六四日記為自己平反 (图)
  • 传李鹏就「六四事件」撰写书稿撇清责任
  • 主动答六四暗指江泽民温家宝棉里藏针?
  • 政协闭幕唯一露面元老 刘华清六四角色成焦点
  • 温家宝记者会翻译不提六四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四
  • 广东删除六四温家宝总理谈话
  • 温家宝对“六四”含糊其辞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之三
  • “声援蒋彦永,为六四正名”反应热烈 四天内签名人数已逾三千
  • 关于支持蒋彦永医生上书中共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声明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
  • 乌云不能永远遮住阳光 - 全美学自联就蒋彦永医生要求正名“六四”告全国同胞书
  • 蒋彦永促重评六四引发震动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