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耀杰:桃林口水库回迁农民的非人生活(图)
(博讯2004年3月21日)
    作者:张耀杰

     由吴敬琏任名誉总编辑、温铁军任社长兼总编辑的《中国改革.农村版》,在2003年2月号发表过一篇《移民上访路──河北省桃林口水库移民群体性事件报导》,作者是来自北大和清华的两名见习记者李敬和郑现莉,摄影记者是该刊执行主编赵岩。 (博讯 boxun.com)

    2003年中共十六大召开前10天,赵岩带领两位见习记者,深入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桃林口水库库区,重点采访了迁移后又私自回迁的弱势农民。以上图片就是赵岩拍摄到的回迁移民居住的「家」。据库区移民的维权代表张友仁指认,图片上的这名妇女就是一位因为上访而多次被关押毒打的维权积极份子,只可惜我没有记下她的姓名。

    关于私自回迁的库区移民,《移民上访路──河北省桃林口水库移民群体性事件报导》的介绍是这样的:「1986年,为缓和冀东地区长期存在的水资源缺乏问题,河北省政府决定在青龙满族自治县境内滦河支流的青龙河上修建桃林口水库,……库区移民涉及8个乡、36个村、104个自然村,搬迁人口达4万多,……在搬入新村过程中,移民与原住村民发生纠纷时由于解决不当,造成移民与原住民关系紧张,无法顺利融入新的集体生活。据被迫返回库区的移民李云海反映:他的小妹由于年轻漂亮,被逼嫁给本村的一个恶霸,否则无法在当地生存。嫁过去后小妹因实在不堪凌辱,外逃他乡打工,该恶霸从此怀恨在心,肆意侮辱李云海一家人,李家向多方求助未果,被迫重新回到库区生活。……像李云海这样因各种原因重返库区生活的移民有200多户。他们的生活极为困难。」

    另据张友仁介绍,2000年4月30日,村支书邢小桓带人挖沟取土囤堵他家新建住房的阳台,历经两个汛期洪水倒灌之后,他家的新房变成了四处裂口、地基塌陷的危房,一家六口人至今仍然住在这所危房之中。(图2: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胥各庄镇大王庄村一排13号张友仁家所住的危房)一位任乡司法所司法员的国家公务员尚且如此,无权无势的普通移民移居他乡后所受到的欺压和迫害,就可想而知了。

    

    图为张友仁家现在的危房。

    2004年春节期间,为了征求私自回迁库区的农民在《要求罢免唐山市委书记张和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河北省人大代表资格的动议书》上签字,张友仁和张豹从唐山包出租车回到180公里外的桃林口水库库区,这些回迁户听到消息后翻山越岭跑几十里山路找到张友仁,哭著喊著要罢免张和,要讨回公道。3天时间一共有616人签名,除了不满18岁的和不在家的,这些平时分散在大山深处的回迁户全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按照张友仁的说法,桃林口水库库区现在私自回迁的移民1千多户,他们没有电没有水没有药,每天只能到水库里挑水吃,晚上只能点蜡烛照明。每年到一定时候,来自秦皇岛市和唐山市各区县的动员返迁的政府官员,都要进行一次大收捕。市里、县里、乡里、村里的干部开著专车来抓人,回迁户喊一声「日本鬼子进村了」,就往大山深处跑。人跑掉了,粮食被抢走装到车上去,房子一把火就给烧毁了。没有跑掉的回迁户,被抓住后绑上双手,像粮食一样装上车运回去。留下来的回迁户把石头一垒、柴草一盖再起一个窝棚,从头开始过日子。这些回迁户的窝棚大都是用石头砌墙,茅草毡顶,窗户和门用破烂木头做成的,贴著塑料布。由于水库淹没后剩余的田地,被青龙县分别发包给外地人耕种,返库移民只能在水边、路边开垦一些零散荒地维持生活。

    张友仁还说,以前由他家承包的荒山荒滩一共有300多亩,水库建成后全部被淹没,大水退了下去又露出水面100多亩,他家于1985年与青龙县牛心坨乡老鸦窝村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证明书》还没有到期,应该补偿给他家的55万多元果树补偿金也没有拿到手,青龙县不征求原承包人的意见,就把这些荒山荒滩转包给了别人。

    谈到为甚么要在「两会」期间到北京集体上访时,张友仁另外还有一段话:「我们就想请人大代表组织一个代表团到库区看一看回迁户的生活状况,任何国家都没有这样子的!那里还不如美国黑人的贫民窟呢,美国黑人的贫民窟里还有面包吃,库区这些人在自己的家园里连玉米面饼子都吃不上。属于移民户的6000多万搬迁安置费,却被张和他们挪用私吞了,这和专制社会『不杀穷人不富』的强盗行径有甚么区别呢?!」

    2004年3月19日,躲藏在北京大学附近的朋友家中的张友仁,被唐山警察强行绑架,现在依然被关押在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的看守所里,「不杀穷人不富」的专制强理,也许当真要兑现在糖尿病人张友仁的身上了。时间已经到了21世纪,难道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还要继续把这样的倒行逆驶宣传美化成为与时俱进吗?!

    大纪元首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