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佳:蒋彦永教授和高耀洁教授的会面(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4年3月10日)
    我想很多朋友已经读到蒋彦永教授的给人大和政协的上书,但我还是要转发给大家,并且也说几句心里话。 三年多来和艾滋病结下了缘分,去年也经历了SARS的考验。说真话、把真相告诉人民一直是我们在公共健康领域的工作中心。恰恰在一个月以前,我曾经安排过蒋彦永教授和高耀洁教授的会面。两位老医生见面分外高兴,而他们的观点也惊人的朴实一致“第一要讲真话,第二要为病人着想”。又想起古时药王孙思邈《大医精诚》中的誓言:“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研茧,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借身命。见彼苦恼,若已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恶,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1989年我15岁。由于父母是右派,小时候我自己也当过狗崽子颠沛流离,所以对沉重的历史有一点体验,就象一本书的名字《往事并不如烟》。胡耀邦在改革开放初期为知识分子落实政策,从某种意义上他是我家的恩人。89年当他去世时,我们全家都流下了泪。之后天安门广场诗抄,4月27日10所高校的环城大游行,我也曾经和高校的大哥大姐们一起环城呐喊:“卖掉奔驰,还清国债”,“人民日报,胡说八道(针对4.26社论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中央电台,颠倒黑白”……没有人看出我是个初三的学生。队伍不时一起唱起雄壮的国际歌,我想英特那雄奈尔究竟怎样我们未必清楚,但我们知道我们就是要讨得一份社会的公道,反对的是官倒等腐败。50多天里,记不清多少次前往天安门广场,和数不清的普通人一道群情激跃。从5月底开始,作为一个普通的北京市民,我有幸和很多成年人一起去搭设路障,阻挡军车,劝解军人,焚烧坦克……,一切一切历历在目。那是无悔的岁月。尽一点生而为人的义务。 6月3日凌晨开始,广场沦陷。不久数以百计的人们丧命在“人民子弟兵”的枪弹和坦克车轮下。之后的将近半年里,当局的各种秋后算账纷至沓来,作为高一学生,我们也人人自危。而戒严部队类似占领军分布在北京各地,我们总是避开他们这些刽子手的营房。杀过人沾满老百姓鲜血的军队,无论如何也给人日本鬼子一样的印象。直到这些屠城解放军撤离北京,我们才有了解放的感觉。 1989年10月1日,政府为了保持稳定防备学生无事生非,北京市把数万高中学生集中到北京工人体育场,我们看着三流球队踢了一场索然无味的足球,而对面是上千荷枪实弹的武警,虎视耽耽看台上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中学生。硕大的体育场安安静静,没有人叫好,没有人有任何对于体育的热切表达,同学们之间几乎没有交头接耳,我们的心里是空白和恐惧,甚至担心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对面就会倾泻过来密集的弹雨,然后我们就可能齐刷刷倒在秋夜的寒风中,和夏天那些无辜的死难者一样无法与父母诀别就被卡车运走,埋葬在不为人知的地方。记得那天晚上回到家,长出了一口气,打了一个冷战。毕竟我们确信,当时的政府和军队什么都干得出来。

    
(博讯 boxun.com)

    蒋彦永教授和高耀洁教授的会面

     1999年六四10周年之前,政府开始全面封闭整修天安门广场,从5月份一直修到7月,我们都明了官方为什么在这个阶段采取如此措施。又是5年过去了。这块压在我们心上巨石一定要搬开,公道一定要回来。今年我30岁,15岁那年六四天安门惨案改变了我许多,因为厌恶杀戮所以信仰佛教,同时慢慢开始食素。生命又一次走过了15年,人生没有几个15年,这一年尤不可虚度。就在昨天我看到了修宪中提及了神圣的两个字“人权”,人类尊严的条款终于要列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法典。本届政府应还89六四无辜惨死在军队暴行下的老百姓公道,给他们的家属国家赔偿,在6月4日降半旗致哀。并承认那是一场严重的浩劫,是当时政府的重大的失误。我不知道六四有多少人直接和间接的被夺去生命,而我所能为六四死难者做的就是在6月3日凌晨到6月4日去天安门给他们守夜,扎起千朵白花,燃起千只蜡烛,祈祷无辜的人们在天之灵安息。这份小小的心愿是基本的诉求,我将在4月15日胡耀邦逝世15周年时递交给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那里曾经是我为人权问题申请过示威游行的地方,但这一次的意义有所不同,因为这不是示威或游行,而是如清明的扫墓一样为了纪念和祭奠无辜的死难者。

     祝平安!

    

    中国公民北京市民胡佳敬上

    010-85835522 86000663

    附件中我2月9日拍摄了一幅照片,各位可以看到两位大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佳:蒋彦永教授和高耀洁教授的会面 (图)
  • 蒋彦永应院方要求突往新疆出差
  • 医院官员盘问蒋彦永
  • 支持蒋彦永医生联署波澜壮阔 签名网站邮箱遭攻击沦陷
  • 乌云不能永远遮住阳光 - 全美学自联就蒋彦永医生要求正名“六四”告全国同胞书
  • 分析蒋彦永上书为八九学运正名
  • 解放军三○一医院干部奉令讯问蒋彦永
  • 蒋彦永促重评六四引发震动
  • 美国之音采访敢言之士蒋彦永
  • 六四事件受难者家属忧心蒋彦永医生安危(图)
  •      蒋彦永这样证明了民运的合法
  • 黄花岗杂志独家特稿之二:“蒋彦永医生上书”附件
  • 蒋彦永证实给中央写信促为六四平反
  • 蒋彦永医生就六四的上书
  • 蒋彦永被"时代周刊"评为本年亚洲风云人物
  • 境外媒体不准采访蒋彦永(图)
  • 人民日报发表蒋彦永公开信的前前后后(德国报章)
  • 内部消息﹕吴仪就是要把蒋彦永树立成英雄
  • 财经时报:经济学家吴敬琏致敬抗非大夫蒋彦永
  • 蒋彦永: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