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吕加平失踪以及失踪之前完成的文章:向中央领导反映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图)
(博讯2004年2月23日)
    据发稿人称:吕加平先生写了此文后,受到公安部门全程跟踪监控,他已三天未回家,现已不知去向。 故特将此文在网上全文公布。吕加平先生的立场是反卖国、反腐败、反专制而不惜牺牲个人一切。

    
(博讯 boxun.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或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向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我听说的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

     中央领导同志、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本人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已退休的无党派群众,最近我听说了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特作如下反映,希望能够引起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关注、重视,并能依法进行调查处理或澄清:

     1、不久前我听一位朋友说,去年10月或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过几次生活会,参加者还包括有一些已经退下的十四、十五届中央政治局老同志。在有一次生活会上有人提到了吕加平写的“第三代现象”一文和要求调查江泽民历史和入党问题的报告,乔石同志也看过,他说:既然有人已经提出了这件事,也应该向全党全国给个交代吧。与会的尉建行等同志表示赞同。不过有的与会者提出,江泽民依靠“六*四”而取代赵紫阳当上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是陈云等推荐力争的,并不是邓小平选定他当第三代接班人,邓选定的是李瑞环,因此这涉及到陈云的错误,要慎重对待。

     2、去年秋天,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光英到浙江温州参加一个民营企业家会议,一天中午吃饭时有人给了他吕加平写的“第三代现象”一文和要求调查江泽民的报告,他一看就入了神,竟忘了与敬酒者干杯而专注看阅。看完后他拍拍坐在旁边的一位领导干部的手说:“×部长,如果真有这种事的话,你们共产党也应该管一管才行呀!”

    3、有人从朋友处看到了吕加平那篇“第三代现象”的文章和要求调查江泽民的报告后大感吃惊,为了证实真伪,便复印多份送给一些曾在中组部工作过的老同志询问。这些中组部老同志都证实,吕加平反映的有关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等问题大部分是真有其事,江泽民是有严重的历史问题,中组部早就知道。他们还说,后来王刚当档案局局长时把江的档案中不利于江的材料进行了篡改,有的毁掉。这位同志才相信吕文的真实性,也才明白吕加平至今安然无恙的原因。

    很多好心人对吕加平的安全表示担忧。一些拥护毛泽东的同志在去年11月一次为筹备纪念毛泽东110周年的聚会上,有一位同志发言时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北京的公安局在中秋节给吕加平送了月饼。”另一位同志马上高声补充道 :“大家注意,这是公安局送的。”在座的与会者听后掌声雷动,热烈欢迎公安局的同志对吕加平的友好态度。其实北京有关公安局的领导和干警不仅在中秋节给我送月饼,而且还在我生日时送蛋糕祝贺,过年过节时也常送些礼物慰问,在此我特向他们表示感谢,尤其对他们支持和赞同我要筹资成立“吕加平战略研究中心”的民间战略研究机构表示感谢(见后说明)。

     4、前不久有一位朋友告诉我,江泽民在去年下半年住在玉泉山,武装军警在围墙外日夜守卫和巡逻,戒备很严(玉泉山西门离我住的普安店只有几百米远,这是我们亲眼所见)。后来他不愿住了,说是住在玉泉山他受到了总参谋部特工的监视,感觉很不安全,所以要搬回中南海住。后来果然不见了在玉泉山墙外戒备的军警。

     5、前几天我去看望一位老同志,他告诉我一些有关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事:

     前两年江泽民经常到某军种司令部看宋祖英的演唱,该部也经常在礼堂举行有宋祖英作压台唱的演出,江泽民每次必到,并频频接近宋祖英。有一次演出完后江泽民在与宋祖英握手时偷偷递给宋祖英一张小纸条,宋祖英接过后因人多当时没敢看,就装进了口袋,回去后打开一看,纸条上写着:“以后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帮助你解决任何事情。”纸条上所说的“大哥”,就是江泽民自己。后来宋祖英把纸条的这段话告诉给了别人。

     江泽民为了与宋祖英秘密来往不受干扰和外传泄露,宋祖英便和丈夫离了婚,宋离婚后就住在该部的招待所里。这以后江泽民经常在晚上到该招待所与宋聚会,来时相当保密,随从警卫防备很严,不许外人接近。而且每次来的车子都换了新的牌照,一次一换,使人认不出是江的专车,江下车后就径直到宋室。对于江、宋在某处招待所幽会,该所的人只当没看见,而且大为恶心反感,后来一位党性原则很强、有正义感的老干部本着对党和军队负责的态度,把江、宋的这种事和传闻向有关上级领导作了反映,可是反映者却反而受到了监视,电话被监听。

     听说宋祖英后来与江泽民最信任的人、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徐才厚结了婚。

     6、现在社会上广泛传说,在人民大会堂西侧花费三十多亿人民币修建的像坟包一样的国家大剧院,是江泽民为宋祖英演出修建的。而且还广为传说,海军部门为宋祖英在澳大利亚和奥地利演出使其扬名世界,不惜动用数千万人民币海军军费。此传说不知真假,如果是假的,应尽快辟谣,以免人们将其与满清晚期掌握军机大权的太上皇西太后动用数千万两白银海军军费修建颐和园而无力添置海军武器,致使北洋水师在甲午海战中惨败于日本而全军覆灭之史相联系,有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英名。

     (据说国家大剧院的修建也与海军有关。据报道,朱佩在担任法国总理期间曾违反和破坏中法关系,私下向台湾当局出售攻击型潜艇,赚取巨资,后来此事被台湾军方的人泄露而发生杀人灭口事件,引起舆论大哗。据说法国政府为平息事态和缓和中法关系,在给台当局十数亿美元资金回扣以掩口外,也给了中国方面数亿美元的回扣以图摆平免斥。中国方面对此事应向法国提出抗议,即使收受此巨款,也应用于海军建设。可是当时担任中国党政军一把手的江泽民既没有抗议,而且在收了此巨款后也没有用于海军建设,而是把它为宋祖英演出盖了国家大剧院。并且不顾国内权威建筑设计专家和清华大学等著名院校和设计部门的强烈反对,排斥一切国内优秀设计方案,一定要采用并未通过评审的法国人的坟式设计,以讨好法国人,并让此钱还由法国人赚去。)

     7、听说宋祖英在中央电视台的演出播出有特权,一切由她自己决定,中央电视台的任何导演、领导和中宣部等上级部门均不得过问。更有甚者,社会上还广传宋祖英享受国家一级警卫待遇之事:宋祖英在十六大前曾随团赴四川绵阳演出时,当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现任公安部长)经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的批准,对宋祖英进行只有副总理级以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享受的一级警卫待遇。周、由之所以如此敢于违规行事,不可能与江泽民的特许无关。而周永康后来很快 被提拔为公安部部长,也肯定与他如此讨好宋祖英和江泽民有关。后来有人在网上发表“宋祖英有什么资格享受国家一级警卫待遇?”进行尖锐抨击。

     8、听一位知情的朋友说,曾任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主任、多年执导春节联欢晚会的赵安,在2001年的某天邀请一些知名女明星到一家叫全家福的饭店宴聚,其中有宋祖英。席间,宋祖英趁着酒兴津津乐道、兴致勃勃地大谈她与江泽民的风流艳事,此事被赵安偷偷记录了下来。后来赵的这份手稿被他的合作者、歌词作者张俊以得到,张就以此手稿内容向有关国家机关、司法纪检部门和相关领导等发了200多封匿名举报信,检举揭发赵安和宋祖英诽谤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然而后来张俊以却反被江泽民亲自下令逮捕法办,法院主要以诽谤国家领导人罪将张俊以判处6年徒刑(赵安被判10年)。据说,赵安的这份记录手稿现在还存在赵、张案件的卷宗里。

     9、一位著名学者曾对我说,十六大前他到南方一些省份讲学,到军队里讲时,发现军队官兵特别拥护江泽民,尤其南京军区的军官们更是热烈拥江。他问他们为什么要如此拥江,这些军人昂然回答说,江总书记给我们作过担保:只要你们紧跟我江泽民,选举我连任中央军委主席,我保证带着大家打台湾。这位学者听了哈哈大笑说:“江泽民会带你们去打台湾?真是笑话,江泽民是在骗你们,他绝对不可能带你们去打台湾!”这些军人不信,认为江泽民已经作了铁的担保,只要紧跟他,选他连任中央军委主席,就一定会打台湾。后来在十六大上应该全退的江泽民果然在军队的全力支持下,尤其在以张万年为首的军人将领“特别动议”下,推翻了十五届党中央要江泽民全退由胡锦涛全面接班的决议,打压和阻止胡锦涛担任中央军委主席,而强行推举应该全退的江泽民再次连任中央军委主席,江终于以打台湾的担保,取得军队将领和官兵的信任继续执掌军权。而江泽民也许也曾向美国总统布什作过这样的担保:只要你们支持我连任中央军委主席,我就不会让解放军打台湾。所以在实际上是始终在喊要打台湾,并几次作出要大打特打的样子,可是该打的时候不打,不该打时大喊要打,结果把“台独”和美国助台怂恿了起来,却并不去打,始终在哄骗一心想要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解放军官兵。这也许正是小布什支持和祝贺江连任中央军委主席的原因,但美国又怕江真的下令武力攻台。所以江泽民这是在搞两头骗的“对敲”手段,以使自己继续执掌和巩固军权,把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胡锦涛架空,不让胡染指军队和军权。

     这位学者还曾三次到我处告诉我,中央军委曾向有关军队部门发了一个针对我的指令,该指令说:吕加平是一个军事评论家,他的文章可看,但任何军人不许接触吕加平本人,不要与他有实际联系来往。该令一下,果然所有军人都不再和我联系了。我问他这是为什么,这位学者说,上面认为你吕加平对军队太具煽动性。

     反映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吕加平 2004年2月21日


关于筹资成立“吕加平战略研究中心”的说明:

    这六、七年来我全靠自费和朋友们的一些热心捐助,完全自力地研究战略问题和各种历史与社会重大问题,现实敏感问题,无偿供国内外社会各界参考。我和爱人省吃俭用(甚至不敢看病),两人每月生活开支只有300多元,其余全都花费在为战略研究及相关工作上。因开支和工作量很大,劳心劳力,损害身体,到现在仅凭个人力量已难以坚持下去。我们已是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如果一旦生病或发生其他不可抗拒的天灾人祸,尤其因言遭难,更会无能为力。然而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继续看到我用独特角度所作的战略研究分析和各种与众不同的评论。因此在我的战略研究很难得到官方实际帮助的情况下(甚至因上面不悦反会危及自身安全),我想通过朋友和社会的资助,筹建“吕加平战略研究中心”或“研究公司”。我的这个想法得到了北京有关公安部门领导和干警的支持,他们赞同我筹资把这个同美国蓝德公司相类似的中国民间战略研究机构建立起来,能继续为社会朝野各界提供更有启发和参考价值的战略研究成果和各种新颖见解。这给我以鼓舞和鼓励,借此机会,我向曾资助过我的朋友们深表感谢,同时也对北京有关公安部门的支持表示感谢,并在此公布我的援助资金账号(已公布在我主页上),以接受社会各界真诚的资助:

     (1)招商银行: 户名:吕加平 账号:9555 5001 0373 3217

     (2)工商银行: 户名:吕加平 账号:0200216601022516075* (4300字)

    作者简介:上海嘉定人,1941年6月14日生于上海,曾是军人,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 在湖南工作近三十年。无党派人士,自由撰稿人,自力从事战略学术研究。著作有《阴谋与抗争--肯尼迪总统被剌案起因剖析:猪湾事件》(北京学苑出版社出版)和《中国的战略失误》(美国美中文化出版公司出版)。已写好的新书稿有:《破解文革战略之谜—从战争角度看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和《拼搏与惨死—肯尼迪1000天总统大事记与被刺之谜》,如愿出版者可与本人联系。本人家父吕炳奎是中共第一支海军部队的创建者,新中国中医事业开创者,曾任由粟裕的一师和谭震林的六师共管的新四军海防旅政委、三野海防纵队政委,解放后先后任江苏省卫生厅厅长、中央卫生部中医司司长等,去年12月10日去世,享年90岁。

    作者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普安店66号 邮编:100093 电话:82595702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个人主页: http://www.jiapin.net或 http://kk8259.5188.org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