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起民工集体讨薪案揭示的重重黑幕(图)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4年1月30日)
    中国政府此时正在叁令五申要求解决农民工的欠薪问题,并且一再承诺要把工资在春节前发到民工手上。此时的民工薪水问题正是媒体炒作的大热点,但是,奇怪的是,北京的各大媒体却对身边发生的大新闻置若罔闻,一片噤声。这其中却是另有蹊跷。

    
(博讯 boxun.com)

    周厚文专稿:一起民工集体讨薪案揭示的重重黑幕──鹏润公司的后台到底是谁? 1月13日晚上,我接到朋友的电话:“这里的民工有两百多人包围了公司要讨工钱,和保安打起来了,你要不要调查?”“当然要了。”

     次日,14日一早,我就和其他记者朋友赶到了位於北京市丰台区的国际鞋帽城。几百名民工群情激愤,打着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还我血汗钱。”工人们看到记者赶到,都纷纷围上来反映情况。但是,四周已经围了一些警察。警察试图干预记者进行调查,但是众多的工人把警察拦在外面。警察也无可奈何。

    国际鞋帽城已经全部封顶,但还没有进行内部装修,总建筑面积14万平米。它的施工单位是江苏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开发商是鹏润房地产开发公司。数百名民工1月14日上午在施工单位江苏一建的办公地点抗议,下午则赶往位於朝阳区的鹏润公司的总部,鹏润大厦。

    1月14日晚,北京的气温很低,工作了一年仍然没有拿到工钱的民工更加焦灼。几百位民工包围在鹏润大厦的外面。有几个民工代表被请进办公室里面和鹏润的领导们谈判。外面愤怒的民工焦急地等在外面,一位恼火的民工扔了一个矿泉水瓶到保安的面前─这个行为立刻引发了一连串的报复。维持秩序的保安开始殴打民工,五位民工在当晚被打伤。其中一位保安竟然拿起来带着铁座的路障砸向一个民工,造成该民工当场昏厥,流血不止,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成为重伤。

    

    中国政府此时正在叁令五申要求解决农民工的欠薪问题,并且一再承诺要把工资在春节前发到民工手上。此时的民工薪水问题正是媒体炒作的大热点,但是,奇怪的是,北京的各大媒体却对身边发生的大新闻置若罔闻,一片噤声。这其中却是另有蹊跷。

    负责施工的江苏一建公司在国际鞋帽城一共雇佣了一千五百多人,他们来自江苏、安徽、四川、贵州等全国各地。到案发时为止,工人们已经工作了整整一年,但是,除了每个月的一百元的生活费,和起码的伙食(日后要从工资里扣钱),工人们事实上还没有得到任何其他工资。相反,工人们却常常要掏钱承担种种费用,包括萨斯病的检查费,工作服,安全帽,健康证,暂住证等等。每一个民工遭到拖欠的工资都大约有一万元。所有工人的工资总额为一千五百多万元。尽管许多工人都和建筑公司签了合同,但是合同并不在本人手上。不过,来自贵州等地民工团体的工人与公司签的是集体合同,该合同则让民工的头领们拿着。合同的承诺是在工程完工后的十天内把工资发清。工人们说,他们住的地方用的是36度电,也没有炉子,冬天连喝的开水都没有,自来水都冻起来了。工人们反映,现在食堂已经停火了,他们都没饭吃了。而且,手上连买火车票的钱都不够。民工汪西秦说,他的父亲汪行贵得了脑梗塞,正在住院,心里非常担忧他,却无法回家看望。

    

    接受采访的承建商江苏一建和开发商鹏润公司都承认了拖欠工资的事实。但是,承建商却另有苦衷,他们说开发商鹏润没有支付应该支付的75%的项目款,而仅仅支付了50%,说鹏润目前拖欠他们8647万工程款,其中有1500万的民工工资,致使1200多工人无法回家过年。江苏一建的几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员说,作为管理人员和干部,他们自己也已经两年没有拿到工资了。“鹏润有后台。”“后台是谁?”“我不敢说。”那麽,我又追问,是不是他们没钱付款?“他们绝对有实力支付。”他说,鹏润公司是国美电器下属的一家投资公司。而国美电器实力雄厚,在全国的民营企业中排名第27位。

    江苏一建有关人士说,由於开发商没有支付项目款,工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向开发商要求支付项目款─然后支付工人的工资。但是,明眼人能够看到,工人们的合同是和承建商签的。工人们要求开发商支付项目款,从而支付工资基本上是合乎情理的。但是,显然,此次工人们的集体讨薪难说是“自发”行为。我在现场看到一辆大轿子车。在丰台区工作的几百工人,要想到位於朝阳区的鹏润大厦去游行,没有承建商的大轿子开车过去,也难以成行。但是,势单力弱的江苏一建恐怕难以对抗强大的鹏润,出此招数,也不失为一箭双雕。江苏一建的人士说,他们是一家国营单位,不会拖欠工人的工资。但是,当被问及他们现有的钱能不能至少支付一部分工资,他们的回答是,可以支付30%,但是,不能支付全款─至於为什麽没有兑现那部分30%给工人,江苏一建未加解释。

    

    开发商鹏润公司也另有一套说辞。鹏润的几位领导说,作为开发商,他们和工人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他们已经支付了50%的项目款,即五千万元,是“按照合同要求付的”。民工的工资没有支付是江苏一建自身管理不善,没有履行对於工人的义务。“为什麽鹏润大厦的保安打伤民工呢?”他们的说法是,工人越过了警戒线,保安行使职权。至於打伤了人,保安是保安公司的人,鹏润不承担责任。“是哪个保安公司的?”鹏润拒绝回答该问题。

    

    但是,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后,江苏一建的有关人士打电话请求记者不要发稿。“他们给我打了电话,说,今后你在北京的地面上行走要注意一点,说不定哪天被汽车撞了,都不知道怎麽死的。”“我们惹不起他们。”但是,此次民工的集体示威讨薪行动显然见效了。鹏润公司随即答应支付一千二百万元,用於支付民工的工资。但是,民工的工资“仍然欠叁百万元”,江苏一建的人士说。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记者说,鹏润房地产公司已经不只是一次卷入拖欠合同款,合同违约,侵害购房的业主的利益等事了。“鹏润的后台是李鹏的儿子李小鹏。”买了鹏润公司的房产的业主在权益受到侵害后,无论采取怎样的措施抗议,也不见效,房款被套牢,只好哑巴吃黄连。“没人惹的起他们,司法机关一概不受理。”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改革》杂志,《新京报》、以及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等都多家媒体都纷纷披露,欠薪问题是一个连锁反应,拖欠民工工资的大头是各地政府拖欠工程款。在不同的地区,政府拖欠的工程款占农民工欠薪的比例是30%到70%。但是,那些打着商业公司的旗号,却盗用政府的权柄来进行房地产开发的项目款到底有多少,却是没有人知道的一笔烂帐。全国象鹏润这样城府很深的公司,和权力机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这些开发商到底间接地拖欠了多少农民工的工资,恐怕是没有人能够探测清楚的一个巨大的黑洞。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