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林:拾破烂的
(博讯2004年1月17日)
     我住在一个贫民区里,左邻右舍大多是下岗工人,每个月多半是靠1百多元下岗津贴或另外打点短工维持,生活十分艰难。30岁以上的下岗工人,没有一技之长的,几乎是找不到工作的。那些20岁左右的农村青年男女,一天可以工作14个小时,几百块钱的工资,任劳任怨,从来也没有星期天,才是雇主愿意要的。

     但是比起走投无路,流落到城市里混穷的年长农民,他们的境况还是好很多,至少有一间小房子住,有一口饭吃。 (博讯 boxun.com)

     有一天中午我出门去买点吃的。香喷喷的新疆烤羊肉串吸引了我,1块钱6串,我买了两块钱的,站在烤箱边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这时候我注意到不远处一个捡破烂的老人躲在楼角避风处,在啃一块干粮。那老人看起来很老很老,恐怕足有80岁了。我有点不忍,便多要了两块钱烤羊肉串,走过去请他吃。他吃惊地看着我,却不伸手来接。我执意请他吃,他才犹犹豫豫地接过去,我注意到他的两只手都黑乎乎的,尽是冻疮。

     我问他:“这么大年纪了,冬天又这么冷,为什么还要出来捡破烂?”

     他凄惨地笑了笑:“我还不到60岁,家里几亩地的收成只够交给乡政府,不然就扒房子。我不出来捡点破烂卖,那一家人还不饿死?又不比你们城里人,听说还有低保吃,至少饿不死。”他又接着说,“谢谢你!我长这么大年纪,还从来没有吃过烤羊肉串。你能告诉我这附近哪里有自来水吗?我怎么找不着。”

     我吃了一惊,连自来水都喝不上!仔细想一想,在我们这个贫民区里,恐怕真找不到自来水喝。公共厕所里的自来水龙头,都被管理员用粗铁丝捆死了,可能就是为了防着农民偷自来水喝。反正我每次上公共厕所,尽管付了钱,一般也是找不到水洗手的。

     我请他跟我来,然后请他坐在一排露天板凳上,替他叫了一碗素菜汤,只要一块钱一碗。我告诉他,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自来水喝,为什么不找小饭店要点水喝呢?

     “怕人嫌,我们捡破烂的,浑身都脏兮兮的,哪里敢问人要水喝?”

    在每个城市里,现在拾破烂的人实在太多了。这么庞大的社会群体,只有无比优越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才可以制造出来。政府对他们的凄惨视而不见,媒体也从不报道他们的悲惨存在。

    他们在每个居民区里转来转去,在每一个垃圾堆上扒拉来、扒拉去。一般城市居民,确实也讨厌他们。

    看看他们身上的脏,闻闻他们身上的味,想想他们天天趴在垃圾堆里,用木柄二齿铁钩抓出碎纸和脏塑料袋,再用手分别装进两个化肥袋子里,是够令人恶心的。

     但是我不然,我一向同情他们。他们虽然脏,但还是凭劳动吃饭,没有损害任何人。在我看来,比起那些穿得体体面面,脑满肠肥,口袋里有大把钞票,一顿饭吃掉几千块,还说‘胃口不好’的贪官污吏,这些捡破烂的干净得多!至少他们不犯罪,他们的灵魂不肮脏!

    也许他们此生注定要受尽共产党的专制奴役和残酷剥削之苦,趴在垃圾堆上捡口饭吃,甚至最后倒在垃圾堆里死去。但在他们死后,我相信,不管天堂多么拥挤,上帝都会特意给他们留个干净的好地方,抚慰他们凄惨的心灵!安慰他们悲怆的灵魂!

    

     张林2004-1-16于安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 张林:下岗工人
  • 张林:美丽的女死囚
  • 广州交警大蛀虫张林生受贿400多万被判死刑
  • 张林:悲怆的灵魂-奴隶岁月-收容站
  • 张林:拯救生命!停止屠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