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如果当初朱胜文不去当官……/一老哈
(博讯2004年1月10日)
            作为前哈尔滨副市长朱胜文的旧友同事,听闻朱胜文12月29日在哈尔滨某狱中跳楼自杀的恶汛,心下百感交集:不解朱胜文为何刑期过半,突然自杀,惋惜一个才华横溢者英年忽逝,愤怒黑龙江省以及哈尔滨市官场、司法的黑暗与恐怖。

       网上已有文章介绍了朱胜文的身世背景,俺在给补充点细节: (博讯 boxun.com)

      朱胜文是“老三届”中出类拔萃者。在1977年高考恢复第一年已优异成绩考入黑龙江商学院商业经济系前,他在黑龙江某生产建设兵团师部任干部(政委或是干事)。在商经77班里,老朱担任班级党支部书记。印象中大学时期的老朱中等个身材,人届三十,略显发福。戴一幅眼镜,头顶有点微秃。印象最深的还是他每天在校园里早读(83-85年前大学校园的一道风景)朗诵英语,背单词时那幅刻苦劲头和他那低沉浑厚的美式口音(也不知这家伙从哪儿弄得一口美式口音,因为70-80年代早期一般学校讲授的都是英式(拼法)英语,听的是英式发音的“灵格风”)。

      大学毕业留校,老朱先被国家商业部公派到意大利留学,学成归国。的确如网上所言,属于很早的“海归派”。回国后担任黑龙江商学院商业经济系主任、党总支书记。1988年被调到哈尔滨市政府担任副秘书长,1989年到哈尔滨商委任商委主任,1990年回哈尔滨市政府任秘书长,1990(或1991年)任哈尔滨市政府副市长,主抓经济,具体分工负责工、商、贸行业,政绩十分突出,在干部、百姓中口碑很好,1996年突然被捕入狱。

      对朱胜文以“受贿和拥有来历不明资产”理由被捕入狱,哈尔滨百姓议论纷纷,传言大体内容如网上披露的那样:朱胜文和主管司法的副市长岳玉泉同时是市长候选人,为了打击朱胜文,岳玉泉动用手中司法权力,侦查搜集朱胜文的贪污受贿证据,从而将朱胜文打下。还有一说是朱胜文工作中接触到了一个涉及挪用¥1500万的案件,如果追查下去,会牵扯出岳玉泉和一些有背景的人,于是被人陷害。

      这些都是传言,可能都不是真的。问题是案件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公开的、公正的在法庭上控、辨双方提供证据的对质过程,共产党政府秘密审判、秘密宣判,真象如何,百姓如何能得知?共产党政府刻意歪曲或掩盖真相,却以刑罚对付“听谣、信谣、传谣”的百姓,政治黑暗令人发指。岂不知人言悠悠,更有史书在静静地记录着今日的“中国共产党残暴史”?

      也许朱胜文像“判决书”写的那样,真的受贿和有来历不明财产约50万元人民币,也许是个冤枉,真象如何,恐怕只有老朱在天之灵才知道了。

      俺感到深深惋惜的是,如果当初朱胜文不去哈尔滨市当官,不管干别的什么,他今天不仅不会死,而且生活一定很好,他的合法财产一定大大超过50万元人民币。

      意大利留学归国,和去哈尔滨市当副秘书长前,国家商业部先后两次要朱胜文去北京部里工作,如果他去了,如今一定是个厅级、甚至以他的才华是部级京官了。地位显赫,生命大概不会倒霉到哈尔滨这个地步吧。

      如果朱胜文当初不回国,或再出国,那他就是1985年前的老留学生了,那时的留学生跟香饽饽似的,工作也好找,凭老朱的才华、英语、文笔、“老三届”阅历,任某大学教授职位还不跟玩儿似的。大房、汽车加年薪储蓄,这会儿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万美元财产了吧。说不定这会儿正坐在北京哪个大学学府当客座教授、也许正以什么“海外杰出专家、学者”身份给国务院当顾问呢。

      最次最次的,老朱一直呆在黑龙江商学院,哪儿也没去。如今的黑龙江商学院早跟哈尔滨财政专科学校合并,改称哈尔滨商业大学了。老朱百分之百、千分之千地不是当哈尔滨商业大学校长、就是校党委书记。别忘了老朱是正宗科班,自然而然地一定当上了教授(老朱是77级,如今86-90级的已经有教授了),带上了研究生。而且一定是“国务院专家、学者”并享受着“国务院专家、学者”年金。

      保守算一算,一年基本工资3-4万(3000元/月),校内讲课补贴1-2万,课题费1-2万,“国务院专家、学者”年金1-2万,将近1-2万,专家、学者校外讲座出场费1-2万,省、市政府顾问费1-2万,乱七八糟加一加,一年合法收入起码10万以上人民币。10年下来,扣去开销,个人储蓄应该不会小于五十万。如果算上“灰色收入”(鬼才知道如今大学的巨大收入来源有那些),到公司兼个顾问,不留神还是个上市公司,个人储蓄应该更高,是不是直追历以宁的千百万就不知道了。

      当然,作为哈尔滨商业大学的领导,每年一、两次国际交流、出国考察,还不自己说了算……

      嗨,不说了,反正人都死了,一了百了。别说俺根本就不信那个共产党黑暗政治下的“社会主义法制”,就是日后有个“包青天”,又与事何补?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是个官场腐败、司法黑暗地方。

      15年前,《中国青年》上一篇《十年上访路》让俺首次感受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官场腐败、司法黑暗的可怕。

      10年前,一个北京分配到黑龙江大学当教师的博士生,在省展览馆购买家具,被人殴打致残,打人者有背景,最后不了了之。

      前些年轰动全国的黑社会团伙“乔四”案件,侦破时没有动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公安系统,因为公安系统同黑社会团伙有勾结联系。

      去年,哈尔滨一处地下人防改建(变商业)工程突然塌陷,死亡20余人,政当时公开承诺90天公布调查结果,如今专家责任事故报告早就完成,政府部门就是不公布不处理。

      几个月前,哈尔滨市一个女处长酒后驾车肇事,不仅撒疯抓了交警的脸,还口出狂言:“我丈夫是省政法委的,到时候一定绕不了你们。”她不是狂妄,实在是酒后吐真言,不小心流露了政法部门的权势。

      网上正在议论纷纷的“苏绣文宝马车撞人致死案”,其处理方式、手法和官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无不反映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官场的腐败和司法的黑暗。

      啊,对了,你知道吗,那个因为贪污受贿数额巨大、手握三本外国护照被逮捕的前云南省省长李嘉廷是俺们哈尔滨前市长,而前不久也因为贪污受贿数额巨大,从南方企图出境被截留的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是俺们黑龙江省的前省长。

      怎么样,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牛逼吧?

      俺就纳闷,这么多年,北京那么多大官们就没一个看到听到这些东西后,骂上一句“妈了个笆子的,黑龙江那地场是有点邪乎”,下点狠碴子,整一整?当然了,整个中国官场都他妈腐败透顶了,俺这指望,十年前就死了。

      老朱,俺不信你是自杀,至少是有什么突发事件迫使你自杀了。希望有朝一日能真相大白于天下。

       “老三届”的原始马列信仰早就破灭了。信仰死了,这虚假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没落的国家,黑暗的政治,腐败的司法,还有啥留恋的。

      老朱,天堂的路,您走好。 _(博讯记者:博讯自由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原哈尔滨副市长朱胜文狱中死亡 有黑幕?
  • 自由是最好的:即将成功假释的朱胜文死因非常可疑
  • CCTV大作《大雪无痕》原型哈尔滨前副市长朱胜文突然死亡
  • 海归副市长朱胜文突然死亡,哈尔滨官场高度紧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