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温家宝走访三峡库区腹地 总理为农民向县领导追讨工钱
(博讯2003年10月27日)
   新华网 10月24日下午5时许,三峡库区腹地蜿蜒起伏的山间公路上,几辆面包车正从万州区向云阳县城方向疾驰。

      此刻,坐在汽车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望着车窗外一一闪过的田野,若有所思。上午11时许,他和随行的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飞抵重庆万州后,就开始走访移民。万州是三峡库区最大的移民区,搬迁人口25万。在三峡工程进入三期建设的关键时期,移民安置至关重要。在连续走访了多户移民后,温家宝感到:尽管移民的居住条件有了较大改善,但长远生计仍需好好谋划,库区经济要加快发展。 (博讯boxun.com)

    汽车在行驶。夕阳洒向一片片硕果累累的柑橘林,圆圆的柑橘犹如千万盏小灯笼在墨绿的树叶里灼灼闪光。温家宝想:三峡库区农民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

    当行至距云阳县城约40公里处时,温家宝看到公路附近隐约可见几处农舍,当即要求停车:走,去看看村里的乡亲们。

    沿着一条高低不平、十分泥泞的狭窄小道,温家宝带领着随行人员向公路下边掩映在一片葱茏竹林中的小村庄走去。

    跨过几条水沟,穿过几片相连的橘园和竹林,十多分钟后,几间略显陈旧的农舍出现在眼前。

    这是云阳县人和镇龙泉村10组三峡库区腹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老乡,我们能在你家坐一会吗?”

    温家宝向正在院子里吸烟的一位农民和气地问道。

    刚从田里干活回来的村民曾祥万挽着裤腿、赤着带泥的双脚正在歇息。闻听招呼,他抬起头来,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赶紧迎上前来,紧紧握住温家宝的双手:“总理,过去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您,真没想到今天您会到我们这么偏僻的村子里来。”

    “温总理到我们村子里来了!”正在田里干活的村民们,闻讯纷纷拥进曾家小院。

    看着老老少少一院子的村民,温家宝显得十分高兴:“乡亲们,快都坐下,咱们一起聊聊!我很想知道你们村子里的情况。”

    家里有几口人?粮食够吃吗?养的猪好卖吗?柑橘多少钱一斤?水库蓄水后土地还够不够种?孩子们都能读上书吗?上学一年要花了多少钱?农村电费降了多少?家里有几个人在外面打工?移民补偿拿到没有……

    温家宝面带微笑,一一询问村民们的生产生活情况。望着总理亲切和善的面孔和一个个具体的问题,村民们的拘束一下子烟消云散,你一言,我一语,与温家宝拉起了家常。

    小院里不时传出的阵阵笑声打破了村里的宁静。

    不知不觉间,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温家宝对龙泉村10组的基本情况已有了大致了解。这时,他问村民们:“大家还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

    “总理,我想,我想说说我家里打工的事。”一直坐在温家宝左侧的农家妇女熊德明有些腼腆地说。

    温家宝总理侧过身对她说:你说吧。

    这时,坐在旁边的重庆市委书记黄镇东也鼓励熊德明:有什么事只管对总理照实说。

    熊德明说,现在农民的收入主要靠打工,村里大多数劳力都在云阳新县城搞建筑,一年收入有五、六千元左右,但是在修建新县城中心广场阶梯的过程中,包工头拖欠农民的工钱一直不还。她爱人李建明有2000多元钱的工钱已拖欠了一年,影响娃儿们交学费……

    听着熊德明的叙述,温家宝神情顿时严峻起来。

    “听说政府把修广场阶梯的钱拨下去了,但是包工头们扣着民工的钱不发。”曾祥万接过话头说道。

    温家宝双眉紧锁,沉吟片刻后说:“一会儿我到县里去,这事我一定要给县长说,欠农民的钱一定要还!”人群中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

    “谢谢总理!”刚才还有些腼腆的熊德明,此刻高兴地叫了起来。

    接着,温家宝对随行的干部语重心长地说,“现在老百姓的好多事情,在一些领导干部看来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可对老百姓来说,却是大事。天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到农民家里看一看,坐一坐,怎么能知道农民的困难呢?”

    天色渐暗,丝丝寒气隐隐袭来,但村民们心中却暖洋洋的。温家宝和村民们一一道别,并愉快地提出和乡亲们合影留念。这时,乡亲们都抢着和总理握手,刚才还兴高采烈的熊德明却直往人群后面躲。

    “别跑啊——”,温家宝快步上前和她握手道别。这时,熊德明扬了扬双手,不好意思地说:“我刚割了好多猪草,手太黑太脏。”但总理丝毫不理会,仍紧紧地握了握熊德明粗糙的双手。

    暮色中,坐进汽车里的温家宝突然看到村里的乡亲们正跟在后面,向汽车走来。他马上又走下汽车,握着村民们的手再次道别。人群中,一些村民眼里闪动着泪花。

    华灯初上,汽车驶进云阳县新城。温家宝心里仍想着龙泉村乡亲们的事。一见县里的负责人,他就追问起农民务工工资被拖欠的事。

    县里负责人说:“确有其事。主要是因为一些包工头没有把钱发到农民手中。这事我们要认真处理,一定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当天夜里11时多,熊德明和丈夫拿到了拖欠的2240元务工工资。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