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江西定南县领导 封杀人民日报(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3年9月19日)
    

    8月28日,《人民日报》刊登出一篇报道,批评江西省定南县政府违规出让土地,后又不顾法院要求诉讼期间“停止执行”的裁定,组织人力赶在法官到达前强行拆毁地上房屋。此后,刊登这篇报道的报纸就在定南经历了一系列不寻常的遭遇。 (博讯boxun.com)

    【图片:就是这张《人民日报》在定南引发了风波】


“定南上《人民日报》了!”

    8月30日上午10时许,江西省定南县武装部门口的水泥墙上,悄悄地贴上了一篇从8月28日《人民日报》第5版上复印下来的文章《如此拆房为谁谋利?》。

    文章的提要是:今年三月,江西省定南县政府违规以协议方式出让一块经营性用地,后又不顾法院要求诉讼期间“停止执行”的裁定,组织人力赶在法官到达前拆毁地上房屋。人们不禁要问———如此拆房为谁谋利?

    “还不到一分钟,水泥墙前面就围了里外两三圈人。”一位家住附近的个体户回忆,“大家都好奇自己‘家’上了《人民日报》,定南县在新中国成立以来也才第二回呀。”

    不一会儿,人群中有人细声说:“大家快拿去复印呀,县里已经派人把这张报纸封杀了!”文章很快被不停地复印、传发。一位晚起刚吃完早餐的县电视台工作人员,从早餐馆回家的路上就收到了4份同样的复印件。

    四五分钟后,一位面色严肃的人挤进人群,一手撕掉了墙上的复印文章。

    “定南上《人民日报》了!”“报道定南的报纸被县里封杀了!”这两条消息在定南县城很快传开了。

    此后几天,街头巷尾的定南县老百姓都在议论“人民日报事件”。


报纸到底有没有遭“封杀”

    据说,贴在武装部墙上的文章复印件和“消息”是邮政局的内部工作人员传出来的。而当地个体户李银(化名)29日下午就耳闻目睹了《人民日报》第5版被单独抽出来的事。

    按惯例,当天的《人民日报》运到定南县邮政局要到第二天中午,邮政局第三天早上8时发出去。8月28日晚,李银就在网上看到《如此拆房为谁谋利?》的文章。他想在第二天中午报纸送过来就去邮局看看这篇文章,顺便取回自己订阅的报纸。

    29日下午4时左右,李银直接来到邮局分报房。“我进门一会儿,门口走进一个男的,喊:‘不能发,不能发,28日的《人民日报》不能发!’‘中央党报也不发了吗?他们有没有县里领导的签字?’我听到一个正分报纸的分报员问。”李银回忆,“那个男的斥责分报员:‘县里打电话过来了,说不能发就不能发!’”

    李银后来了解到,29日下午2时多的时候,县里已经来了两位领导模样的人,一位是县委宣传部的,要求带走8月28日的《人民日报》。“当时我们不答应,怕担当不了这个责任,就要来的两个人出示县里领导的签字和盖章。”分报员对李银说,“但是他们没有,后来就找我们局领导去了。”

    29日下午5时左右,28日的《人民日报》第5版已经被单独抽出来用绳子捆着,封存了。

    30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定南支行的门卫师傅马里明(化名)两次接到28日的《人民日报》。“11点多我又接到分报员送来的单独一张第5版报纸,觉得很奇怪,一份报纸干嘛分两次送?”马师傅说,“下午1点多,行长突然来找我,问第5版报纸在哪儿?我说,‘杨××带回家给老婆看了。’行长让我马上打电话叫杨××送报纸过来,我当时还问了一句,‘老百姓不可以看看党的报纸呀?’”

    定南县工商局的一位领导在路上听说“封杀”消息之后,立刻赶到办公室找28日第5版的报纸。局里的同事告诉他,“来迟了,刚刚发下来,又被收回去了。”

    这位工商局的官员对记者说:“我找那张报纸看就是出于义愤。当时拆迁的时候我也在场,那些人实在是没有道理呀,哪有这样干的?”

    定南县邮政局把28日的《人民日报》第5版封存起来,为何又在正常发报时间的两个小时后送出去?订阅单位的职工收到迟迟才送来的第5版报纸后,为何不一会儿就找不到第5版的去向?

    对此定南百姓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有人给中央媒体打了电话,县里领导为了应付上面就先把报纸发下去了,后又马上收上来。另一说法是,当时文章复印件传得太猛了,县里怕纸包不住火,就先发下来缓缓老百姓。

    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这“点子”是邮局一位领导出的。邮局领导知道擅自扣压《人民日报》的责任,他们和县里领导商量后,决定先通知各个机关单位的“一把手”,按照县里的统一安排,都在“第一时间内拿到8月28日《人民日报》第5版”,这样安排好后才立刻召回送报员,把第5版送到各个单位。

    9月12日上午,在对定南县房管局局长郭显珍的采访结束时,记者提出想看看8月28日的《人民日报》。

    郭局长犹豫了一会儿,让记者在办公室等着,起身出办公室。5分钟后,郭局长送来单独一张第5版的报纸。报纸折痕很新,有7道。记者又提出想去郭局长刚取报纸的办公室里看当天的其他几个版面。郭局长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带记者去。但里面只有4份其他的报纸。郭局长忙说:“哎呀,报纸可能在我办公室哟,我们这儿封杀报纸是没有可能的事。”

    下午2时左右,记者在定南县建设局采访完曾少华局长后,又提出看看建设局订阅的《人民日报》。曾局长称,“报纸在办公室,要等3点钟上班后才能看到。”记者表示可以等到上班时间,曾局长又说:“临近周末,办公室的人可能不会来了。”随后又马上说,“办公室的小姑娘是我们临时请来的,今天下午请假去老家了。”

    同行的县委宣传部报道组组长钟素平在记者提出看报要求后,进出3次打手机。

    下午2时30分左右,曾局长接了一个电话后走出办公室。六七分钟后,曾局长拿着折了3折的单独一张第5版报纸给记者。5分钟后,上午一直和记者同行的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蔡秋梅走进门。记者诧异,办公室的人还没有上班,报纸从何处来?蔡副部长忙说:“报纸在楼下值班室,值班室有人在呢。”记者趁聊天空隙,发现值班室门敞开着,但里面没有一个人。

    下午3时05分,记者提出“到办公室去看”,蔡副部长没等记者说完就忙说:“办公室主任下午不来上班,昨天就请假回赣州过中秋了,就是刚刚说的那个小姑娘。”

    当天下午,记者在恩荣村村委会采访时,同行的蔡副部长再三“邀请”记者到村委会的活动室看看8月28日的《人民日报》。但村委会赖主任在整堆报纸里找了三遍,都没找到第5版。

    后来,记者又在定南县新华书店阅览室的报夹上,找到了8月28日的《人民日报》,但仍找不到当天的第5版。


发文件、开大会讨论《人民日报》文章

    8月29日下午,定南县委办公室向全县各机关单位印发了“关于专门开展对《人民日报》有关文章大讨论活动的通知”的文件。

    通知要求,在2003年9月3日、4日集中两天时间,在全县开展一次对《如此拆房为谁谋利?》一文的大讨论活动。

    9月2日下午,定南县召集全县副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大会。参加当天会议的定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蔡秋梅认为,这个报道并不能够说明什幺,“我们李书记都说这是正常现象”。

    会上,县领导强调定南县不会因为《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而停止改革和前进的步伐。

    9月3日、4日,定南县各个机关单位的干部响应县里领导干部会议精神,讨论《人民日报》文章。

    据定南县某机关单位的一位干部介绍,他们的讨论会大概就持续了二十几分钟,单位领导简单提了一下文章的事情,没有在会上宣读文章,所以根本没有开展所谓的讨论。

    定南县公安局的一位民警则说,那张报纸一直在政委手里,他们根本没有见到报纸。

    定南县建设局局长曾少华就《人民日报》这篇文章披露的问题解释说,“我们已经在拆迁之前保全了所有的证据,这在法律上是‘证据保全’。我们是相信法律,还是相信《人民日报》记者呢?”

    “‘如此拆房,为谁谋利?’这样的标题,好象就是在说我们为开发商谋利似的。”县房管局局长郭显珍对记者说,“我们辛辛苦苦地工作,到头来为谁谋利?在拆迁中侵犯个人利益在所难免,关键是补偿是否到位。为了吸引外来投资,我们当然要维护‘大资本’的利益了。”

    “《人民日报》的报道出来以后,我主动向县领导请罪,如果上面因为这篇报道要处理谁的话,我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县建设局局长曾少华说,“拆迁问题是城市发展中的一个难题。县里规定每个局都有招商引资的任务,我每年有600万元的任务。”

    针对《人民日报》的报道,定南县向赣州市委办提交了《关于依法拆除陈连秀(郭志辉、郭志锋)房屋的有关情况汇报》(以下简称“汇报”)。

    “汇报”称,《人民日报》报道内容失实,并列举5条理由:拆迁主要为了“道路拓宽”,报道中暗指了为开发商谋利益的意思、“定南县违法拆迁”与事实不符,“未挂牌出让土地”、“拆迁不符合程序”等也与事实不符。

    “汇报”最后提出,“人民日报社所报道的《如此拆房,为谁谋利?》一文内容与事实大部分有出入,有的根本就是与事实相违背,属于片面报道。”

    9月15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到采写该报道的人民日报社记者傅昌波。傅昌波强调,这篇报道真实性和客观性毋庸置疑。


“这就是你告状的结果”

    2003年5月14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停止执行定南县房管局的3份行政裁决书,诉讼期间不停止执行该裁定”。也就是说,在诉讼期间,定南县房管局不能强制拆迁陈连秀等人的房产。

    5月28日,赣州中院通知诉讼双方,该院法官将于29日同评估机构人员实地测评双方有争议的房屋。

    5月29日早晨6时30分,定南县政府周逸洪副县长带队,“组织城管、房管、工商、公安等部门人员100多人”,对房屋进行强制拆迁。

    定南县工商局一位干部说,“其实拆迁与工商部门是没有关系的,但县里要求我们来,无非是为了人多势众。”

    这位干部说,“政府这样做只会损害政府形象,损害法律尊严,但我们也是敢怒不敢言。我就帮那些个体户整理整理东西,减少他们在强拆中的损失,之后我就躲到一边去了。”

    9时20分,赣州中院的法官到达现场,亲眼目睹了这一违法行为,非常气愤,当场质问:“这里究竟谁负责?”但当时无人敢应答。

    就在县政府组织人手拆迁的时候,陈连秀和家人拿着中院裁定书的复印件,现场分发给在场人员,并质问在场的副县长周逸洪、县建设局局长曾少华,政府要不要依法行政?还讲不讲法?他们得到的回答是:“今天不讲这些,这就是你告状的结果。”

    晚上8时,县里让人给陈连秀传话:“现在签订补偿安置协议还可以,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赣州中院对无视“行政裁定而强制非法拆迁”的县房管局和县城管大队的负责人作了处罚。

    “经过内部协调,中院对我和城管大队的负责人分别罚款了300元和600元。”郭显珍局长似乎对中院的处理结果比较满意。

    县建设局局长曾少华说,“现在定南县拆迁的很多,但只有这次到法院诉讼。陈连秀等人拿着赣州中院的行政裁定书的复印件到处散发。定南县另外一处拆迁涉及到两三百户,他们看到陈连秀散发赣州中院的行政裁定书复印件,也跟着学。这样我们拆迁的阻力陡然增大。”

    “5月29日,县里组织强制拆迁陈连秀等人的房子后,我们仅用了3天时间就将两三百户全部突击拆完,没有人出来闹。”曾少华透露。

    “其实陈连秀就是抓住赣州市中院行政裁定书这一点,否则她怎幺敢到处闹?”县委宣传部报道组组长钟素平对记者说。


赣州中院判陈连秀败诉

    2003年8月12日,陈连秀接到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书,得知自己被判败诉后,她哭了。

    陈连秀说:当时我找到主审该案的法官问为什幺会败诉?法官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因为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法官建议陈连秀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因为“越往上走,受到的干扰可能就会越小”。

    8月19日,陈连秀等人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一位“明白人”曾经好心地建议陈连秀:“你花10万、20万元的经费去活动活动,拆迁房子的事情是可以摆平的。”

    陈连秀的丈夫郭茂春说:“明明是我自己的合法财产被侵犯,为什幺我还要去送礼?”

    郭茂春自今年6月3日以来,一直在外面“避风头”。“现在我家正和政府打官司,怕有人先找个借口把他关进去。”陈连秀说。

    陈连秀表示,如果在省高院也是败诉,就去北京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两位村官的委屈

    9月16日下午2时,记者同定南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蔡秋梅来到历市镇恩荣村村委会。

    恩荣村村委会与陈连秀合作建成那栋现已夷为平地的商业大楼,其中有6间门面房是归恩荣村村委会所有的,面积共约136平方米。因为拆迁问题,恩荣村村委会曾和陈连秀等人一起向县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但得到的答复是“不予受理”。

    经镇里有关领导做大量“工作”之后,村委会终于“同意”县房管局拆迁裁决。村主任赖招先介绍,恩荣村在被拆迁地每个门面房值6万余元,而新安排的安置地却在刚开工的开发区,店面价格远远不如原来的。“县里给我们的补偿费只有4.6万元,另外在刚动工的开发区提供给我们的安置地皮到现在还没有拿到。”赖招先一脸的委屈。

    据恩荣村村支书赖会姣介绍,村委会曾就拆迁一事召开会议,会议上大部分村民代表都有意见,觉得补偿费太少了。

    正访谈时,陪同前来的蔡副部长将村主任叫出去接了个电话。此后村主任的口气就“峰回路转”了:“我们大部分村民和村干部都很支持县里的工作,没有什幺意见。”

    为了不为难两位村官,记者离开了村委会。

    成功、陶达嫔

    南方周末 18日


如此拆房 为谁谋利?

    在江西省定南县历市镇(县城所在地)建设东路转盘西侧,原有一幢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二层楼房,房屋产权人为该镇居民陈某等人和恩荣村村民委员会。现在,这里已经被夷为平地。陈某等人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合法拥有的房屋被拆除,完全是政府违法行政的结果。


无视法院裁定,县政府违法拆房

    1998年10月,经定南县城建管理部门同意,陈某等人与历市镇恩荣村合作建成一幢2000多平方米的商住楼。同年12月18日,定南县土地管理局向陈某等人核发790.45平方米的《国有土地使用证》。1999年1月12日,定南县房管局向其核发了《房屋产权证》。房屋建成后,恩荣村村委会和陈某等人一直在此办公、居住或经营。

    今年2月25日,定南县房管局贴出一份《城市房屋拆迁公告》,称“经县政府批准”,将对该幢“旧房”及相邻的一处房屋予以拆迁。26日,定南县旧城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称“旧改办”)单方委托一评估公司对拟拆房屋进行评估。4月23日,恩荣村村委会、陈某等人分别向定南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县房管局的违法拆迁行为,县政府审查后决定“不予受理”。30日,拆迁人江西顺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顺丰公司”)向县房管局提交要求陈某等人限期拆迁的裁决申请,5月3日,该局作出裁决书,限令陈某等人于5月10日前拆迁完毕。

    5月8日,陈某等人向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称“赣州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判令被告定南县房管局行政行为违法并撤销裁决书;同时申请法院作出证据保全裁定。赣州中院受理此案后于5月14日作出(2003)赣中行初字第5号《行政裁定书》,裁定诉讼期间停止执行定南县房管局3份行政裁决书。后经法院审理,诉讼各方同意由赣州中院委托机构对房屋价值重新评估。28日,赣州中院通知诉讼双方,该院法官将于29日上午同评估机构人员一起到定南县对拟拆房屋作实地测评。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5月28日下午6时许,定南县城管大队在拟拆房屋外贴出公告,要求屋内各承租户于29日上午6时30分前搬迁完毕,否则后果自负。29日上午6时30分,定南县政府组织城管、房管等部门人员100多人,由一名副县长带队,破门入室,将屋内财物强行搬出,然后对房屋进行强制拆除。上午9时30分左右,赣州中院的法官抵达现场后,依法进行制止,但未能阻止县政府的行动。

    县政府有关负责人的这种行为,令当地群众深感震惊和不解。目前,赣州中院已对组织“强制非法拆迁”、“严重妨碍法院审理案件”的县房管局和县城管大队的负责人作出罚款处罚。

    拆房不是因为公共需要,而是为了腾地给顺丰公司开发

    定南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如此拆房腾地,目的何在?该县建设局、房管局的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均表示,拆房主要是为了拓宽道路,是“城市总体规划需要”。但是,众多材料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今年3月24日,定南县建设局与顺丰公司签订了《建设东路大转盘西侧房屋拆迁开发建设合同书》。该合同约定,顺丰公司向县建设局支付130万元,建设局将拆后的大部分土地(约800平方米)交给顺丰公司建造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顺丰商住楼,并承诺收款后“2个月内完成拆迁和平整工作”。在此之前,县政府办公室于3月21日以《抄告单》的形式同意县建设局的这项合作,并同意顺丰公司“免交土地出让金等土地规费”,“开发建设和销售商品房的税费”由建设局代征代缴,其他部门不得直接向顺丰公司征收。合同中并无“由顺丰公司负责拓宽道路”等公益回报条款。

    给顺丰公司的地块位于定南县最有商业价值的地段。据当地业内人士估算,按照合同约定的条款,顺丰公司可比他人少缴土地出让金等税费100多万元,通过开发该专案,公司至少可获纯利300万元。


违规出让经营性用地,行政违法行为必须纠正

    实际上,定南县政府办的《抄告单》和县建设局的“生意”直接违反国土资源部的规定。2002年5月9日,国土资源部发布的《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明确要求,自当年7月1日起,经营性用地一律实行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土资源部和监察部去年8月26日联合发出的通知指出,领导干部继续搞个人审批,无论有没有钱权交易行为,都属违反纪律。定南县政府把经营性用地协议出让给顺丰公司,显然是错误的。

    除了违规出让经营性用地、无视法院司法裁定强拆房屋等问题外,在实际操作中,定南县政府有关部门还存在一些违法行政行为:其一,政府有关部门称此次拆迁是“城市总体规划需要”,实际情况是定南县城修编后的总体规划,尚未获得上级政府的批准,县政府至今拿不出任何符合《城市规划法》的批文。其二,县建设局与顺丰公司订合同的时间是今年3月24日,拆迁人顺丰公司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时间却是3月22日,县房管局发布《城市房屋拆迁公告》的时间是2月25日,顺丰公司委托旧改办为拆迁单位的时间竟是2月18日。也就是说,拆迁人尚未取得许可证,就已经委托他人拆迁,而县房管局更是提前近一个月贴出了不合法的公告。其三,《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管理部门不得作为拆迁人,也不得接受拆迁委托。定南县旧改办是一个主要由县建设局的人员组成的临时性政府机构,没有《城市房屋拆迁资质证》,却接受拆迁委托并实施非法拆迁,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


编后

    江西省定南县政府在此次房屋拆迁中给人的印象是:只要能让顺丰公司顺利进行开发,政府行为合法与否不重要,符合程式与否不重要。这种做法显然违背“依法行政”的基本准则。城市建设中的房屋拆迁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当前这一领域的问题群众反映较多,各地对此应当高度重视,坚持严格依法办事。希望定南县政府主动纠正自己的违法行政行为并承担相关责任。

    傅昌波

    人民日报 8月28日 / 亚洲时报在线 18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财经》未遭封杀,其实自裁 /亚洲时报在线
  • 成都封杀跟踪报道冷血公安的新闻 /亚洲时报在线
  • 京封杀《财经》并批十多家报刊 /明报(图)
  • 张伟国谈导报封杀后中国媒体现状(图)
  • 联合早报:讴歌民主《走向共和》遭封杀
  • 作家余杰亲美言论被封杀
  • 世界日报:台湾新闻局铁了心 封杀大陆中央电视台
  • 中国的商业环境!---封杀Google的黑内幕
  • 胡温双剑合璧 封杀上海帮?
  • 李瑞环讲话和外事活动遭曾庆红封杀
  • 新浪《南方周末》联手评选「2002年度人物」遭封杀
  • 被封杀的孙志刚事件后续报道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