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非典”,法轮功和三峡移民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2003年8月30日)
     夏天 秋云 云阳现场报导

    读者一看这标题就觉得好笑,“非典”,法轮功和三峡移民虽然都是国产的“Made in China”,但三者实在是风牛马不相及。无论多棒的想象力,也很难将它们联系起来。可我们重庆地方官员,特别是负责移民的官员就有这个能力,不仅把它们连起来了,还连得有鼻子有眼,煞有介事。 今年四月底和五月是全国闹“非典”的高峰期。我们云阳县也不例外,弄了很多措施来防范这无处不在且搞得人人自危的怪病。这都冒得说的,都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与健康。云阳医院也被用作临时隔离场所,有些来自疫区特别是北京和广东的“非典”疑似病人就被隔离于此。 (博讯boxun.com)

    周北军就是这么个疑似病人。怀疑和隔离他的理由很充足:他是四月底从北京回云阳的,那时正是北京城“非典”的高峰期。但实际上他本来没有资格享受如此待遇,因为他哪怕是一点点“非典”症状都没有: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气壮如牛,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健康。他坚持要回高阳老家与亲人团聚。他的要求遭到拒绝。先是苦苦的请求然后是激动的抗议。不识时务的他换来的是一副手铐。给他戴手铐的人临走时丢了一句话:“你到北京干嘛去了?你还不仅是个非典问题!”

    这下周北军醒过来了,隔离他并不为“非典”的事,也和他及别人的健康没有干系,而是冲著他到北京告状的事来的。周北军属於三峡二期移民。高阳镇的邻里乡亲都知道北军是个特别本分又很能干的小伙,里里外外都是把好手,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没有谁相信他是个喜欢惹事生非的角色。要不是啥事弄得他转不过弯来,他不会挺而走险上北京的。

    熟悉周北军的人道出了个中缘由。按以前的政策,三峡移民是被鼓励投亲靠友自谋职业的。周家也计划去万州。凭自己年轻,也凭那儿有些关系,周北军和妻子都相信他们能在那儿谋到生计,再说去个中等城市对小孩日后的教育也比较有利。但此时云阳和高阳的移民政策已经变了。为了赶在今年六月蓄水前把移民移干净,地方政府和移民官员下了死命令,要求尚未移走的所有二期移民集体移民到千儿八百里外重庆北的铜梁县或重庆南的江津市。不服从者将得不到任何移民补偿。这个新政策使周北军移民万州的计划泡了汤。周一而再再而三地找移民官员据理力争。得到的答复是:“有板眼到北京告状去!”移民官员心里想的但没有说出来的另一句话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老乡何克昌还关在万州服刑。”

    “说来这个周北军还真有点犟,”周的乡邻显得既难过也有点无奈。“他说他不信这个邪。到北京他跑了很多地方。国务院,人大,中纪委。人家都收下告状纸,笑著给他两句安慰话,说你先回去吧我们要调查研究。想不到他一回云阳就关起还戴手铐。连家属也不让见。听说最近被转到新县城看守所。”

    “是不只有周北军碰到这种倒楣事?”“才不呢!有名有姓的就有王爱秀,六十多岁的老太婆,陈七三,何正奎。都是因为对地方的移民方式不满被抓起来当非典病人。”

    云阳县对本县移民下手狠在三峡是出了名的,不是抓,就是关,还有网罗罪名判你几年牢狱。2001年被判刑的四位高阳移民代表已经放出来3位,他们是冉从兴,姜青山和年近70 的温定春。见到温定春后,他都不太愿意谈狱中的两年。只说那儿伙食与卫生条件都很糟糕,他总觉得四肢乏力,头晕眼花。有段时间下肢浮肿,他想自己是熬不到出狱那一天了。今年三月出来的检查结果是患有贫血。另外两位出狱的根本找不到人。他们放出来后仍然四处躲藏,害怕再被捉进去。

    乡亲们说冉从兴出来后日子也不好过,“出来后他就东躲西藏,怕回家。高阳的移民干部早都放风出来,‘只要他们敢再告我们就敢再抓’。其实他哪还有家呀?自判刑后房子就被强行撤了。都弄得无家可归了!撤防房后恰逢下大雨,冉从兴八十岁的老母亲挨雨淋后就病了。儿子坐牢也是心病啊!”

    “那他们现在住哪儿?” “没有家又不给钱,听说和山上的亲戚住。可这不是个长久之计啊!” “那这样的情况多吗?” “别的地方不知道。仅在高阳就有好几百户。”

    还一位仍在坐牢的是何克昌。他家人说他被关在万州长滩的老残监狱。何六十三岁属老,他后来在狱中上厕所时摔断了腿为残。“被抓后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见不到他。音讯全无。判刑后一段时间才让通信,才可以去看看,”何的家人说明年三四月份应该可以刑满释放。

    在高阳新城,连开出租摩托车的农民都会自觉不自觉地讲起当地的移民故事。在四位移民代表坐牢后,又有该镇明冲村的姚姓一家四口被抓。本来是开移民动员会的。该村移民姚长清为补偿和搬迁的事与主持会议的移民官员发生争执。姚不仅能说会道还搬出中央文件与干部理论。这使得一向自以为是的官员们恼羞成怒。於是冲突不断升级:先是互相骂娘,后是拉拉扯扯,再是拳脚并用,最后是激动的村民点火烧了官员所乘的车。不久警察赶到,姚长清自己,加上他爹,媳妇和弟弟都被抓走。最后姚长清被判刑一年,仍在服刑之中。

    “三峡移民有人遭灾,有人升官还有人发财,”开出租摩托的“司机”对身后坐著的我说,连头也不回一下。“老实巴交的移民遭了灾,善於整人的人升了官,还有不少投机取巧的人发了财。民总是闹不过官的。你坐牢别人升官,你倒楣别人照样发财。这不,你看我们云阳的书记黄波移民有功,现在升到重庆的江北区任书记。升了一大节哇!不移民升这么快?机会啊,人都需要机会。谁知道还有多少人发了移民财?这里面黑的很呐!”想不到这摩托手还挺会概括总结。

    “你说,我们移民有了冤屈总得去反映反映,下面说不好就找上面。我们总认为上面的太阳亮堂堂,只是云阳的乌云遮住了它。可万万想不到我们被当成法轮功份子来打击!”一位高阳移民讲了他们去年夏天上京告状的经历。

    告状的起因是高阳一千多移民要求以自愿选择的方式移出 (如投亲靠友或自谋职业)但地方政府说,我们已经宣布提前完成了清库任务,移民的事不能拖后腿,所有二期移民必须成建制地尽快集体外迁否则就不发移民款。移民们反复反映情况和要求后仍无回复,於是决定上北京向党中央反映问题并咨询政策。

    2001年7月30日晚56位移民乘车经万州到四川达县火车站准备赴京。车站方面开始说人太多拒绝卖票,出示身份证后也不卖。后来干脆说移民们都是“法轮功”要到北京闹事搞破坏。从下午四点一直僵持到深夜,由云阳县长和高阳镇书记带队的几百公安和武警包围了车站,除了8位眼尖腿快的移民提前上车跑掉,其余人被警车押送回云阳。四十多人被云阳公安局治安科非法拘禁两天两夜,不仅遭到审讯,有的还挨了打。后来抵京的8位移民向国务院三建委反映情况后,北京的官员打电话到云阳后才放人。这些移民出来后事情还没完,被要求每三天向当地派出所报告所在位置一次,严防移民再聚到一块。每个移民还被强行交纳80块钱的“车费”。据说后来云阳方面用公款给四川达县有关部门送礼15万元以表感谢,宣称四川省重庆市之间的密切合作成功挫败了“一次破坏移民成果的行动”。

    事后高阳镇的一位干部对移民说,“劝你们不要再告了,莫象法轮功那样执迷不悟,一条道走到黑。”

    有位高阳移民说,“我们不是法轮功但我们要活下去。没房,没地,没补偿也不知道往哪儿去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有时候真是恨不得用炸药把自己炸了算了,也让世人知道我们有多难!”

    “非典”,法轮功和三峡移民是不相干,也扯不到一起。但至少有一点是共同的:好像政府和干部都很怕他们,不怕别的,就怕他们“闹”。http://www.threegorgesprobe.org/gb/index.cfm?DSP=content&ContentID=8250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鹏三峡日记》出版 前言披露三峡工程上马细节
  • 长江三峡蓄水导致高温?专家称没有根据
  • 三峡移民在青岛抗议遭逮捕 三峡工程迫使100多万人迁移
  • 三峡2号发电机组出现故障 三峡电入沪时间推迟
  • 三峡工程工程钢板--------日本人想干什么
  • 三峡首台发电机组并网发电
  • 三峡清漂:漂浮物大减 实现水洁波清仍任重道远
  • 政府说话不算数, 三峡居民搬迁苦
  • 背井离乡 三峡移民望家兴叹(图)
  • 中国经济时报:慎言三峡大坝裂缝不影响安全
  • 三峡库区消落带将严重污染环境(图)
  • 三峡库区确有“炭疽尸体”
  • 三峡水库蓄水过线 十余户没迁房屋进水两户倒塌
  • 三峡船闸首次实船实验成功 "江渝15号"上行通过(图)
  • 科学基督箴言报:三峡装进多少愤怒和忧愁?
  • 掩盖真相将是灾难性的,中国承认三峡大坝出现裂缝(图)
  • 长江三峡大坝八十条裂缝隐藏严重危机
  • 三峡泄洪气势惊人(图)
  • 三峡大坝表面裂缝总数约80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