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精神病院长卖女病人续:传闻医院提供女病人卖淫(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8月22日)
    

     (博讯boxun.com)

    

    

  当地群众和部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院长王某多次将女病人高价卖给当地年纪较大的本地人做“老婆”,并以针药费、伙食费等名义收钱。如果女病人病情发作,买方想送回医院还要再交一笔钱。此外,当地还传闻王某有利用精神病院向他人提供女病人进行嫖娼的行为。但对于上述两种说法,王某的老婆接受采访时均予以否认。当地公安机关则表示,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现场目击:两栋居民楼构成医院

  19日下午,记者刚到化州市建设农场附近,就远远看见公路旁有一栋瓷砖贴墙的洋楼。该楼大门外挂一灯箱牌,并醒目地印着“王超英精神病康复医院”几个大字。记者经几番交涉,王某的妻子李某才同意我们参观精神病人的生活环境。

  该楼的一楼至三楼住着10余名精神病患者,女病号住一、二楼,男病号住在三楼。记者看到,病人所住的均是钢质床,床上整洁不一地摆放着简单的生活用品。在三楼剩余的几间房里,仅有几张空床,似暂无病人居住,但地上却扔有一团团的卫生纸。离该楼不到5米,还有一栋独立楼房,上下楼都住有十多个男女病人。其中,女病号大都在20~40岁之间,她们大都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在整个参观过程中,记者没看见一名医生或护士。

  记者采访得知该院建于1994年底,属个体性质,除接收精神病患者之外,还接收牙科和性病方面的病人。该院平时住院的精神病患者,一般在40人左右。

  有当地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对精神病医院的开办条件,如机构组成、医务人员结构以及配套设施等方面,都有一整套严格的规定,但以王某现有的医疗条件,根本不适合开精神病医院。

卖人事件调查:高价卖女病人给本地“熟人”

  在调查中,当地不少群众告诉记者,王某出卖女精神病人给他人做“老婆”,在当地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有多名妇女被他卖了。

交笔医药费就可带走女病人

  知情人王元(化名)更是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其交易的过程。当买者确定买某名精神病人后,王某先对被卖者进行“售前医治”,在病人情绪稳定、显现不出病态后,才与买者达成口头协议,要求买者交多少针药费、伙食费,并称这是病人在医院的开支,必须交完费用,才能带走人。至于每个女病人的“价钱”,全凭王某个人定夺,通常在1000元至数千元不等。

  曾在王某医院当过医生的商艺(化名)透露,他是从两名再次被送回医治的女子身上发现王某有卖人嫌疑的。因为前后送女子来医病的亲属不同,他一打听,才知道那两名女子被别人“交一笔费用”后带走了。商艺因此认为王某为人不道德,于是辞职。

  王元等知情人还说,向王某买女精神病人当“老婆”的多数是年纪比较大的本地“熟人”。想与王某相熟也很简单,只要多去他家里玩麻将或“打拖拉机”,就可与王混熟了。当这些“熟人”看上了哪名病人,就与王某联系“交易”,交上一笔费用便可带走人。据介绍,被卖出去的女病人,一是家里穷,无钱继续医病;二是长期没亲属来看望,与其家人已没有联系。

“老婆”病复发送回还要交钱

  据了解,王某还规定,买方将人带走后,不能随便把精神病复发的病人再送回医院。如果医院要回收病人,买方还得再交钱。但被卖出的女病人病情复发的情况时有发生,有的人在几天后发病,有的则在1个月或几个月后发病。一些年纪较大的买者对“老婆”的照顾力不从心,多数都把“老婆”送回了医院,但碍于熟人的面子和“行规”,则不便向王某提出补偿的要求。

  曾买该院女病人姚满妹(化名)做“老婆”的吴某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昨日记者到吴某家,他已外出打工。其母亲和邻居告诉记者,为了讨上老婆,吴某通过关系找到了王某。王某一次性收了2000多元各种费用,便让吴带走了姚满妹。王某还承诺,姚满妹病情已无大问题,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转。可是,吴“结婚”不久,就发现姚连吃饭穿衣都不能自理,去找王某退钱但被拒绝,双方为此发生争吵,最后王某表示吴某再交医疗费,医院就收回姚。而吴某已再也交不起医疗费了。后来,姚满妹的家人得知了女儿的情况,设法接其回家治疗,姚在病愈后已远嫁他人。

  拉客嫖宿调查 :当地有传闻医院提供女病人卖淫

  有女病人家属赵某告诉记者,他听说,王某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把女病人介绍给他人嫖宿,每次收费在5元~100元之间。如嫖宿者有需要,王某还从医院外找“小姐”。嫖宿地点就在医院的三楼。选被嫖对象,与选“老婆”的方法相同。嫖客一旦看中了某名女病人,即有专人将病人送上三楼,事成后嫖客交钱走人。在此嫖宿者,也是王某的“熟人”。他还称,曾听闻有一女病人在医院怀上了孩子,孩子出生后被转卖外人。作为王某老邻居的王元说,几年前就听说过了这些事,已不算稀奇,各种说法基本上相同。

  记者就此说法询问医院附近的群众,大家除了说“听说过”外,均不愿意作过多的回答。建设农场派出所的一位副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曾多次接到该院卖病人的投诉,但从未接到该院介绍嫖宿行为的投诉。王某的多名亲属则说,此种说法,是他人以讹传讹的结果,根本不存在这些事。

  家人表白:王某是“带走”非拘留

  对于记者的到访,王的老婆李某显得很反感,认为此前的传闻和媒体的报道,对她的身心和医院的发展伤害很大。李某主动向记者表白说,老公王某是治病救人的好人,没有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王某并不是人们所说的已被拘捕,而是留在公安局配合了解情况,不久便会回家。她称,王某之所以要配合公安了解情况,是受另一件事的牵连:前不久,该院一名27岁的女病人,被人介绍给一男子为对象。该男子将她带回家里后,不知何故被公安给盯上了。公安找该男子问询情况时,他交待这名女子是王某的医院介绍的。因此,王某才被公安带走了。

  李某还补充说,因考虑到她是精神病人,王某专门征求了那名女子父母的意见,获得签字同意后,才将该女子介绍出去。否则,医院绝不敢擅自做主介绍病人出去的。而且王某的此举,根本没有收他人一分钱,是“做好事应该让人赞扬的做法”。“你们一定要公正负责任,我老公没有犯任何法。”李某再三说。

  警方说法:正积极做进一步调查

  据了解,王某是今年8月1日被公安部门“带走”的,至今尚未回家。对于王某是否被正式拘捕,当地公安机关有关负责人未做正面回答,仅说相关问题早已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重视,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中,相信很快会有结论。

被除名牙医摇身变精神科专家

  众多患者家属反映是被王某通过各种手段诱骗入院,当地有关领导已亲临医院调查。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多名化州居民反映,王超英精神病康复医院门楣上,挂有盗用正规医院的标志牌,蒙骗了许多不明真相的患者家属。院长王某并无精神病治疗能力,原本是一个牙医,因偷化州建设农场医院设备,不遵守单位规章制度的原因,曾被该医院开除。通过各种手段拉回病人,为他医院病人帮忙看过病的两名医生,因实在看不下去王的作为与其闹翻离开。当地有关行政部门表态说,他们已高度关注与王有关的事情。

医院——招牌来路不明

  记者在王某的医院采访时,发现该医院的门楣上,挂有一块做工精美的铜牌,写着“建设农场医院牙科、性病门诊部”的字样。字体有大有小,花了一番心思。见记者看得入神,几名路过此地的当地居民指点说,该标志牌是王某盗用对面建设农场医院(下称农场医院)的名称,没经农场医院同意挂上去的。牌子挂了多少年,谁也说不清楚。

  为弄清情况,记者多方联系找到的农场医院梁乡(化名)院长说,该写有建设农场医院门诊部等字的牌子,确实是王某自己挂上去的,跟建设农场医院没有任何关系。曾有很多患者找到农场医院投诉受骗问题,使农场医院非常被动。为此,他曾找王交涉过,王某往往是口头答应改正,过后依然我行我素。再多次找王某谈时,他便否定一切了。每当这个时候,梁乡一边把情况向上级领导汇报;一边相信“玩火自焚”的道理会应验。梁乡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王某丝毫没有悔改的情况下,竟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农场医院的病人往他那里送,进行“合作分红”。

  该牌子至少挂了好几年,农场医院对王这样猖狂牟利的行径感到不可思议。而王某正在家里打点生意的亲属说,王的医院确是农场医院的门诊部,挂那块牌子时,是经过农场医院领导的同意的,王某没有非法挂牌。记者问及是农场医院哪位领导同意挂牌的,无人做出回答。

身份——被开除牙医

  农场医院的周医生说,农场医院是解放初期就建立起来的,在当地小有名气。王某从小在农场里长大,参加工作后先是当农场医院的医务干事,后在单位的培养下成了牙科医生,没进过正规学校培训,看病是凭积累的一点经验。虽然,王某现在除看牙科病等常见病外,招了一大批精神病患者,可他从来没学过精神病治疗方面的知识。农场医院设立精神科的时候,曾叫王某代管精神科。当时,王某要求拿两份薪水,但被大家否定了。王某自己单干后,曾偷过单位的设备。梁乡院长则出示一份对王某的除名决定说,1994年,王在没完全与农场医院脱离关系的情况下,自己出医院“立山头”,工作手续却没和单位办妥。王为自己新开的牙科诊所筹设备,把农场医院的一些东西偷了去。最重要的是,王某不遵守单位的工作纪律、规章制度等,引起了广大职工的不满。为此,1995年,由农场医院院领导会议决定,对王某做了除名处理。

  对王某的这一段过往史,王的亲属表示并不知道,说是别有用心的人造谣的,王某离开原来的单位,是辞职下海的自愿行为。业内人士就农场医院领导指出的王的专业缺陷说,王某既没经过专业精神病医治培训,也没有很丰厚的专业从业经验,收治精神病人实在值得怀疑。治疗精神病是一门系统工程,必须懂系统的医学知识才行。

经营——不择手段拉客

  有当地患者家属对记者谈到,王某在经营精神病“生意”上,很有一套“不择手段”的手法。一张印有化州建设农场精神病医院院长的名片上,赫然有王某的名字、电话和其它联系方式。很多患者家属居然相信这一张名片,又见他房子里关有病人,便答应在该院治疗亲人了。记者奔行80多公里,在化州市林尘镇找到的患者家属赵某说,三年前,他老婆王某不幸患了精神病,发现老婆病比较轻,加上家里经济条件困难,一直没有送医院治疗。前不久,他决定将老婆送到农场医院去治疗。他一路上找到王某医院的大门口,发现了精神病医院的招牌。当他走过去问王某,此处是否是农场医院专门治疗精神病的地方时,王某急忙回答说“是”。再问王某是不是农场医院的院长,王某也说“是”。他因此毫不怀疑,见有院长大人亲自接诊深感荣幸,把老婆也送到了王某这里。过了许多天,赵某的小舅子来找妹妹,直接跑到了农场医院,可找不到人。几经问找,最后才发现妹妹在王某的医院里。赵某这样的遭遇,其他不少患者家属都遇见过,大家认为王某故意误导患者实在是不择手段。

  农场医院多名职工说,王某为抢夺农场医院的病人想尽办法,甚至把他所有的精神病人排成队伍,在医院周边“游行”起来,向同行展示自己的实力。队伍由48人组成,王某在前边带队。王某的妹妹王小姐面对人们的看法说,哥哥王某并不是他人所说的那样没品位,带病人出去走是有利于病人身体健康的做法,没别的意思。

搭档——道不同不为谋

  曾在王某医药当过医生的商艺,在接受记者采访谈到王某时,说得最多的话是:“对于王某,我作为一起和他在同一环境生活多年的人,既怕他,又恨他。”商说,恨王某的原因,是他在王某医院当医生时,作为专门受过精神病治疗培训的自己,曾大力帮助过王某学习专业知识。因发现王某不走正道,他向王某表示要退出时,王某到处说他的技术技能不好。至于怕王某,是他觉得王某在不具备精神病治疗条件下,能经营这么多年,在当地有一定的背景,怕王某给他难看。另一位曾在王某医院干过的医生炼话(化名),也是看不惯王某的做法离开的。记者欲面访王某,让其谈有关看法并求证,无果。

调查进展——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会依法处理

  据悉,化州市有关部门及负责人,都对关于%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