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腐败?书法鉴定大师质疑故宫购天价书法
(博讯2003年7月26日)
      大洋网讯 在沉默11天后,故宫博物院终于对在海内外引起极大争议的“西晋国宝”天价收购一事作出书面回应。

      在书面解释中故宫称:早在6月19日,故宫博物院专门延请六位书画鉴定专家对《出师颂》进行了鉴定。专家们一致认为,该作品确为见于历代著录的《隋人书出师颂卷》,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南宋绍兴内府藏印和卷后的南宋米友仁题跋均真;引首用纸上所绘龙形为明代风格,宋高宗书花押与真迹不符,应为明代拼配,但并不影响作品本身的价值;加之该作品原为清宫宫藏文物,后流散于社会,是重要的宫藏文物,因此一致建议应由故宫博物院购藏。 (博讯boxun.com)

      也就是说故宫在6月19日早已明确其作品并非索靖真迹,然而在7月10日北京各报刊登的消息中故宫与拍卖行仍称是西晋索靖惟一存世墨迹,甚至称:“世上排名第一与第二名的陆机《平复帖》与索靖《出师颂》都归藏故宫。”(见北京晚报、京华时报)对此,故宫一度保持沉默,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种沉默的动机又是什么?

      从故宫的这个声明中,仍然无法知晓此作品究竟是索靖摹本还是抄本,还是与索靖完全无关的一件隋人佚名书法。这是价格判断的关键,也是2200万天价的依据。因为并非国宝级文物都值天价,因为笼统称为国宝的文物价格可以在十几万元至3000万元人民币之间。

      故宫方面表示,故宫历来的文物征集方针是“征集原清宫遗散在外的文物和各艺术门类中的精品”。

      尽管是隋人作品,但故宫方面的态度是:2200万元人民币属于市场价格,这很难说是否合理。另有人士表示,这的确是市场行为,基本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具备充足的购买理由,人们不应该在价钱方面给予过多关注(见北京晨报)。

      这仍然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是私人资金收购,无论多高的价格都可以“愿挨”,但是既然动用的是国家拨付的专项资金,牵涉到纳税人利益,公众无疑有质疑和知道更多内情的权利。

      尽管故宫方面明确此作品是隋作品,在章草演变史中有重要文物价值而给予购买,但所有人都明白隋人佚名章草与西晋索靖真迹之间价值的巨大落差。

      著名书法家戴小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这个《出师颂》,从索靖真迹、天下第一书法变成索靖摹本最后又承认只是一个抄本时,价值已落了三个层次,为什么价格仍是按索靖真迹定下的2200万不变?这如何解释?故宫将《出师颂》与隋人写经相提并认为价值远大于写经,那么大多少,隋人写经在拍卖中一般仅在十多万元啊?”

      书法鉴定大师的质疑

      翁闿运,92岁,中国书法大师,碑帖学权威,书法鉴定家,在上世纪60年代,遵周总理与陈毅老总秘密指令,他与谢稚柳先生以上海文管会的名义回收社会上的书画国宝,翁老负责书法鉴定,谢稚柳负责绘画鉴定。被誉为颜真卿第一全本的国宝宋拓《李玄靖碑》正是翁老一锤定音,确认真迹的,现存上海博物馆。

      在上海市岳阳医院的重病病床上终日吊水的翁老接受南方周末的专访,92岁的翁老皮肤晶莹苍白,在采访中由于情绪高昂,说话声大,导致患处两次出血,血流如注,染红了床单,血水混合,注满容器。记者要求立即终止采访,翁老执意不肯,并大声对哀请他不要说话的女儿与医生说:“不许插嘴!人总是要死的,能为公家作点贡献就作一点。”

      由于不能大声说话,老人家用颤抖的手为南方周末作出三页书面鉴定,并一字一字改过。

      一向以耿直闻名的翁老在看了半小时的放大精印《出师颂》立即指出:“‘晋墨’两字蹩脚(苏州话:差死了)得一塌糊涂,还会有专家认为是真的。”

      翁老说,这件书法与索靖没有一点关系,既非摹,也非临,只是佚名古人一件章草书法,“章草其实是一种草隶用来打草稿,又称稿隶,到唐宋时已失传,当时人们就用成熟的今草,加上隶书的捺笔,称为章草,其实是一种假章草,宋时阁帖中王羲之之前的章草全是唐宋人伪造的。近代敦煌出土的写经与各地的汉简才让我们看到真正章草的笔意。而这本《出师颂》就是唐宋人用的假章草写就的,字写得不错,但和索靖没有什么关系,敦煌出土的隋写经卷就有相同的书体。米友仁定为隋是有根据的,米芾在北宋时说的索靖《月仪帖》无晋人古意是唐人所为。我看最早到唐合适些。因为《月仪帖》与《出师颂》字体是一样的。”

      “《出师颂》在上个世纪出现过两次,一幅是商务印书馆印的有名人题跋,是假的,还有一幅是民国初年延光室印的,是太监从清宫偷拿出来拍照印刷的,名为隋人《出师颂》,这幅东西如果是清宫的那一件,价格至多也就是唐末宋初一般书家的作品价值。什么叫一般?也就是唐宋时没什么名气的书家或者是无名氏的东西。”

      记者打通了上海某拍卖行总经理的电话,他表示可以类比的方法估计价格:如敦煌唐人写经卷,无款的值二三万,有款的在20万元以下,并不是因为进过宫价格就能上去,无款的在文物界价格向来不高,被称为国宝的北宋初年钱亻叔真迹不过340万元。“这些问题专家们应当是清楚的,之所以事情变复杂了,可能是原因复杂了。”翁老说,“公家花钱来买国宝是好事,要比破四旧好。说明我们国力强了,有心了,但好事要办好,不能办夸张了,爱国主义不是误购假国宝。”

      著名书法家戴小京神色严峻地表示:“这件事开创了国宝购买中社会大众参与、媒体参与的风气,有人可能会不习惯,我个人认为是好事,中国社会健康发展,这样的现象会越来越多。”

      编者按:遵翁老嘱托,南方周末刊登翁老的书面鉴定。全文如下:

      宋人所刻诸帖法帖中,所刻王羲之之前的章草字帖都是将后来纯熟的今草字体,增加捺脚而成,作伪者未见过两汉魏晋前人亲书的章草,米芾有一帖谓《索靖月仪帖》“唐人书”。

      又南宋诸阁帖中刻有《索靖月仪帖》清姚鼐跋称“唐人书”世所传《史孝山出师颂》的字体,与米芾、姚鼐所见皆指为无晋人古意,是唐人书。

      两汉魏晋时,通用作草稿的章草字体,近乎草隶。罗振玉在所著《流沙坠简》考证公辅一简章草纯熟精极,定为西汉末王莽时物,后人或谓出于汉章帝时,把它推迟了,是错误。章草字体发展到隋唐之际,隶法尽消,近乎草,后人未见原迹,把今草加上捺脚。

      近代敦煌石室发现一批隋唐人写经,有小部分草书即与《出师颂》字体所同,米友仁在宋南渡之际,所见甚广,其题为隋贤书,是有根据的。

      读报载公家以惊人高价购进假国宝消息,数处记者要我提供拙见,未睹原物,病中无法检阅资料,据我以前所见印本,商务印书馆珂罗版印本题为索靖《出师颂》有明人题跋,是伪作。民初天津延光室印有清宫藏书画作品出卖,甚精,此帖上海有正书局曾据以翻印珂罗版印刷,时题《隋贤出师颂》,今政府误购的《出师颂》如即延光室印的底物,其价格最多值唐末宋初一般书家的作品。

      笔者又在记忆中,有黄庭坚题《隋贤出师颂》的书法为“笔短意长”,所论甚精。(南方周末 记者 翟明磊)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故宫博物院2200万元购得中国现存最早书法孤品 赝品?(图)
  • 承德故宫博物馆官员涉嫌偷盗文物被捕
  • 中国新闻周刊:故宫字号文物被盗流失 难防家贼
  • 故宫坚持否认国宝从故宫流出
  • 故宫声称是谣言:20件故宫国宝被偷到香港拍卖(图)
  • 北京故宫反驳媒体称有20件失窃文物被出售谣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