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成都封杀跟踪报道冷血公安的新闻 /亚洲时报在线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6月25日消息】     四川成都警方处理3岁幼女活活饿死案,显然是吸取了广州"孙志刚案"的教训,一方面快速逮捕有关人员,另一方面立即封杀媒体跟踪报道,毫不手软。

    据成都媒体周三刊发的政府发出通稿说,上周日发现的3岁幼女活活饿死案,据成都警方调查,金堂县城郊派出所、青白江区团结村派出所当日曾按照李桂芳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但无人接听,於是两派出所有关民警再未理会重视。上述两个派出所的民警在办理李桂芳强制戒毒中,对造成其三岁女儿李思怡因无人照管而饥饿死亡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有关的责任人被追究责任,严重者已移交检察机关。 (博讯boxun.com)

    成都警方的动作相对於广东警方,可谓是神速。在处理相关责任人上是非常迅速,在掩盖消息上更加迅速。据说,成都警方在跟踪报道见报之前,已经获知消息,周一晚上打电话给市领导说记者乱报,说记者没有采访警方就直接发稿(警方拒绝采访在成都是很普遍的事),结果市领导要求市委宣传部封杀,揭露冷血公安酿成3岁幼女活活饿死的两篇跟踪报道(见附件)被禁止见报。

    报道该事件的成都某记者出於义愤下,在四川媒体被禁止报道时,该记者通过网路联系同行披露了此事。此事披露後引起了很多人的愤怒和支援,事件在网路上也遭遇封杀,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获知了此事,强国论坛、新华网论坛等论坛都相继有人转贴,周二,获知这一消息的凤凰电视台和境外的一些媒体也报道了此事。据了解,报道此事的记者由於揭露了当地冷血公安冷漠执法、执法枉法的事情并由於通过网路等其他途径向社会公开了该事件而受到成都当局的严厉训斥。但她表示,"我早已上了多次有关部门的黑名单,无所谓。宁愿身死不愿心死。"

    成都3岁幼女活活饿死事件发生後,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全国已有不少媒体云集成都,准备进行更为深入的报道,但是成都方面的媒体却没有丝毫的动静,他们面临着又一次的无奈,据消息人士透露,成都的媒体接到四川省委宣传部的通知:成都的媒体一律不得报道该事件。

    成都警方在处理责任人方面是吸取了广州警方在处理孙志刚事件上的教训,处理是非常及时,社会舆论对於成都警方在处理责任人方面也是比较满意的。但是,值得怀疑的是,成都警方在事件披露之前和披露之後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披露之前,成都警方毫不认错,还通过压力封杀报道,而眼见无法掩盖时,态度立马转变,高度重视、迅速调查、召开新闻发布会、发通稿,一天之内态度完全转变。看来,成都警方是吸取了"孙志刚案"的"教训",不过成都警方吸取的"教训"不是怎样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改善警队的作风,而是怎样掩盖消息、快速平息"公愤",以免闹出类似"孙志刚案"这样的不可收拾的舆论结局。(香港“亚洲时报在线”淼野6月25日讯)


附件:被成都当局压下的两篇跟踪报道:


被锁家中,3岁幼女惨死追踪稿一


瘾君子妈妈半月前就已被抓


有消息说其至今不知孩子死讯

    谜底终於解开了,经记者多方查证,小思怡的母亲李桂芳不是失踪了,而是因在金堂县盗窃、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随後被送往戒毒所强制戒毒去了。而小思怡被独自锁在家中的时间不是一周而是长达半个多月 李桂芳早在6月4日就把孩子独自锁在了家中,距离孩子的尸体被人发现足足有17天!

    昨天本报报道了"瘾君子"母亲把孩子锁在家中不知去向,导致孩子饥渴交加、最终死亡的惨剧,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读者流着眼泪痛斥这位不负责任的母亲枉为人母。而几名知情者也私下透露说,李桂芳并非失踪了,当天她把孩子锁在家中後就到金堂去偷东西并吸毒,结果被公安机关抓获。现在李正在某戒毒所强制戒毒:"我们刚刚给戒毒所打过电话,证实她正在 面戒毒。但她还不知道她的女儿已经饿死了┅┅"

    昨天下午,记者在金堂县公安局值班领导处了解到,知情者们提供的情况属实。至於李桂芳被抓後是否提到家中还独自锁着3岁幼女、办案警官为何没有及时把李被抓的消息通知李户籍所在地的有关部门及李的亲人,公安局内部还正在调查之中。该领导表示,昨天上午他们就已看到了本报关於李桂芳之女惨死家中的报道,随後又接到了青白江区公安局的情况通报,他们立即着手调查李桂芳在金堂县被挡获前後的情况:"对这样一个孩子这样死去,我们也是为人父母,也非常痛心,但为什麽会造成这种结果我们还在调查。"该领导还透露,此事还引起了市公安局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上午市局已派人来到金堂县了解情况。


被锁家中,3岁幼女惨死追踪稿二


有妈的孩子象根草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象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可有妈的小思怡却象一根草,因为她的妈妈是一个被人们形容为"五毒俱全"的人,她短短的3年人生没有阳光也没有雨露,她就象一根无人关怀的野草自生又自灭了。

    邻居们说,小思怡的出生和死亡都是一出悲剧。"九千小区"家委会的王大爷这些年来一直负责协调处理李桂芳家的事务,对李家这些年的情况非常了解。王大爷告诉记者,李桂芳的父亲是成钢厂的老职工,生有4个子女,李桂芳是老麽。李的大姐远在外地某县,二姐和三哥都在青白江上班。李自从与前夫离婚後就开始和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鬼混,并染上了毒瘾。不出几年功夫,李就把自己和父母的一点家当全都"吸"了个乾净,同时也把自己和三个姐姐哥哥的关系弄僵了。1999年,李和人私通怀孕了,考虑到她没有生活来源,又长期吸毒,生下来的孩子可能不健康,邻居都劝她把孩子打掉,甚至有人向计生部门举报过,但由於与前夫生的儿子判给了男方,已30出头的李桂芳一心想再要一个孩子,她最终还是生下了这个女儿,并让她跟自己姓,取名"思怡"。

    "本以为她当了妈妈,能改一点,没想到她还是继续'晃'。"王大爷叹惜说,李桂芳不仅吸毒,还贩毒,手脚也不乾净,还经常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小区,因此成了全小区最受人厌恶排斥和鄙视的人。李桂芳是片警的重点"关注"物件,在王大爷记忆中,她至少被派出所弄进去过10次以上,可每次都因为她上有九旬老父要照顾,下有刚出生的女儿要抚养,最终警方都只有又将她放了回来。约两年前,李桂芳因参与贩毒,被判刑2年,可因同样的原因她被判监外执行。有关部门要求李外出时必须给家委会打招呼,但李仍然经常行踪不定。

    据王大爷说,李一直没有工作,以前李的老父在时,每月有500多元的退休金,她就经常偷父亲的钱吸毒,弄得老人连吃饭都成问题。人们常在半夜听到老人的嚎哭声:"死女子又偷我的钱了,我怎麽活呀┅┅"老人起初坐在门口向人借钱,但长期只借不还,最终谁都不肯再借钱给他,老人就只得乞讨。家委会为了照顾老人的生活,就帮老人代管工资,每天给他10多元钱买米买菜。一家三口就这样艰难渡日。而去年92岁高龄的李父死後,李与女儿就彻底陷入了困境,3岁的小思怡常和母亲一同挨饿。而据该辖区派出所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警官称,因李长期吸毒,小思怡先天不足,而李又没钱给孩子买营养品,孩子经常靠馒头充饥,身体虚弱。李为了给孩子补充营养,经常到超市或杂货铺去偷面包和豆奶,被人抓住了她就哭着求饶,人们往往可怜她,臭骂她一顿後也就算了。

    记者再次来到李家,希望能寻到一张孩子生前的照片,看看这个孩子仍留世间的乖巧可爱,但由於警方封锁了大门,无法进入。邻居们告诉记者,在他们印象中,小思怡从来就没有照过相。

    李家位於一楼,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和其他宿舍楼相对的一面是阳台(被纸板塑胶板全部封住),阳台 面是客厅,客厅 面才是孩子饿死的主卧室,从这面楼下路过的人们也许听不太清楚孩子的哭声;而主卧的另一侧则是阳台,阳台外面是一道围墙,围墙外就是人来人往的大街。来往的路人更不会注意围墙内传出的孩子哭声,即使听到也不会在意 3岁的孩子还没有讲叙原由向外人求助的能力,她只能哭。而对李家憎而远之的人们有谁在意那若有若无的哭声?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孩子的二姨、李桂芳的二姐。二姨直到今天中午才从一个看过报纸的邻居口中知道侄女儿小思怡死了。二姨已年过五旬,泪如雨下,悲痛难抑:"咱李家怎麽出了李桂芳这个祸害啊┅┅"

    她哭着说,李桂芳由於是父母的"老来女",从小就受到父母的溺爱,养成了种种恶习。多年来给家 人带来了层出不尽的麻烦和痛苦。李不仅染上了毒瘾,还不听劝告生下了小思怡。就连她们都弄不清小思怡是谁的孩子,李对此也绝口不提。三个哥哥姐姐中,只有她和小妹离得最近,因此受连累也最多,李经常找她要钱,派出所也常为李的事找上门来,弄得她和丈夫关系紧张。十多年下来,她也弄疲了,只能抱着"给点米线把她母女俩的命吊到"的想法时不时接济一点。李被派出所抓过多次,最终都因孩子太小而放了出来。她不知道这次为什麽会弄成这样。一周前,她看妹妹久不上门要钱,担心小思怡饿着,就给孩子收拾了点旧衣服送过去。可到了家中怎麽打门也不开。当时她还未闻到臭味,还以为妹妹把女儿带到外地去了,就把衣服从阳台的缝隙扔进去走了:"在那会儿,我那苦命的侄女儿可能就已死了┅┅"而一周前,距离孩子被锁、李桂芳被抓已有10天左右:"她不知熬了多少天才咽气┅┅要是有人通知我妹妹被抓了,我肯定会去把门砸了,把娃儿救出来,哪怕把她送人收养也给她留条活路啊!"

    昨天傍晚,一位自称和李桂芳一同被抓的吸毒人员打进本报新闻热线说:"我知道李的下落,当时我们一同被抓,李哭着求警官放她一马,她先回家把孩子放出来托给别人再回来自首,警官没理她┅┅如果当时警官给青白江这边通个气那孩子肯定不会死┅┅这孩子死得太惨也,也太冤了!"

    由於警方拒绝接受采访,市公安局的调查结论还未出来,记者也未能见到李桂芳,因此这位报料者所说的情况尚未经过核实。究竟警方为什麽没及时把李被抓的消息通知李的家人?本报将继续关注。


该记者还在网上有以下留言: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本人热烈欢迎各位同行采用本人稿件,本人不要稿酬,如果愿付稿酬,请代我直接捐给任何一家儿童福利院。本人对本人的稿件真实性负责。本人在成都商报工作八年,为本报机动记者,长期从事深度报道和各种负面报道,从未出过任何差错,请放心采用。谢谢各位同行的支援!谢谢!另请收到本人邮件的同行把追踪稿贴上来,谢谢。

    (www.asiatimes-chinese.com/simplify/625sidon.php)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