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我们搞收容就是要搞钱” 党支书自爆收容黑幕(图)
请看博讯热点:户口和遣送

【博讯2003年6月19日消息】    收容更多文章请看收容专栏

   
(博讯boxun.com)


 80年代的收容工作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收容站工作的?

     郭先礼(以下简称郭):我1984年从海南调到了涟源市收容遣送站,那时的收容遣送站,真正是大家都欢迎,用一句不恰当的话来说,有点路不拾遗的精神。当时上面的规定也好,政策很好,外流人员收容进来,我们不打他,不骂他,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回家种菜养猪。他们吃的都是当地粮食部门提供的,我们收一个人以后,就(在表格上)打个饭圈,以后凭饭圈到粮食部门领粮食。假如这个月吃了200斤粮食,我们就可以领200斤粮食回来,不要钱的。

     记:送他们回去不要钱吗?

     郭:我们有出差补助,送一个人经常派两个工作人员陪同,送到当地乡政府。我们给外流人员买车票,不要他出钱,然后回财政报销,完全由政府出钱。这样送人的效果非常好,他们很受感动,一般都不出来了。

     1996年与火车站口头协议

     记:后来你一直在收容所吗?

     郭:1984年我在收容站工作了两三个月后,就借调到民政局去了。一直到1994年7月,我才又回到收容遣送站。

     记: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乱收容的情况的?

     郭:1994年、1995年都没发生那种事,一直到了1996年,我们那个站长,心血来潮,说外面搞得很活跃啊,能够从收容上搞来很多钱,得去学习学习。你站长说要搞,我也只能同意啊,就跟他一起去了。

     记:去了哪些地方学习?

     郭:我们就在娄底地区学习了一段,学习完后我们就自己搞。我们的工作是两套,向政府汇报的是一套,自己做的又是一套。

     记:实际上你们是怎样操作的呢?

     郭:1996年的时候,我们跟火车站有个口头协议,站长对火车站方面的人讲,你们抓一个人,就给你们50块钱,这是回扣。对于车站联防队,就是实际抓人的人,抓一个给他们5块钱。这个都已经兑现了,当时我是出纳,管钱,这些事情账本上都有记录。

     于是,他们就抓人送到我们这里来,我们自己也去接。接来人以后,先是搜身,搜完身以后就放在我们的监房里。过一会,就把他们叫出来问材料,问完以后就打一个电报,根据他们的家庭情况,打一个电报回家,“速带800块到我们涟源接人”。

     记:发电报有用吗?

     郭:这个是很黑的,一说“速带”,人家农村人就着急了,他不知道什么回事,以为自己的亲友小孩在哪里犯法,给抓起来了。你也知道农村的经济情况是比较紧张的,让他们一下子拿出一千块两千块也拿不出来。有的人家自己没钱,就会去向亲友借。


  被收容的都是什么人?

     郭:农民多数是不知道啥叫收容遣送的。他们来接人,看见我们这住的像是牢房,加上我们打了电报到村里,村里人就会传,某某人的小孩子被抓起来了,还要几百块钱去赎他呢。他可能是在外面犯了什么罪,要是不犯罪为什么会被抓起来呢,不犯罪为什么要拿钱去赎呢?农民普遍都是这种想法,那个人回去后就会受到歧视了。农民很朴素,歧视坐过牢的人,其实那些被我们收容的只是看起来像坐牢。

     记:那些被抓的农民又是什么反应呢?

     郭:被抓的农民也想不通,他们在外面打工,又没犯法,我们把他抓回去,打一顿,还要了他几百块钱,他心里当然不舒服。被抓以后,有的人会产生对社会的报复情绪,有的家庭本来很幸福的,也搞得不和睦了。

     记:当时抓的主要是些什么人?

     郭:在我们涟源来说,主要是农民,都是在外面打工的农民。

     记:用什么理由抓他们呢?

     郭:没什么理由,就是说你是“三无”人员。反正你在我们火车站经过,我看你好像是扒车的,没买票,就把你抓了去。那些联防队的,反正抓一个人自己就能赚5块钱。我们收容所要人,他们又不白抓,一个人5块,十个人就50块了。

     记: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抓多少人?

     郭:抓人最多的是“双抢”(抢种抢收)季节,一天送来收容站的有五六十个。


  不听话的农民就打一顿

     郭:会挨打的。看得我都怕,打得太厉害了,打得我心里都发毛了。他们进了站就让他们把东西放下,稍微慢一点,就揪住头发,一脚把人绊倒,然后搜身。那些抓来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些无辜的人,被抓进站后,他们不服,和收容站讲理、吵架,但他是被收容的人,我是收容站的工作人员,我本身就是要搞你们的钱,你还跟我讲道理,哪里有道理讲?你不听话,收容站的人就会暗示监房里的其他人把你打一顿。

     记:什么人被关进来都要打吗?

     郭:没有区别,有钱的没钱的都要挨打。有些被收容的不是农民,是外地的乡镇干部,照打,进了这个门都一样的。我们抓的人中大学生也有,多了。有时我们把(大学生被收容的)例子讲给领导听,他们也笑哈哈的。

     记:笑什么呢?

     郭:笑大学生也会被抓啊。大学生怎么样呢,我们一样让他们拿钱来把自己赎出去。当地有的领导的亲戚在外面被收容了,他还要找我们去说情,帮忙打个电话去,讲一讲能不能少收点钱啊。他们都是这种思想的,以为被抓了就是要拿钱去赎的。

     记:这么说收容站与收容站之间是有联系的。

     郭:当然有联系,各地收容站是有联系的,反正都是一个系统的嘛。就像走亲戚,和你们记者一样,你们广州的记者要是到了长沙就也找当地的记者同行一样。

     记:最多时收容站能关多少人?

     郭:最多可以关到800人,满员了,就得放一些人出来。

     记:一般要关多长时间?

     郭:关多长时间就要看你的经济状况了。收容来以后,如果能在你身上搜出超过300块钱,我们就放人,不管你了,开张票给你,写上伙食费,你就不用进我们那个房了。没钱,就打电报,有电话就让你打电话让家里拿钱来。如果钱来得快,三五天,就能走了。没钱的人家要到处借钱,那就十多天半个月了。反正你的钱不来,我就不放人。最长的被关了两三个月的都有。

     记:如果实在是没钱呢?

     郭:那就让他们给站里搞劳动。在我们站里挑土,搞建设,做砖哪,种菜啊……有人监视,没有任何报酬的。


  为什么会有外省人送来?

     郭:1996年开始乱搞收容遣送,慢慢的我觉得不对头了,因为我也是农民的儿子,国家按财政政策发了工资给我们,为什么还要从农民身上搞钱来给我们多花呢?农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历来受到党和政府的保护,我们为什么要想尽办法从他们身上搞钱呢?那些边远山区的农民,像贵州、湘西地区的,很苦的,他们一年到头很难赚到钱,就只有去外面打稻谷,这是农村里最艰苦的劳动。他们在外面打稻谷,一亩才四五十块收入,赚到了钱从我们这里过,就被抓了去。我慢慢地觉得这个做法不对头,就开始向政府和各级部门反映。这次如果不是“孙志刚事件”,收容站这种做法还要搞更长的时间,农民还要遭殃。

     记:那你们收来的钱怎么用呢?

     郭:这笔钱我们都是自己花,除了发工资外,站长可以自由支配,请领导吃吃饭嘛。去年《三湘都市报》也写了文章揭露的,结果没什么用。有钱能使鬼推磨,涟源这个地方很穷的,有几个省级贫困县,很多地方都发不出工资,我们收容站能发得出奖金,人家就都看得起这个单位。

     记:根据你的了解,是不是很多收容站都有这种情况?

     郭:在内地,也只有胆大的敢搞到这种程度。在我们娄底地区,一共有5个收容遣送站,有两个没有搞。

     记:为什么有的人明明不是湖南人也要送到你们这里呢?

     郭:这就是奥妙了。我们搞收容遣送就是要搞钱,但是在我们涟源地区,没有那么多人,没有人就没有钱,怎么办?就想办法,比如到外省接人,从这一站到另一站,这可能也是卖来卖去。

     记: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向上面反映这些情况的?

     郭:我从1997年就开始反映了。2000年我们站因为不按政策收人,强迫人劳动,打死了一个人,站长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我只好内退了。“林茂正事件”以后,他们把全部罪都推到我身上,因为我妨碍他们抓钱了。

     记:那你害怕过吗,有没有人向你施加压力?

     郭:有风险、有压力的,我现在工资被停了,什么都没有,他们(乱搞收容的人)恨不得我死了才好。但是我已经56岁了,讲句毛泽东讲过的话:为人民死了,死了也光荣。只要能把这些敲诈农民的人绳之于法,我死也瞑目!

   南方都市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国务院通过救助管理办法 将废止"收容遣送办法"
  • 收容还是绑票?
  • 福州市起草收容遣送新规定 取消收费并杜绝错收
  • 湖南:三证不全人员没有流浪乞讨行为不得收容
  • 孙志刚案引起社会反思 改收容为救济势在必行
  • 广东称从未规定收容无暂住证人员 个别地市擅改
  • 《三湘都市报》: 滴血的收容
  • 长沙一总经理披露亲身经历:收容就像绑架
  • 广东副省长李容根:非乞讨人员不得进入收容站
  • 我被收容的九天九夜——有没有媒体敢于直面人民?
  • 南方都市:六问收容制度
  • 江苏也有收容少女被买给发廊卖淫现象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大学生孙志刚命丧收容所 警方送2000元家属未接受
  • 大学生命丧收容所后续:家属追问死因连遭碰壁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 (图)
  • 南方都市报披露惊人案例,呼吁收容遣送尽快立法
  • 深圳八旬老人散步被收容 当事人愤而起诉一审判决败诉
  • 妹妹,你在哪里?—因无暂住证遭警方抓走的“盲流”(收容遣送制度)
  • 少女深圳求职被收容冒领 收容站有"黑箱操作"?
  • 罪恶的收容制度:收容站里被"冒领"遇恶人险遭强奸 19岁少女蒙难48小时
  • 致人死命的收容
  • 健壮青年竟离奇死亡 两老人含泪状告广州市收容站
  • 市民暴死收容站 公安分局被判违法,但死了活该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罪恶的收容遣送制度:我兄弟在某特区的遭遇
  • 一个人被收容的惨痛经历
  • 深圳老翁散步竟被关收容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