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强坛”:孙志刚事件与中国公共安全机制变革·王太元副教授访谈录
请看博讯热点:户口和遣送

【博讯2003年6月10日消息】    ZGR 于 [博讯论坛]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系王太元副教授访谈录 (博讯boxun.com)

   “强坛”编者按:2003年6月9日下午2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系王太元副教授做客强国论坛(www.qglt.com)与网友交流,主题是“孙志刚事件与中国公共安全机制变革”。

     【王太元】:各位网友下午好!我到这里来讨论孙志刚案件,首先心情是沉重的,大家该骂的骂,该说的说,我们骂完了以后讨论问题。第二,我到强国论坛来主要想做一件事情,把这件事情的讨论深入持久下去,不仅要追究该负责的当事人的责任,而且要追究应该负责任的一系列制度和警察文化、公共安全文化方面的事情。这个案件本身并不复杂,但是它所反映出的问题和解决这些问题的因素很复杂,我想需要很长时间去处理。

     【王太元】:之所以采用“社会公共安全机制”这个题目,主要是想与贺教授的题目有所区别,贺教授讨论的法制是一个大的环境,在法制这个大环境里公共安全是一个小的领域,但是却是让人们非常关注的领域。这个领域里有些事情不仅仅是立个法或者是执法或者是查一个案子能解决的,我觉得有五个部分。第一,我们公共安全的目标或者目的,这是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不同的价值取向就有不同的公共安全行为,孙志刚就是不好的公共安全价值的牺牲品;第二,公共安全有组织体系,不同的组织体系下警察行为是不一样的;第三,公共安全有制度体系,比如说收容遣送就是一个制度体系,这种制度存在近20年,到了彻底需要改革或者是废除的时代了;第四,方式方法体系,即使是在收容遣送这种制度体系下,也不是全国警察动辄打人,或者是动辄出现孙志刚案件这样的悲剧;第五,方法或者艺术,公共安全是非常复杂的工作,没有高素质的警察是做不好这些工作的,可是高素质的警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需要培养,需要我们网上的很多热血青年参与这个工作,如果我们都不参与,仅仅骂黑警察,怎么骂也解决不了问题。

     【王太元】:我的格言是“天边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思想破禁区,传播求公益,行为守规则。以建设性批判着手,从批判性建设中获益。”

     [少年中华]:治安是治谁的?

     【王太元】:治安是治三个东西,第一,违法犯罪;第二,秩序混乱;第三,恐惧感。违法犯罪是直接危险社会治安的,社会秩序不好可能影响违法犯罪的产生,恐惧感增加,人们生活质量不高。实际情况中,有些警察不明白治安是治什么的,以为是治人的,甚至是治普通老百姓的,所以才出了孙志刚这样的案件。

     [勿以言轻不呐喊,勿以位卑不忧国]:法制最基本的是文化,什么样的文化导致什么样的法制。

     【王太元】:网友说得非常好,中国有孙志刚这样的案件,是与几千年的封建传统密切相关的,封建法制官管民,民只有服从,封建法制只维护个人的统治,其他的不考虑。新中国的法制应该是为人民的,应该是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但是前几十年左的错误,养成了一些行为定势,有些人已经习惯按照阶级斗争的方式做事了,民族法制、保护人权都还不太会。近几年来,公安部不断的在教育,有些网友提到了三项教育扩大一下,其实第一项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教育,但是,光教育是不够的,关键是制度建设,孙志刚这个案件其核心是法律制度的问题,而不仅仅是警察教育的问题。

     [老极]:目前公安部门所拥有的权力是否过多了?请问国家是否考虑分解公安权力?

     【王太元】:情况确实如此,国家也正在考虑分解公安权力,其实更广泛的说,整个中国的社会管理最大弊病都是一个,那就是邓小平在80年说的,我们党和国家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好也管不了的事,这些事情出去有法律再加上民主集中,放在基层就可以办好,集中到中央来,谁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解决这么复杂的问题。

     [中国神剑]:从诸葛亮当年治理蜀中的话来看,如今对执法者,是失之于宽,还是失之于严?

     【王太元】:神剑先生,中国今天的执法者,监督不是宽严的问题,而是混乱的问题,有些地方过宽,有些地方太严。可能你不相信我说的严的部分,宽的部分你是熟悉的了,从严来讲,一个警察他要承担“发案少,秩序好,社会稳定,群众满意”这么高的工作标准,若不能达到,就可能扣工资、下岗等等。实际上这些任务不是一个警察能独立完成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过严了。但所谓宽,主要体现在警务行为的程序化监督上,我们的很多工作都只有原则性的规定,全靠警察根据他的师傅、领导的指示去办,或者根据社会舆论去办,很少有具体明确可准确操作的程序,比如认定卖淫嫖娼,究竟如何认定?怎么取证?取哪些证?取证中碰到问题怎么办?公安部有一个简单几条的规定,各地执行起来非常艰难。所以,严了不好,宽了也不好。

     [啤酒凉菜]:现在收容所工作人员个个是土匪,素质不高,建议以后都要大学本科以上。

     【王太元】:先生,我中午吃菜不多,喝点啤酒,就点凉菜怎么样?目前的收容所是1995年厦门流动人口管理工作会以后全面建立起来的,隶属于民政部,但是,中国近些年做事总有一个办法,叫做“中央开口子,地方给票子”或者叫做“中央给数字,地方给椅子”,这些人从哪招来,招谁来都没有统一规定,而这些工作做起来很繁杂,稍微不注意,要损害到公民权益,很多常驻人口不愿意去做。所以,很多收容站聘请外来人口临时担当。因此,素质、管理都成问题。其实我所说的素质,并不一定是初中、高中、大学、本科,文化程度是一个素质,可以说是比较次要的素质,社会管理工作者最主要的素质是民主法制人权意识,没有这一点,就没有就职的前提。

     [武大郎开店]:您的帖子是否只代表个人的观点?

     【王太元】:开个玩笑,我们其实也是武大郎开店,本人水平不高,所以我的帖子先代表个人观点。但是,我说的很多东西是公安机关最近一直在琢磨、在改革的,也可能改得还不够,但是正在改着。不过我知道你问话的意思,是怕我代表官方,实在告诉你,公安大学除了一个人以外,没有谁知道我在这儿,只有我上午答辩的研究生知道我到了这儿。所以,我不代表公家,你们要骂警察没关系,惹火了我也骂两句,尽管我是警察。

     [懦夫斯基]:为什么80年代收容的问题较少?那时离封建社会更近。

     【王太元】:懦夫先生,不是80年代问题较少,而是暴露的较少,问题长期存在。但是,现在人们看见的更多了,因为媒体和网友们敢于义愤的说出来了,这就是进步。这点上讲,离封建社会已经走得很远了,但是还不够,就包括这次的公开审判,确实是公而不开,既然要公开,就干脆让大家听,既不公开,又不让大家看、让大家听,逗得人心痒痒的,其实更糟糕。

     [天使009]:在公务员的高薪制之下,你的机制与变革非常的苍白!

     【王太元】:天使先生,你要是007就好了,一个人解决一切问题。公务员的高薪问题,我认为提得过火,在中国老百姓还有八千万没有解决温饱的情况下,公务员高薪养不了廉,高薪只能养懒。但是,中国社会收入差别巨大,一些地方的高薪在一些地方是少得可怜的工资,警察也是如此,我见过一些地方的警察,他们的工资少得可怜,我指的是工资,就是国家名正言顺的依法给予的劳动报酬。你可能要说他们的灰色收入,白吃白喝,这也是存在的,但正因为起码的生活需求都不能保障的话,国家就不敢严格要求他,就得允许他去考虑灰色收入,这就是我们这个体制的苍白之处。举例而言,香港八十年代以前,警察也很糟糕,七十年代末期以后,一方面是廉政公署的大力整治,一方面是警察的生活待遇、工作条件的迅速改善,再加上警务行为的法制化、规范化以及社会监督的强化,有了这四方面,苍白的脸就该有点血色了。所以,他们的警察就象模象样了,我想我们有五到十年,能到这个程度,那就应该烧高香了。

     [高音]:请问王教授,您认为孙案是个案还是在我国收容制度下的普遍现象?

     【王太元】:孙志刚案件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执法失误的个案,而是一个不太适应现今社会需求的不良制度的牺牲品。收容遣送制度要从渊源上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当时在计划经济和高压政治下,自动入城的农民往往被收容遣送回乡,但这时候不是一个正规的制度,而是一个事实上的做法。八十年代初期,犯罪浪潮高涨,社会治安形势有些恶化,这时候国家出台的收容遣送制度,其实并不是针对犯罪的,大家都知道,主要是针对流浪乞讨人员的。从这一点上讲,与世界各国一致,是一种社会福利制度,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我觉得是八十年代末期,为了解决民工潮春运困难而出的问题,八十年代末期,广东等各地数十万民工集聚,回不了家,政府从为他们着想和为治安着想两方面考虑,开始遣送,到95年,流动人口管理会直接把遣送长期流浪乞讨人员扩展到遣送“三无”人员,即无合法证件、无固定住所、无正当工作或经济来源的人,孙志刚就是当做无合法证件的人给收容进去的。如果这种制度继续存在,搞不好谁再收一个李志刚、王志刚出来,当然注意点工作方式,不至于形成这种悲剧。

     [数学]:户籍制度改革应当更注重城市之间的人口流动问题。

     【王太元】:数学先生,咱们算是老朋友了,对你的呼吁,我有一点不同的意见,我所说的户籍制度改革,以前讨论过,今天再简单说几句。户籍制度改革的核心是迁徙制度改革,流动也属于一种迁徙,在国际上叫短期的迁徙。但是,人口流动不只是城市之间的问题,而是包括国际、国内、城乡各地区的交流,户籍改革最核心的问题是要解决迁徙自由的问题,必须在“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法制国家、开放文化”大前提下实现迁徙自由,把迁徙流动的基本人权还给全体中国人民,这才是值得我们终身奋斗的大事情,当然不需要终身,应该很快了。我曾经说过,迁徙自由五年可成。

     [迷茫中国]:王教授请您谈谈“严于治吏,宽以待民”。

     【王太元】:先生太谦虚。严于治吏,宽以待民是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中的精品,尤其是对今日中国,仍然有非常巨大的现实意义,“严于治吏”的“严”,关键是要有法,孙志刚案件的大大小小的吏,之所以出错、犯罪,其核心是没有他们可以好好遵循的具体的法,当然,他们自己的责任不能推托。“宽以待民”核心是把人民的合法权益放在首位,这就是我前面讲的安全、权益、秩序三者的递进关系,首先是安全,其次是权益,最后才能秩序,绝不能搞颠倒了。大家想想非典,为了生命的安全,我们就可以改变现行的一切制度,高考可以改变、旅游可以改变,这才能正常的。有些人认为,群众是刁民,这是不对的,但是中国历史上确也有这样的说法,叫做“唯酷吏能治刁民,唯刁民才养酷吏”。从群众一方说,中国社会无缘无故抗法的也不少,比如拐卖女研究生,警察去解救,整村群众殴打警察,直到上千武警才解救出来,这也是中国社会的现实。

     [七窍通了六窍]:王教授,您觉得警察之间有没有哥们义气之类的想法?

     【王太元】:六窍先生,哥们义气就是一种不良的公共安全文化,我给研究生讲课的时候,专门讲一讲《水浒》、武侠小说对中国法制文化的摧残,《水浒传》写的108将各个是英雄,其实一个一个都是没有法制观念的土匪;金庸写了很多武侠小说,全是“忍无可忍、勿需再忍”,全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中国古代二千年前就已经义与法、与理是绝不相融的,以义害法、以义害理是普遍的,对于警察而言,哥们义气是致命的,义气起来可以包庇起来,义气起来可以参与犯罪团伙。

     [注册难,难注册]:王老师今天的表现比昨天好多了,昨天你让俺学习了你的论文,花了我太多的时间。

     【王太元】:谢谢“注册难”先生,我昨天写几个臭文章上来,是因为你们前面骂得太厉害,老说我保守、反动、榆木疙瘩,其实我探讨改革的时间也不短了,大家一看就知道,89年我首先提迁徙自由,现在不得不承认也算是老鼻祖之一了。花了你太多时间,实在抱歉,以后我写短点,或者我们用QQ联络。今天探讨,你说表现很好,我看比昨天好不了多少,顺嘴胡说,博你们大家一笑。

     [天使]:高薪制就是雇佣制,你有何评价?你是给雇佣的吗?

     【王太元】:你是007的弟弟,我优惠一次再回答你一个问题。高薪制就是雇佣制也没错,我也是给雇佣的,雇佣给了国家,不一定是雇佣给某一警察,我前面说过高薪制提法有问题,主要是因为中国警察的金钱方面的问题不是个人生活方面的缺欠,而是工作条件、执法条件的缺欠。举例而言,流动人口管理,前面一亿两千万,但是你到中央财政上去找找,给公安机关拨了几分钱的专门费用?没有,办法是怎么样?“以管养管”,也就是牛毛出在牛身上,可往往是牛毛出在了羊身上。警察自己收费来执法、来搞社会管理,你让他实现以法管理,让他实现公正执法,那就太难了。你们看得见的是一些警察乱签单、乱吃饭、收要小礼物,甚至索贿受贿,我们看见的是一些警察工作生活待遇差,但是更主要的是工作条件不具备。我是教户口的,十年以前我讲流动人口管理时就说,中国流动人口管理目前是不可能管好的,根本原因在于什么?四个字,“与民争利”,一个流动人口到北京,还没做任何事情,任何钱都没争,就要交几十几百块钱的管理费,这样的管理谁都会。昨天有个网友说“誓将去汝,适彼乐土”,好家伙,把诗经老祖宗都搬出来了,但确实是事实。

     [如快刀一般的思想]:外来人口带来“治安不稳定”,还“举世皆知”,那不过是“举世偏见”!

     【王太元】:快刀先生,昨天就见过面了。外来人口带来治安不稳定,这是社会上很多人的说法,但是我们不一定这么看,中国的改革首先就从允许农村进城务工开始,没有这些外来人口,今日的中国不可能出现。外来人口对一个地区带来的是劳务、物资、资金、市场,而不仅仅是麻烦。比如资金,一个外地人在北京工作两个月,可能就比我给北京市财政做的贡献大,因为他们穿吃住行都要间接的纳税,而我还可能享受北京市政府的各种补贴,这就是原有制度的不平等。如果我们不看到这种不平等,一味的讲外来人口带来治安不稳定,甚至认为外来人口是违法犯罪的主体,那就麻烦了,就会出孙志刚事件了。当然,这些思想近十年来,我们一直在灌输,就象贺教授说的,一个普通的教书匠可以进行思想观念的教育,但是未必能马上有效的改革不合理的制度。所以,我到网上来,和大家一起呼吁、一起呐喊。

     [读书狼]:我觉得孙案的意义已经超出了王教授的理解范围。警察不过是执法的,关键问题在立法。

     【王太元】:你说的对极了,关键是立法,但是即使在执法上也是有错的。收容遣送制度是国务院的行政法规,警察执行这一制度就是执法,不能说他们执行这一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不叫执法失误,如果全部推到立法问题上去,那才是逃避责任。正象“谬论”先生说的,即使你执法,也没有哪个法律说不交罚款可以打死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就是一种文化的问题了,作为执法者,起码的法制意识、起码的对生命的尊重应该有,随便打人肯定是违法的。

     [宋公明]:王教授,安全机制变革是否需要成本?由谁来承担?

     【王太元】:老宋,刚才刚骂了你们水浒好汉,你就来说话了。安全机制的变革是需要成本的,但是磨刀不费砍柴工,变革不是怎么机构人员,不是增加公众负担,而是在减轻公众负担的同时,依法科学高效的维护公共安全,比如暂住证为什么不可以取消,目前主要考虑是收集到外地人口的基本信息供社会和他本人使用,如果我们能把这一问题解决了,就不需要暂住证。再比如,即使需要暂住证,一定要收费吗?不收费行不行?现在很多地方叫工本费,5块钱、10块钱甚至20块钱,一个小小的纸片,有那么贵吗?再说,谁定的价?这些东西都需要改革。如果一个省,像北京市每年印300万张暂住证的话,每张证件可能不到5块钱甚至1块钱,多收的钱到哪儿去了,用到使用暂住证的人身上了吗?这些都需要改革。改革绝不是瞎费功夫,把现行制度中不合理、不科学、不经济的部分改革掉,我们才能真正的用最少的钱换取最大的公共安全效益,才真正是为人民谋福利、谋好处。

     [红天灰雨]:建议实行警察每周挨打制度,尝尝滋味。

     【王太元】:你先生很怪,比我“巴山怪客”还怪,叫“红天灰雨”,提的问题也很怪,不过有意思。如果你打我,我倒打算捱一次,但不愿意周周捱,警察需要尝尝滋味,知道这一次的抗非典吗?非典过后很多医护人员正在检讨自己对患者的感情、态度、方式方法,但是话说回来,以打对打恐怕不行,说不定你这次打了他,他下一次更暴打你一顿,这就是以暴治暴。当代社会、民主社会,要以法治暴,绝不能以暴治暴,所以你不要怪到离谱了。

     [音乐迷]:辅警算是什么概念?警察用辅警联防,民政局用护工,保安、工商城管用协管员,为什么无公务员资格的人都能去执法?

     【王太元】:听不见你唱歌,但是问题很好。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管理中有一个问题,就是已有部门行政效率低下,就增加新的部门,已有人员工作效率不高,就增加新的人员。但是,社会的管理成本是有限的,国家、社会不可能不断的给每一部门增加新的人,因此,各部门就各想高招,出现了你所说的这些情况,其实我们也觉得奇怪,一到大街上20多个部门都戴着大盖帽,若干个部门戴着国徽、戴着背章、戴着号码,城管的比我们的还要醒目、还要好看,我们都要搞混了,但是问题在什么地方?中国的法制最缺乏、最迫切需要的是组织法体系,什么是公务员?公务员是干什么的?哪些人能当公务员?每个地方需要编多少种类?多少数量的公务员?怎么去管理他们?我们都没有。我给你讲个笑话,你见过一两个人的派出所吗?如果你没有见过,我告诉你,我还见过三四个人的公安分局,为了办案,为了处理各种事情,不得不需要分局的法定资格,但是没有分局的编制,就自己挂个牌子叫分局。再说人数,我到广东的一个镇,35万人只有56个警察,你说够不够?当然不够,但是他编了上千联防人员,这就够了,不过用了5700万元/年。这样的体制该给钱招人办事的不给,但是事总得要办,于是就收费招人办事,既然收费招人,谁都可以招,招谁都行。所以那些护工他自己有错,但是制度也有问题。

     [冰火]:我总感觉到王教授把“执法系统”的问题推到“立法系统”去,王教授是不是应该直面“执法系统”的问题。

     【王太元】:我俩的观点并不是冰与火的区别,其实基本一致。我在前言就讲了,我今天来不是给警察推责任的,我是想把警察的责任及其责任后面的其他责任都问一问、都想一想。执法系统目前存在很多问题,首要的问题就是执法程序的问题,很多法律理论上规定得很完美,但是它不规定程序,可以先做A,可以先做B,还可以先做C,下面的人很难执行。所以,这是立法系统的问题。但是,程序也规定得很好的法律就应该能够秩序,可是又有一个官本位体系的问题,我是下级,他是上级,他下令,我必须执行,他违法下令,我怎么办?用我们警察的话说,警察可以抵制违法命令,但是,一抵制就可能面对的是小鞋还有其他东西,这种环境就没办法让下级好好的执法。真正好的执法系统,应当是立法准确、具体、规范、稳定,每个执法人员能够独立的判断,依据法制精神去全面、准确的执行这个法律,这是一个问题。执法系统确实有素质不高的问题,170万人的队伍,如果都让他们进大专,我们全国20几个大专不够,让他们进本科,我们四个本科就更不够了,另外,我们现在没人换岗让他们去学习,中国警察的编制从整体上讲是两个概念,第一,数量上讲严重不足;第二,分工上太碎太细,一个人不能顶一个人用,所以就更显得缺乏。

     [坚持必定胜利]:王教授,我想问公安局信访办的干警接待孙的亲属投诉而不上报,是不是要负法律责任?

     【王太元】:每一次与媒体亲密接触以后,我也经常收到各种各样的群众来信,当然,我不是信访机关的干部,但我也尽可能的转递,或者写信解释解释、指导指导、安慰安慰。信访办的干部接待孙的亲属投诉而不上报,这肯定是失职,但是不是有法律责任,实在对不起,我确实缺乏研究,我的印象,信访有内部的工作条例,还尚未进入刑法,也没有见到行政法规。所以,你的建议,如果可行,我们就把它上升到刑法去,岂不更好。但是,反过来说,非要刑法规定判三年五年才把工作做好,这也是我们这个执法队伍的弊病之一,不捅破天,就不认真对待。

     [一半清醒一半糊涂]:为什么出了冤假错案,公安向人民认一个错就这么难,甚至不惜用更多的错案来掩盖?

     【王太元】:说实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公安机关也有些人认识到了问题的存在,但是,并不是所有人尤其是处理某些案件的人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冤假错案的问题,从目前我的判断,是主要由民政负责还是主要由公安负责的一个分歧问题,中国的事情就这样,一出问题大家就推,从审案的情况来讲,我顺便回答网友“从刘泰英被审查看台湾的司法虚伪”的问题,你说警察竟然打死良民,目前来讲还是你的说法,因为打死人是需要上刑事法庭控、辩、审的。刑事诉讼就需要具体明确规范全面的证据,很多事情你可以判断就是这样,但是法官不能说就是这样,比如说美国的辛普森案件,连他自己都说有录音我就是杀了人,但是法庭最后不得不说他就是无罪,因为证据不足。当然,我这样说不是给警察打掩护,因为执法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司法同样是更严肃的问题,这种证据规则不仅对民众有用,对警察也一样,如果我们的现行制度或者是社会找不出这些证据来,你确实没办法宣称是警察打死了良民。法制就是这样,你高兴,他必须那么做,你不高兴,他还得这么做。

     [压低嗓子]:王教授,鼓励群众大胆说话,公安的行为不就检点多了?

     【王太元】:没关系,你的声音可以大一点,到这儿来就是要大声说话的,我非常赞成你的说法。要改革现行公共安全机制,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强化监督,监督的强化当然有司法的问题,还有传媒的问题。传媒的监督,某种意义上讲,比法官的监督还厉害,群众大声讲话是第三个问题,但是是更经常的问题:执法者面对的人就叫当事人,他本人能够依法维护自己权益的话,执法者还敢肆无忌惮的违法吗?在我们国家的整个法律体系中,执法行为当事人地位之低,恐怕没有比公共安全法律体系更低的了。很多人认为安全很重要,稳定压到一切,因此其他都不在话下,为了社会可以牺牲个人的权益,甚至尊严,这种公共安全文化不解决不行。鼓励群众大胆说话,不仅是说话,而且要会依法说话,但是,这种鼓励首先需要一种机制,也是一种组织形态,必须有独立于警察之外的部门能够帮群众说话,代替群众说话。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我们买商品出了问题,我们当然可以找商家说,但我们还可以找消协帮我们去说,我们还可以找律师去告他,商家就没有办法来对抗我。但是,警察执法如果他欺负我,现在有谁能帮我们说话?应该是说纪检、信访、行政监察、党团组织、公共传媒都可以帮公众说话,但是这些力量都太散,形不成一个体系。所以,对抗不了握有公共权利的警察,当然不仅是警察,也包括其他管理者,我们都对抗不了。所以,要改革。

     [音乐迷]:王教授,谢谢您回答我的问题。我再打破砂锅一次,您不回答也行。为什么我们的公务员人浮于事,国务院屡次搞精简机构,各个机关都有节约出来的编制拿节编奖金,却会出现您说的编制不够呢?

     【王太元】:我喜欢听歌,就再回答你一个问题。中国的机构改革,已经改了五六次了,如果按这个改法,我看还需要改几次,老是减了增,增了减,其实最核心的问题是小平同志所说的“把依法办事就能解决的问题交给基层群众,而不要放到上面管起来”,如果我们把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情放弃,把该管也能管好的事情管起来,就不要那么多人了。另外一个问题,编制节约不节约的问题,没有经济约束。举例而言,一个县30万人干吗编几百个甚至上千个县各个机关人员,同样的30万人的县,有些几个亿的国民总收入,有些几千万的国民总收入,都编一样多的人,合适吗?我所在的一个县,最小的乡四个“干部”,最多的27个人,大乡有钱就可以多编,小乡没钱就得少编。马克思讲经济是基础,你不把基础消掉,上层永远会不断的修庙子、添和尚。我们的每一届总理就不断的搞机构改革,我们需要办事的地方就老是没人。

     [大别山之鹰]:哎,大家都别难为老王了,说不准老王出差到广州也被收容呢,老王去没去过北京收容所?

     【王太元】:我来这儿不怕大家为难,也不是故意来发牢骚的,我是想跟大家探讨一些大家感兴趣,但是我了解不同内容的问题。我昨天说不愿意在公安大学,后来有人说难怪你水平差,其实我当时说不愿意在公安大学,主要是不知道公安“水深”,有很多东西值得研究,后来发现了,我就琢磨了。我去过北京的收容所,也去“捞”过人:有一个熟人的妹妹到了北京西站,半个小时不到就给原路返回遣送回去了,第二次来以后,亲自进站接,我“捞”的那个人,是个小保姆,到了收容站一天以后,主人家领不出来,找到我,我去给领出来了,算是开了个后门。其实,我要出差,说不定也会被收容了,因为收容遣送有特定的环境,比如春运期间,有些火车站长期聚集,公安 不能不处理,怎么处理法?出动几千人,拉开一个网,见人就往车上赶,先赶到一个地方再说,如果一个一个的问三分钟,再收容一个,可能收容半年也完不了。这么紧紧张张的往车上赶人,自然是见谁赶谁了,孙志刚不一样,他是单独在网吧外被收容的,没有任何道理,但是这种大规模赶人的时候,就外地公安机关的处长都可以被收容上去,真出过这种事情,因为来不及亮明身份,人家也不听,几千人的行动,确实没人听你一个人说话。

     【王太元】:原定时间差不多快到了,我再说几句。到这儿来回答大家的问题,肯定是很难让你们满意的,数百个人问我,好不容易回答你几句,我也说不清,你更听不明白。比较好的是我留有联络方式,昨天晚上有六个网友给我发了一些长篇大论,在网上叫做“板砖”,拍得我昏头胀脑,但是有意思,我对网络有一个说法,拍砖的只管拍,但是被拍的要有点承受力。不过不拍砖,而一锄一锄,开出一大片荒地来更好。还有的就是灌水,其实灌水也很有水平,有些网友的水灌得非常有水平,但是我不喜欢的是抽鞭子、打棒子,上来一句话就是骂你小东东,我说我不怕骂,但是也不喜欢被骂。最后声明一下,希望大家把这种探讨继续下去,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在新华网上有一个讨论,我写了几句话,“中国问题的解决不能寄希望于毛泽东、邓小平、朱镕基或者其他什么人,而必须寄希望于理智思考、依法行为的全体中国人,每个网友都是一份子,强国之所以好,是因为尽管有鞭子、有棒子、有水、有砖块,但是还有很多锦绣文章,我要是上来的话,一半是狂搜一阵、下载一通,消耗半个月。其实真正想当一个好警察,也非常希望社会探讨探讨这些问题,你探讨明白了,他们就好做一些了,社会没搞明白,法律不改、组织体制不改、具体制度不改,光让他改工作方式、工作方法,那是舍本逐末,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如果那样的话,孙志刚会不断出现,尽管这种现象是我们不愿意的。因此,希望大家继续关注这个、这类案子,你如果愿意,最好直接发到我的邮箱里我们探讨,我会认真对待的,绝对不会蒙你。最后,谢谢大家。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孙志刚案两被告被一审判处死刑(图)
  • 孙志刚案涉及到的23名广州市政府官员(名单)
  • 孙志刚家属放弃民事赔偿
  • “孙志刚事件”湖南岳阳重演 4民工遣送站被打
  • 强国论坛第一页关于孙志刚案的标题选刊
  • “孙志刚事件”岳阳重演 4民工在遣送站遭毒打
  • 孙志刚案第二被告李海婴的代理律师梁国雄的辩护词
  • 孙志刚家属获巨额赔偿 疑犯供述残酷一幕
  • 粤官吁吸取孙志刚案教训:决不能欺压百姓
  • 孙志刚被故意伤害致死案今开审, 有关责任人受处分
  • 《瞭望》:从“孙志刚事件”透视中国违宪审查制
  • 孙志刚案还能走多远?
  • 李昌平:孙志刚替我而死
  • 亚洲时报:孙志刚案13疑犯归案 结果难於令人信服
  • 大学生孙志刚命丧收容所 警方送2000元家属未接受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 被封杀的孙志刚事件后续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