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孙志刚家属获巨额赔偿 疑犯供述残酷一幕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3年6月07日消息】    武汉青年孙志刚在广州打工期间被故意伤害致死一案,广州市法院经过两天的紧张审理昨天下午宣布一审休庭,将择日做出宣判。

该案件中共有十八名被告被起诉,其中,李海樱又名李海英等十二名犯罪嫌疑人被检察院指控殴打孙志刚致死;原天河区黄村街公安派出所警员李耀辉、原江村住院部副主任张耀辉和原广州市精神病医院江村住院部工作人员彭红军等六人被控犯有玩忽职守罪。

两天的庭审中,控辩双方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庭审过程多次出现超出预定时间的现象。

   

案发当晚惨不忍睹 庭审现场疑犯供述残酷一幕

6月5日上午9时,广州市中院刑事审判庭。据在庭审现场的律师和被告家属介绍,法庭有102个座位,没有完全坐满,12名被告站成两排接受审判。除了两名被告未请律师,另10名被告共请了18名律师。检方有3名公诉人员,主审法官是刑一庭副庭长。

通过12名被告的供述和相关的证人证言,孙志刚3月19日晚在救治站206病房中遭遇的悲惨一幕重现在大家面前:

当晚,一名叫罗小海的病人的家属来接罗小海出院。孙扑到窗前大声向罗的家属呼救:“我是大学生,达奇服装厂的,求你们通知我的老板来救我出去。”罗的家人询问其老板的电话,可孙志刚却想不起来了。孙的呼叫引起了护工乔燕琴的不满,乔就和同班护工乔志军商量要把孙调到206房去,乔志军同意了。乔燕琴对206病房的李海樱等人说,孙志刚太闹了,等会儿弄过来让他们好好教训一下。

3月20日凌晨,乔燕琴对来接班的护工吕二鹏、乔金艳提出给孙换房的事,吕乔二人没有反对。乔燕琴叫孙换房,孙不肯,乔就上去打了他几下,把他拉了出来。吕打开206的房门,孙被关了进去。乔在外授意:“隔半个小时再打,注意不要打头,不要打出血,打出事了我负责。”孙一进门就在给他指定的铺位上躺下。半个小时后,李海樱说时间到了,指挥同病房的另7个人一同扑上去打孙。每个人下手都非常狠,他们不仅拳打脚踢,还把孙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扔,然后跳起来往他身上踩,孙被打得跪地求饶。这时值班护士曾伟林和胡金艳从监控录像中看到了这一幕,立即上去阻止。胡对李海樱说,再闹,你还想不想出去?乔燕琴却认为打得还不够狠,叫李不要理会胡,继续打。胡离开病房后,乔给室内的人挥了两下拳头,示意继续打孙。李海樱还对同室的人说,看样子打得“保安”不满意,“保安”交待的事若不办好,大家都有麻烦,再打半个小时。

此时孙已被打倒在地,殴打继续进行。曾胡二人再次上来制止,孙跪地求二人说,要求调换一个房间。二人同意把他调到对门的205室去。205室住着15个精神病人,孙就抱着被子走了过去。吕二鹏提着警棍跟了上去,捅了孙的胸腹部几下。孙发出凄惨的叫声。

第二天上午10时,值班护士去查房,发现孙趴在水泥床边一动不动。孙被立即送往救护室抢救,但10分钟后,值班医生即宣告其死亡,并填写了“猝死”的死亡纪录。

庭审焦点 还有谁打过孙志刚

在昨天的庭审中,被告们都穿着统一的黄背心,神情各异。

对于起诉书上指控他们殴打孙志刚的内容,他们大多承认属实,但又都齐声喊“冤”,他们喊“冤”的理由有三:孙志刚在被他们打之前已被人打过,被他们打之后也可能被别人打过;他们的殴打只是孙志刚的一个死因而非全部死因;他们在打孙之前自己也挨过暴打,他们是受了胁迫。

四川南都籍被告张明君称,他其实是和孙志刚一样的受害者。他只比孙志刚早进去几小时,已挨过三次打。当他被命令打孙时曾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打他?”结果遭到李海鹰的威胁“你不打就整死你”。“自己不动手就会被打”,这是8名打人者都提到的辩护理由。

除此外,庭辩的焦点还有,8名被告的殴打行为是否是孙志刚致死的原因?律师们认为,孙志刚的死亡有多种原因,在206室被打可能只是多项因素中的一项,但其他可能导致其死亡的原因未能查明,而且被告们提到孙在进入206前已经挨过打的,但未有此方面的调查。

巨额赔偿已经赔付 数目不详

由于在法庭上首次听到孙志刚被殴打的惨状,孙志刚的父亲一度昏倒,最后不得不提前退庭。但孙父的委托律师王向兵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王律师认为,主审法官水平很高,整个审理程序明晰,条理清楚。从庭审情况来看,这12名报告被指控的罪名都应成立,他个人估计应有部分主犯会被判死刑。

据悉孙志刚的父亲获得了巨额赔偿,但其家人拒绝透露具体金额。

可惜,震惊,哀伤,愤怒,警醒!孙志刚案牵动万千家乡父老心

日前,孙志刚在广州被故意伤害致死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天河区法院三个法院同时开庭审理。这一案件牵动了千千万万家乡父老的心,他们对此表示可惜、震惊、哀伤、愤怒和警醒!

辩护律师王向兵:被告手段残忍,听得心怦怦直跳

受孙志刚家人的委托,湖北文德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向兵作为辩护律师参加了5、6两日的庭审。昨晚7时许,他接受了记者的电话专访。

他透露,按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5日整个庭审全部结束,昨日上午,合议庭合议,下午就应宣判审理结果。但情况发生变化,8个被告中的几个人称自己有投案自首或立功表现,量刑时当从轻、减轻处理。

为慎重起见,昨日下午又开了43分钟的庭。在庭上,公诉人运用有力的证据,将几被告的观点一一驳回。法官最后宣布,判决结果将择日公布。

王律师感叹道,庭上最大的感受是,8个被告的犯罪手段太残忍了,听得人心怦怦直跳。这8个被告与孙志刚在收容所同住一间房,他们也都是非法收容进来的,原本也属被害人,但在护工(即保安)乔燕琴的授意下,对孙志刚拳打脚踢,直打得他躺在地上求饶,仍不住手,真是太没人性了。

“孙志刚的专业很好,死得真可惜呀!”王律师说,孙志刚手很灵巧,绘画、剪纸、雕塑、刺绣样样都会。我看过孙志刚的作品,在武汉科技学院染美专业的毕业作品,是他手绣的一副蒙古包花纹图,至今还被老师珍藏着。

“上书”博士俞江:期待人大对“建议书”的回应

5月14日,华中理工大学法学院俞江博士,与腾彪、许志永两位法学博士以中国公民的名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书,建议对《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俞江等人的“上书”直指收容制度本身,他并不否认现有收容制度在城市管理上所起到的特定作用,但他表示,人身自由这些由《宪法》所固定的根本权利,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昨日,记者与俞江取得联系,他表示对此案很关注,但更期待的是人大对“建议书”的回应,他认为要想避免类似个案的接连发生,完善制度是根本意义所在。

孙志刚生前同学:震惊,非常震惊,不相信是他

孙志刚案被媒体批露后不久,记者即接到他的同学汪小姐的电话。据她介绍,孙志刚曾与她一起就读于团风一中(现在的黄冈一中),两人曾在同一个画室内学画,他的画画得很棒。后来她转到黄州一中后就再也没见到孙志刚,没想到从此便永别了。汪说,在她的印象中,孙志刚来自农村,家里条件相当不好,当她第一次在报上看到此事后她感到震惊,非常震惊,不相信是他,后来从他的自画像确认就是她的同学孙志刚。

记者后与广州一家美术公司做设计的孙志刚同学黄建军取得联系。接电话时,记者明显地感到了他的哀伤与愤怒。他说,当时得到消息后,他还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孙志刚是一名在绘画上很有潜力的青年,他是一个把画画当作谋生手段的人,但他从来没有放弃当一个画家的梦想,这是从他1990年考上黄冈一中美术班时便表达出来的强烈愿望。除了认死理外,孙志刚性格非常正常,没想到壮志未酬身先死,许多同学听说后都哭了。

孙志刚案发生后,武汉科技学院艺术系美971班孙志刚的生前同学曾三次捐款,送到孙家。

武汉首位打工作家:我妹妹也有类似的经历

有过类似遭遇的武汉市首位打工作家、《爱情婚姻家庭》杂志社记者王恒绩对孙志刚之死感受颇深:城市整顿“三无”人员,维护城市治安,这是对的,但绝大多数“三无”人员并没犯法,既然没犯法,就不能用对待犯罪嫌疑人的方式对待他们。

他说,收容对我并不陌生,我的许多打工朋友都去过那种地方。不是自愿“去”是被逮去的。曾有几个被遣返的打工者含泪对我诉说:凡是被收容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扇两耳光,打出威风,打出震慑力再说,让你知道这个地方不是闹着玩的,让你掏遣送费痛快点。接着,便被送到某地级市,等着亲人拿钱来赎,约400元/人。

就说我亲妹妹,5年前开了家酒店。有天晚上,她正在吧台为客人结账,一干“大盖帽”鱼贯而入,凡是没有身份证的全部带走。妹妹的身份证在我这儿,她这个每月合法交税的老板也被粗暴地带走了。那时她是个只有19岁的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求我救她,说她马上要被送到孝感去,同车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人,她怕死了。我拿着她的身份证,心急火燎地打的赶去。妹妹被救出来后,倒在我怀里嚎啕大哭。我也哭了,说:“妹子,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把酒店关了吧。”就这样,这个开了15个月的酒店转让了。

参与过收容遣返工作的干警:该案给有关管理部门敲了警钟

昨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民警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此案感到震惊,他称,孙志刚案也成了近日同事们议论的焦点。曾参与过收容遣返工作的这位民警告诉记者,此案暴露了公安机关、民政部门在执法中的弊端,收容遣返“三无”人员关键是核准对方身份,但这项复杂而最重要的工作常被“马虎”掉,出现错收误收不可避免。该案敲了一个警钟,值得公安民警和收容机关反思。

新洲区司法局办公室主任揭兴旺说,农民家庭出一个大学生实在不容易,年仅27岁的孙志刚,却被活活打死在收容所,实在令人气愤!他说,这起案件首先是给有关管理部门敲了警钟:不能乱执法!

另外,从法律上来说,有关收容的行政法规不“合法”,该改改了。综观各种收容的规定,里面都有限制被收容人员的人身自由的内容。但2000年7月施行的《立法法》明确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由法律来规定;《宪法》也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害。显然,行政法规不得同宪法和法律相抵触,地方性法规和规章都不得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没有国家大法依据的收容,显得不“合法”。

孙志刚父亲当庭昏倒 18名被告将定罪

据广州市纪检、监察部门介绍,备受社会关注的任职于广州达奇服装公司的武汉青年孙志刚在广州被故意伤害致死一案,案情已经查清。昨日上午,涉嫌在此案中犯罪的18名被告人分别在广州市中级法院、广州白云区法院和天河区法院三地同时开庭审理。而此前,广州市纪委、市监察局和有关单位已对此案涉及的20余名有关责任人分别做出了党纪、政纪处分。据悉,此案将连续审理两天,随后当地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庭审现场伤心过度 急救孙父

昨日上午9时,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20分钟后,孙志刚的父亲孙六松、弟弟孙志国等人才赶到该院门口。在经过验证等程序后,孙六松等人被准许进入法庭。

上午庭审主要进入讯问程序。在讯问了3名被告后,孙六松因伤心过度,昏倒在旁听席上,法院立即安排人员救护。11时30分,孙六松被搀出法院,回到宾馆,再也没有出庭。

由于审理的人员较多,一上午,公诉人只讯问了5名被告人。下午1时30分继续开审,审理一直进行到晚上。

庭审侧记戒备森严 记者受阻

虽说是公开审理,但遗憾的是,这次“有资格”进入法庭的人都经过了严格“审核”。据了解,法院事先就拟好了旁听名单。孙家亲属及其代理律师进入,均要审核身份证。准许进入的少数记者不准带任何采访设备,最先报道孙案的南方都市报记者王雷因为带了一支微型录音笔,在第二次“安检”时被“查获”,另一名摄影记者只能背着重重的摄影包在外面“打转转”。在法院对面的马路上,中央电视台两名记者架着摄像机无奈地说:“这里的法院不让进,我们就在这里向观众朋友做个介绍。”

关注孙案的还有不少当地群众和学生。广州中山大学的学生早上7时就赶到法院门口,他们被挡在门外后质疑:既然是公开审理,为何不让我们旁听?

新闻纵深 孙母至今不知真相

4日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孙志刚家属所在的某宾馆。据孙父孙六松介绍,经媒体披露和有关领导批示后,5月中旬,他们才被请到这里,广州有关部门还送来1万多元钱。

此前,他们一家挤在一个出租屋里,月租金600元。孙志刚出事后,他的同学和朋友都来打抱不平,大家在地铺上滚了50多天。

说话间,天河区黄村街一位负责人黄某进入房间。黄要记者的名片和电话,记者称是打工者一个,没有这些东西。黄走后,孙六松说,隔壁房间住着当地派来“照顾”他们的人,记者来了,有关部门会很敏感,记者应该先“躲”一会。

3时许,孙母到里边的房间去休息。孙六松、孙的弟弟孙志国抚摸着孙在殡仪馆告别时的照片,相拥而泣。孙六松说,孩子出事后,先是瞒着他的母亲,只说孩子病很重。火化前两天,才告诉她儿子“病死了”,让她与儿子见上最后一面。“至今,她对事情的真相都蒙在鼓里。要是她知道孩子是被活活打死的,她肯定承受不了。”孙六松说。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粤官吁吸取孙志刚案教训:决不能欺压百姓
  • 孙志刚被伤害致死案结束庭审 法院择日宣判
  • 孙志刚收容致死案:公开审理背后的遗憾
  • 孙志刚父亲当庭昏倒 18名被告今日定罪
  • 孙志刚被殴致死案在广州开审(图)
  • 孙志刚被故意伤害致死案今开审 有关责任人受处分
  • 湖北青年孙志刚在广州被收容致死 6月5日日公开审理
  • 李昌平: 如果我们漠视孙志刚之死,明天就是我们的死期
  • 孙志刚一案最新消息:此人不能活着出去!
  • 孙志刚被故意伤害致死案今开审, 有关责任人受处分
  • 《瞭望》:从“孙志刚事件”透视中国违宪审查制
  • 孙志刚案还能走多远?
  • 李昌平:孙志刚替我而死
  • 亚洲时报:孙志刚案13疑犯归案 结果难於令人信服
  • 大学生孙志刚命丧收容所 警方送2000元家属未接受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 被封杀的孙志刚事件后续报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