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六四”敏感时刻封闭独立网站,“不寐之夜”网站主持人任不寐抗议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3年6月06日消息】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中国人权5日新闻稿指出,“六四”敏感时刻中国政府封闭独立网站,“不寐之夜”网站主持人任不寐发表“我抗议”公开信。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收到国内辗转寄送的公开抗议信(全文于后),内容是“不寐之夜”网站主持人任不寐抗议中国政府封闭他的网站。2003年6月4日上午8点,中国政府封闭了“不寐之夜”网站,而早在15天之前,中国政府已经封闭了“不寐思想论坛”。据知情人士和任不寐抗议信所谈,这一封闭是为了防范民众在“六四”敏感日子,在不受政府控制的独立网站上发表敏感言论。在此之前,中国政府已经分别在“十六大”和“两会”期间,两次封闭过“不寐之夜”网站。中国政府在此前允许“不寐之夜”网站重新开启时,明确告诉任不寐:“不寐之夜”上的文章在法律上没有问题。但是尽管中国政府也承认该网站文章没有问题,仅仅由于这是一个独立的不受控制的网站,中国政府依然毫不手软地根据政治需要屡屡查封。 (博讯boxun.com)

    任不寐是中国网络上很有影响的活动人士,他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创办了“不寐之夜”网站,是中国当时最大的中文文化网站之一。任不寐在二零零二年针对中国政府颁布的网络规定,发起“网络公民权利宣言”的签名抗议活动;在网络活动分子大学生刘荻被捕后,任不寐又首先以“一位网友的失踪”为文予以披露,从而掀开了中文网络上的抗议援救活动。这两项活动可以说是去年中文网络上的大事,对中国网络未来的状况和发展都会有影响。任不寐八十年代是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的学生,因为“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拒绝接受政府的“清查”而遭开除。任不寐一直致力于文化思想领域,曾发起倡导“新语文运动”和“神学自由主义”等思潮,并著有《灾变论》、《孩子之死》等专著。

    中国人权在新闻稿中谴责中国政府任意封闭独立网站。中国政府近年来在网络上的压制和迫害活动人士,是一再上升发展,受到国际关注和强烈批评。中国政府前几天重判徐伟、杨子立等四名青年网络作家,并且长期非法关押刘荻等网络活跃人士,所以现在对网络的封闭行动格外引人关注。中国人权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美国等民主国家政府,特别关注中国政府在网络上的压制、迫害,并发挥影响压力促使中国政府放弃、改变。


附:任不寐的抗议信全文


我抗议!

   2003年6月4日上午8点,有关当局关闭了“不寐之夜”网站(http://www.bmzy.net)。15天之前,他们关闭了“不寐思想论坛”。

   对于我和所有支持、关心“不寐之夜”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双重黑暗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采取这样的行动,人们不难理解这样做的动机。因此我愿意满怀自豪地表达我的抗议,尽管“不寐之夜”还需要继续努力才配得上国家不断这样慷慨奖励给她的荣誉。

   “不寐之夜”创立于2001年2月份,这是一个特别为有关部门感兴趣的文化网站,迄今由于“十六大”和“两会”等“政治需要”先后被关闭两次。尽管如此,在第三次被关闭之前,网站访问量已达60万人次。我不想赘言个人力量创办网站的艰辛,因为她给了我更多存在的意义。不知道这样说是否合适:这个“负责任的大国”之所以在任何风吹草动的时刻决不放过这个小小的私人文化网站,仅仅因为道义的力量和身体的力量在二者之间存在强烈的负相关。

   显然,“不寐之夜”不是此轮网络扫荡行动唯一的受害者。这是一场新的毁灭网络自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动。然而,有关当局这样做在政治上是愚蠢的。如此神经脆弱与其说在努力根除人们对14年前那场惨案的记忆,不如说是努力在提醒人们勿忘“六四”。“不寐之夜”等网站并没有真正承担起记忆“春夏之交”的文化责任,是这种封网行动提醒他们意识到这一失却的责任。国家以其特有的“政治敏感”和“稳定措施”每年一次精确地提醒人们记忆六四,这在世界政治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我们知道,这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内疚,遗憾的是,这种内疚主要是有恐惧和自私构成的。当然,这一政治愚蠢也包含着大大小小的经济上的精明算计——毫无疑问,任何“政治扫荡行动”都将由国家买单,因此各种打手自然是踊跃争先。我怀疑,不仅仅是国家的政治恐惧需要不断的“敏感时期”,而且,各级强制部门的“经济人动机”更需要“敏感时期”。就在这种背景下,“不寐之夜”成了“经济项目”,就象异议人士和“六四周年”成了强制部门的经济项目和交易日一样。

   这次网络扫荡行动由于发生在SARS灾难期间而拥有了特殊的象征意义。它如此“义无返顾”地说明了有关当局政治上的倒行逆施和不知悔改。随着疫情的公开,人们越来越清楚,恰恰是由于信息封锁和言论管制才造成了SARS疫情的灾难性后果,然而,中国政府似乎伤疤未好就忘记了疼,不仅不趁势推动新闻自由改革,反而变本加厉整肃传媒。这再一次说明,“东方专制主义”是不可救药的。苦难不能给那些中国人,或者说不能给权力以智慧,只能给他们以愚蠢,一直到彻底毁灭为止。

   不过,既然“改革时代已经终结,权利时代已经到来”,那么“我抗议”的主要目的就不是为了呼吁“改革家”为我“主持正义”,而是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我确信,关闭“不寐之夜”的行动是一项严重的法律侵权事件,“国家”以强力非法中止了“不寐之夜”与某网络企业之间的合法合作协议,它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构成了追诉“国家赔偿责任”的事实基础。我提醒有关当局注意:在第二次关闭“不寐之夜”的时候,也就是2002年3月份,北京有关当局复制了“不寐之夜”上的全部文件,在几天严密的“审查”之后我被告知:“不寐之夜”上的文章在法律上没有问题。“不寐之夜”第三次重开是以这一法律事实为前提的,因此任何以“政治原因”关闭“不寐之夜”的理由是不成立的。

   我们正在积极为进入诉讼程序做准备,在此我也吁求法律援助。与此同时,我呼吁网络自由主义者以及所有关心网络自由、言论自由的人们联合起来捍卫我们的权利。“莫谈国事”等自我侮辱式的存在状态应该结束了。事实也表明,这种懦弱并没有为我们争取到更多的自由空间,正相反,网络自由越来越少,迄今网络几无自由立锥之地。我们的懦弱和某种“东方式”的精明、甚至门户之见等等,对此窘境应当承担相当责任。人们必须清楚:如果没有人对国家说不,它将越来越肆无忌惮地行动。它在现实世界这样,在虚拟世界也将如此。网络作为新大陆已经全面沦陷,权力部门的帝国行径和政治霸权在这里取得了彻底胜利。这没有别的原因:网民无所作为,权力就会为所欲为。

   最后,我感谢这几天雪片似飞来的问候。

   我深知道,对我来说,表达感激之情最好的方式是:“不寐之夜”将尽快重开。

   任不寐2003年6月5日于旅途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