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2003年复活节前徐永海医生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博讯2003年4月20日消息】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呼吁书

   笔者在此代表对华援助协会呼吁主内弟兄姊妹为徐永海夫妇祷告, 也吁请国际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对此向北京市有关当局表达关注,根据有关规定, 赔偿拆迁损失,让他们过一个平安的复活节. (博讯boxun.com)

   傅希秋(前北京市委党校讲师, 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 威斯敏德神学院哲学博士候选人)
2003年4月19日 于美国费城

   对华援助协会
China Aid Association, Inc.
P. O. Box 263,
Glenside, PA 19038 USA
TEL: +1-215-886-5210
FAX: 215-886-1668
EMAIL: [email protected]

   各位主内弟兄姊妹、各位朋友:
今天是复活节,全世界的基督教都在纪念我们的主耶稣为我们钉十字架这件事情。在纪念我们的主为我们受死,并从死里复活的时刻,我请求大家为我祷告,为我们的家庭教会祷告。4月10日,我的家被强拆,我们的家庭聚会没有了聚会的地方。今天我将到天安门广场去,我请求大家为此献上祷告。
徐永海
2003年4月20日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一、我家被强拆经过
2003年4月10日离复活节的4月20日还有10天,在这一天的上午,我和妻子均在医院上班,我接到刘凤钢弟兄的电话,说有人要搬我家的东西,拆我家的房子。我和妻子一听很是着急,立即要离开医院回家,可是我们回不去了,这时有很多警察拦阻我们,这些警察像拖死狗一样把我从马路上向医院拖,向医生办公室里拖,不许我打电话,从我的手里抢我的手机,把我的手机掰坏。几个警察使劲拉着我妻子不让我妻子到医生办公室里来见我,用铁门把我妻子的脚挤伤。我妻子很不容易才进入医生办公室和我在一起。在医生办公室里,警察继续限制我们自由,不许我们走动,我们去上厕所,警察也限制我们,并打我,打我的警察警号是:025326,023507。直到下午6点,我们才被允许离开我们工作的医院,我们被限制人身自由从上午9点到下午6点共11个小时,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也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我和妻子都是合法的公民,为什么要用暴力限制我们的自由,这不是侵犯人权是什么。

   在一些警察限制我和妻子自由的同时,一些警察和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在我家拆我的房子,将我家夷为平地。当天刘凤钢弟兄在我家,他因患“心肌梗塞”住在我家,以便于到医院就诊。警察对身患重病的刘凤钢弟兄一点不客气,警察上来就把刘凤钢弟兄拉到警车上,拉到派出所,非常粗暴,致使刘凤钢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拆我家的房子,搬我家的东西,事前没有通知我们,也没有贴公告,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就像做贼的一样。作为“光明正大”的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事。我和我妻子都是合法的公民,没有通过法院,没有通过法律程序就来强拆我们的房子,强搬我们的家,这样的行为不是侵犯人权是什么。

   我回到“家”,我的家已经没有了,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和妻子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我们站在废墟上,妻子痛哭流涕。当时天气很冷,我们几十年的邻居华家让我们夫妻两人到他们的房间去暖和。晚上,我的邻居华家大儿子华颇到院外,一些人无理地找他的麻烦,用木棍、铁棍将他打伤,打成骨折,鼻青脸肿,浑身是伤。我和妻子不能在邻居家暖和了,我们离开我们的“家”,我们无家可归,我们没有地方去,我们到了中南海门口。边上有几辆警车,上边坐着几个警察,他们也不理我们,那意思明摆着,天气这样冷,看你们能坐多长时间。是的,那晚很冷,我和妻子穿的也不多,我们不停地变换姿势,起来活动,但我们无家可归,我们能去那里哪,从晚上11点到早晨7点,我们一直坐在中南海门口。第二天,我们又回到我的“家”,在那里,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和一些朋友来看我们夫妻二人,来安慰我们,并给我们送来一些衣物,让我们抵御风寒。可是下午来了很多警察强行将我的这些朋友全部带走,推推搡搡,一些弟兄姊妹被打,华惠奇弟兄的手打伤。为什么强拆我家的房子不算,还要打关心我的人,抓关心我的人,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想不为别的,就因为我家有基督教家庭聚会。

   二、我们这个以异议人士为主的家庭聚会

   我是基督徒,我家是基督教的接待家庭,在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一些弟兄姊妹来我家聚会,我们一起学习《圣经》、祷告、唱诗。我们这个家庭聚会是诞生于逼迫,2000年1月1日,我们一些弟兄姊妹相约在我家一聚,以欢庆新的千年开始,可是我们却被警察抓到派出所,从这天开始我们这个家庭教会就诞生了,在以后的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一些弟兄姊妹就来我家,我们都在一起学习《圣经》。三年多来,我们这个聚会没有停止过。现在,我家的房屋被政府强行拆毁了,我们这个家庭聚会点被摧毁了。我们这个家庭聚会诞生于逼迫,现在我们这个家庭聚会又要结束于逼迫。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家庭教会是否还能继续进行下去,在此,我请求所有的弟兄姊妹为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的未来献上祷告。

   在中国有很多很多的家庭教会,仅在北京不完全的统计家庭教会的聚会点就有千个以上,比较著名的有白塔寺袁相忱牧师家的家庭聚会。我们这个家庭聚会仅是其中的一个,但我们这个家庭聚会又是很有特点的一个,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的成员大多是异议人士。在北京,很多异议人士很早就是基督徒,如刘凤钢、华惠奇、高峰、刘焕文、王美如等,通过我们这个聚会,很多异议人士接受福音成为基督徒,有沙裕光、王志新、杨靖、钱玉民、高玉祥、韩刚、金艳明等,还有一些异议人士虽然还没有成为基督徒,但通过参加我们的聚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基督教影响。

   异议人士成为基督徒后,或接受基督教影响后,最明显的变化是在我们的心中有了更多的“爱”。 相互之间有了更多的关心、体贴、帮助,我家房屋被拆后,我没有了一切,我和妻子成了无家可归、四处流浪的人,是弟兄姊妹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们夫妻俩。刘凤钢弟兄收留了我们,我们暂时住在他的家里,其他一些弟兄姊妹给我们带来经济上的帮助,还送来一些生活必需品,使我和妻子得以生存下来。

   信主后,我们这些异议人士不再是为了做事而做事,而是出于“爱”而做事。在当今的中国,我们老百姓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拆迁问题,失业问题,医疗问题等等,老百姓遇到这一个又一个问题,那一个问题落到某个老百姓身上,他的生活、工作都有可能陷入困境。面对这些,耶稣基督给我们的“爱”促使我们去做一些事情。这几年来,我们这些北京的异议人士,在这些方面做了不少的工作,写了不少的文章。我们所做的事情可能不象以前异议人士所做的那些事情,来的有轰动性、新闻性,但我们所做的事情,更接近老百姓,更为老百姓所接受。

   三、借着拆迁来逼迫我们

   近几年来,北京在大片大片地拆迁。以前,老百姓盼着拆迁,希望通过拆迁来改善自己的住房条件。可是这几年来,老百姓是怕拆迁。前两年是每户面积多算25平方米,后来是多增加0.7倍,以对老百姓居住的院子给予相应的补偿,可是近一年多来这些均取消。这几年,给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是越来越少,给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不够老百姓买到相应的住房,老百姓不得不到远离市区的远郊区县去买房,有的还要自己添钱,这样的拆迁给老百姓工作、生活带来很大的困难。可是通过拆迁,那些开发商、拆迁商却发了大财。这些开发商、拆迁商、以及部分政府官员,他们已经是中国新兴的权贵阶层的一份子。他们有钱有势,他们不再通过贪污腐败来聚敛钱财,而是通过他们垄断的各种拆迁项目来“合法”地发财致富。如何被拆迁的老百姓对他们不配合,等待被拆迁老百姓的就是政府的裁决、强拆。面对这样的拆迁,老百姓是狠之入骨。

   面对拆迁,面对被拆迁老百姓的苦难,面对自己也将被拆迁,我们这个家庭教会时常在聚会前后讨论拆迁问题。由于街坊邻居都面临拆迁,大家都关心拆迁问题,这些街坊邻居也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这样借着在聚会前后讨论拆迁问题,我们传了福音。可是我们的聚会却遭到开发商、拆迁商的仇恨,同时也遭到一些政府部门和一些政府官员的仇恨,他们要摧毁我们这个家庭教会。他们的机会终于来了,2002年9月份后,我家进入拆迁,这些拆迁商不与我接触、交谈,而是直接进行调解、裁决(要求我二日内搬走)、责令(要求我一日内搬走),终于在4月10日像做贼一样将我家强拆。

   由于我们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由于我们关心老百姓被欺压的事情,政府的有关部门早就将我们这个以异议人士为主的家庭教会视为为“眼中钉、肉中刺”,时常监视我们。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复活节即将来临的前10天,我的这个家、我们这个基督教家庭聚会点被摧毁了。对我家的强拆,是一种宗教逼迫,政治逼迫。我们知道,我们中国的法律上是写着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我们中国的法律上是写着保障公民有各种政治权利的,对我家的强拆只能说明在我们中国还存在着人权问题。

   徐永海
2003年4月14日
电话:82904608、13520080866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对华援助协会紧急呼吁: 释放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