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方觉获释后在美国的第一次学术演讲(图)

【博讯2003年3月05日消息】
从十六大看中国今后五年的改革

   
(博讯boxun.com)

   大纪元记者林之昊波士顿报道/被称为中国的“曼德拉”的中国大陆著名民主人士方觉,被中国政府于1月24日从监狱直接送往美国,开始了他的海外生涯。现在,他在哈佛大学的“费尔班克”(Fairbank) 研究中心担任访问学者。

   方觉是原福州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他被誉为是中国主张民主变革的中层和高层官员的代表人物。1998年初,他发表了在国内及国际上引起极大影响的《中国需要新的转变--民主派的纲领性意见》,也因此坐了四年的牢。十六大前夕,他又一次被捕,直到被流放那一天,他被无理关押了87天。

   2月25日星期五,方觉在哈佛的亚洲中心作了题为“从十六大看中国今后五年的改革”的演讲(见图:方觉在哈佛大学亚洲中心演讲。摄影:林之昊)。在演讲中,他强调,五年之后能够影响中共政治改革的因素将是国际因素。最大的变化是美国领导的反对恐怖主义和反对流氓国家的斗争会取得胜利。在这之后,全球的战略重点可能转到东亚,解决以中国为首的最后的共产主义国家的结束。这将对中国的政治变化起决定性的影响。

   他说,中共的十六大有三个政治安排。第一是,江泽民现在对中国政治控制能力的范围和规模超过邓小平。在邓小平时代,曾经有过胡耀邦和赵紫阳,他们是中共内部比较开明的。但是现在的中共领导层阶级即不存在胡耀邦也不存在赵紫阳。

   第二是,中共在十六大的政治局九个常委的安排中,至少有五名保守分子。剩下的四个人中,一个是中间分子。真真具有温和色彩的人只有三个。开明派知道他们的主张不会通过,也不太敢提出他们的主张。第三个政治安排是,十六大排斥了所有五十岁左右的,比较年轻、开明的高级干部进入中共高级领导层。在十六大召开之前,党内曾经有一部分干部提议吸收几个年轻开明的干部进入政治局,是这个提议被江泽民、李鹏断然否决。从中共的这三项安排来看,中共在今后的五年中不会有重大的政治改革。

   在中共十六大召开和结束的前后,西方有些媒体,特别是华人媒体对胡锦涛的评价过高。方觉说,从他对胡锦涛的了解来看,胡锦涛即不是一个有魄力的人,也不是一个有很多民主想法的人。他是一个温和软弱的人。他不可能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不想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他会使国际社会失望。

   还有有些海外媒体评价,说在中共五十岁左右的中央委员当中可能存在一些民主改革的幼苗。最近的一本热门书《第四代》,里面也谈到了几位五十岁以下的中央委员。方觉说,恰好这几个人他都熟悉。在他跟这些人多年的交往中,没有感到他们中谁有推行中国政治改革或民主改革的魄力,更不存在主动地推动民主改革的人了。

   尽管如此,中共必须考虑到党外的一些民主要求和国际社会对其民主改革的期望,同时党内还存在这一些温和的不是太保守的领导,所以中共无年内可能在两个方面会有的政治改革的小动作。所谓的“小动作”就是:不是实质性的或深刻的改革。第一,可能在乡一级,也就是中共政权的最低一级,实行乡长或镇长直接选举。前几年中国搞过村委会的直接选举,这个在西方造成了很大的误解,他们认为村委会的选举也算是政治改革。中国的村不是政府,而是一个非政治的群体。按照宪法,应该是村民自治的组织。中国最低一级的政治层次是在县以下的乡。这个层次主要涉及的是十亿农民,而中国农民现在并没有强烈的政治欲望。

   第二是,中共可能会提高选举地方人民代表的层次。从80年开始,中国选举地方人们代表是限制在县一级和区一级。中国“市”的政治含义要比“乡”大一些。省辖市包括了很多一百万人口的城市。如果省辖市如直接参与选举,那么在中等城市当中引起一些民主的波动。但他的意义也是有限的。中国的政治角色主要是中央政府。

   方觉认为,十六大后新的领导层在今后五年中,在政治改革上最多走出这两小步。至于说他们能不能走,还要靠外界的推动。中共外部存在的推动和呼吁中共政治改革的压力来自四个方面:一、来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呼吁。但他们现在的数量不是很大,中共对他们采取了很多限制措施,他们多数的观点是不能在国内发表的。所以,他们的意见对中国公众的直接影响是有限的。

   二、来自中产阶级的参政要求。中国中产阶级由私人企业家和专业人员两部份组成,他们是有一些参政意识的。随着这一阶层在今后五年中经济实力的继续膨胀,他们会加快和加大参政的要求。这一点海外的估计过低。

   三、来自中国的劳工运动。这里包括城市的失业工人和农村潜在的失业农民。最近几年来,他们在中国已经举行了数以千记的规模不同的罢工示威活动。他们的人数要远远超过“自由主义”或“民主主义”分子。中共是一个权利主义政党,它最担心的是谁能从政治角度去动摇它的政治权利,谁能从国际角度去动摇他的外交地位。中国劳工数量多,而且有激进的倾向,而这也是中共比较担心的问题。中共如果在今后五年中不在社会保障方面和反腐败方面做出明确的或更有力的措施,中共劳工运动的发展很难阻止。四、来自异议分子。这即包括政治方面的持不同政见者、宗教方面的主张宗教自由的人士,还有民族方面的,主要在西藏和新疆的主张民族自治或民族独立的异议分子。但是,这四方面的压力在五年内不会有很大的增长。方觉认为,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景相对灰暗。

   五年之后能够大的影响中共政治改革的因素将是国际因素。最大的变化是美国领导的反对恐怖主义和反对流氓国家的斗争会取得胜利。在这之后,全球的战略重点可能转到东亚,解决以中国为首的最后的共产主义国家的结束。这将对中国的政治变化起决定性的影响。◇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人权人士康原就方觉获释感谢中国
  • 方觉来美创「合法公民被随意放逐」记录
  • 方觉被警方解送赴美飞机
  • 据信方觉女佣遭当局拘留
  • 中国大陆异议人士方觉遭逮捕被抄家
  • 异议人士方觉被阻挡与美国使馆人权官员会面
  • 方觉:中国需要新的转变——民主派的纲领意见
  • 异议人士方觉获释后称政见未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