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杨天水:评“王炳章营救委员抗议大会”的发言内容

【博讯2003年2月17日消息】    编者按:原大会发言内容是捏造,已经僻谣。

   岳武先生在书面发言中描写了他们三人在越南遭到绑架的经过,确定了是中共特工雇佣了越南的匪徒对他们进行了绑架,而决不是中共特工自己亲自绑架的,也不是越南公安所为。岳武说:“把我和张琪以及其它几个人放出来,既证明中共司法公正、又证明了中共的人权进步。是“判”是“放”?他们当然要选择后者,而放我们正是为了重判王炳章。” (博讯boxun.com)

   【除非你岳武也是“中共特工”的同僚,否则你不可能知道得那么确切。既然你颂扬“中共司法公正”,那王炳章也就没有必要喊冤了。】

   方圆先生的书面发言强烈谴责了中国当局以卑劣的手段在中国境外绑架王炳章,但表示还是不能排除王炳章其实是闯关入境中国大陆遭到了秘密逮捕的可能。方圆先生的书面发言最后谴责了一则谣传,该谣传说越南绑匪曾跟方圆通过电话索要赎金。

   【最先在网上发布王炳章遭绑架及绑匪索要赎金的消息的人,正是这位方圆。他现在又以“谣传”两字来搪塞,实乃“此地无银三百两”。】

   林牧晨先生的书面发言表示要学习王炳章的《中国民主革命之路》,研究王炳章的民主革命的设想,把中国的民主革命推向一个新的阶段。林牧晨说,中国民主革命的原则性理念包括:中共颠覆了国民党的民主共和政府,复辟了专制,必须推倒,我们要主张和平非暴力方式,全程贯彻法治精神,坚决反对恐怖主义并根除暴力。

   【你林牧晨为何在这个场合叫喊“坚决反对恐怖主义并根除暴力”?是影射王炳章反复无常,搞“恐怖主义”和“暴力”吗?】

   倪锦彬先生作为王炳章案的当事人,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对王炳章的栽赃陷害,揭露了中共上海安全机关为了立功串通线人提供伪造事实的供词加害了王炳章和他本人。倪锦彬说,由于在上海不象中国其他地方,根本买不到枪,所以中共指控王炳章唆使他买枪搞绑架简直是无稽之谈。

   【上海“根本买不到枪”吗?要不要上码头弄几支给你看看?】

   潘国平先生首次公开表示他就是2001年7月后王炳章一天被泰国政府“礼送出境”的另一个人。潘国平先生针对传言是他向朱利锋出了主意要爆炸中共驻泰国领事馆,然后又去向中共安全机关汇报是王炳章在策划,风趣地表示:“有人告诉我说我这样做了会遭受上帝的惩罚。那么大家就看看上帝是否会惩罚我就能证明一切了。我还要说一句,我宁肯遭到上帝的惩罚,也不会接受民运人士中间的那些人的惩罚--他们没有资格。”

   【潘国平在纽约贩卖的古董水货源源不断地来自大陆,是“中共特工”瞎了眼,还是你给他们作代销?把王炳章与朱利锋案搅在一起,除了你,谁有这能耐?你是文革造反派,无神论者,不信上帝惩罚,也不怕被民运惩罚,十足的亡命徒,难怪你的魄力经常在赌场里大放异彩。】

   高平先生是王炳章这次离开美国之前提供王炳章在纽约临时住所的人。高平先生回忆说,他1998年至今因经商活动回国不下十次,每次回来都公开和王炳章等人有接触,回国也从来没有麻烦。高平先生说,他国内公司的办公地点就在上海高安路公安局的豪华公寓对面,该公寓住满了上海公安处级以上的干部,他也经常去这个公寓见朋友,从来没有感觉过危险。可是,他没有想到中共对王炳章这次判得这么恨,他表示今后回国必须小心为妙。

   【你真是神通广大,黑红两道都在玩。谁能保证你没有在把王炳章送上飞机之后,就给“豪华公寓”里的“公安处级以上的干部”通了气?】

   魏泉宝先生1998年同张林一起闯关回国被捕,被陷害“嫖妓”处以三年劳教。魏泉宝激动地指出,王炳章案中中共竟然说张林是“行动组长”,说他98年闯关回国是要执行王炳章派遣的绑架和暗杀任务的,那么中共1998年为什么不这样起诉张林呢?由于张林被劳教释放之后没有被允许离开中国,魏泉宝非常担心张林这次是否会遭受牵连而重新入狱。魏泉宝认为自己跟王炳章或张林相比是相当幸运的,他决心今后有机会再次闯关中国大陆。

   【张林是“行动组长”,海外民运无人不晓。坐在你身后的薛伟也发笑,说你真能“面不改色”,往后须提防。为何你不肯回答,王炳章的判决书只提张林而不提你?张林的判决书上依然留着“嫖娼”恶名,而为了照顾你老婆面子,中共也真领你的情,判决书把你写得象处男,好让你拿回家哄夫人。】

   蔡桂华先生从上海了解到,中共在判决王炳章先生之前对王炳章的“老朋友”丁楚先生进行了两个星期的“监视居住”以搜集王炳章先生过去的证据。《世界日报》记者曾慧燕女士质疑说,丁楚不是王炳章的“老朋友”,丁楚曾经是广东省侨办的干部,出国之后成为王炳章的“朋友”进入《中国之春》工作,积极参与了1989年的“倒王事件”,王炳章公开指责丁楚是“中共特务”,后来美国一直没有批准丁楚绿卡,并且在美加边境逮捕了丁楚,丁楚于是回国经商,现在是非常成功的商人。蔡桂华表示他出国的时间是2001年,对过去的情况不熟悉,无法发表意见,但他相信丁楚在海外民运的知识界、学术界依然有很多朋友信任他,并跟他合作的很好。

   【这位蔡桂华真能钻,时间不长连丁楚的圈子也钻上了。看来往后民运各家的篱笆得加把锁了。】

   易改先生在发言呼吁海外民运团结一致,这是对王炳章先生的最好响应,是对中共企图利用重判王炳章来打压和吓唬海外民运人士的最有力的抗议。易改先生并指出,现在海外民运各自为阵,不利于大家相互了解、不利于把各种思想、看法、策略、计划集中到一个地方进行交流,这样民运的力量太分散了。

   【你别说空话,先跟唐柏桥“团结”试试。刘青、胡安宁巴不得王炳章被乱棍打死呢!】

   大陆民运人士孙云先生代表纽约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作了本次抗议大会最后的发言。孙云先生指出,我们海外民运应该响应王炳章的号召,推翻中共非法政权,“重建中华民国”。孙云先生说:“重建中华民国是在中国大陆重新树立起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大旗,用民主的民族主义推翻专制的共产党专制政权。而完成这项光荣历史使命不能依靠今天的国民党,而是要依靠我们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人士。”孙云先生倡议组建“新中国国民党”,主席台上立即出现了响亮的掌声。

   【让海外民运人士都参加“国民党”,是王希哲的发明专利。你也想向连战讨几根狗骨头来啃啃?】

   会议结束之前,傅申平先生带领全体与会者为王炳章的平安祈祷。当傅申平得知与会者唐婕女士受洗成为基督徒之后发问说:“你不是说你不信神吗?”唐婕女士回答得很风趣:“你怎么会这样问我?如果你是基督徒的话,你不可能对另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这样发问,好像耶稣是你家的似的。”这段对话,让站在一旁的熊焱牧师看得直摇头。

   【假基督徒作起恶来,比真魔鬼还可怕?远志明还敢在法国难民营里强奸朋友的老婆呢。】

   大会最后宣布了预先起草的决议,由从华盛顿专程赶来参加会议的周勇军先生宣读,该决议指出:“我们也要昭告天下:中共当局企图以严判王炳章来消解中国的民主运动,其结果将是适得其反,将会唤起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高潮。”周勇军读完决议开始向所有与会者每人分发一只鸡蛋,由赵品潞带头向主席台左侧的江泽民的漫画投掷了鸡蛋,以表达民运人士对中共重判王炳章的愤怒。

   【小周,戏别演得过火。王希哲单凭这一点,早就认定你是“共特”。】

   由于投掷鸡蛋的活动引起了与会者的兴奋,魏泉宝大声请求与会者为王炳章营救委员会捐款以保持长期活动并设立办公室没有引起注意。傅申奇先生回后告诉与会者,从王炳章被中共绑架重判这件事情来看,目前海外民运人士的生命安全都十分危险,傅申奇提醒大家最好都能购买人寿储蓄保险,并且派发了傅申奇在大都会保险公司担任人寿保险经纪人的卡片。

   【“设立办公室”有什么用?刘青让出一张办公桌不就成了?免得钱到了你这种人手里,连老婆也染上梅毒。还有,请傅申奇先讲清楚,你白拿了那些没有社会安全卡的朋友的保险金,你就不怕折自己的寿吗?】

   杨天水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五日

   ※※※※※※※※※※※※※※※※※※※※※※※※※※※※※※※※※※

   彭基磐的《“王炳章间谍案”揭密》一文固然刺痛了岳武和王希哲的神经,使他们跳脚,但该文却说出了一定道理和事实,有深度,因而被许多民运网站刊登。

   彭基磐《“王炳章间谍案”揭密》的最后一部分尤其值得大家注意:

   ●被人用了“借刀杀人”计?

   王炳章出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用了“诱捕”一词来形容中国警方的这次抓人。凡事先知悉王炳章秘密行动计划者,都不能排除疑点。只要其中的任何一人暗中给中国政府打一通电话,发一个电子邮件,或者投一封匿名信,都足以致他于死地。

   从“行动组组长”张林入境不久便在广州被捕,到“总司令部特种行动指挥部总指挥”谢虹往内地转运枪支时被截获;从朱利锋因“预谋”爆炸中国驻泰大使馆而被捕,到王炳章在越南企图越境之前便遭“绑架”等等迹象来看,王炳章的每一个步骤都“胎死腹中”,可见中国当局应早就知悉其计划。

   凡“间谍案”都在“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之列。深圳法院按照这一惯例,在审理王炳章案件时没有举行“公开的庭审”。当局所要保密的是“告密者”,而非案件所涉及的某些“机密文件”,因为“告密者”还在海外民运各组织、各派系之间频繁走动,作种种表演,跟国安部感兴趣的人亲热地打着交道,甚至被他们引为“哥们”、“知己”、“恩师”。

   有人四处放风说,凡是出现在王炳章《判决书》上的名字,很可能就是出卖他的人,比如某某某或某某某。这未免太小看大陆国家安全部官员的智商了。处理这样一宗具有国际影响的案件,一宗针对海峡对岸情治系统的案件,大陆司法当局自然要慎之再慎,尽量做到滴水不漏。其实,那些在《判决书》上刻意回避的名字,反倒是最应引起台湾情报部门以及海外民运组织所注意的。那些本来在王炳章案件的各个主要环节中无法抹去名字,如今不见了,这决非省略从简或者无意疏漏,而是必有缘故。

   近年来,无论在台湾情治系统方面,还是在海外民运方面,勾心斗角的乱象一直困绕着主事者,所以,不能排除有人处心积虑想借中国当局之手来除掉王炳章的可能性。几年前,有人曾经暗中向台湾政府写王炳章的“黑函”,并向美国司法部门“告发”他,甚至对CIA一口咬定王是“中共特务”。其下手之狠毒,手段之卑劣,非平常人所能。何况在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中,“共特”这顶帽子落在王炳章头上已经有十余年之久了。

   当王炳章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消息传来,也是几家悲愤几家乐。海外民运方面竟然无法达成营救他的一致意向。而刘青、胡安宁等人还以“王炳章案情况十分复杂,戏中有戏,许多事实是不清楚的”为由,拒绝参与签名,要做“中流抵柱”来加以抵制,实在令人跌破眼镜。

   彭基磐2003年2月13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王炳章营救委员抗议大会新闻稿”是制作的假新闻
  • 王炳章营救委员抗议大会新闻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