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醴陵脱衣艳舞狂潮: 演员竟与观众互动(图)

【博讯2002年12月03日消息】    

    艳舞狂潮触目惊心

     裕民村地处长沙、株洲与江西萍乡三地交界处,当地人说,这里属“三不管”地带。村民告诉记者,到南桥镇上搭摩的,说是“到易家去”或者说“到舞厅里去”,就几乎没人不知道是要到那个表演艳舞的地方。 (博讯boxun.com)

      表演地点位于裕民村325号,大门口摆着一张桌子,一个中年男人坐着卖票。买张10元钱的门票,就能够进入舞厅。舞厅像一间大教室,两米多长的条椅一排可摆两张,摆了足足有十几排,椅上见缝插针地或坐或站挤满了人,两边留出的窄窄通道也被围得水泄不通。六七个来自河南的女子,在约5米宽3米深的舞台上,做着极为丑陋的所谓表演。

     “出场就是三点式!”记者刚选一个位置站定,身边一位自称看过几次节目的男子边嚼槟榔边摇晃着脑袋说。随着音乐响起,两名着黑色三点式的女孩上台亮相。这个名为“青春健美”类舞蹈跳了不过1分钟,女孩们便开始媚笑着脱衣“比赛”,先松开胸罩右肩的吊带,接着是左肩吊带,接着是背后的褡扣,抱着松垮的胸罩转了两圈,胸罩便被摘落在手……上身袒露无遗!而后,又挑逗性地将三角短裤拉上拉下,几番反复,在吊足了客人们的胃口后,然后褪至脚踝,并随舞蹈动作将胸罩和裤衩丢到一边。

     至此,女孩全身上下仅存脚下一双黑色半长统皮鞋。刺耳的音乐从喇叭里高声传出,随着女孩们身躯越来越暴露,台下掌声和喊叫声也乱成一片。

     低俗表演十分恶心

     整个演出过程显然经过了一番编排,有独唱兼伴舞,有所谓的时装表演,还有什么“四朵花”,但内容无一例外与脱衣有关。一个男的独唱一曲“铁窗泪”时,一边眼里挤出几滴泪水,一边与只着三点式的两个伴舞女孩嬉戏,并去拨她们的裤衩。

     “几曲好端端的歌被他们篡改得不成样子,真是太离谱了!”台下观众说。歌声中,特别大胆的女子,一丝不挂地在台上做出各种低俗动作,甚至张开双腿将香烟夹住,引得台下阵阵骚动,一些前排观众按捺不住跑上台去,但立即被“打手”劝下台来。

      整个节目从晚上7时40分开始,至9时许结束。所有近20个歌舞节目,八成要脱衣服,半数全脱光。在有的节目中,个别女孩还光着身子进行翻跟斗、下一字等高难度动作。

     “演员”竟与观众“互动”

     记者环顾四周,只见现场共约300多人,观众中中青年男性居多,也有十几个中老年妇女站在当中,一位看上去有七八十岁的老头坐在最前面一排。在舞厅进门处的小卖部,一个只有6岁的小孩也不谙世事地坐在那里。

     演出厅是一间略显空敞、呈长方形的大房子,顶板由木条方格拼成,中间有一个落满灰尘的舞台旋转灯,但没有打开。房子里右侧3个大窗户上各挂有一块大床单布,左侧墙头贴满标语,上面写明任何观众不得上台与演员共演。

     虽然舞厅里不主张“演员”与观众互动,但观众看过节目后没法不“互动”,加上有的“演员”为投观众所好,配合挑逗,所以参与互动的观众特别是坐前排位置的观众还不在少数。

     记者亲见坐前排中间一个穿红色夹克的男青年,在某高个子女孩赤裸全身后,一下子抓住女孩的左腿,女孩顺势摔倒在地,但只是故作怒色,继续投入表演。

     另一次,舞台右侧一位穿酱色西装的男子竟攀上舞台,与一个穿红色旗袍但此前已在表演中褪掉内裤的演员互相挑逗,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男子才走下台。

     28日晚上8时32分许,台下还冲上去六七个年约20岁的小青年闹事,立马又有一拨人冲上台去制止。但演员们对此习以为常,只是稍稍为打架的人挪出一点场地,根本没有因害怕而停下表演的意思。

     还有更多“猛货色”

     据一位几次看过此类节目的王先生介绍,记者看到的演出部分,还只是其中的“大路货”,精彩部分留在后面。

     据称,舞厅里的大演场是开头部分,这时的观众也最多。接着便是小型包场,供来此单独寻开心的个人观众或小集体观众准备,程序是在一个小范围地方,包下几名演员,观众可任意调派演员,“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但不跟你做“那事”,而包一个小场一般在300至500元。另外,这里还有闻讯而来的“三陪女”,可以随客人安排,100元就能做成一桩性交易。

     自己人也称无廉耻

     一只手猛然从背后拍到了记者肩上,回头一看,是个留着长发的年轻人。他厉声指着记者说:“你该不会是记者吧?你有没有拍照片?”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男人,全是大个,虎背熊腰。记者递上烟,不动声色打着哈哈遮掩过去。

     在此过程中,记者与一位名叫王伟的长发“特殊观众”混熟了。这时记者才知道,看舞现场安排有数十名着便装的“保安人员”,他们既看节目,更注意现场的异常动向。记者随口评价艳舞质量不高,看不下去,这位王伟也摇着头说,真不知道她们怎么这么不晓得廉耻。问其身份,这位自称王伟的笑着告诉记者,“怎么说呢,其实我们就是社会上的烂仔,在这里做打手,帮助维护现场秩序。”他们说最要提防的就是记者和警察来闯场子。

     舞场里一位穿浅黄色西装男子说,这里的班子演员过几天就会换一批,前几天都是20多个演员,两个团的,但今天恰好走了一个团,仅有10名演员。不过他告诉记者,当晚10点,会有一拨演员从20公里外的地方赶来。

     地理位置特殊

     因为艳舞的缘故,南桥镇裕民村这个略显偏远的小地方竟成了一个重要据点,吸引了南来北往许多外来人。此处“保卫工作”特别严,据知情群众介绍,在离舞厅两里远处就有人望风,一旦有风吹草动就马上通风报信。一些出租车司机怕出事,一到这个地段就将车牌摘下以防万一。有村民对记者说,到这里来,讲一口地道的长沙话反而引人怀疑,若是讲几句夹生普通话,倒是没人注意。

     据了解,这个家庭表演场是这家园子的主人所建,据说很有来头。记者在园内墙上看到一张通告,禁止打架和带凶器入场,落款为“南宏娱乐中心”。

     记者一行租车赶到目的地时天色已暗,远远地就看到易家大院内外灯火通明,里里外外停了十多辆汽车和几十台摩托。晚上9点大场散场时,摩托车汽车纷纷启动,人流外涌,真可谓“车水马龙十分热闹”。

    后续: 陵市公安局铁帚扫脏 草台班子仓皇逃窜

     12月1日讯 醴陵市南桥镇裕民村疯狂的色情表演经本报昨日头版报道后,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高度重视。昨日下午,该市公安局铁帚扫脏,将“南宏娱乐中心”的脱衣舞彻底摧毁,并抓获易达初等两名主要组织人员,从而打掉了一个组织容留妇女从事色情活动的团伙。

     昨日下午4时许,醴陵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长朱云云率领十几名民警,在该市白兔潭警务署南桥镇派出所民警的协助下,悄悄进入“南宏娱乐中心”,并很快控制了该中心的主要负责人易达初等人。

     经调查,来自河南的草台班子已于昨日上午9时匆忙收拾行装,离开了这里,前往江西萍乡方向。这家舞厅设备简陋,证照不全,表演人员更是从没到公安、文化等有关部门登记过,属典型的非法演出。

     据醴陵警方调查,自今年10月份以来,若干个河南草台班子曾在“南宏娱乐中心”作色情表演,脱衣舞表演场次至少在15场以上,有数千人观看。在“南宏娱乐中心”内从事过色情表演的团伙,均来自河南、安徽等地。他们常常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方法,与公安人员捉迷藏。仅今年以来,白兔潭警务署就曾查处过4起类似的案件,并为此拘留了涉案人员14人。

     据白兔潭警务署副署长郭蛟龙介绍,这些涉案人员还在当地群众中大肆造谣,称他们跟市局派出所关系“很熟”、“上面绝对罩得住”等等,在群众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警方表示,讯问完毕后,将根据他们的行为依法作出相应的处理。

    后续:醴陵展开地毯式清查

     12月2日讯 醴陵市公安局在快速取缔南桥镇裕民村“南宏娱乐中心”的色情表演后,昨日下午再次专门召开全市派出所长紧急会议,决定在全市范围内,集中开展“打黄扫黄”工作。目前,专项行动正在当地悄悄进行。

     担任此次行动领导小组组长的该局局长黄海峰表示,感谢本报的曝光和监督,同时,他要求公安民警统一认识,并举一反三,在全市范围内集中开展一次地毯式清查行动,全力以赴将涉黄场所、人员扫除干净。

     该局为此还制定了一系列有力措施,要求彻底查封取缔非法经营场所,对无证经营、非法经营的公共娱乐场所,摸清底数,不留死角,逐一查处;对流动人员,尤其是对前往醴陵从事各类演出的人员必须加强管理,经有关部门批准的演出团体,派出所民警应主动上门登记户口;对未经批准的,派出所民警将对演出人员进行传唤审查,对“三无”人员当场收容遣送,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人员应依法严处。该局还表示,今后将加强与文化部门的联系,在综治部门的牵头组织下,紧密配合,坚决扫除“脱衣舞”这一社会丑恶行为。潇湘晨报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湖南株洲:脱衣舞女一丝不挂 五百观众嚎声震天
  • 湖南两记者暗访脱衣舞迪厅遭暴打
  • 8打工妹广州火车站被脱衣搜身续:火车站否认
  • 打工妹被脱衣搜身追踪:广东省消委三问火车站
  • 8名打工妹在火车站遭“鬼子”脱衣搜身
  • 少女被逼跳脱衣舞300天:这社会还有正义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