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哈佛亚洲中心举办中国艾滋病专题研讨

【博讯11月16日消息】    --为生活所迫卖血的人和家人成最大受害者

   大纪元记者林之昊波士顿报道/11月12日星期二,在哈佛大学的亚洲中心举办了“艾滋病在中国的 概况与更新”的学术研讨班。哈佛法学院的访问学者琼.考夫曼(Joan Kaufman) 谈了她对艾滋病在中国蔓延程度和原因的调查结果。考夫曼女士从事大众健康、性别的研究二十多年。她是福特基金会“健康与生育”项目在中国的干事。图片说明:香港智行基金会的杜聪说,有许多海外的独立机构想方设法地与大陆政府联系,想帮助他们控制艾滋病的蔓延和帮助艾滋病人。但政府对这些机构的态度十分敌视,不允许他们进来调查。

   *艾滋病在中国的现况 (博讯boxun.com)

   考夫曼女士说,在中国艾滋病的感染途径主要有四条。1。吸毒 2。卖血 3。性感染 4。男同性恋。艾滋病患者分布最密的有八个省,包括云南、新疆、广西、海南,其中以河南最为严重。中国政府的统计表示全国艾滋病感染人数为一百万,许多专家对这个数字表示质疑,他们认为光河南一省就超过一百万人。

   河南省由于卖血引发的突暴型艾滋病蔓延使得人们认识到,艾滋病不再是社会渣滓(吸毒、卖淫嫖妓者)的问题了,那些为生活所迫卖血的人们和家人成了最大的无辜受害者。河南艾滋病突发的起因是:在1990年初,由于捐血的人数大量不足,卖血行业慢慢在中国内地兴起来。当时卖一次血可得相当5美元的报酬。这对农村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也许是唯一的收入。

   但卖血站抽血的办法极不卫生。他们在把血抽出后提出血浆,再把提炼后的血细胞输回供血者。提炼用的离心机反复使用,注射器有时也不换,这样感染十分容易。在河南,有些村子60%的人口染上艾滋病。由于当年卖血站在全国到处都是,到底有多少人因此感染还不知道,河南的情况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最令人震惊的是,在万延海透露出来的政府秘密文件中看到,政府早在1995年就发觉卖血站的血被感染,他们因此关掉了所有的官方卖血站。但对卖血者却只字不提,既没有任何处理也没有任何教育措施。这样使得艾滋病在人们无知的情况下蔓延,大家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病,生的什么病。

   艾滋病中的性感染也特别严重。肯尼迪政府学院的一位学者去年去了中国调查艾滋病情况,她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江苏一地,性感染的得病率达50%以上。考夫曼说,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卖淫就慢慢开始,性病和艾滋病也随之蔓延。农村的流动人口,中产阶级男士和企业家是感染机率最大的人群。而农村打工者的妻子,由于丈夫受感染而被迫感染,成为又一群无辜受害者。

   考夫曼说。艾滋病将使中国的国民经济总值损失140亿到210亿元,严重影响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最让她担心的是,政府的最高领导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把它看成是一个社会危机,还在自欺欺人。

   *需要帮助而不是歧视

   接着,香港智行基金会的杜聪谈了他和基金会对中国艾滋病问题的一些具体帮助。智行基金会是致力于防护艾滋病在中国的民间组织。杜聪说,有许多海外的独立机构想方设法地与大陆政府联系,想帮助他们控制艾滋病的蔓延和帮助艾滋病人。但政府对这些机构的态度十分敌视,不允许他们进来调查。智行基金会几经努力,终于在去年与一个基层政府取得联系,在保证不列名,不透露地方的前提下,允许他们低调访问。

   杜聪说,这些基层政府的压力很大,他们很想为自己的村民提供帮助,却没有这个能力。病人太多,而且都是穷县。他们想接受外界的援助,但上层领导又不许他们对外讲。在中国,媒体也不起好的作用。没有起到教育大众,帮助病人的作用,反而加剧了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慌和歧视。今年夏天媒体传河南的西瓜被艾滋病人注射了感染的血,更引起了人们对艾滋病人由于无知产生的憎恨。

   杜聪说,他一共访问了6个村,50几个病人家庭。他们有的父母双亡,由十几岁的大孩子照顾年幼的弟妹。有的是双亲之一先死了,另一个也即将跟去。有的是父母双亡,祖母在照顾孤儿。有的是全家都感染了,他们也知道一家将先后死去。在杜聪为大家放的幻灯片中看到,感染者中不少是孩子,小的刚学会走路。

   杜聪说,帮助病人的途径有几个。1·提供奶粉,减少婴儿由于吸母奶的感染机会。2·提供HIV 检测,减少蔓延机会。3·备急资金,这主要用于丧葬费。杜聪说,在他访问期间,有一个村子,一天死了11个人,10个是艾滋病人;另一个村子一个月里有5个受不了刺激,自杀了。4·孤儿教育基金。这也是他们最需要的帮助。

   *孩子心中有很强的仇恨

   艾滋病将在中国产生一百五十万孤儿,这些孩子在两年之内,父母都会去世。没有教育,他们自然不会有好的工作,没有前途。许多孩子心中有着很强的仇恨。有一个孩子对杜聪说,他长大后要把买血的老板杀了,因为他谋害了他的父母。这种强烈的仇恨对社会是很大的危机。杜聪说,只有我们去关心他们,保障他们的教育才会使他们的心灵得到愈合。孤儿教育基金对临死的父母来说也是极大的安慰。有许多父母对他说,如果孩子能继续上学,他们将会安心的去。

   杜聪说,我们不要再只是抱怨政府,现在是我们该尽力伸出援手帮助那些在中国的艾滋病人的时候了。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官方媒体首次承认艾滋病感染近百万
  • 安南:中国面临艾滋病大爆炸
  • 新华社称中国政府与外合作遏制艾滋病快速上升势头
  • 河南卖血卖出祸:数十万人染艾滋等死(图)
  • 美专家讨论中国艾滋病蔓延问题
  • 病人手术竟要签“输血染艾滋不关医院事”同意书
  • 万延海获首届艾滋人权奖
  • 美国会听证会:中国艾滋病情况和对策
  • 北京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仍无下落
  • 广州艾滋病感染者急速攀升 年增长比例超过100%
  • 天津艾滋病“扎针”歹徒落网 记者零距离接触罪犯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